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石三生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八)
·孟建柱主管政法委 依法治国仍空谈
·作孽与漂白
·作孽与漂白(一)
·作孽与漂白(二)
·作孽与漂白(三)
·作孽与漂白(四)
·作孽与漂白(五)
·作孽与漂白(六)
·新快报丢骨头又丢人
·新快报丢了骨头救了市
·爆炸与维稳
·变态
·时与局
·时与局(二)
·漫谈“布道者”贺卫方
·别了,骆家辉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
·看任志强与央视互咬有感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二)
·国家安监局拿习总开涮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三)
·李嘉诚属“既得利益”怎成“笑谈”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四)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五)
·李嘉诚真的高尚吗?
·被李嘉诚炒红的张子强
·农业大丰收的神话将破灭
·偃旗息鼓的"十连增"
·李嘉诚与张子强
·李嘉诚与张子强(二)
·李嘉诚与张子强(三)
·李嘉诚与张子强(四)
·为愚蠢的湖南益阳当局支招
·李嘉诚与张子强(五)
·李嘉诚与张子强(六)
·李嘉诚与张子强(七)
·“转基因”转的到底是什么?
·陈光标和他的钱干净吗?
·央行为何纵容陈光标不法
·陈光标敢再说一次“绝不食言”吗?
·习总吃包子不是作秀胜似作秀
·看不懂的河南连霍高速大桥垮塌事故
·国税局为何纵容陈光标?
·“中国首善”渐露马脚
·陈光标的“中国首善”罩着多少阴霾?
·陈光标何不兑现承诺、破财消灾?
·缺德的“全国道德模范”
·问习总:“决不允许”已经发生该怎办?
·中美合演的人权闹剧
·一塌糊涂的青岛管道爆炸事故报告
·国务院难得糊涂 中石化瞒天过海
·就“11•22”事故致李克强总理的公开信
·中国或已掌握“海水变石油”核心技术
·许志永被判刑只会成笑柄
·骆家辉指鹿为马 许志永此地无银
·美国政府的愚蠢举世罕见
·欺世盗名的“新公民运动”
·声援许志永的“法学院五学者”很愚蠢
·挪威议员为何推袁隆平角逐诺奖
·被蒙蔽的诺贝尔奖
·那些诺贝尔和平奖的角逐者们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二)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九)
·谁在纵容国土系统的腐败
·傅莹的谬误与傅成玉的荒唐
·秦光荣为何不“光荣”引咎?
·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全民竞猜:马航客机“去哪儿了”
·他们知道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平度当局终于选择“自宫”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平度与马航、维权及其他
·马航客机失踪之谜与“塞翁失马”
·中央巡视到山东
·揣测中央巡视山东的结果
·两个“女婿”大闹人间
·杨恒均的”戏”
·杨恒均的国师梦与顾晓军的趋势论
·流于形式的“八规”与“四风”
·加藤嘉一有多假?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
·许志永获刑也无缘诺贝尔和平奖
·鬼子加藤嘉一与韩寒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蔡奇调京 石三生被牵连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百二十七
   
   看在当局树立一个榜样比登天还难的份上,石三生我其实很想闭上乌鸦嘴。只要根本不关注如我这般被政府折腾的死去活来的老百姓的苦难的党媒,能遵循一点儿常识、常理、常情。
   
   可今天看到的第一条新闻就导致大脑短路,等看到第二条时,想让头脑恢复正常,也是不能够了!


   
   这第一条让自己大脑短路的新闻,是周小平们麾下的中国青年网转载的华西都市报的《四川沉船幸存者贵跪见岳母:拼命游只为活着给妈当儿》。本来呢,如此天灾人祸,党媒只要照实报道、便已经足够催人泪下。所谓人生之苦,莫过于生离死别吗,是不是?
   
   可记者偏偏要意淫文采,弄出来个“妈,其实我也不想活了。我拼命游回来,就是想到你啊,春羲是你的独女儿,她走了你怎么办啊,我拼命游回来,就是为了给你当儿子啊,妈……妈……”。只这一渲染,就如同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好汤。
   
   请问中国青年,既然幸存者的妻女下落不明。他是如何在“拼命游回来”的时候,就知道了人家的“独生女儿”已经走了?难道,他是先确定了妻女已经走了、不能救了,所以才只好独自逃命的吗?
   
   实在是搞不懂党媒的心思,自己常理扭曲也就罢了。何必把老百姓也刻画的背离了人间常识呢?
   
   而无法让自己的头脑恢复正常的,则是《贵州46岁县委书记出差去世 被追授省优秀党员》。
   
   虽然石三生大师我并不看好官员们各种意外死,尤其是累死!但因为被前面的新闻刺激的大脑短路,说不得,又要继续就优秀共产党员姜仕坤的猝死,发表一下自己的谬论了。
   
   首先,自己是不同意贵州省委所谓的“作风民主、讲究方法,善于抓班子、带队伍”。一个细作到连制作一块旅游标牌都要亲自过问的县委书记,显然是喜欢独断专行、不信任别人的。果然姜仕坤懂得“作风民主、讲究方法,善于抓班子、带队伍”,又怎么可能积劳成疾、活活累死呢?
   
   其次,对党媒渲染的“他每年坐过的车程,高达8万6千公里,可绕地球两周。腰椎间盘突出严重,有时候,开完会坐车,他只能斜躺。司机朱黎家回忆,在车上,工作电话能从贵阳打到兴义,一刻不停”一说,只能表示不可理喻。
   
   我们可以简单算一下,就算姜仕坤的车平均时速60公里。那么,绕地球两周需要1400多个小时。姜书记全年无休,平均每天也需要在车上度过4个小时。如果晴隆县机关人员也遵循国家法定假日作息,则意味着姜仕坤的每天八小时几乎都要在车上度过。
   
   如果姜仕坤还要像最后在广州孤身一人猝死一样,时不常的、还必须到北上广、美利坚合众国什么的出差。天知道,他究竟要在自己的座驾上耗费多少光阴呢?
   
   一个几乎把全部时间都浪费在旅途中的县委书记,会是因为工作太繁忙累死的吗?更别说他还要一刻都不停地在车上打电话了!
   
   至于说一个贫困县的县委书记,只是每年绕地球两周的车马费,恐怕就要十几、甚至几十万,则更是不在话下了。
   【石三生 2016年6月7日星期二 03:31】
(2016/06/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