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高智晟与所谓访民英雄是两类人]
郑恩宠
·检察长“限制律师权力”遭恶果
·六中会后我可上教堂
·江平、张思之、贺卫方等呼吁书
·律师兴、德国兴、中国公民力量兴
·律师兴、公民力量兴
·我与61律师5家属声援江天勇律师
·德副总理多国外交官关注江天勇
·江天勇律师:上访二三十年可怜可悲
·唐荆陵律师获奖
·聂树斌案平反律师21年前仆后继
·王峭岭获人权奖健康力量胜利
·赞272律师不怕丢饭碗声援李金星律师
·清洗政法系统已没退路
·460律师不怕丢饭碗声援李金星
·副总理之子揭邓小平导致10万人死亡
·美国会关注江天勇失踪
·709谢阳律师未认罪无怨无悔
·欧美29驻华使馆就维权律师等发声明
·人权律师妻子汪艳芳在美领奖
·人权律师妻子金变玲列席美国会听证
·邓小平接安徽饿死350万人报告后
·人权律师王全璋:我不得不收费
·退休知青养老也属人心向背问题
·人权律师妻子们可圈可点
·上海家庭教会和敌对势力在壮大
·2017光明未来取决于什么?
·雷阳案与“霸王别姬”
·上海李耀新倒台大块人心
·人权律师团一面时代旗帜
·向谢燕益律师妻原姗姗祝福
·中美之差最大在律师地位和
·孔杰荣评毛邓习的律师政策
·维权律师的前世今生
·官员占房千万套真假反腐试金石
·专访江天勇律师
·上海百姓维权有进步有希望
·梁家杰律师评习近平两条出路
·美国历史上最成功刑辩律师
·何为《全球人权问责法》?
·《709人们》香港上映记录时代英雄们
·周恩来与饿死近四千万人
·709案和人心向背舆论战
·隋牧青律师被传唤
·法官离职工作不满占大多数
·2016年12月律师权益动态信息
·谁将李富春律师整疯?
·请律师民告官促上海市长下台
·上海人权律师林礼国挑战最高法官
·谢阳律师遭酷刑他挺过来了
·知识、法律界联署要周强辞职
·陈桂秋教授:揭709案酷刑细节
·谢阳律师亲笔控告两检察官
·人权律师评2016十大人权案件
·1月24日“国际处境危险律师日”
·李和平、王全璋遭电击酷刑
·谢阳律师亲笔控告监舍警官暴力
·谢阳亲笔控告警官阻扰律师会见
·全球25以上城市聚焦中国维权律师
·网络“翻墙”禁不住
·上海市民勇告下台市长杨雄
·2017公布财产决定中共命运
·许昕、斯伟江律师为赵春华出色辩护
·十九大政治局韩正出局应勇上位
·百律师成立“谢阳刑讯逼供控告后援团”
·八国外交官探王藏、叶海燕、倪玉兰
·敢为政治犯辩护律师吴魁明
·30万律师成重点监察对象
·律师酷刑表明当局绝不向维权者让步
·张春桥幽灵和709律师酷刑
·对谢阳律师的起诉状
·欧盟促中国政府查谢阳受酷刑案
·不尊重律师人权的访民会有好结果?
·专访陈建刚律师
·祝7律师获勇气奖
·转载来源:谷歌
·美议员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国际社会声援被捕中国律师
·李金芳:中国的“辩护人”
·余洁:即使反腐也为中共特权
·记人权律师王全璋
·人权律师之妻时代骄傲
·709律师家属天津行
·吴淦严词拒绝认罪
·耿和:高智晟新书英文版发行
·2017年1月律师权益动态信息
·美议员会见中国律师家属
·访民王芳不认罪他人事不知道
·王全璋律师被起诉
·709律师家属情人节礼物
·709律师家属获奥斯卡人权奖
·陈旭下台吴志明落马指日可待
·709律师家属致美欧政界关注酷刑
·倒台陈旭是韩正的亲信
·2017年2月中国律师权益动态信息
·杨海鹏提前20天向我透露陈良宇将倒台
·李和平回家韩国律师当总统
·709律师家属需做长期软禁准备
·上海将空降市委书记或市长
·陈旭案引发上海大地震?
·我与92律师公民要求查明709案酷刑
·三律师妻子参加美国会听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智晟与所谓访民英雄是两类人

