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韩尚笑:知识与认知(启蒙系列)]
观察
·生活与生命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 /韩尚笑
·反向而动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 /韩尚笑
·吃的學問 / 韩尚笑
·人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二)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三)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五)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九)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二) / 韩尚笑
·歡迎䀚山素姬訪華,歡迎中共進步 /韓尚笑 (原載英國BBC)
·生活与生命(二十三) / 韩尚笑
·理想与现实 ---- 昂山素姬访华随想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四) / 韩尚笑
·是南海填岛还是中南海填堵?/ 韩尚笑 (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二十五)/ 韩尚笑
·走近中美互动新大陆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七)/ 韩尚笑
·中国特色还是中共特色?/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八)/ 韩尚笑
·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 韩尚笑
·我与博讯(随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九)/ 韩尚笑
·我的观察和判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 韩尚笑
·希腊的困境与奥林匹克的语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二)/ 韩尚笑
·唤醒我那沉睡的民族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三)/ 韩尚笑
·从英语学习看人生 —— 跟我学英语系列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四)/ 韩尚笑
·读史的陷阱 / 韩尚笑
·悲从中来还是悲从中去?/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六)/ 韩尚笑
·对豺狼虎豹的探讨 / 韩尚笑
·从爱恩斯坦的误解看表达的不简单 —— 跟我学英语系列 [2]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八)/ 韩尚笑
·爱恩斯坦的误解 — 跟我学英语系列 [3]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九)/ 韩尚笑
·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毁了自己?(启蒙系列)/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一)/ 韩尚笑
·中国明天会更美好?(启蒙系列)/ 韩尚笑(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二)/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四)/ 韩尚笑
·中国人到底苦在哪儿?/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的希望V普京的绝望(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五)/ 韩尚笑
·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一”改动)
·不得不说的话 /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改动)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七)/ 韩尚笑
·恶梦还是现实?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八)/ 韩尚笑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上)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中)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生活与生命 (四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 韩尚笑
·大阅兵,专制最后的哀鸣 / 韩尚笑(原载“纵览中国”)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二)/ 韩尚笑
·为什么中共抗日消极反日积极 / 韩尚笑
·习近平的局限还是缺陷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三)/ 韩尚笑
·殷敏红:苏联对中国的伤害远远超过日本
·生活与生命 (五十四)/ 韩尚笑
·陈奎德: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原载纵览中国)
·韩尚笑: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六)/ 韩尚笑
·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期间请让拉斐特广场保持开放— 《华盛顿邮报》社论
·韩尚笑:这,就是大写的艾未未
·洞穴之人
·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六十四问习近平 作者:公民力量
·韩尚笑:狼真来了?(启蒙系列)(原载博讯)
·韩尚笑:不搞扩展,只打内战 (原载博讯)
·12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呼吁释放刘晓波 (BBC)
·威克: 高智晟打破沉默指拘押期間曾受到刑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尚笑:知识与认知(启蒙系列)

   

   知识与认知,不可同日而语。不少人把知识与认知混在一起,认为只要有知识,认知肯定没问题。殊不知,知识易得,认知难求。

   (一)

   有人说,丑陋的中国人。

   我说,可怜啊,中国人!

   若只是长的丑陋,看上去不顺眼,不受欢迎,至多没桃花运,但不会丧命。

   相貌不要命,认知要命。

   认知不仅是认识知识,掌握知识的能力,更是对事物判断的能力。这种能力的缺失,十分重要,有时是致命的,会呜呼哀哉晚矣。

   丑陋,长的差些,外加些恶习,你可以选择远离,仅此。

   然而,中国人却远不是丑陋那么简单,而是认知可怜。不是惜香怜玉的怜,此怜中有爱也有慕。

   可怜的怜,是少,少的可怜兮兮,可怜巴巴的,少的需要补助。犹如缺钙,佝佝偻偻的,一脸哭丧相。

   (二)

   中国人的知识,按理说也没少学,没少掌握。上自古代,下至当代,一代传一代。古人说,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学习只求乐乎?还是知乎思乎认知乎?乐乎与知乎,孰轻孰重?学习是培养感情,还是提升认知?

   中国人从小就学,早的巳经不能再早。边学边考,边学边试,一生考试,不能说学的不扎实,知识不到位。

   可到头来,不知不觉,却没了认知。不知是丢在了半道,还是压根就没入道?亦或知识与认知,是鱼和熊掌?还是风马牛不相及?

   丑陋只是形似,可怜才传神,才神似,才能画龙点睛中国人。

   (三)

   胡适说,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

   据自由时报报道,中国作家乐诚在微信上说,1948年国民党撤退前,曾计划“抢救”几十位学术界大师但失败,最后这些人在文革时全遭迫害至死。

   当时抢救的飞机到达北京南苑机场,等了2天竟只有胡适、钱思亮等少数人登机,其他大部分都选择留下,因为他们对共产党都乐观,都抱幻想。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国学大师陈寅恪,曾被誉为“中国最博学之人“。最后吓死于文革的批斗。

   (四)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我从小就熟背,不思不问不看路,学就是全部。

   难怪,中国人不学则已,一学就呆。知识有了,认知没了。中国人缺知识,还是缺认知?

   中国的教育,今天已从胎教下手,人人深信不疑,赢在起跑线上。

   当求知盲目的时候,还有什么不盲目呢?不要只会说中国的一切弊端都是体制和共产党的问题,谁不会说?中国人最善长人云亦云!

   难道自己就没责任吗?求知盲目是什么?是不是有眼无珠,充耳不闻?是不是一种跟风,一种地道的中国风?

   其实,盲是一种残疾,是一个应尽量避免的生理灾难。可好好的中国人,在受的教育的阶段,竟有眼睛不用,非要盲目?

   真是活见鬼!

   既然盲,撞了墙,撞上了共产党。共产党不好,是你盲的问题。也是你起初选择的问题,难道不是?

   长眼睛不看路,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这怪谁?凭什么你运气就那么好,盲目撞上竟会都是好运,包括桃花运?做梦?又是中国梦?

   (五)

   中国人到底哪方面出了问题,是知识,还是认知?是知还是认?可直到今天,认知上有问题的知识人,承认了吗?有勇气面对自己认知的缺失吗?

   是先天不足,还是后天失调?

   为什么没有?那只鞋怎么还没脱下来?非要挨到天明?可天明盲人又怎会知晓?

   认知像健康。没了健康,一切归零。没了认知,知识再多,也等于零?

   没有认知的知识人,知道吗?认识到了吗?认识到了什么?认识到了认知的问题?

   一个不小的问题。

   知识可以掩盖一个人的无知,掩盖一个人的丑陋,却逃脱不了一个人认知的可怜,命运可怜却不可叹。

   中国人丑陋,还是可怜?启蒙系列,知识与认知。

(2016/06/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