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上习近平先生书]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习近平先生书

   政治改革建议书
   
   习近平先生:
   先生反腐动真格,值得肯定,然亦只能部分治标。只有通过反腐运动,展开文化、政治和制度之综合性变革,方有治本之望。
   


   贵党已丧失治本的最佳历史时机,种种问题积重难返,重重矛盾越来越纠结。随着各种暴力血腥事件、非正常死亡事件和突发性事件愈演愈烈,局势将越来越积重难返,当局也将越来越骑恶虎而难下。黑云压城,穷则思变,关键是如何变,向哪个方向变。
   
   为了助君改良,重建中华,特献上五个建议:国典祭孔,新兴科举,修订宪法,改良法律,施行仁政。
   
   其一、国典祭孔
   将祭孔大典升为国家级,每年举行春秋两次祭孔大典。最高领导人或最高领导人指定重要领导人亲至阙里孔庙致祭。
   
   祭孔大典是历代王朝国之大典,也是中华政权、王道政治的重要象征,自汉高祖太牢祭孔之后,两千多年来从未间断。孔子作为儒家文化大宗师,中华文化和道德最高峰,是名副其实、当之无愧的民族魂。通过祭孔,表达对孔子的特别尊重,对于增强文化自信,凝聚民族精神,提升国家品格,都具有非同寻常的作用和意义。这也是为后续政治大转型提供文化导向,打下社会基础。
   
   配套措施:一、成立全国儒家学会,负责儒家思想的宣传和各项儒家工作包括祭事的落实。二、恢复各地孔庙,作为儒家道场,或重建,或新建。孔庙即文庙,各地都有,初步统计国内有1600多座,保存较好的仅300余座,而且都没有得到很好的利用。
   
   其二、新制科举
   实行新科举制,以儒家经典为第一学科,知识人必读,从政者必考。义务教育从小学开始,中学完成。当然,经学只是基础课,大中小学其它学习考试内容自当与时俱进,合时代潮流,与西方接轨。顺便指出,废科举原是清末改良派犯的一大错误。可以在内容、考试方面充实改良,但没必要也不应该废除。
   
   新科举制的实行,可以有个预备期。预备期间,开展官员读经活动,让各级官员初步了解儒家思想,这等于官德官智的提升具有重大意义。官德官智的提升,民德民智很容易水涨船高。
   
   配套措施:建立儒家大学或孔子大学,立四书五经博士,培养专业儒学人才。
   
   其三、修订宪法
   有宪法、无宪政是所有马家政治的共性。马家宪法是集体主义伪宪法,其中抄袭自由主义宪法的条款注定难以落实。试图在马学和马家宪法框架内实践宪政,无异南辕北辙。只有仁本主义和自由主义才能导出宪政,只有仁本主义才有资格引导中华宪法的制订,东海的《中华宪政大纲》可供参考。
   
   配套措施:成立中华宪法修订小组,坚持中道主义道统本位,汲取西方各国宪法精华,写成草稿颁行天下,让各界精英和全国人民辨难讨论,如此五至十年,然后损益制定。
   
   其四:改良法律
   根据德主刑辅原则,对刑法进行修正。现行刑法不少发条违反中华王道思想和西方文明准则,需要删除或修改。这里特别指出两处:
   
   《刑法》第105条,剥夺了《宪法》第35条关于公民有言论自由的规定,给政府压制异议、迫害异己提供了法律依据,导致许多异议分子被以煽动罪、颠覆罪或《国家安全法》第四条第三款“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起诉。
   
   《刑法》第250条:“在出版物中刊载歧视、侮辱少数民族的内容、情节恶劣、造成严重后果的,对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刑法》第251条:“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非法剥夺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和侵犯少数民族风俗习惯,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这两条都是负汉族主义,侵侮汉族尊严,违反各民族平等的原则。
   
   其五:施行仁政
   广义上说,王道政治是最好的仁政,上述祭孔子、兴科举、修宪法、改刑法都属于仁政范畴。这里就狭义而言,为应对各种苛政提出三项仁政如下:
   
   一是维护民权,坚决制止各种侵犯人权、剥夺人命的政府恶行。以野蛮拆迁、野蛮执法最为残暴,亟待解决。例如,因拍摄有关部门的执法行为而遭到殴打、迫害乃至杀害的事例层出不穷,暴露了执法机关的文明残缺。必须采取有效措施提高执法机关的执法文明度、透明度和可监督性。
   
