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韩尚笑:启蒙还是纪念?]
观察
·偶拾八则 /韩尚笑
·偶感两则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 /韩尚笑
·反向而动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 /韩尚笑
·吃的學問 / 韩尚笑
·人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二)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三)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五)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九)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二) / 韩尚笑
·歡迎䀚山素姬訪華,歡迎中共進步 /韓尚笑 (原載英國BBC)
·生活与生命(二十三) / 韩尚笑
·理想与现实 ---- 昂山素姬访华随想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四) / 韩尚笑
·是南海填岛还是中南海填堵?/ 韩尚笑 (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二十五)/ 韩尚笑
·走近中美互动新大陆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七)/ 韩尚笑
·中国特色还是中共特色?/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八)/ 韩尚笑
·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 韩尚笑
·我与博讯(随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九)/ 韩尚笑
·我的观察和判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 韩尚笑
·希腊的困境与奥林匹克的语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二)/ 韩尚笑
·唤醒我那沉睡的民族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三)/ 韩尚笑
·从英语学习看人生 —— 跟我学英语系列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四)/ 韩尚笑
·读史的陷阱 / 韩尚笑
·悲从中来还是悲从中去?/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六)/ 韩尚笑
·对豺狼虎豹的探讨 / 韩尚笑
·从爱恩斯坦的误解看表达的不简单 —— 跟我学英语系列 [2]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八)/ 韩尚笑
·爱恩斯坦的误解 — 跟我学英语系列 [3]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九)/ 韩尚笑
·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毁了自己?(启蒙系列)/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一)/ 韩尚笑
·中国明天会更美好?(启蒙系列)/ 韩尚笑(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二)/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四)/ 韩尚笑
·中国人到底苦在哪儿?/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的希望V普京的绝望(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五)/ 韩尚笑
·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一”改动)
·不得不说的话 /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改动)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七)/ 韩尚笑
·恶梦还是现实?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八)/ 韩尚笑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上)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中)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生活与生命 (四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 韩尚笑
·大阅兵,专制最后的哀鸣 / 韩尚笑(原载“纵览中国”)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二)/ 韩尚笑
·为什么中共抗日消极反日积极 / 韩尚笑
·习近平的局限还是缺陷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三)/ 韩尚笑
·殷敏红:苏联对中国的伤害远远超过日本
·生活与生命 (五十四)/ 韩尚笑
·陈奎德: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原载纵览中国)
·韩尚笑: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六)/ 韩尚笑
·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期间请让拉斐特广场保持开放— 《华盛顿邮报》社论
·韩尚笑:这,就是大写的艾未未
·洞穴之人
·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六十四问习近平 作者:公民力量
·韩尚笑:狼真来了?(启蒙系列)(原载博讯)
·韩尚笑:不搞扩展,只打内战 (原载博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尚笑:启蒙还是纪念?

   

   纪念,是中国的大问题。凡事都纪念,好坏都纪念,最后只有纪念的悲剧和悲剧的纪念。中国人需要启蒙,还是需要永远的纪念?

   中共的纪念,可归纳为,纪念与自己不相干的事儿,比如抗战;纪念自己落荒而逃的,比如长征;自己执政后,统统不纪念,比如土改,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三年自然灾害,四清,文革,九一三林彪叛逃事件,抓捕四人帮,六四事件……

   今天的海外,只纪念最近发生的,比如抗战70周年,文革50周年,现在又到了六四27周年。这三者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纪念中国人自我杀戳。抗战更是中共以抗战为名,积极准备,大打内战。

   凡此种种,纪念什么?有什么好纪念的?中国的文人墨客,闲着没事,还嫌乱的不够,后来又加上个反思,纪念与反思开始泛滥。我们稍加留意,不难发现,基本还是纪念,反思只是搭配,跟狼狈为奸一样,只见狼不见狈。

   说是反思,却从未反思过,中国人何时有独立的思维?只会念和记,背和诵,没有自由的想像空间,哪来的启蒙意识?除了钱,还知道什么?启蒙是啥玩意儿?是哄小孩入睡的读物吗?那不是催眠用的吗?

   启蒙,历来是中国之忌讳,差点儿就从字典里彻底的根除。它真的是姥姥不喜舅舅不爱。官方宣传绕着走,生怕踩上地雷炸死。知识学人脸冒烟,好像让人掘了祖坟。

   启蒙,是退化的阑尾,废弃不用,只有发炎了才知道存在。想想看,儿童需要启蒙吗?该启蒙的应是中国的知识精英,学者专家和仕途的达官显贵们,难道不是?

   一个国家或民族,没了启蒙,不可怕吗?从上到下,一起做梦。梦见了文革,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一个爱民如子、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的中专生。死了还赖在广场与环保斗!今天又上来个习近平,一个书名倒背如流的博士生,败家败的全中国人民都幸福的笑了!

   本该启蒙的,中国人硬去纪念,很少逆向思维。为什么不能换上个启蒙?来个新媳妇坐轿头一回,哪怕只一回,也比一回没有強,对不?

   人的认识有局限,也会有不同的阶段。如能时空跨越,或阶段式跳越,则喜大普奔,但通常很难一步到位。然而,我们不能因为难而放弃幡然醒悟的可能。

   对中共的认识,中国人从没跳跃,更没穿越,只有滞后,严重的滞后。这是人类一奇。在这方面,我不太乐观,尽管乐观地希望奇迹出现。

   中国所有的灾难,都在进半步退两步的思维模式里,打着花拳,像泥里打滚的猪,蠢的被溅起的泥浆,迷了双眼,绣脚踢到了裆,在混浊中忍痛自娯,其乐无穷。

   纪念六四,不该只是痛苦的叹息和回忆,镜头只对准天安门。更该去唤醒人们对中国前途的责任,启蒙对中共的认识。这种认识,不会随着知识的递增而日见深刻,很可能会呈现递减,在岁月的流逝中彻底遗忘。

   纪念六四,平反不是目的。因为平反不是悔过,不是道歉,而是原地驴拉磨。当人们要求日本为侵华道歉的时候,想过没,中共自执政起,杀人无数,专整专害中国人,我们可曾要求中共道歉过?WHY NOT?难道郐子手还有内外之分?难道中国人杀人就不是杀人而是杀猪?

   我一直困惑:为什么如此多的文人墨客都跟随中共?从中共执政之时起,就情歌唱遍大江南北?如果没有他们的领衔主演,正向的纪念,反向的启蒙,中国会是今天的模样?人不人鬼不鬼,生不如死,慢慢地雾霾死,污染死毒死?

   或许,中国的文字,赞美容易批评难。美的抽象,美的流畅。美的难以批判,难产了批判,流产了判断。美和批判,一个保险,一个冒险。保险是中国的传统,尽管时时有危险,但无论人性,还是灵魂,都浪漫在了那灯火阑珊处。

   中国人有爱捡小便宜的心理,是中共祸害中国人的因果报应。好货不便宜,便宜没好货。中共所兜售的一切,都可以用两个字概括,廉价!无论是共产主义垃圾,还是土改反右文革的血腥。廉价的宣传,廉价的生命,廉价的不识东西,不辨南北、、、、、、

   不仅如此,吃了亏还死要面子活受罪。本来跟中共走,是判断出了问题才上了贼船,却硬说当时的共产党初衷是好的,以此掩盖自己有眼无珠。这是上几代人的通病,至今仍恶习未改,遗害不浅,坑了好几代。

   这是中国人的猥琐,犯了方向性大错,不知风往哪儿刮,顾左右而言他,教训不汲取,错误一犯再犯,恶性循环,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全部精华。

   该启蒙,还是该纪念?

(2016/06/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