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寡人的博客:转贴: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独往独来
·朱忠康余杰:乇与日本战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肖磊:我所知道的“特殊案件”
·李鹏家族被爆撤离中国 向国外洗钱时暴露
·揭秘中共近年高级间谍
·张洞生:18大‘胜利’闭幕,谁‘胜利’了?中共的垂死挣扎和习近平的出路
·罗瑞卿女儿罗点点回忆录揭秘中南海的权力游戏
·邵正祥:毛泽东的12种身份
·史海:中共不敢公开的宋美龄的信
·王毅:文革中人性的扭曲和残酷行为超出人类素质最低标准
·夏明:厚黑党国现形记
·李锐:我看民主群星的陨落
·徐恩曾:揭秘中共党员是怎样叛变的
·陈少文:89年天安门毛像污损案真相
·曹长青:中国人所不了解的李登辉
·张洞生:18大新官上任要放4把虚火,能挽救中共奔向黑暗的地狱?
·易中天:走进顾准----中华脊梁
·王思想家:南京大屠杀从来不是国耻
·熊培云: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
·吴洪森:周恩来之谜
·“第一批中国官员财产公示”网络疯传
·路志高:1946 八路军的骗术与毒招
·侃侃俺的中国
·张洞生编辑:数目字使人惊醒,暴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必然走向崩溃灭亡
·张洞生:对‘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质疑
·彭博社:8大家族是资本主义权贵
·网报中国2012年中国人渣排行榜和10大禁文
·张洞生:对中国民主转型过程中的问题的几点拙见
·沙叶新编剧:江青和她的丈夫们
·吴洪森:中央党校解答周恩来之谜
·朱忠康:文革血仇谎言的造假运动
·胡星斗:毛泽东真相
·张洞生:面对重重危机不可救药的中共,习近平‘亡党兴邦’才是正路
·刘悦声:《温家宝全传》摘要
·常艳: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习近平。温家宝
·太子党们!
·陈伯达儿子评论中共60年
·2013年中国流年不利,1.5月连遭6次大耳光打击,正加速走向崩溃
·鹰派罗援将军上微博,被网友揭底脱库,露出一屁股臭屎
·张洞生:不认可俞可平的‘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的说法
·钱伟长交信事件
·千家驹:追随中共的报应
·凌峰:习近平军权:银样蜡枪头?
·方忠謀被兒子出賣而死
·实现“不流血”政治转型的中华伟人
·某大人的‘强军富国梦’与访俄的自取其辱
·何清涟: 《人民论坛》调查摧毁了北京的制度自信
·中共应急小组绝密报告泄露 全面应对政权大崩溃
·朱忠康:红色公主们
·资中筠:‘以史为鉴’的不同出发点--人民和朝廷哪个是目的?
·余杰:习近平
·中国网络观察:习总、金三与洗澡
·张洞生:张三一言:对‘让党内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的否定看法
·何清涟等:9号文件、7不准讲与社会绝望
·万里:中共要兑现宪政承诺
·习近平内部讲话曝光 批‘宪政’是引蛇出洞
·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郎咸平在清华大学的演讲
·资中筠: 革新中国传统历史观
·柯云路:毛8次接见红卫兵
·许志永:你自信什么?
·习近平炮轰改革派和伍凡评论
·李伟东: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辛浩年:中共在抗日战争中做了什么?
·罕见的历史资料:中共‘筹款须知’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是怎样清算史达林的
·王康铁流: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杨天石在北大演讲评蒋介石
·【批毛2】。古镜:千古一魔
·【批毛3】以老毛为首的叛徒团伙
·普京的讲话还真一针见血直击中共命门了
·【批毛4】朱忠康:大饥荒与毛的荒淫无耻
·岑超南: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
·【批毛6】丁抒:人祸
·中共向普世价值挑战,和平演变美国的阴谋不会得逞
·【批毛8】文革红8月纪实。250万人逃港
·张洞生:对习大大要把薄苍蝇和周老虎关进笼子扬起来的感想
·【批毛9】老毛与中共‘宁赠友邦无与家奴’的卖国远超满清
·【批毛10】《延安日记》证实毛共假抗日真,卖国
·【批毛11】朱忠康余杰:毛是最大卖国贼
·独家录音:薄熙来自曝江泽民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批毛12】。甘当儿子党的卖国自供状
·张洞生:习近平卸下面具,亮相证明无愧是中共‘黑社会’的正牌老大
·【批毛13】毛远新处死“反革命”张志新真相
·沙叶新惊世反腐檄文:“腐败”文化
·【批毛15】毛泽东宠妃泄性丑闻绝密 就是一个大妓院
·【批毛16】卢弘:毛与一对姊妹花
·【批毛17】杨开慧留下亲笔证词:毛是双料流氓==政治流氓+生活流氓----
·【批毛18】茅于轼指毛泽东奸污好多妇女 中南海为何干瞪眼?
·【批毛19】外面大饥荒 毛性欲变本加厉
·【批毛20】贺子珍死后 新华社悼词曝光毛泽东荒淫
·张洞生:习搞毛体邓用,只能‘加速送党进鬼门’
·铁流阿三士等:毛泽东思想的血腥
·【批毛24】铁流:刘雪庵的悲催人士
·【批毛25】从毛暴君如何对刘周林看毛暴政
·【批毛27】傅纪辉,张洞生,曾伯炎:整杀知识分子毁中华文化是毛共的传家宝
·【批毛28】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一)
·【批毛29】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二)
·【批毛30】张戎:毛泽东鲜我人知的故事(三)
·【批毛31】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四)
·尚秋:再揭中共对海外渗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寡人的博客:转贴: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寡人的博客:转贴: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徐沛文集
   
