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金川县藏人呼吁国际关注当地圣山被开采处境]
藏人主张
农奴研究
·谁农奴化了西藏?
流亡藏人总理(司政)大选步入政党竞争
·流亡藏人的民主选举
·司政参选人李科先重申西藏独立立场
·近距离观察2016年流亡西藏民主大选
·西藏国民大会党支持李科先参选2016年司政
·与藏族选民书
·自由与复国
·达赖喇嘛将会在何处转世?
·年轻藏人向往西藏独立
·司政候选人阿措·路克坚向流亡美国藏人发表演说
·
东赛对话录
·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嘎玛群沛访谈录
·噶玛巴伍金赤列多吉仁波切访谈录
·香萨仁波切访谈录
·西藏著名作家唯色女士访谈录
·西藏著名歌星加羊吉女士访谈录
·访西藏著名医学专家波毛措教授
·中国维权律师答东赛
·留德博士谈藏汉交流
·國際藏學界致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請願書
·
东赛记语
·怀念名誉校长
·祝贺雨星女士的藏网问世!
·紧急声明
·藏人作家声援东土耳其斯坦示威抗议事件的声明
·祝福读者新年快乐
·《自由圣火》网站公告
·西藏总理就职演说
·《国际自由行动联盟》宪章(草案)
·班禅喇嘛转世灵童搜寻委员会负责人夏札仁波切据传已去世
·藏人答网民对达赖喇嘛的提问
·蔣忠泉, 藏漢同胞永遠銘記你!
·蒙族异议女作家获国际人权组织奖项
·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川县藏人呼吁国际关注当地圣山被开采处境

   金川县藏人呼吁国际关注当地圣山被开采处境
   
   2016-06-12 RFA
   
   电邮评论分享


   m0612-dz1.jpg
   阿坝州金川县阿科里乡藏人近日再度聚集对当局开采圣山表达不满(受访人提供/首发)
   00:00/00:00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金川县阿科里村藏人自行站队,选择是否同意当局开矿。
   
   m0612-dz2.jpg
   金川县阿科里乡圣山境内的经幡、石塔和界线牌被毁场景(受访人提供/首发)
   m0612-dz3.jpg
   金川县阿科里乡阿科里村村委会于今年5月26日发出的请愿(受访人提供/首发)
   m0612-dz4.jpg
   中国官方的“川西稀有金属矿集区综合地质调查”实施方案审批意见书(受访人提供/首发)
   m0612-dz5.jpg
   进驻金川县阿科里乡的中国地质工作人员和其地质图(受访人提供/首发)
   m0612-dz6.jpg
   金川县阿科里村民代表让藏民选择是否同意当局开矿(受访人提供/首发)
   m0612-dz7.jpg
   阿科里乡圣山及其现被破坏的状况(受访人提供/首发)
   四川阿坝州金川县阿科里乡藏人连日来反对当局在圣山开矿遭遇警察暴力执法,仍继续展开着请愿活动,但施工人员近日再度进村践踏圣山经幡、石塔等引起民愤,有关人士星期六通过本台,呼吁国际紧急关注当地处境。
   
   根据本台追踪报道,四川阿坝州金川县当局于今年3月28号再度进入阿科里乡圣山,以开矿为目的、修电站为借口在当地进行施工修路,引发藏人集体抗议,却遭警方暴力殴打,导致数人被拘捕并受重伤。当局从上月部署警察进驻阿科里乡加强严控,并协助施工作业正常进行。当地藏民则不断向上级有关部门,甚至向中央政府请愿,呼吁制止地方政府的非法行为。
   
   有关消息人士星期六向本台介绍说,一批汉族施工人员在上月底抵达金川县,又一次践踏阿科里乡圣山境内的经幡、石塔和界线牌等,并通过本台向中国政府提出质询,也呼吁国际社会和世人紧急关注当地处境。
   