郑恩宠点评:
    高智晟律师的伟大和有些所谓维权英雄的耻辱,已经是今天中国大陆的现实。高律师一家四口人原属新疆户口,到北京后靠高律师一人工作为生,而高律师像中国大陆百分之九十九的律师一样,都不是是由政府和企业供养。
    高律师一家在北京还有一套两居室的住房,格格认为她父亲三分之一的案件是免费为经济困难者代理的,也就是另有三分之二的案件并不免费的。高律师是一个普通的中国维权律师和人权律师,他若不受理敏感案件,他的一家在北京可以过上大户人家的生活。
    709律师,哪个不是为了中国当事人的利益,为中国的未来,奉献了自家巨大的经济利益?就本人而言,1999年初,上海的律师事务所,每月预付我的工资就是11000元。而我本人代理的免费、低价案件,一点都不比高律师少。上海的东八块案件,七个原告也只有一个低价付了律师费,另六个当事人律师事务所从未同意免费。
    我入狱的导火线是接了东八块案件,但是七个当事人中还有个别人要联署,将我除名出维权队伍,而结果自己本人也被上海当局入狱多次。我认为这类人与中共基层贪官的关系,只不过是嫖客与妓女的关系,当这些嫖客抢了他家的房屋或财产,并不解决他们的问题时,就大骂嫖客,若嫖客来嫖娼时,只要嫖客给钱,就希望嫖客们天天来。这些人就可干出出卖身体、灵魂和律师的勾当。

    但是,妓女也有吃青春饭的时期,妓女也要实现年青化,哪个嫖客不想新鲜货呢?为何有部分访民提出,当访民可耻,当公民光荣呢?妓女也是公民啊。
    这里我批评上海部分所谓的访民、英雄、领袖,反思你们过去的行为,与中共基层贪官的关系,不就是嫖客和妓女的关系吗?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专访耿和:与高智晟心在一起,一路走来——《2017年,起来中国》面世
   [日期:2016-06-28] 来源:RFA 作者:
   
   
   
   
   
    高智晟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封面(出版者提供)
   
   
    *高智晟律师的女儿耿格参加港台两地新书发表会,耿格到港次日母亲耿和接受我专访*
   
   
    2016年6月,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在被非法监禁于陕北窑洞中完成的新作《2017年,起来中国》一书在台湾出版。新书发布活动于香港和台湾两地先后举行,高智晟律师的女儿耿格参加了新书发表活动。
   
   
    在耿格到达香港以后的第二天,我采访了现在在美国的高智晟律师的太太耿和。以下请听访谈录音。
   
   
   
   
   *耿和:女儿触景生情简简单单一句话,融入了我们全家许许多多辛酸和泪*
   
   
   主持人:“能不能请您先谈谈女儿去参加新书发布会,您现在的心情?”
   
   
   耿和:“一直都比较担心格格是不是能够安全进入香港,所以有关香港新闻发布会这个消息就一直都没有公开。
   
   
    昨天凌晨3:00时女儿给我来个消息,说‘我到香港了,这是七年来离爸爸最近的一次’。(哽咽)也让我感觉到,其实女儿每天这么忙碌的学习、生活,心里还是一直没有忘记他爸爸这些事。确实女儿的这种深情,触景生情的这简简单单一句话,可能对许多人的家庭来说很普通,我觉得这一句话融入了我们全家许许多多的辛酸和泪(哽咽)。
   
   
    其实我不想哭,我也不想有委屈,我觉得这也不是委屈。”
   
   
   
