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92)]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港事隨筆:也談一帶一路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92)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2016/6/4

   譚耀宗道歉

   今天的電視新聞,報道了兩宗道歉事件。巧的是,不知編導有意還是無意,這兩個報道被編排在一起,一先一後。一個是一個日本父親的道歉,因爲他爲了責罰兒子,把兒子丟在荒山,結果兒子走失了,勞動大批人員才能尋回。父親哭著向兒子、拯救人員和社會道歉。

   另一道歉事件是香港的民建聯大佬、立法會議員譚耀宗的道歉。他因爲得到特殊安排到伊麗莎白醫院做割除瘜肉手術,遭人揭發。這事的不妥當地方在於他沒有按正常手續排期,并且被安排在員工通道進入醫院及在員工更換室等候。此事被揭發後,譚耀宗公開承認錯誤,不作任何辯護,並向社會及受到影響的人士道歉。

   這兩宗同時被報道的致歉事件,其性質最大的不同,有兩點。第一,譚耀宗一案,是明知故犯。譚耀宗身爲立法會議員,沒有理由不知道香港的公共醫療資源十分緊張,也沒有理由不知道使用公共醫療要排隊。這和日本父親不同。他這是冒失,如果他知道此舉會令兒子處於這樣危險的境地,他不會這樣做。

   這兩事件第二點不同的地方是,大家雖然已經公開道了歉,但日本父親同時已經受了罰。在兒子失蹤的期間,他必然寢食難安、焦灼非常、痛悔莫及,而即使他尋回了兒子,他恐怕有一段時期,甚而終身,會自責。換言之,他已受到了懲罰。相反,譚耀宗雖然道了歉,態度也很謙卑,比較梁振英機場的特事特辦,死不認錯,好很多。但他迄今爲止沒有被懲罰或懲戒,反而得其所哉,即已做了手術,達致了目的。一兩天之後,有另一大事發生,人們便忘記或放下此事。

   筆者並不是要咬著譚耀宗不放。筆者也覺得這看起來是一件小事,大概不會影響什麽人。而且特事特辦,講人情,講關係,香港多的是,隨處可見,數不勝數。例如茶樓飲茶,你有關係,便不須排隊輪候。但是,身爲立法會議員,是守法的楷模,眾目所視。他應該以身作則,現在他可説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要知道,香港的政治權貴、名人、有勢力人士多的是,如果他們都像譚耀宗這樣的走後門,影響將會十分惡劣。如果不加以制止,或僅僅衹接受一個道歉便了事,其他人有例可援,照樣以身試法,成功的話,可得其所哉,被捉的話,則道歉了事。到時若有許多人這樣做,便不是小事了,公共資源勢被那些有特權的人侵占。

   那麽,怎樣是好?錯已經錯了,不合程序侵占公共資源亦已經侵占了,我們以後怎樣杜絕這些行爲呢?像譚耀宗這事件,一個方法當然是刑事偵查,看看有沒有人犯法。但這法需時太久,而且許多時候以證據不足而不了了之。再説,即使有足夠證據可以起訴,刑罰也不會重。

   筆者認爲有一個更爲便捷、亦更爲公平的方法處理這事。筆者記得當年梁錦松做財政司長的時候,曾“偷步”買車,結果被指責回避在新財政年度的印花稅。爲了平息這事,梁捐出了涉及的款項給一個慈善團體,用間接的方式補償公衆的損失。我認爲可以參考這個方法,以解決特權或有勢力人士侵占公共資源問題。就以譚耀宗這事來説,有關方面計算一下所耗去的資源成本是多少,公之於衆。社會壓力自然要求譚耀宗償付或加倍償付。這樣,涉事者除了受到社會譴責外,也蒙受到實質的損失,以後便不敢隨便不依程序辦事了。

(2016/06/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