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青海湖畔喊冤叫屈]
藏人主张
·谈「西藏自古屬於中國論」
·袁紅冰序《國際藏學史導論》
·《國際藏學史導論》出版說明
·为何《藏英詞典》早于《漢英辭典》
·西藏诞生首批女格西
·安乐业谈新作《国际藏学史导论》之一
·安乐业谈新作《国际藏学史导论》之二
·藏学家史伯岭教授是一位人人都爱戴的学者
·
亚洲未来水源争夺战
·为什么要保护雪域高原?
·印度未来水源困境
·论西藏水电大开发
·追踪观察西藏生态现况
·联合国纪录片揭示喜马拉雅山平川快速融化
·青藏高原生态环境问题研究
·“亚洲水塔”的消融13亿人的水源噩梦
西藏主义(特别推荐)
(上)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1)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2)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3)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4)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5)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中)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蔡贡加事件
·著名藏人前政治犯蔡贡加再次被任意拘捕
·西藏前政治犯蔡贡加被中共指控分裂罪
·西藏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蔡贡加和扎西旺秀
东赛特评
·举世瞩目的学懂(东)事件
·评“噶玛巴卷入印媒间谍指称”
·台湾唤回国魂的一座桥梁
·中共金钱奖励藏僧还俗目的
·藏僧频繁自焚的深层原因
·中共污蔑藏僧焚身—“放火人喊得比救火人高”
·简析“自焚浪潮使西藏流亡政府陷入困境”
·浅论非战场的正当防卫权
·评“温家宝对藏人燃身抗议的表态”
·试析中共的垂死挣扎—兼答“七问达赖喇嘛”
·《看中国》关于自焚专访安乐业
·追踪探讨藏人频频自焚始因
·评阿沛.晋美被解雇的闹剧
·自决权是藏人的护身符
·安乐业谈其研究自焚新书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
·藏人解讀香港爭取真普選
·從「駐京西藏活佛」看中藏關係
·中印互動中的西藏問題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
·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西藏的出路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焚身抗議與全藏共識
·《杀佛》作者驳斥嘉乐顿珠先生企图否定中共谋杀十世班禅大師的声明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从达兰萨拉困局反观民进党基层盲动
·從保護一位「農奴」到失蹤一群書商
·「西藏獨立」何時在中文出現?
·西藏的悲剧在香港重新上演
·一代枭雄平措汪杰逝世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增补)
·中共铁手伸向藏区新学派
东赛诗谣
·老板娘——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1 )
·赛跑——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2)
·夏季澳洲——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3)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青海湖畔喊冤叫屈

青海湖畔喊冤叫屈
   2016-6-20 12:58
   青海湖畔 喊冤叫屈
   —依法曝光政府部门采取暴力行动强行拆除
   青海湖畔喊冤叫屈

   
   青海湖畔少数民族彩钢房事件真相
    案发于美丽的青海湖畔,轰动于辽阔的万里草原。位于109国道以西环湖西路9.4公里至30公里,青海湖西南方向,环青海湖周边全长21公里,就是以藏族为主的少数民族游牧群众居住的青海省共和县石乃亥乡尕日拉村,全村现有4个社,286户,1060人;各类牲畜总头数达47000头(只),其中绵羊40000只,牦牛7000头;容有天然草场300000亩,包括夏秋草场140000亩,冬春草场160000亩(均全部建成铁丝网围栏)。于1994年以来,国家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草原法》及《青海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草原法>实施细则》,将全村草场划分承包到户,颁发了《草原使用权证》,并明文规定50年不变。特别是2005年以来,近14年间全村更多的牧民群众积极响应党和人民政府的号召,努力投身到改革开放,旅游开发,经营帐蓬宾馆和具有民族特色的餐饮行业中,根据各自的经济条件,我等53户少数民族群众累计银行贷款总额达284.7万元,私人借款1849万元,同时“出售牲畜,付出血本”等途经,分别在各自的“冬窝子”及冬春草场游牧点建设彩钢房等房屋设施,抓住青海湖畔旅游资源优势,经营帐蓬宾馆和藏式餐饮业,接得国内外游客,无论从保护青海湖畔生态环境的观念,还是从增加少数民族群众收入的角度,都已经成为当地少数民族群众较为理想的致富选择。并具有合法的草原使用权、经营权、承包权和财产所有权。于是我等53户青海湖畔少数民族弱势群众先后在自己的草场之内自建彩钢房867间,已经付出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为草原少数民族游牧群众自身脱贫致富创造了物质财富和比较坚实的生产生活门路,每年冬春季节作为牧民自己的游牧点进行放牧,夏秋季节经营民族特色的帐蓬宾馆和藏餐业,增加青海湖畔少数民族群众的经济收入,沿着党的惠民政策指引的小康方向前进。理所当然,没有违法。