   我在写作《情报与色狼 - 高瑜之我见》时一厢情愿地错把冯胜平当自带干粮的五毛。面对徐文立提供的确凿证据,我只能再次纠错。当年我也难以想象高瞻是共特。

   
   
    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请看25年前美国报刊上的《谁在保护北京的间谍》及《全美学自联关于中共特务渗入民运组织进行破坏活动的调查报告》
   
   徐文立
    2015年1月12日
   
    海外特务的故事,讲的不是普通人,而是为几斗米折腰,利用美國自由环境極盡造谣、挑拨离间、诋毁他人、破壞民运的人。
   
    现在公布25年前美国作者约瑟夫·布鲁达《谁在保护北京的间谍》(刊登于《高级情治概览》(EIR)1990年5月18日,第73页“国内栏目”)的报道及1990年《全美学自联关于中共特务渗入民运组织进行破坏活动的调查报告》,不是想故意地揭露某一个可能的“特务”,而是为了让人们了解一下发生在『1989六四』期间的幕后故事,又鉴于 “信口雌黄党”一直破坏民运至今,现已渐入“狂境”,所以,我們不得不拿出一个能夠說明此類問題的实质性文件!
   
    现在发表的这二篇报道告诉人们,冯胜平就是“最可能的特务”!真假請读者自断。他扯胡平先生等人,那是冯胜平先生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而为,为了“洗白”自己,為了华丽转身成为“学者”、“专家”,乃至“国师”吧?
   
    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把民运人士概括为四类”,有什么资格借“扣帽子”的打手方式去攻击、揶揄民运和中国人?而且,冯胜平先生所谓的“三民论”、“四类论”反反复复地说,越说越得意,越说越癫狂,自以为无人痛斥,犹如“定论”了!和我有过真正接触和共事的人都知道,我不但坦言、还多次发文,表示不主张在民运内部抓特务,因为:(1)民主是个开放的体系,公开而透明,任何人都有权参与;(2)民运没有财力和人力去做抓特务这件事;(3)民运没有处置和惩罚特务的权力;(4)在内部抓特务的结果,只会乱了自己,得意了对手。当然,民运内部高度警惕可能的特务是必要和必须的。至于特务有没有那么多,我不敢确切地论断。如果连中国各地各界各乡(甚至包括监狱、港澳台及海外)的各级“情报员、报告员(他们是拿报酬的,不是自干五)”都算“特务”,那么,有几千万,我也会相信。
   
    冯胜平先生以“旅美学者”的身份给习近平“皇帝”写的公开信我读过。
   
    不巧他遇到了钟国平!真是“既生瑜何生亮”?! 让人们看清了冯胜平没有任何学术和政治的诚信,只是夸夸其谈,吊书袋而已,让许多好心人猛醒,让他从可能的“国师”的宝座上跌落了下来!
   