   “今天我要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请转告全世界人民,藏民在阿科里边界上砌了石头塔和挂了界线牌,确定阿科里边界,以防止施工人员继续破坏我们的自然环境。但是5月28号左右,汉人又到了现场,撤掉了所有的石头,甩掉了界线牌子。共产党政府的势力不需要怕藏民,但是我问中国政府,你们强大的武装力量是对付和欺负老百姓的吗?全世界的部队和警察是保护和支持老百姓的,但是在藏人的心目中,看待警察是打人、骂人、杀人、破坏生态环境的,所以看到军人和警察就像看到‘狼’一样,十分恐惧和害怕。为什么感觉不到军警保护老百姓的责任呢?还有政府的政策是镇压和对付老百姓的吗?为什么领导人有权势、财势的,不需要受罚,无法无天的呢?贫穷老百姓如果打官司、到政府单位办点小事、在医院看病时,人人都说‘你跟谁有关系吗?’这成了中国人问问题的一种习惯,这证明了没有权势、没有钱的贫穷老百姓就没有希望。当官的、有关系的才得到法律的保护,有钱、有权利的处处改变法律,特别是藏人,永远在自己的地盘上吃亏,这是真正的中国的政策吗?这种严重问题,中国政府应该查个水落石出,给全世界人民作出一个准确的解释。 以上我所说的就是‘共产党真正的政策’。”
   
   另一位有关消息人士发送多张图片和一段视频向本台表示,由于当局不顾藏民多次提出的诉求,执意要在当地开采圣山,于是村代表让藏民自己选择是否同意当局开矿。
   
   消息人士说:“上月底,我们村民代表在政府人员和部分施工人员面前,把一片纸箱撕成两半作成纸牌,分别写上‘同意’和‘不同意’的字样,两名代表各举一个纸牌,站在不同的地点,让民众自行选择站队,结果民众都高呼‘我们不同意、不同意政府开矿’等口号站到‘不同意’的行列,而在‘同意’那边,则没有一人站队。这一活动是清楚地告诉当局有关民众真正的意愿。”
   
   消息人士还提供一个转载《中国商务新闻网》采访文的网站链接(http://www.xdjs.cn/2016/nvxing_0606/1180.htm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并表示:“尽管在藏人的呼吁及请愿下,有记者近日到阿科里村进行实地采访,所报道出来的虽然有引述村民的话,披露当局计划在村里以投资四亿元建立‘水电站’之名,来图谋开矿的事实真相,报导也被多家媒体转载,但是报道中却只字未提当局伤害民族宗教感情的问题。我们深知国内记者的自由受限制、新闻被审查,因此我们希望外媒能报道出发生在阿科里村的真相。”
   
   据介绍,位于金川县的阿科里神山是阿科里乡的阿科里村、铁基村、卡索村和撒尔足村共四个村几千年顶礼膜拜的圣地,而当局从2013年3月开始在阿科里村范围内,在没有手续、不经牧民同意就随意加工修路建电站,对当地草场、森林、生态环境、神山景物和野生动植物等资源造成了极大的破坏,而村民在今年3月再度展开的集体抗议遭到政府人员和警察的暴力打压。上述四个村的村民委员会在今年3月联合上书,紧急呼吁上级有关部门查清事情原委,给村民一个交待。今年5月26号,阿科里乡阿科里村村委会再度发出公开请愿,呼吁中央、省、州和全社会关注当地处境。
   
   此外,根据消息人士提供的有关中国地质调查局西南地区地质调查项目管理办公室在今年4月6号提交的一份“川西稀有金属矿集区综合地质调查”实施方案审批意见书显示,被选定在四川藏地开采稀有金属矿产的重点地区包括,阿坝州金川阿科里的独松地区、甘孜州康定瓦多的龙古地区、甘孜州九龙的归宁地区、阿坝州马尔康的可尔因地区和甘孜州康定亚中的牛西卡地区。
   
   该资料还显示,中国当局将“川西稀有金属矿集区综合地质调查”的目标任务期限定为2016年至2018年,其中2016年的经费预算为3400万元,并要求以提高国家战略资源安全保障程度,为政府部门制定相关政策和资源开发提供技术支撑为目的。
   
   (特约记者:丹珍)
(2016/06/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