    但是,2015年10月15日以来,共和县人民政府,及石乃亥乡人民政府,伙同青海湖景区管理局等有关部门竟然炮制“以权代法,权大于法”,以行政命令的办法,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强行拆除我等青海湖畔少数民族群众的彩钢房等所有房屋设施事件,而且很快漫延到环湖周边地区,致青海湖畔少数民族群众逼上绝路,妇女儿童在恐怖中哭泣,圣洁湖水在怒潮中吼叫。2853户577间根据共和县石乃亥乡人民政府石政(2016)25号文件《关于朝洛信访事件的答复意见》明文记载:“根据县委、县政府的安排下,青海湖管理局、县乡有关单位组织公安、城管、消防、拆迁等工作人员对我乡辖区内,特别对尕日拉村‘两违’临时建筑(彩钢房)进行了强拆,共拆除‘两违’临时建筑(彩钢房)463间,共计10464平方米;群众自行拆除13848平方米;拆除私设帐蓬水泥地坪100余块约3487平方米;拆除广告牌46块,彩门32处,经幡彩条处,私设佛堂景点4处”等等。根据以上铁证如山的有效证据,强行拆除全村彩钢房1040间,24312㎡。其中强行拆除我等青海湖畔少数民族群众的彩钢房867间,20201㎡23.3㎡2824.13400,占全村强行拆除彩钢房总数的82.25%,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万元。其中:按照共和县石乃亥乡人民政府石政(2016)25号文件提供的有效证据平均每间彩钢房,总面积为20201㎡,按1200元/㎡,计2424.13万元;同时,政府部门故意毁坏青海湖畔我等少数民族群众的经幡彩条、佛堂景点、广告牌子、彩门彩旗、水泥地坪、以及帐蓬宾馆和餐馆内的电视、冰箱、床位、被褥、地毯、太阳能、洗衣机、洗澡间等相关主要物资设备损失万元。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2016年4月18日根据共和县人民政府《行政复议不予受理决定书》公然指出:“申请人朝洛、仁青多杰、旦正才让三人不具备代表全村提出该行政复议事项的主体资格,无权要求全村的补偿”;并提出“县乡两级政府无权将石乃亥乡尕日拉村段全长21公里列为旅游景点由该村牧民群众经营”。而我等53户少数民族弱势群众完全承认不代表全村,也无权代表全村的主体资格,但是我等少数民族弱势群众之规定,应当从实际出发,有权代表自己依法维权。特别是根据我国《民族区域自治法》第六条第三款加快民族地区发展,最终实现各民族共同富裕,是党的民族政策的根本出发点和归宿。为了真正体现国家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真正体现国家充分尊重和保障各少数民族管理本民族内部事务权利的精神,真正体现国家坚持实行各民族平等、团结和共同繁荣的基本原则,我等53户青海湖畔少数民族群众还多次诚恳请求将青海湖西路石乃亥乡尕日拉村段全长21公里例为村级旅游景点区,作为当地人民政府不可当成“耳边风”,更不可嘲笑老百姓的诚恳请求,应当有责任、有义务、有能力争取协调解决问题,作为政府领导同志“想群众所想,急群众所急”,为群众办好事,就是政府部门职权范围的事情。并应当统筹规划,统筹立项,统筹投资,统筹建设,让利于民,以扶持青海湖畔少数民族的经济发展,真正体现少数民族的合法权利,维护和发展各民族的平等、团结、互助关系。我们的国家根据各少数民族的特点和需要,帮助各少数民族地区加速经济和文化的发展,。就是我们党和国家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应当坚定不移地贯彻执行
    当然,案发后于2015年12月29日《青海湖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2015-2025年)》经国务院同意,获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正式批复,青海湖国家级风景区将范围界定为7577.84平方公里,核心景区面积界定为4635.61平方公里。同时,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要求“限期改造、搬迁或拆除影响景观环境的建筑设施,恢复自然环境和景观风貌”。而且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特别要求:“做好村镇规划与风景名胜区规划的协调衔接,控制居住规模,妥善处理农牧民生产生活与景区资源保护利用的关系”。当然,即便是我等53户青海湖畔少数民族弱势群众自建的彩钢房,影响了青海湖周边环境保护工作。但是,纵观本案的“前因后果”与“来龙去脉”,我等青海湖畔少数民族弱势群众也是始终响应党和人民政府的号召,在党的惠民政策鼓舞下,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提出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宏伟目标创造了必要的物质条件。