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咀嚼诗人槟郎]
槟郎文集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咀嚼诗人槟郎

   咀嚼诗人槟郎
     13环境工程 顾锦城
   
     吾曾有文师者,其名曰“槟郎”。身长五尺余,诗记五千章。安徽巢湖人,少时求学于半汤汤山,后研于金陵南大。适时不易,命途多舛,方为人师。其后幸娶美甚桃叶者为妻,又游教至南韩,喻情于道,漂泊难定,终安于晓庄。
     槟郎者,天赋其才,善为诗篇。或述数理之精伦,虽乏治世之辞,空自所长。然风鸣而作,云会而兴,常使人望而兴叹;或寄情于山水,悠然于涧溪,显大地之胸怀,感自身之微末;或论时事之褒弊,讽古而喻今,叹世道八九不如心。


     吾承学于槟郎,业“旅游文学”、“比较诗歌”二科,深知槟郎其人。每逢其授业,必抽点名,所中而不应者,即记为旷课。其课必授诗篇,或满堂喝彩,或感同身受,或自娱自乐,皆宜。常自叹清贫,或曰:满腹经纶是才干,诲人不倦也穷酸。
     槟郎为人风趣,授业从不照本,寓教于乐。读诗常能身临其境,释义又深入浅出,良师也。教育毫不古板,请假信到人离,人情满溢,仁师也。此良仁兼备的师者,名气竟不能传达于内外,实憾也。
     槟郎之诗深刻与华丽并存,直指时弊而无惧强权。吾不禁叹曰:如槟郎者几何?或曰:敢言而言而有物者几何?何其少也。
     吾等求学于晓庄,虽非至高之学府,亦是先贤之留所。吾既求学于如此名师之下,何能不记而颂之,亦于初见时曾有习作,记如下:
     吾有文师李槟郎,身长五尺蚕丝量。
     每逢上课抽点名,采诗自游九天上。
     恨世嫉俗乃愤青,古道之热心中藏。
     终有鸟飞初鸣日,一较优劣比短长。
     以此为前记。
   