    正如春秋冬月2所说:“钟国平——他以锋利的刀笔剥下了冯胜平先生的画皮”。“我将另开一主贴将他的观点全盘照登出来,希望看到冯胜平先生的自我辩护,不过我估计冯胜平先生的辩论会是非常苍白的。”
   
    至今,人们没有看到冯胜平先生为此的辩白。
   
    让人颇为感触的是,一副“悲天悯人、通情达理、纯如学子”样子的冯“学者”居然会造谣言、编故事,居然会弄错各个历史人物写的文章和著述。现在冯先生再以他人名义为自己的观点辩护,人们已经无法相信了。共党的核心是一群流氓骗子,这话一点也没错。
   
    冯先生的“三万进言书”,唯一值得“肯定”的是他“忠党爱国”的拳拳之心和盼铁成钢的热情。可惜这个“共产党、中共国”,已经行将就木,只有他这类人不这样看,还自以为中共“风景这边独好”呢!还自认为唯有中共才能救中国,习近平独裁好得很呢!还自认为中国没有了中共必乱、必垮呢!还自认为中国断然民主不得呢!还放肆地认为中国人除了“顺民、刁民”,就是“暴民”呢!大陆共产党都不敢明说的话,冯先生在海外替他们说!那么,他是什么货色不是昭然若揭了吗?!
   
    只问一句:把一个好端端的国家治理成食品有毒、饮用水有毒、连空气都有毒,它能不行将就木吗?你胜平,不甘小平、近平,一旦他们明白你是用捏造的美国、英国历史,在“忽悠”他们,你的“忠党爱国”就可能一钱不值、甚至大祸临头了!
   
    我一直以来,不告诉公众我为什么认为“他最可能是特务”。可是,冯胜平先生2014年12月29日发表的《致徐文立先生的一封公开信——兼答民运中热衷抓特务的人》,真是非逼我走这一步,公布这二份资料!
   
    至于其他人是否是特务,只要资料充足,各人都会有自己的判断,需得着冯先生这种人像中共那样居高临下地教导我们如何从“政治立场的表象背后”去判断他人真实身份吗?你有资格分类吗?你有资格教我们吗?你没有资格,你只有任务,这不是我猜测的,而是根据这二篇报道判断的。你若认为这些报道不充分,那么你自己找点什么其他的借口,不要拉其他人来垫背。
   
    如果说你是在25年前被揭露了这可能的身份,这不表明你今天就没有这个身份了。特务是终生的工作和“荣誉”,特工不是临时工。
   
    至于这个大千世界,他人怎么活着原本不关你的事,尤其在自由的世界。然而你怎么活着却有人关心,不是我,是你的卓越的身份引起媒体的兴趣。然而,你去嘲弄普通的民运人士怎么活着,只能说明你眼小、人小!任何人不读书、不经商、不打工而能活着的就一定是民运吗?你有人类具有的逻辑思维能力吗?再者说,民运人士怎么活着需要你去婆妈地指指点点吗?他人做什么需要你过问吗?我不说婆妈是小人,但你一个六十一岁的男人用婆妈的手法对民运人士和中国人指指点点,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人!
   
    冯先生的哲理“写拿破仑就必须要有拿破仑的胸怀”实在高,是否可以同样地说“写民运人士必须要有民运人士的气概?”是否可以照样地说“写中共可以接受的公开信必须要有中共的背景”呢?我应当恭喜你,你献给习近平的三封“万言书”,能够自由地发表在国内网站而不被删除;你向习“皇帝”进言的“实施1982宪法即是宪政”的思想看起来和习近平提的“依法治国”有着高度的“共识”;如果你不想当“国师”,我不敢相信中国还有谁,如你这般以“前(“中共定的反革命组织”)中国民联的核心成员”“海外学者”的身份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谏”“苦劝”习近平,还踏上了几十年未敢涉足的台湾去推销你的“党主立宪”!
   