   二是保障民生,健全社会保障制度,保证每一个中国人都吃得饱饭、上得起学、看得起病,同时减轻税负和取消各种乱罚款乱收费。
   
   三是大赦政治犯。政治文明和政治犯不能共存于一个国家,政治犯的存在是国家最大的耻辱!官方一向不承认政治犯的存在,自欺欺人耳。我的故人刘晓波、杨天水就是因为政治原因被重判十多年。
   
   习近平先生:
   以上兴华五策,相辅相成,修订宪法是关键之关键,因为直接涉及意识形态。儒家被称为名教,就是因为特别重视正名。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不正,是最严重的名不正。以仁本主义更换现存意识形态,重续道统,是正名的需要,也是行宪的前提。
   
   先生铁腕反腐,有所尊孔,重视环保,重视科技,都很正确,尤其是反腐,其艰险程度不亚于一场革命。但您“坚持马克思主义”的高调宣示,实非所宜。立马尊儒或儒马并尊绝非长久之计,绝非长治久安的正路。坚持马路就难以带出一支好队伍来,政治、制度变革就难以顺利开展。马家门下出不了君子豪杰,倒很方便培养阴谋家野心家和巧伪人,败事有余成事不足,破坏很行建设不行。
   
   思想创新科技创新,都有赖于意识形态更新。马学之政治经济学和所谓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错误百出,唯物主义哲学又是错误的核心,物质和意识皆非第一性,物质第一性必然导向物质第一位,导出物质主义价值观,导致人的物化、劣化和恶化。人不行则一切不行。
   
   物化之人,必然物质主义,共同特点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助人不行,整人很行;建设无力,破坏有力;创新无能,创收万能。这不就是绝大多数马官的特色吗?马家中极少数有出息者如先生和王岐山先生,都是深受儒学和西学双重熏陶者。
   
   佛学可以中国化,马学不能。佛学与儒学都是唯心性论,对心性的认知异中有同。儒马两家世界观、人性观、价值观和政治学具有原则矛盾,不可调和。马学法家家化,一拍即合,毫无问题;“马学儒家化”则毫无可能,只能视为一种过渡性的方便法门,当不得真。
   
   意识形态的反动是最大的反动,必然导致政治反动、社会反常和一切落后,思想、教育、经济、科技各个领域无不落后。大半个世纪无数血淋淋的事实雄辩地证明,俄国人的路是一条彻头彻尾的邪路和毁人毁族的绝路。只有改弦易辙,才能绝路求生;只有走中国人的路,才是阳关大道,才能开辟仁本主义新时代和中华文明新一轮。
   
   中国人的路,即仁本主义道路,可以涵盖并超越人本主义,在制度上,兼取古代君主制和西方民主制之优而去其劣。比起自由主义来,仁本主义更加中正并符合中国国情。礼制德治,三权分领:民领主权,选举君王;君领治权,负责管理;儒领教权,负责教育。
   
   真正的中国化,必须去毛化,去马列化,进而儒家化,为政以德,礼仪之邦,近悦远来;真正的中国梦,政治是王道,无反无侧,无党无偏,荡荡平平;理想是大同,选贤与能,讲信修睦,天下归仁,信奉仁本主义。儒家仁本主义体系,又称中道主义,有自成体系的世界观、人生观、人性观和价值观,与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皆殊异。关此,东海有《仁本主义》一书详述之。
   
   当然,奢望先生迅速彻底弃马归儒显然是不现实的,即使您有此心,也无此力,政治环境、社会条件、文化基础皆不具备,朝野上下、体制内外包括自由群体,昧于传统、排斥儒家的人还不少。即使是儒者在上,也有许多无奈。凡是正人君子,不难体会先生的无奈。
   
   
   质变需要量变的积累,就像革命需要一定的条件一样。弃马归儒同样有赖于量变的持续,需要具备相应的政治社会基础。我承认,在一时不能彻底去马的前提下,立马尊儒不失为次优选择,优于马家原教旨,优于马家与法家结合,也优于马家修正主义。
   
   在中共高层,至今为止没有比先生更有儒味和英雄味者。先生虽然未能弃马归儒,但为儒家复兴提供了通行证,为延续百年的反儒恶潮画上了句号,这就值得肯定和感谢。先生上台并稳住之后,我个人的自由度也大了一些,谨此致谢。但东海得寸进尺,仍然希望先生充分利用现在的“有利地形”,加强尊孔向儒的力度,以量变促质变,为最终弃马归儒创造条件。一介草民,不知自量,冒昧直言,不胜惶恐,若有冒犯,尚祈海涵。余东海顿首2016-6-5于南宁
   首发北京之春

此文于2016年06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