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國自由文化運動關於設立《遇羅克日》的公告]
藏人主张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中国民主大革命(特别推荐二)
·论革命和改良
·改良還是革命
·改良还是革命完整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關於設立《遇羅克日》的公告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關於設立《遇羅克日》的公告
   
   一九六六年八月,中共少年太子黨以毛澤東的“紅衛兵”的名義,對中國的知識分子和中共暴政下的“政治賤民”實施共產政治恐怖主義的大迫害、大屠殺。一時血雨腥風,天地為之變色,史稱“紅色恐怖八月”。
   中共少年太子黨犯下的這項反人類重罪已經過去整整半個世紀,但是這個犯罪集團整體上沒有爲自己的罪行進行懺悔,其滅絕人性的反人類重罪,也仍然沒有受到追溯和審判。相反,當年的犯罪集團及中共太子黨現在竟然成為當代中國政治權力的主宰者。
   面對這種歷史的不公正,當年遇羅克(一九四二年五月一日~一九七零年三月五日)抗爭中共少年太子黨暴行的意志更顯得難能可貴。正是遇羅克精神在相當程度上點燃了那一代人反抗中共暴政的意志。

   值此遇羅克以公開發表《出身論》反抗中共暴政五十周年之際,陶洛誦女士倡議,將遇羅克遇難日(三月五日)設立爲《遇羅克日》,以紀念遇羅克這位當代中國自由精神的先驅者。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呼籲良知未泯的中國人,響應陶洛誦女士的倡議,簽名支持設立《遇羅克日》。
   現發佈陶洛誦女士為此而撰寫的文章《倡議書——一個比馬丁.路德.金更偉大的人》,同時重發遇羅克的文章《出身論》。
   凡同意設立《遇羅克日》的中國自由文化運動成員和各界人士,請在此公告下簽名。
   簽名前敬請三思;盡量避免簽名後又退簽的現象。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 發起人:袁紅冰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二日
   
   備註:願意簽名者,請發電子郵件至 [email protected] , 請註明您的名字(筆名亦可)和身份。
   
   附件一:陶洛誦女士《倡議書——一個比馬丁.路德.金更偉大的人》
   附件二:遇羅克《出身論》
   
   
   
   
   
   附件一:
   倡议书
   ——一个比马丁. 路德 . 金更伟大的人
   
   陶洛誦
   
   我们倡议三月五日为“遇罗克日”,因为他是比马丁 . 路德 . 金更伟大的人。
   马丁 . 路德 . 金在美国,一个有宪法有言论自由有政府保护的好的制度的国家里反对种族歧视,被人枪杀。美国把他的生日定为“马丁. 路德 . 金日”。
   遇罗克在中国,一个共产党专制的国家里,没有民主没有自由实行法西斯暴政的国度里。在1966年8月,政府唆使纳粹红卫兵随意抄家,打人,杀人、、、、、、使用种种惨绝人寰的手段虐杀人民,实行种族灭绝政策时,勇敢地挺身而出,在《中学文革报》上发表振聋发聩的光辉的文章《出身论》。
   《出身论》中,他强烈抗议对所谓“出身不好的人”的歧视如同印度的种姓制度,揭示出长期存在的对所谓“出身不好的人”的种种歧视待遇和残暴的精神凌辱,控诉“文化大革命”后对“出身不好的人”进行肉体消灭的血腥暴行,他号召:“一切被压抑的青年勇敢地起来斗争。”
   在流眼泪都是罪行的时代,遇罗克大义凛然地发出要人权要平等要斗争的庄严呼声,这极大地鼓舞了被侮辱被损害被摧残的族群,解放了他们被天生认为是罪人的思想,恢复了他们做为人类的尊严,并为获得应有的权力斗争。
   遇罗克的思想影响了千千万万的人,从根本上动摇了法西斯无产阶级专政。1970年3月5日,统治阶级的罪恶子弹射进他的胸膛,他为言论自由贡献出宝贵的年轻生命。
   我们提倡三月五日为“遇罗克日”,纪念这位中国历史上不同凡响的英雄,也纪念共产主义输入中国后被共产党杀害的一切受难者。
   
   2016年4月2日上午7时 悉尼
   
   
   
   
   
   
   
   
   附件二:
   《出身论》
   遇罗克
   
   【编者按:目前,北京市的中学运动普遍呈现出一派奄奄欲毙的气象,造反派虽然十分努力,群众却总是发动不起来,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依然猖獗如故。这种现象,不由使许多同志疑惑起来:究竟是什么东西至今还这样有力的阻碍着对资产积极反动路线的批判呢?
   我们认为,不是别的,正是在社会上广有市场的反动的唯出身论。
   过去各中学所普遍执行过的那一条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根子不是别的,也正是反动的唯出身论。
   反动的唯出身论者,从资产阶级形而上学的哲学垃圾堆里寻得理论上的根据,把学生分为三,六,九等,妄图在社会主义制度下重新形成新的批上伪装的特权阶层,;以至反动的种性制度,人与人之间新的压迫。是反动的唯出身论,使一部分青年背上了“自来红”的大包袱,自以为老子是天生的革命者,其结果正成了修正主义的苗子。是反动的唯出身论,迫使一部分青年学生产生了强烈的自卑感,使他们甘居中游,使他们放弃了对国家的前途,世界的前途应尽的责任。还是它,使许许多多受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蒙蔽的同志至今坚持其错误。还是罪恶的它,使多少同志至今在资产反动路线前面畏缩恐惧!
   同志们,这样可恶的东西,不打倒它,如何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不打到它,那里去培养和造就千百万无产阶级的接班人?不打到它,中国的颜色就必将发生改变!
   全市的革命造反派们,你们不是要打退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猖狂新反扑吗?你们不是要发动千千万万群众共同战斗吗?那么,你们就掀起一个狂涛巨浪,彻底冲垮反动的唯出身论的堤岸吧!到了那一日,千百万群众就会冲决束缚他们的一切,和你们汇成一股不可抗御的的力量。也只有到了那一日,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才会彻底的被葬入坟墓,中国的颜色才永远是鲜红的。
   “北京家庭出身问题研究小组”发表的《出身论》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我们说,它的出现好得很!它宣告了反动的唯出身论的破产,是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
   《出身论》敢于冲破社会上旧的观念的束缚,勇敢地向有强大社会势力的反动唯出身论宣战,这种革命造反精神好的很!
   《出身论》的出现,不免要被一些人认为是株大毒草,但这算得了什么?马克思主义在开始的时候也曾被认是毒草,然而今天却成了世界人民的知道思想。真理只有在同谬误的斗争中才能发展,才能为广大群众接受。我们深信:反动的唯出身论虽然貌似强大,但他的反动本质决定了它只是一只腐朽的纸老虎,革命的《出身论》今日虽星星之火,明日必成燎原之势。
   同是,我们认为,由于作者掌握毛泽东思想的水平有限,由于对社会进行的调查研究不够全面,《出身论》必定存在着不少的缺点和不完美的地方。我们热切希望广大的革命同志用毛泽东思想这个伟大的武器来衡量它,并真挚地欢迎同志们对《出身论》提出批评。】
   
