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颜丹:高考是唯一改变命运的出路吗? ]
观察
·反向而动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 /韩尚笑
·吃的學問 / 韩尚笑
·人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二)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三)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五)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九)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二) / 韩尚笑
·歡迎䀚山素姬訪華,歡迎中共進步 /韓尚笑 (原載英國BBC)
·生活与生命(二十三) / 韩尚笑
·理想与现实 ---- 昂山素姬访华随想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四) / 韩尚笑
·是南海填岛还是中南海填堵?/ 韩尚笑 (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二十五)/ 韩尚笑
·走近中美互动新大陆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七)/ 韩尚笑
·中国特色还是中共特色?/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八)/ 韩尚笑
·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 韩尚笑
·我与博讯(随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九)/ 韩尚笑
·我的观察和判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 韩尚笑
·希腊的困境与奥林匹克的语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二)/ 韩尚笑
·唤醒我那沉睡的民族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三)/ 韩尚笑
·从英语学习看人生 —— 跟我学英语系列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四)/ 韩尚笑
·读史的陷阱 / 韩尚笑
·悲从中来还是悲从中去?/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六)/ 韩尚笑
·对豺狼虎豹的探讨 / 韩尚笑
·从爱恩斯坦的误解看表达的不简单 —— 跟我学英语系列 [2]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八)/ 韩尚笑
·爱恩斯坦的误解 — 跟我学英语系列 [3]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九)/ 韩尚笑
·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毁了自己?(启蒙系列)/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一)/ 韩尚笑
·中国明天会更美好?(启蒙系列)/ 韩尚笑(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二)/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四)/ 韩尚笑
·中国人到底苦在哪儿?/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的希望V普京的绝望(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五)/ 韩尚笑
·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一”改动)
·不得不说的话 /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改动)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七)/ 韩尚笑
·恶梦还是现实?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八)/ 韩尚笑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上)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中)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生活与生命 (四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 韩尚笑
·大阅兵,专制最后的哀鸣 / 韩尚笑(原载“纵览中国”)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二)/ 韩尚笑
·为什么中共抗日消极反日积极 / 韩尚笑
·习近平的局限还是缺陷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三)/ 韩尚笑
·殷敏红:苏联对中国的伤害远远超过日本
·生活与生命 (五十四)/ 韩尚笑
·陈奎德: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原载纵览中国)
·韩尚笑: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六)/ 韩尚笑
·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期间请让拉斐特广场保持开放— 《华盛顿邮报》社论
·韩尚笑:这,就是大写的艾未未
·洞穴之人
·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六十四问习近平 作者:公民力量
·韩尚笑:狼真来了?(启蒙系列)(原载博讯)
·韩尚笑:不搞扩展,只打内战 (原载博讯)
·12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呼吁释放刘晓波 (BBC)
·威克: 高智晟打破沉默指拘押期間曾受到刑求
·韩尚笑:吃肉与自由,发展与民主(原载博汛)
·从文革浩劫中走出来的习近平 作者:储百亮 狄雨霏 译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颜丹:高考是唯一改变命运的出路吗?

   

   高考到底是不是中国人唯一能改变命运的出路,对于此问,相信处在不同阶层中、不同背景下,面临着不同状况的学生及家长都会给出不一样的回答。

   就拿安徽六安的一座偏僻小镇上、有着“亚洲最大高考工厂”之称的毛坦厂中学来说,这里的学生及其父母的回答似乎是肯定的。不少家长表示,“有高考存在,必然就要选择能助孩子考上大学的地方”;“去不了城里的名校,去不了分数线低的地区,到毛坦厂这样的地方拼一把,是不得已的选择”。更有一些抛家舍业、来毛坦厂陪读的家长,似乎形成了高度的共识。他们坚信,考上大学足以改变孩子乃至整个家庭的命运。而这种共识不仅普遍存在于家长之间,在家长与孩子之间也早已发展成了某种默契,于是,“他们都甘愿在这个偏僻的山乡小镇忍受一切艰辛”。

