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戴雲龍口述自傳]
胡志伟文集
·好男兒名揚異域 飛將軍血灑長空——介紹衣復恩將軍《我的回憶》——
·以國家興亡為己任 置個人死生於度外——大陸一流學者對 蔣公偉大人格的肯定——
·民國肇建後第一宗政治冤案——辛亥革命功臣黃世仲之死
·我們民族的真正脊樑——紀念國學大師錢賓四先生逝世十二週年——
·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的流產嚐試
·文多無据偏多寫 語不惊人死不休——誣蔑孫中山先生“五大罪狀”是指桑罵槐——
·啟德機場七架飛機是誰炸毀的?
·台灣總統府褒揚哪些香港名人?
·胡 志 偉 文 集 (第二輯)目 錄
·胡志偉著作(部份)目錄
·回歸年的香港文壇概覽——簡介《一九九七年香港文學年鑑》——
·新聞運作與愛慾情色交織的圖景——介紹張文中新作《傳媒風雲》——
·晚清文學刊物《中外小說林》殘本重印價值
·風雨獨立路 辛酸誰人知——評《李光耀回憶錄》
·淺論《陳君葆日記》
·以一人而敵一國 振千仞足垂千秋——哭紹唐先生——
·氣勢磅礡 結構渾成---論兩漢三國的優秀傳記作品---
·從文學作品探討中國現代史--重讀《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
·以德服人的外交家--評歷史小說《鑿空行--張騫傳》--
·--評舒巷城自傳體小說《艱苦的行程》--
·文學作品可以與政治無關嗎?
·一生真偽有誰知?——讀曹汝霖《一生之回憶》有感
·一本按語多於厚文的奇書——重讀莊士讀回憶錄《紫禁城的黃昏》——
·奈何橋畔的怒吼
·文集第三輯
·文集第四集
·文集第五集目錄
·文集第五集文章
·胡志偉文集第六集
·《長征的神話與真相》序言
·12個月逃竄6000公里損失20萬官兵
·毛泽东两次险些被国军活捉
·所謂北上抗日純係無恥謊言
·歷史是一面鏡子
·十年天地干戈老 四海蒼生同聲哭*
·朱德李富春陳毅等百多名中共高幹中招被囚
·台灣國防部情報局心戰專家炮製的「共革會」假案
·「同國民黨反動派長期鬥爭的繼續」
·種瓜得瓜 種蒺藜者收穫芒刺
·「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帶著你們打回大陸去」——反攻大陸的國光計劃曝光
·十七名精英將校擬訂113本反攻計劃
·第一梯次擬登陸廈門福州廣州
·蔣介石說:與其死在台灣,不如死在大陸戰場
·蔣介石說:我們反攻是行使國家主權
·美國主流輿論盛讚老蔣「至死不渝其志」
·《十大戰爭真相》第二輯序言
·在無數片面之辭中發掘歷史真相
·民間史料比官方正史更鮮活更具體
·口述歷史暴露出驚人的史實
·1962年中共一度打算撤離上海
·兼聽則明,偏信則暗
· 痛悼好好先生姚立夫
·《春秋》壯盛的作者陣容
·有華僑的地方就有《春秋》
·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日軍芷江洽降與蕭毅肅上將紀念座談會〉發言
·國軍三大參謀長之首
·貶抑國軍戰績必然貶損整個中國抗戰
·恢復歷史真相才對得起殉難的三千萬軍民
·極左黨棍仍在竄改歷史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美國外交官洩密致使國軍突擊隊全軍覆沒