   
   *耿和:每拿起书稿,像浮现3D立体电影,高智晟血淋淋身体在眼前,一次次看不下去*
   
   
   主持人:“耿和,你有没有读到现在这本书的初稿,你在读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耿和:“其实,我没有勇气仔细看完这本书。我只是粗略地花了很长的时间,到现在才看完。我觉得每当我拿起这本书稿看时,眼前就能浮现出像3D的立体电影似的,高智晟血淋淋的身体在我眼前。我总是放下,再拿起来,放下……直到现在才看完。
   
   
   这里面描写了许多对他的迫害,占了这本书大量篇幅,非常具体,能感受到他心里面的那种……他真感觉到实在是没有办法,就在死亡边缘挣扎的那种感觉。”
   
   
   
   
   主持人:“你能举一、两个具体例子吗?印象特别深的那些细节?”
   
   
   耿和:“我举不出来了,张敏,因为每一节都是非常具体。这次的一个酷刑,整整的一个完整描述全过程;下面又是一个全部描写的过程……我一看时,看上两句就赶紧合上,不看了。下次有时间,赶紧翻到中间,又进入下一段,一直到我看不下去……”
   
   
   
   
   主持人:“听上去你到现在也没有做到一字一行的都看过一遍?”
   
   
   耿和:“没有,没有,这是我一直没有办法……”
   
   
   
   
   *耿和:把更多精力放在孩子身上转移不想高智晟的事,儿子梦见爸爸说拉住我们的手*
   
   
   主持人:“大家都知道高律师有几度完全没有消息。耿和,当自己的亲人完全没有消息时,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你自己和家人是什么状态?”
   
   
   耿和:“其实我主要是把更多精力放在孩子身上来转移……不要过多的去想高智晟这个事。每当孩子们一睡觉时,我的思维就活跃起来了。整个一晚上,就觉得我突然有时间考虑高智晟的事了。我总觉得他需要我们的帮助,总觉得……我们家儿子有一次说‘妈妈我晚上梦到爸爸了,爸爸老说拉住我们的手,拉住我们的手。我总觉得我要多为他发出声音,我就是这种感觉。”
   
   
   
   
   *耿和:高智晟是个很认真负责任的人*
   
   
   主持人:“耿和,你回想跟高律师相识,最早是在军旅中认识,后来你们建立了恋爱关系,当时是有哪几点让你觉得你能够把终身托付给他,当时你看到的是什么?”
   
   
   耿和:“我就觉得他是个很认真负责任的人。因为那时我们在部队是不允许男女兵有联系的,哪怕是一个简单的讲话呀,干什么,都会影响我们在那儿的发展。
   
   
    有一次……我分到了老连队,需要他来为我们办伙食关系。我说‘你为什么不到我们这个老连队来看我们?’因为我们是有许多的女兵都下到了一个老连队。他就跟我说‘偶尔次数的递增,就会产生必然的结果。’其实我过了好长时间才能理解,就是说‘如果我到你那儿去一次,我再去一次,时间长了’实际上会对我‘有一种不好的影响’。这句话对我印象特别深,我觉得这句话是非常认真负责的。“
   
   
   
   
   *耿和:父母以断绝关系阻止婚事。高智晟确实是个好人,什么是我要的,我不能放弃*
   
   
   主持人:“后来你的家人并不同意你们的婚姻,当时你为什么执意‘我就是要嫁给这个人’,付出了什么代价?局面是怎么样?”
   
   
   耿和:“其实那就等于是被迫离开家了。我们家父母不同意,说‘如果你要一意孤行的跟他,就断绝母子关系、父子关系’。
   
   
   
   
   主持人:“家人为什么这么坚决的不同意?”
   
   
   耿和:“因为他那时在喀什,我在乌鲁木齐,就是说,地域之间有这么大的(距离)两地分居,是存在户口制的,完成不了住在一起的状态。我们这儿是个大城市,他那儿是个小城市,一旦如果要想结合,这两地分居大概有3千里路,那时候完成不了。要不然我过去,要不然他过来。我过去,到那儿找不到工作;他过来,户口不在这里,也找不到工作。”
   
   
   
   
   主持人:“当时高智晟在做什么?”
   