    你说民运是中共党史的最后一章?告诉你不要只懂中共党史不懂中国民主史,民运起源于共产党还没出生的年代,包括在海外,而且只要中国不民主,它还会不断持续下去,它的起源和中共没有一毛钱关系,它的结束同样不由中共来定性、预测,这是人民对自由权利的要求决定的。反抗文明的人只会恐吓和说谎,但这一套,请不要拿到人们面前来炫耀。中共这个历史败类,若说与民运有什么联系的话,那就是以民运为名窃国并自立“正统”,然后打击追求权利与自由的民运人士及民运事业。你对民主制度的攻击让我理解了你的立场:中共当政成为“正统”,所以民运不能再搞了,必须跪在皇帝前“进谏”,如同各朝各代那样。——这就是你的论断“中共的运动史结束于民运”的真实写照。
   
    中共专制不终,民主运动不竭!
   
    至于冯先生写的致我和我的朋友们的公开信的内容,对不起,你自己去欣赏吧。特务最敏感于他人谈论特务,而且只有他们会“对号入座”。但这些不重要,胡平先生的“几条烟”和“见好就收”在这里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
   
    =========================================
    附件1-1
   
    谁在保护北京的间谍
   
    作者:约瑟夫•布鲁达
   
    (翻译件)
    http://www.larouchepub.com/eiw/public/1990/eirv17n21-19900518/eirv17n21-19900518_073-whos_protecting_beijings_spies.pdf
   
    已经有证据显示布什(老布什——译注)政府可能在美国的土地上为中国间谍活动提供保护。根据最近披露的消息,一个在去年成功控制了《中国之春》集团的中国人是一个中国国家安全部派出的渗透性谍报工作人员。《中国之春》一直是全美最重要的反邓小平政权的中国学生组织。但该组织在被冯胜平(冯被指为中国间谍)掌控之后发生了极大的方向性的变化。冯在华盛顿特区的一个双间办公室工作,这个办公室是前国务院情报长官兼CIA副局长雷•克莱恩的。克莱恩是乔治•布什的长达几十年的最信得过的情报人员。这使人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冯所涉入的中国谍报战是得到白宫许可的。
   
    针对冯的这一指控集中在一系列的(中国)国家安全部的内部文件上,这些文件据报道是被泄露给反北京政权的反对派手中,抑或是被他们偷出去的,然后以私带方式送出中国大陆。这些文件,加上相关的证据,都证实了:他们当时正集中力量对付当时持续了几个星期的中国学生运动问题。
   
    其中一份文件签署时间为1989年4月,标题为“进展总结”。这份文件谈到了中国派驻美国的旨在破坏中国学生组织的间谍活动。该文件详细描述了冯胜平在“渗透”《中国之春》的活动中所担任的角色。文件称,冯以及他的“任务小组”(这是国家安全部对他们的称呼)在当时的目标就是一个州一个州地接管在美国的组织,而冯和他的任务小组的工作使得这个目标有望实现,而文件说当时这个工作正在进行中。报告说,在反邓小平政权的组织中,真正的反对者正在被孤立。其他的文件还描述了冯和他的助手们的另一个日常工作,即定期向上级领导汇报在美国的中国学生运动领袖的消息。
   
    《中国之春》由王炳章博士于1982年创办,是美国第一个反对北京政权的学生组织。它在组织美国的中国学生方面做得非常成功。在1987年春的中共中央第12届常委会上,邓小平亲口指责王炳章博士。邓指控王妄图“带领中国走向资本主义的道路”(这个就是邓在1986年底到1987年1月间发生的学运后所谈的资产阶级自由化问题——译注)。
   
    北京——很可能还有它在华盛顿的盟友——很焦虑。而且,中国本土上的学生也变得越来越激进。《中国之春》的平面印刷杂志那时是通过私带的方式进入到大陆的,这份杂志加剧了中国学生的激进程度,这也是中国官方在那以后一直这样说的。
   
    冯发动围攻
   
    在1989年1月8日,冯和他的15名支持者在《中国之春》执行委员内部发起攻势,将王和所有的组织创办者全部开除出去。冯,原本是普林斯顿大学一个默默无闻的学生,此时立即进驻华盛顿特区,在克莱恩的一个两间房的办公室里面工作,办公室位于K大街。冯担任《中国之春》负责人后的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发起指控王炳章贪污款项的大规模行动。王被迫建立一个新组织——中国民主党,但局面远不如从前,加上当时正处于天安门大屠杀前夕。1989年6月30日,北京时任市长陈希同,发表讲话,为天安门大屠杀做辩护。他在讲话中特别点名指控王博士和他的中国民主党“煽动学生”并“趁动乱之际直接插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