·文集第七集目錄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戴雲龍口述自傳

戴雲龍口述自傳 (一九四九屆約大物理系畢業)
   一九二八年我誕生於一個富商家庭。曾祖父戴玉書是清末首屈一指的戴生昌輪船局創始人。據解放後編纂的湖北、湖南省志記載:「戴生昌輪船局一八九二年創設於江蘇……首開上海至杭州、湖州、蘇州航線……一九一三年自設輪船局於長沙、一舉開行長(沙)衡(陽)、長潭、長常、長益、長津各線,年平均利潤可達三十萬銀元之譜」。著名文學家茅盾在他的傳世之作《子夜》中也提及戴生昌輪船局。外祖父是祖父戴振武的浙江鎮海同鄉,曾任漢口德商禮和洋行買辦和漢口華商總會會長,他耗費十幾萬銀元在故鄉造了一座擁有五十二間房的豪宅,還置田產數百畝。他的主要業務是在漢口開設牛皮廠與蛋粉廠,經營農副產品出口。我少時失怙,由母親撫養長大。她是上海第一流的會計師,精通英語與日語,還兼任多家企業的董事與經理。不幸的是,我上高中時,她因撫養五個子女操勞過度,染上急性粟粒型肺結核去世。
   由於家庭影響潛移默化,我從小思考問題就不願意受框框條條的約束,儘管有時候想得很野很幼稚。我從小學到大學都在美國基督教聖公會興辦的聖約翰學校上學。聖約翰出來的學生寬厚大度、善於傾聽別人的不同意見,並能尊重別人的歧見。我在這樣自由開放的教會學校成長,如魚得水。
   由於母親和一些親友的薰陶,我從小就喜愛古典音樂——不僅是西歐的古典音樂,還包括中國的古樂。記得五歲時,聆聽母親用鋼琴演奏<春江花月夜>,竟使我著了迷。一九四四年,我剛念完高二,在著名小提琴家徐偉麟教授鼓勵下投考全國聞名的上海國立音專,在數百名考生中一舉奪魁(僅錄取三名)。那年國立音專取消了選課生,我不想放棄聖約翰的學業,便忍疼未去音專報到。此後,在音樂理論上深入鑽研,先後拜音樂界巨擘楊嘉仁、葛朝祉、馬革順等教授為師,學習樂曲分析、作曲理論、視唱、和聲、對位、配器、樂器學等等,逐步被訓練成為樂團指揮。
   一九四五年我從約中直升約大,主修物理,副修數學。在校期間,我把很多時間都花在音樂上,每逢聖誕節、復活節就在約大的禮拜堂指揮聖樂團演奏韓德爾的<彌賽亞>和海登的<創世紀>等名曲,每星期日還在校外的禮拜堂指揮聖樂團。雖然我沒受過洗禮,但每當我指揮聖樂時,都會感到有一種聖靈離開我很近,而且這種感覺越深,我所指揮的聖樂團就越能演唱得感人至深。

   一九四八年我讀大四時,便在約中兼課教英文,翌年夏天自約大畢業後,我的叔叔願意負擔我去美國賓州大學修讀物理學博士的所有費用,然我本人希望當音樂家甚於當物理學家,希望留在上海繼續進修音樂課程,便正式到約中任教,主要教物理,間或也教數學、英語和音樂。這樣,我失去了第一次出洋留學的機會。一九五○年春,我應約大一位英籍教授之邀,在北京西路雷士德學院指揮了舒伯特作品改編的<蒙福清晨>,演奏非常成功,一連三日大禮堂都擠滿了人,連走廊都加了座位。為此,主辦單位英國文化協會特別舉行雞尾酒會以資慶賀。那時英協每兩年要保送一位中國音樂人才到英國皇家音樂學院去進修,為期兩年,學費與生活費皆由英協負擔。英協希望將英國音樂家作品介紹到中國,便遴選我赴英深造。我本人渴望赴英實現自己的理想,然當時我已結婚,有了家累,又顧慮人民政府不批准會留下後遺症,便放棄了第二次出洋留學的機會。這一名額被音樂學院小提琴教授陳又新頂替,他赴英進修兩年取得學位後回國繼續任教,文革時紅衛兵拷問他幾日幾夜,逼他承認是英帝國主義派遣特務,他不堪折磨跳樓自盡。所以,有人說,六十多歲的陳又新教授是我的替死鬼。