     或许社会的尘埃会逐渐蒙蔽我本澄清的心灵,或许事故的人情会逐渐磨灭我本深邃的思想。但在记忆的长河之中,总有些挥之不去、难以忘怀、不吐不快的人或事。这里,我将讲述一位追逐思想的理想主义者,槟郎。
     槟郎何人?槟郎原名李槟,安徽巢湖人。年少的时候在巢湖汤山求学,后来当上老师,又因得罪当权者被黜免。他没有气馁,自强不息,考上了外省的南京大学研究生,之后再次开始了自己的教师生涯。曾经到韩国进行交换教学,游交甚广,目前在南京的我校任教。
     我在大三时,修了两门槟郎的选修课“旅游文学”和“比较诗歌”,选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这两门课的老师是谁,直到上课才知道原来两门课是同一位老师。槟郎的第一节课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无论是他落魄才子的气场,还是独具一格的抽点名,或是课间放的令人发笑的歌曲。槟郎第一节课从不讲课,先从自我介绍开始——请学生上台读别人描写他的文章,一篇篇的读。首次接触,我不禁觉得这位老师十分的自恋,但随着接触的时间的变长,我能理解这种行为恰恰是他的一种情怀,即使这种情怀让人觉得奇怪。
     槟郎有着十分强大的气场,来源于他有别常人的信心与胸怀。胡适去大学演讲,尚要“孔曰”、“孟云”、“孙道”、“胡说”,且只敢一语两义,但我毫不怀疑槟郎会说“槟郎曾经说过……”。或许听上去是有几分狂妄,但又体现了他那敢于捅天的性格。
     槟郎很有才华,怎么个有才华法呢?他是个诗人,或者说他将自己定义为诗人。他著有1500多首诗,200多篇散杂文,是著名的当代网络诗人。我们且不论它的质量,光是它的数量就足以让一些人望而却步了。用个形象的说法来形容一下,你能相信他上课时从自己的word文档诗集中搜诗歌需要用到关键词查找,下一个、下一个的向下翻吗。槟郎的诗大都为现代诗,有的讲述世间万物的变化规律,例如云汇聚起来要下雨,虽然没什么内容,但是读起来却很优美;有的将感情寄托于山山水水之中,探寻它们的古往今来,知晓名胜的生前身后之事,并将自身置于其中,与其历史中的人物进行对比,感叹大地的胸怀和自身的渺小;有的论述时事的好与坏,讽古喻今,或直抒胸臆,或指桑骂槐,感叹世事八九不如意。
     槟郎是个“气管炎”,或者说他将自己定义为“气管炎”。槟郎不止一次在自己的诗歌之中提到自己的妻子,言语之中不乏得意与满足。他的妻子应该本来就是他的梦中情人,曾与他在夫子庙秦淮河畔约会,槟郎这样在诗中写到“渡口桃叶也不能与她比方”。桃叶何许人,晋代书法家王羲之的儿子王献之的妾,王献之在渡口等待桃叶,赋诗四首,传位佳话,渡口也因此得名“桃叶渡”。槟郎在此处,将他的妻子的美貌置于桃叶之上,我们不难感受出他也将自己的才华定位于王献之甚至王羲之之上,而事实只能留给后人去判断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对于妻子的爱逐渐转变成一种责任感。在韩国游教期间,与韩国女学生发生的互动也要如实汇报,做到问心无愧。但即使这样的槟郎,也曾向他的妻子隐瞒南京高校的女学生对其告白、同游、深谈、增物的故事,更体现了他的真实。
     槟郎是个愤青,这点从没有变过,无关年龄。只要他还活着,他对于社会不公的愤慨就不会平歇。槟郎曾经热爱写杂文,将满腔的热血与愤懑喷吐在字里行间,然而有了名气之后,这些带有个人色彩的政治言论就引来“查水表”的工人。也许他迷茫过,也许他彷徨过,也许他徘徊过,但他最终还是拿起了笔,最多只是换成了彩色的笔。他开始热衷于诗歌,将感情抒发在诗歌中,在诗歌中呐喊。在这些诗歌之中,我仍旧能确然地看到那个依旧年轻,对社会不公充满不平之气的槟郎。
     槟郎很像鲁迅,但他成不了鲁迅。鲁迅先生抨击的是一个已经逐渐日暮西山的制度与传统,槟郎面对的则是无比坚强的“封口胶带”。鲁迅先生的笔犀利、尖锐、刻薄、入木三分,而槟郎毕竟已经退缩过一次,尽管重拾了笔锋,终究不如原来的锋利。但他又能超越鲁迅,诗歌所迸发的情感永远是高于散文的,也许时势易变,也许百年之后的槟郎也能被称为“民族魂”。
     我前文曾提到过槟郎是一位追逐思想的理想主义者,为什么这么说呢?槟郎能成为什么样的人,取决于他愿意或者说他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社会框定了大的方向,但是小的方向总得由自己选择。他选择成为诗人,他选择承担作为一个丈夫的责任,他选择信仰的方向,他选择他的语言表达方式。槟郎从不畏惧选择,每一个选择都会在他的人生路上开出一个新的篇章,尽管他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槟郎信教,无论儒道佛,甚至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也有涉猎,都有他写的相关诗歌为证。他还说他将要开一门“宗教文学”公选课,儒道佛基伊的经典都讲到。这应该无关信仰,只应当是他想给自己的心灵多些寄托。他曾在诗中写到:“主啊,尽管吩咐仆人,为神写诗的使命不会懈怠”,“老天爷的采诗官”,虽将自己置于上帝或真主之下,但又不难看出他对于尘世的不屑和对诗歌的热爱,对神意的宿命又骄傲地担当。
     他愿意信教,尤其是偏爱唯一的本土的道教。更曾在诗中写到他的一个前生就是1800年前的方山洞玄观的小道士,有一个漂亮的小道姑为伴,导师是葛玄葛仙公天师。于是他听课间放的歌,有歌名“道缘”,有歌词“何不转身悟大道”。虽然我们听起来滑稽可笑,但这是槟郎的选择,他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坚定地渐行渐远。
     槟郎曾经在诗歌中对妻子忏悔,“我仍是一文不名的穷人,昔日的娇小姐从此茹苦含辛。”说自己仍旧不能给妻儿提供优渥的生活条件。我也不禁有两句诗要送给槟郎:“满腹经纶是才干,诲人不倦也穷酸”。槟郎不仅是个文人,也是个老师。他的思想、他的气魄即使不能光照数代,也理应薪火相传。
     谨以此文向吾师诗人槟郎致敬。
     2016-06-04
(2016/06/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