   家庭出身问题是长期以来严重的社会问题。
   这个问题牵涉面很广。如果说地富反坏右分子占全国人口的5%,那么他们的子女及其近亲就要比这个数字多好几倍。(还不算资本家、历史不清白分子、高级知识分子的子女,更没有算上职员、富裕中农、中农阶级的子女)。不难设想,非红五类出身的青年是一个怎样庞大的数字。由于中国是一个落后的国家,解放前只有二百多万产业工人,所以真正出身于血统无产阶级家庭的并不多。这一大批出身不好的青年一般不能参军,不能做机要工作。因此,具体到个别单位,他们(非红五类)就占了绝对优势。
   由于形“左”实右反动路线的影响,他们往往享受不到同等政治待遇。特别是所谓黑七类出身的青年,即“狗崽子”,已经成了准专政对象,他们是先天的“罪人”。在它的影响下,出身几乎决定了一切。出身不好不仅低人一等,甚至被剥夺了背叛自己的家庭、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参加红卫兵的权利。这一时期,有多少无辜青年,死于非命,溺死于唯出身论的深渊之中,面对这样严重的问题,任何一个关心国家命运的人,不能不正视,不能不研究。而那些貌似冷静和全面的折衷主义观点,实际上是冷酷和虚伪。我们不能不予以揭露、批判,起而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下面我们就从毛主席著作和社会实践中寻找答案,分三个问题来阐述我们的观点。
   一.社会影响和家庭影响问题
   先从一幅流毒极广的对联谈起。
   “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基本如此。”
   辩论这幅对联的过程,就是对出身不好的青年侮辱的过程。因为这样辩论的最好结果,也无非他们不算是个混蛋而已。初期敢于正面反驳它的很少见。即使有,也常常是羞羞答答的。其实这幅对联的上半联是从封建社会的山大王窦尔敦那里借来的。难道批判窦尔敦还需要多少勇气吗?还有人说这幅对联起过好作用。是吗?毛主席说,任何真理都是符合于人民利益的,任何错误都是不符合于人民利益的。它起没起过好作用,要看它是否是真理,是否符合毛泽东思想。
   这幅对联不是真理,是绝对的错误。
   它的错误在于:认为家庭影响超过了社会影响,看不到社会影响的决定性作用。说穿了,它只承认老子的影响,认为老子超过了一切。
   实践恰好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社会影响远远超过了家庭影响,家庭影响服从社会影响。
   从孩子一出世就受到了两种影响。稍一懂事就步入学校大门,老师的话比家长的话更有权威性,集体受教育比单独受教育共鸣性更强,在校时间比在家时间更长,党的雨露和毛泽东思想的阳光滋润著这棵新生的幼芽,社会影响便成了主流。
   艺术的宣传、习俗的熏染、工作的陶冶等等,都会给一个人以不可磨灭的影响,这些统称社会影响,这都是家庭影响无法抗衡的。
   即使是家庭影响,也是社会影响的一部份。一个人家庭影响的好坏,不能机械地以老子如何而定。英雄的老子,反动的妈妈,影响未必是好的。父母都是英雄,子女却流于放任,有时更糟糕。父母思想好,教育方法如果简单生硬,效果也会适得其反。同样,老子不好,家庭影响未必一定不好,列宁就是例证。总之,一个人的家庭影响是好是坏,是不能机械地以出身判定的,出身只是家庭影响的参考。
   总的来说,我们的社会影响是好的。这是因为:我们的社会制度是无比优越的;我们的党是一贯突出政治的,是最重视年轻一代成长的;我们绝大多数人民是热爱新社会的。当然,我们也不能忽视阶级斗争的复杂性和尖锐性,不能忽视我们还处在小资产阶级汪洋大海之中。我们的文化教育制度正待彻底改革。有时社会影响又不全是好的。无论是什么出身的青年,如果接受社会上的坏影响,一般总要服从这种坏影响,犯这样或那样的错误。但是只要引导得法,他很快就会抛掉旧东西,回到正确的立场上来。所以,故意让青年背上历史包袱,故意让青年背上家庭包袱,同属于一种错误路线,二者都是残酷的。由于社会影响是无比强大的,但又不见得全是好的,所以不管是什么出身的青年放弃思想改造,都是错误的。对于改造思想来说,出身好的青年比出身不好的青年并没有任何优越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