   一九五二年,在雷厲風行的知識份子思想改造運動中,我因「不安心教學工作,整天忙著開音樂會」而受到嚴厲批判,我雖對「西洋古典音樂是為資產階級服務的」觀點不甚苟同,但在政治壓力下被迫放棄了當一名專業音樂指揮的理想。
   一九五二年夏,全國高校實行院系調整,約大與大同大學被肢解,該兩所大學的附屬中學合併為近三千學生的五四中學,我被委派為首任自然科學教研組組長,涵蓋物理、化學、生物三科。當時物理教師奇缺,五四中學三位物理教師要教五個年級兩千多學生的物理課和實驗課,我設法從校外找來四位非理工科畢業生,幫他們備課、演示實驗,讓他們逐漸獨當一面教課,還針對從蘇聯翻譯過來的物理教科書上不恰當的論述,撰寫了多篇論文,陸續發表於中國物理學會主編的《物理通報》月刊。
   一九五七年夏,校黨委號召全體教師向黨提意見、幫助黨整風,我從小讀教會學校,強調與人為善,提倡獨立自主,推崇個人自由,一時不慎中了「陽謀」,對校黨委書記諸重周的生活作風寫了幾首打油詩,諸與歷任校長陳昌釗、黃健吾、楊明、河洧都貌合神離,嚴重影響了校務的開展,我捫心自問,並無誑語。不料,六月八日起人民日報一連串社論掀起反右運動,幾個月後我被調離教學崗位,到校圖書館充任圖書管理員。一九五八年一月六日,上海市江寧區公安分局兩名便衣警察來五四中學,憑一紙未填事由的逮捕證將我銬到分局看守所。五個月後,未經審訊宣佈判刑七年,發配到青海服刑勞改。
   青海省海西州柴達木盆地,地廣人稀,荒蕪不毛,乾旱少雨,大部份是鹽鹹地,常常飛砂走石,伸手不見五指。冬天冷至零下三十度。在那裏度過了廿二個春秋,我在那一片荒原上挖煤、孵小雞、開墾荒地;在大飢荒的年代倖活下來,眼看身邊的同伴一個個死去,為了防備屍體被飢民偷去宰食,我還當過通宵守屍者。我曾經整天與人糞畜糞為伍,餓得發慌時一頓能吃下十二斤連骨頭的生羊肉。我在監獄中教囚犯讀書,也做過監獄樂隊的指揮。四人幫覆滅後,我被青海省教育廳借調去為全省的中學物理教師講授大學物理課程。
   一九七九年,省公安廳派來幹部宣佈,我被判刑七年是屬於錯判,恢復我的政治名譽與級別,回原單位安排工作。回到上海,見到專程從香港回來探望的叔叔,他相信廿二年前我是無辜的,但他說我必須承認我已失去廿二年的青春年華,也失去了我的美滿家庭。在五四中學教書時,我月薪一百卅多元,再加上在黃浦、長寧區兩個工人俱樂部業餘合唱團裏當指揮的兼職收入,月入近二百元,超過一般人五倍的工資。我的岳父是一家紗廠的股東,月薪一千六,每年年底分紅能得好幾根「大黃魚」;岳母吳素文開設了綠楊邨、水上飯店等有名的酒樓,我有一女四男,每人都有自己的奶媽。被捕後,為了不影響妻子兒女的前途,我不得不和妻子離婚,好端端一個幸福家庭給拆散了。我回到五四中學,人們告訴我,當年我是「內控右派」,可是沒經宣佈就判了刑。
   一九八○年我奉調至南京華東工學院任副教授,因為該校英語教授都是教俄語改行的,就憑聖約翰十四年的英文學歷,校方把該校最重要的英語快班、研究生班、出國班、TOFEL和GRE班全部交給我,一週要教廿多節課,三倍於一般教授的八節課。此後五年,我送出國近三百位學生、講師甚至副教授,有不少人TOFEL過了六百分,GRE超過兩千分,這在八十年代初並不多見。同時,我在蚌埠理工學院兼任物理學系副教授。
