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点滴人生
·鬧劇落幕
·搬家記
·鬼醫
·妻子的鼾聲
·山邊 (上)
·山邊 (下)
·人生的兩頭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上)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下)
·神童
·事功 (上)
·事功 (下)
·從朴槿惠、梁振英談起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上)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下)
·遊海南島
·不能原諒日本 (上)
·不能原諒日本 (下)
·Socialization (上)
·Socialization (下)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上)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下)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上)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中)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下)
·棄書
·雨果﹕《悲慘世界》
·擇業
·梁振英答問大會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梁振英為什麼只發兩個牌
·免費電視發牌答問
·梁振英何去何從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李波先生,

   關於銅鑼灣書店的事,你自然是不幸的,不幸在於你被剝奪了自由三個月。然而,除此之外,你似乎沒有別的不幸了。同時,你的不幸,是有點咎由自取的,因爲你捲進中共的政治裡,並意圖從中獲利,你應該有準備爲這付出代價。

   然而,因爲你的被“失蹤”,無論理由爲何,香港人十分關注,泛民議員爲你奔走,市民爲你游行,導致你被無法無天的中共釋放。你回到香港後,似乎對港人沒有一句感謝的説話。這,香港人是理解的,因爲你仍然沒有擺脫中共的控制,也可能因爲你希望保持存在的利益關係。

   你回到香港後,你甚而大讚特讚中共,說什麽“內地的執法機關很文明,做事很規範,依法辦事,”說自己“在內地時是自由和安全,對我一切的權利有很好的保障,”又誇讚“祖國很富裕強大,作為中國人我感到很自豪。”對這,我們也很理解,因爲你想息事寧人,也可能因爲你想保持某些經濟利益。

   然而林榮基先生也回來了,他回來之後所說和所做的一切,以及李波先生你對他所説的反應,實在令人非常失望。

   首先,在銅鑼灣書店事件中,林榮基比你先出事,也比你遲回港。你喪失了三個月的自由,他則整整八個月在中共的樊籠裡,比你多出一倍有多。寫到這裏,不禁想到的是,你的被提早釋放,除了香港人在施壓外,也和你和中共“合作”有關。我想,銅鑼灣書店的一切秘密,也因爲透過你而全在中共掌握中了。

   另外,林榮基也不是釋放回來的,而是在沒有形式的押解的情況下,被帶回香港拿取書店有關資料,然後再返回大陸的。即是說,在中共的邏輯裡,他仍然在押,而他這是越押,是逃犯。寫到這裡,我也不禁想到,脫了身的你有沒有設法營救仍在虎口之内的書店同僚?看你在林榮基事件中的表現,著著都是“獨善其身”,肯定是沒有了。

   林榮基以莫大的勇氣,在回到香港並經過一輪思想鬥爭之後,決定擺脫魔爪,向世人揭發在大陸被非法囚禁的事。這,他是準備犧牲的。這犧牲不一定是,或不止是,生命的犧牲,還包括會給中共整得名譽掃地、家庭破碎、親友回避。

   我上文説過,你在中共管治的範圍裡吃政治飯,受到“强制”是咎由自取。這個道理同樣可以用到林榮基身上。但是林榮基在認識了中共的猙獰面目後,決定不再沉默,予以揭露,讓中共的污跡暴露於天下,也讓人們多些防範和警惕。對他這個作法,我們大力支持和鼓掌。可是你,李波先生,卻站在林榮基的對面。你本來可以保持緘默,不予置評,可是卻又冒出頭來,煞有介事地“澄清”、“否認”,並著以前曾經救了你的媒介給你“一點空間”。看來,你變成中共打手的日子不遠了。香港是救錯你了。

   李波先生,香港人沒有欠你什麽,可是你欠香港一個人情。便是,你到現時爲止,還沒有告訴香港人你“用自己的方式”進入大陸,卻不用“自己的方式”離開大陸。這個方式是什麽?香港人想知道,一方面是好奇,二方面是防範,不然被人用神不知鬼不覺的“自己的方式”挾出香港怎辦?

   如果你不説,我們唯有請警方調查,然後給社會一個交代好了,因爲人和貨物透過正式關口出入境,是各主權國家和地區的通例,否則自出自入,何以執法。

(2016/06/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