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石三生
·除了天才周小平,没有人可以答对
·通过周小平现象管窥《白毛女》
·推荐顾晓军兼批判重庆缺“公正”论
·习、马倡导和平,不如习、顾共逐诺奖
·推荐蔡英文、顾晓军联袂共逐诺奖
·习、马视为鸡肋;顾、蔡如获至宝
·“依法治国”有时比流感阴毒
·国务院一边减政一边集权
·代习先生辩:“有付出,就会有收获”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无锡强拆继续 永康狱中难安
·向习近平主席推荐顾晓军
·南大校长周文斌被判无期冤不冤?
·驳莫言的“两个基本判断”
·公开推荐顾晓军角逐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
·两个台湾女人搅了国共两党的好梦
·三个台湾女人唱大戏
·毛泽东为何没得诺贝尔和平奖?
·推荐顾晓军、蔡英文获诺奖是民意
·用周小平思想统一中国
·可能是史上最乌龙的香港罪犯
·为民告官胜诉率为零的上海欢呼
·周小平主席要开杀戒?
·习总为何不注重民意?
·周小平主席期冀“台独”
·向蔡英文主席推荐“公正第一”
·从周小平主席到蜀国皇帝刘备
·周小平比鲁迅更伟大
·没有选择的蔡英文
·猜猜周小平主席有没有睡艺人?
·周小平主席应该是“周家人”
·两会为何不互联网+?
·孙立平先生的“公约数论”太梦幻
·蔡英文借他山之玉 周小平祸国殃民
·周小平若不反击就太无耻了
·周小平骂两会代表陈光标是小人
·报告孟建柱:草民的“获得感”这个样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周小平啥样,央视就啥样
·“二妻”谣言不可笑 政协委员荒唐多
·周小平造谣是文明 网民造谣被刑拘
·周小平很生气 蔡英文要受苦
·周小平主席恨台湾而爱日本
·习总为何在政法会上讲“忧患”?
·晴天霹雳---周小平首倡“中国梦”
·罗援若武统 民主做先锋
·石三生与小粉红
·周小平主席力助周涛重掌春晚?
·石三生将编、导史诗巨制《三周魂销》
·小粉红坚壁清野 顾晓军枉费心机
·小粉红与赵忠祥也有一腿?
·小粉红己身不修,何以平天下?
·小粉红越界刷屏 蔡英文应对失措
·周涛若复出,春晚必成史上最艳夜
·扬言武统的罗援少将是逃兵?
·周涛复出主春晚 韩国议长悔不迭
·国台办耍金箍棒 蔡英文偷着乐
· 小粉红旁敲侧击 问世间何为正道
·鲁迅不倒 天理难容
·绝对奇迹--比平邑矿难更奇的山东奇迹
·可怜的鲁迅,可悲的语文
·一百年间两二货:周小平与周树人
·问孟建柱:政法委也不能干预司法吗?
·辛亥革命百年后,人民开始怀念慈禧
·央视春晚弃有污点演员,却用艳荡的主持
·李克强舍近求远为哪般
·国务院管不好住,能管好农民的嘴吗?
·抗议谷歌、抗议网络流氓
·给国务院并织金县纪委献一策
·温家宝是一个好总理吗?
·报告习总:这里有一个被丢下的贫困群众
·博客中国意欲何为?
·金正恩到底打了谁一耳光?
·冤狱23年的陈满之高尚羞煞窦娥
·云南、海南与福建三起冤案统一口径为哪般?
·陈满的境界与邓小平一般高
·如此司法进步
·有意思:周小平说方兴东是个大忽悠
·台湾地震了,春晚还演吗?
·欲加“武威三记者”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地震与安倍及春晚
·周小平是谁的国师?
·春晚与正能量
·团中央“娱乐化”一瞥
·若老能养老,干部能养干部吗?
·龙应台与周小平的暧昧令人作呕
·龙应台的轻佻与虚伪
·谁“伪造”了龙应台的两份声明?
·谁是龙应台的后台?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序)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一)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二)
·龙应台为周小平已神魂颠倒
·卖艺也卖身
·蔡英文与龙应台及小粉红
·肖仲华与周小平
·中纪委也学会了吹牛?
·中纪委何时扫荡“地主帮”?
·“负能量”缺席是“五个一百”的耻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百二十七
   
   看在当局树立一个榜样比登天还难的份上,石三生我其实很想闭上乌鸦嘴。只要根本不关注如我这般被政府折腾的死去活来的老百姓的苦难的党媒,能遵循一点儿常识、常理、常情。
   
   可今天看到的第一条新闻就导致大脑短路,等看到第二条时,想让头脑恢复正常,也是不能够了!


   
   这第一条让自己大脑短路的新闻,是周小平们麾下的中国青年网转载的华西都市报的《四川沉船幸存者贵跪见岳母:拼命游只为活着给妈当儿》。本来呢,如此天灾人祸,党媒只要照实报道、便已经足够催人泪下。所谓人生之苦,莫过于生离死别吗,是不是?
   
   可记者偏偏要意淫文采,弄出来个“妈,其实我也不想活了。我拼命游回来,就是想到你啊,春羲是你的独女儿,她走了你怎么办啊,我拼命游回来,就是为了给你当儿子啊,妈……妈……”。只这一渲染,就如同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好汤。
   
   请问中国青年,既然幸存者的妻女下落不明。他是如何在“拼命游回来”的时候,就知道了人家的“独生女儿”已经走了?难道,他是先确定了妻女已经走了、不能救了,所以才只好独自逃命的吗?
   
   实在是搞不懂党媒的心思,自己常理扭曲也就罢了。何必把老百姓也刻画的背离了人间常识呢?
   
   而无法让自己的头脑恢复正常的,则是《贵州46岁县委书记出差去世 被追授省优秀党员》。
   
   虽然石三生大师我并不看好官员们各种意外死,尤其是累死!但因为被前面的新闻刺激的大脑短路,说不得,又要继续就优秀共产党员姜仕坤的猝死,发表一下自己的谬论了。
   
   首先,自己是不同意贵州省委所谓的“作风民主、讲究方法,善于抓班子、带队伍”。一个细作到连制作一块旅游标牌都要亲自过问的县委书记,显然是喜欢独断专行、不信任别人的。果然姜仕坤懂得“作风民主、讲究方法,善于抓班子、带队伍”,又怎么可能积劳成疾、活活累死呢?
   
   其次,对党媒渲染的“他每年坐过的车程,高达8万6千公里,可绕地球两周。腰椎间盘突出严重,有时候,开完会坐车,他只能斜躺。司机朱黎家回忆,在车上,工作电话能从贵阳打到兴义,一刻不停”一说,只能表示不可理喻。
   
   我们可以简单算一下,就算姜仕坤的车平均时速60公里。那么,绕地球两周需要1400多个小时。姜书记全年无休,平均每天也需要在车上度过4个小时。如果晴隆县机关人员也遵循国家法定假日作息,则意味着姜仕坤的每天八小时几乎都要在车上度过。
   
   如果姜仕坤还要像最后在广州孤身一人猝死一样,时不常的、还必须到北上广、美利坚合众国什么的出差。天知道,他究竟要在自己的座驾上耗费多少光阴呢?
   
   一个几乎把全部时间都浪费在旅途中的县委书记,会是因为工作太繁忙累死的吗?更别说他还要一刻都不停地在车上打电话了!
   
   至于说一个贫困县的县委书记,只是每年绕地球两周的车马费,恐怕就要十几、甚至几十万,则更是不在话下了。
   【石三生 2016年6月7日星期二 03:31】
(2016/06/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