   一九八四年秋,一位五十年代的五四女生自加拿大回國,他見我教大學英語感到十分驚奇:「你怎麼會教英文呢」,我說:「我無所選擇」。她說「去加拿大吧……」我認為不可能,校方不會放我走。她說:「我會找你校長」。
   在八十年代,富有的華僑回大陸是一言九鼎,於是翌年我被批准去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做訪問教授一年。我猜想,校方從我的女學生手中得了好處的。
   我原想趁此機會拿一個英語教學的學位,可是訪問教授身份太高,在加拿大呆了九個月學不到東西。於是我放下架子,老老實實通過TOFEL、GRE考試申請去當研究生,於一九八六年五月轉西弗吉尼亞大學修讀英語碩士課程,成為該校最年老的畢業生,也是唯一在語言系讀書而在物理系任助教者。兩年課程我祗化十二個月就完成了,每天睡覺不超過五小時,餓了啃十幾隻雞腿,喝兩杯橙汁,連大年初一都在打字,寫數不盡的論文,看完二百多本指定的參考書,終於在八七年五月通過了畢業考試與學位考試。此時國內傳來華東工學院為了擠出一個教授名額,瞞著我悄悄為我辦了退休手續,難道我拼了老命考得一紙英語碩士文憑是為了換取一紙退休證書?一氣之下,我轉入物理系修讀碩士課程,打算在美國落地生根。在青海廿二年的重體力勞動把我鍛煉得鋼筋鐵骨,同年輕人打拳擊,頭兩回合仍能佔上風。一九八八年我開車卅三日,行程一萬多英里,週遊全美,遍訪那二、三百名英語培訓班的高足,到處都受到竭誠歡迎。
   一九九○年我拿到西弗吉尼亞大學物理碩士學位後,受聘去俄亥俄州愛須蘭大學任教,此後經常要參加學術研討會,還自願去俄州幾個中小城市的監獄內部大學兼課四年多。一九九三年應麻省理工學院邀請前往從事研究項目。研究完竣後,愛須蘭大學擬開設工程系,又派我去埃克隆大學修讀機械工程博士學位,於是我的古稀年齡到埃克隆大學同孫兒、曾孫輩在課堂上拼搏,期以十年拿到博士學位。同時,在愛須蘭大學的教學負擔卻未能減輕,我還抽空建造、裝飾了一排屋宇,廉價提供來自大陸的清寒研究生居住。一九九九年七十一歲時正式退休。
   在愛須蘭,我結識了來自大陸的研究生、擔任電腦程式員的黃海倫小姐,她的優雅謙和與善解人意使這一忘年戀經受了時間的考驗,她陪伴我度過了人生中充滿和諧、幸福的最後七年。
   
   贊:在這風雲激蕩的大時代中,大多數約大畢業校友都各有其傳奇性的遭遇,然而戴雲龍老師的坎坷經歷是最為淒涼悲壯的,本文插圖照片的笑容告訴人們:「生活是艱辛的,但也是美麗的」。
   他自幼獨立思考,不隨波逐流。他面貌英俊,舉止瀟灑,才華橫溢,興趣多樣化,舉凡演奏、指揮、攝影、拳擊、集郵、旅行、橋牌、烹飪,無一不精,無一不專。他為人襟懷坦白,豪放不羈,待朋友慷慨熱情,急公好義;對學生春風化雨,誨人不倦。他的充實的人生保持了聖約翰大學的傳統精神,充滿了光明與真理。
   二○○三年他發覺癌細胞轉移後,便抓緊生命的最後歲月撰寫回憶錄《青海勞改二十二年》,至二○○三年八月八日病重入院才停筆。本文根據他親撰的四萬言回憶錄、沈鑒治編《1949屆約大畢業生五十週年》紀念冊中他親撰的兩頁英文自傳、一九九八年七月致五四中學五○級學生的四千字長信以及二○○三年夏與五三級學生胡志偉的四次電話記錄縮寫而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