   
   耿和:“他在一个企业里当负责人。因为我复员回到我的家乡,他复员留在部队当地。他想过来看我,能离我近一些,他就开始尝试去卖菜,这种没有什么成本,简单嘛,也没有什么大的投资。是这样”
   
   
   
   
   主持人:“后来是在什么状况下结婚?”
   
   
   耿和:“其实那时候他卖菜……完后我的心里边也很沉重。我们家这么反对,我该怎么办?最后我就觉得,他确实是个好人,什么是我要的,我不能放弃。我的良心也不允许我就是因为他过不来……这个我做不到。”
   
   
   
   
   *耿和:从结婚,到高智晟在新疆做律师,再到北京*
   
   
   但是我又害怕他不踏实,我说‘那这样吧,咱们就领个《结婚证》,你就放放心心的再回去吧,咱们往后再看看怎么办调动的事。那时候就领了《结婚证》,他就回去了。”
   
   
   
   
   主持人:“这是哪年的事?”
   
   
   耿和:“1990年8月。”
   
   
   
   
   主持人:“你们在军队的时间是哪一段?”
   
   
   耿和:“在军队是1986年到1989年这期间。”
   
   
   
   
   主持人:“结婚之后,后来到高律师成为律师,然后你们到北京是什么时候呢?”
   
   
   耿和:“高智晟是1999年去的(北京),我们(我和孩子)是2000年去的。”
   
   
   
   
   主持人:“高律师考试拿到律师证是什么时候?”
   
   
   耿和:“应该是1995年、1996年.”
   
   
   
   
   主持人:“他在新疆当地也当过一段时间律师是吗?”
   
   
   耿和:“对。在我们新疆当律师还挺好的。”
   
   
   
   
   *耿和:养尊处优不为生活发愁、对高智晟放心的我与内心不特别快乐的高智晟*
   
   
   主持人:“作律师,一般来说大家都觉得这个行业是个收入不错的行业。后来高律师因为涉及到一些敏感案子,并且越来越受到各种打压,在这个关键的转折点上,你怎么理解他这个选择?”
   
   
   耿和:“我就觉得,要随着他的心去做吧,要随着他的心去理解他。
   
   
    我记得高智晟当律师时收入是不低,不会为生活去发愁。我们家能请得起保姆,有人帮我照顾孩子,有人帮我做饭。我可以一辈子不用工作,我真就是到了这种养尊处优的……这种过退休的日子。
   
   
    但是我看到高智晟他不是特别快乐。记得有一次他接了个案子,在办公室,当事人交的是零钱,就是很厚(一迭)代理费,因为在我们那儿交律师代理费一交全是上百,全是一百一百的,没有那种零票子的。这个人交的就有部分零票子,高智晟就在会计那边说,他的收入越多,他说‘我的心里面是不快乐的,因为这都是当事人的血汗。当事人本身已经有事了,出事了,当事人还要再交钱’,他说‘我的心里是非常的沉重’。
   
   
    我有一种感觉就是,他要是一想花钱的时候,他脑海里就老浮想起来当事人案子的情景。所以高智晟身上是不装一分钱的,高智晟没有银行卡,也没有信用卡,一旦要出差干什么,都是他的助手到我这儿来借差旅费,回来报销。高智晟是不动钱的,这我觉得也是挺难得的,这也就让我比较放心(笑),一分钱不动的男人,一分钱不拿的人。”
   
   
   
   
   *耿和:我认为高智晟是个好人,我就要跟他站在一起,我们就一直这麽走*
   
   
   主持人:“后来涉及到法轮功,而法轮功又是很敏感的,打压越来越厉害,在你们之间有没有什么对话,比方你有没有担心哪?或者高律师对于这个危险他自己有没有思想准备?为敏感的案件辩护,包括基督徒的维权案、陕北油田案……后来高律师又写了(三封)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这个家庭在这个节骨眼上,当时是一种什么状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