   尽管这所位于大山深处的中学里“军队、监狱式的野蛮管理、教学”饱受诟病,并且最终的结果也只呈现出“考生很少有考上名校的,上的本科,基本是二本、三本”,然而当地人仍骄傲无比,他们认为“农村孩子考上总比考不上大学好”,因此,每年的高考日来临之前,村民们都会举行隆重的“送考”仪式。

   相比毛坦厂这些孩子及其父母“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执著,一位在上海读中学、却因持有外地户籍而被禁止参加中考和高考的姑娘却显得淡定许多。当得知被拒绝参加中考时,她便走上了一条并不寻常的人生路--跟随父亲去信访办上访,并同时留在家里自学高中的课程。三年之后,这位被迫失学、无法参加上海本地高考的姑娘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被美国顶尖的普渡大学录取了。在她看来,当初选择与不公平的高考制度抗衡、并放弃参加高考,原来是如此正确的选择。而如今的她更不会无奈的嗟叹,高考是自己人生中唯一能改变命运的选择。

   外地人由于户籍的差异被迫放弃高考,那么,如今在北、上、广这类“211”、“985”聚集的一线城市,拥有本地户籍的孩子们又是否仍在不紧不慢、不慌不忙的过着另一座并不拥挤的高考独木桥呢?答案或许有些出人意料。大陆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全国高考报名考生共940万人,比2015年下降了2万人。尤其是北京,只有6.1万人报名参加,已连续第10年下降,相较2006年的12.6万人,高考报名人数在10年间缩减了一半。可见,北京的学生们已经在尝试用“不报名”这种投票方式来表达“高考在其眼中非但不是唯一的选择、甚至连选择都不是”的强烈心声。

   北京有的是高、大、上的家庭,而北京的孩子也有的是位高权重、非富即贵的爹妈。对这些父母来说,国内的大学教育根本就无法满足他们想要培养出一个高、大、上的孩子的需求。见多识广的他们显然早已认识到,西方教育自由、开放的学术氛围,不洗脑、不填鸭的教学模式以及随时、随处可感受到的“以人文本”的社会大环境才是造就人才、培养精英的沃土与良田。对比之下,他们最终让孩子淡出国内的高考、踏上出国留学之路,其实是毫无悬念的。

   对高考的不屑与放弃,不仅是有背景、有财力的家庭所持有的态度,更是具备实力、素养的有为青年想要另辟蹊径的积极选择。就好像上海那位被高考拒之门外的外地姑娘,她在痛定思痛之后所表现出的那股勇往直前、想要凭借自身的努力来获取求学机会的勇气与决心,在如今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人身上都能看到。他们正用不服从、不苟同于不合理的教育制度的选择提醒著中国人,高考不能改变命运,更不能由它来决定自己的命运。

   事实上,最悲催的是那些以为高考是唯一宿命、唯一能改变命运的可怜村民的孩子。当他们无奈的接受了高考这种不统一分数线、也不统一考卷的不公正选拔机制时,其命运也就不由自主的受到这种不公的禁锢与钳制、且深陷其中、根本无力摆脱。原因很简单,一个本该由实力来决定结果的考试,一直以来却在官方的授意下,改由户籍这种奇葩的方式来决定,这本身就是不合道理、不合逻辑的。

   只要报名、参加了,就意味着从此以后所面临的一切对待都极有可能是不公的。哪怕超负荷的埋头苦读看似对考入二、三类本科这一结果起到了些许作用,但扩招导致的“僧多粥少”、专业不对口导致的“毕业即失业”的紧箍咒,却会让这些悲催的底层考生在毕业之时,再度陷入痛苦与绝望中。

   由此我们不难看出,在不公正的制度下接受选拔,即便胜出,也并不值得欣喜。如果一场考试比来比去,都只是在证明“你的能力高低跟出生地有关”、甚至“你的出生地好坏跟权贵所在地有关”,那么这场考试根本就不是什么考试,而是一种明目张胆的、赤裸裸的歧视。正如“谎言说多了就成了真话”,在打造不公制度的官方眼中,长久的歧视也只为了证明,底层本就不行。

   网文转载

(2016/06/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