我等青海湖畔少数民族群众已经付出了大量的人力财力,为了少数民族群众自身脱贫致富与创造生产生活门路而建设彩钢房,结果政府反脸,言而无信,动用警察,全副武装,持抢威胁,场面恐怖,行动野蛮,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使用大型机械强行拆除我等青海湖畔少数民族群众的彩钢房,故意毁坏公私财物,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并根据本法第十九条“侵害他人财产的,财产损失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或者其他方式计算”之规定,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根据《中华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六十四条“私人对其合法的收入、房屋、生活用品、生产工具、原材料等不动产和动产享有所有权”之规定,无论我等53户青海湖畔少数民族群众的彩钢房,还是合法收入、房屋设施、生活用品、生产工具、原材料等不动产和动产都享有合法的所有权。共和县人民政府,及石乃亥乡人民政府伙同青海湖景区管理局随意“践踏国家法律,侵犯人民财产”,故意毁坏公私财物,应当承担法律责任。更加严格地说,如果将行政法律关系或者民事法律关系转化为刑事法律关系,那就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之规定,应当依法追究“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的政府有关部门行政领导责任和刑事责任。但是,作为本案中的共和县人民政府,及石乃亥乡人民政府,青海湖景区管理局,应当好自为之,从中吸取教训,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可“滥用职权,以权代法”,胡作非为,横行霸道,以强欺弱,祸害百姓,致老百姓的切身利益于不顾,故意毁坏公私财物,侵犯青海湖畔少数民族群众的合法权益,就是犯罪行为。对此,在这里需要庄严申明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合法财产权神圣不可侵犯。
    为了真正体现党和国家实行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真正体现党和国家充分尊重和保障各少数民族管理本民族内部事务权利精神,真正体现党和国家坚持实行各民族平等、团结和共同繁荣的基本原则,作为我等53户青海湖畔少数民族群众祖祖辈辈,世世代代,繁衍生息,生活在这片古老的青海湖畔。无论是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草原游牧为特点的“冬窝子”,还是近代史上形成的“农业点”,都是我等53户青海湖畔少数民族群众赖以生存的生活居住点,无论历朝历代草原游牧人的居住方式均无“审批手续”或者办理“两证”的先例。当然,政府主管部门也完全可以组织动员草原游牧群众全面补办“居住审批”手续、《土地使用权证》、《房屋所有权证》、甚至《帐蓬所有权证》等行之有效的合法手续,防患于未然。但是,至今没有经过这种先例,关键在于政府部门“工作不到位,宣传不到家”,首先政府主管部门自身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其次是我等青海湖畔少数民族群众法律意识比较淡溥的因素。特别是在本案中根本没有必要采取暴力强行拆除青海湖畔少数民族群众赖以生存、生产和生活的基础设施;根本没有必要直接拉大青海湖畔少数民族群众渴望与全国各族人民同步进入小康社会的距离;根本没有必要让青海湖畔少数民族群众再次陷入贫穷落后的境地。青海湖畔少数民族群众有史以来允许在草原上随意“打建帐蓬”、特别是如今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完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已经成为中国共产党人的历史使命,成为中国共产党在整个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总任务。而且在党和国家继续坚持改革开放政策的大好形势下,青海湖畔草原少数民族地区根据各自的经济条件在各自依法取得的草原使用权范围之内作为游牧点,建设小楼房,砖木结构房屋,土木结构房屋、现代式彩钢房屋、畜圈畜棚(包括国家项目投资)和铁丝网围栏等畜牧业生产基础设施并不违法。而且我等53户青海湖畔少数民族弱势群众的草原使用权和财产所有权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可侵犯。却恰恰相反,共和县人民政府,及石乃亥乡人民政府,伙同青海湖景区管理局等有关部门竟然执法犯法,涉嫌犯罪,无视国家法律,利用手中权力,严重侵犯了青海湖畔少数民族群众的根本利益和合法权益,惨无人道地采取暴力强行拆除我等53户青海湖畔少数民族群众的彩钢房事件,已经构成“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巨大,情节严重,涉嫌犯罪,国法难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