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咀嚼诗人槟郎]
槟郎文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咀嚼诗人槟郎

   咀嚼诗人槟郎
     13环境工程 顾锦城
   
     吾曾有文师者,其名曰“槟郎”。身长五尺余,诗记五千章。安徽巢湖人,少时求学于半汤汤山,后研于金陵南大。适时不易,命途多舛,方为人师。其后幸娶美甚桃叶者为妻,又游教至南韩,喻情于道,漂泊难定,终安于晓庄。
     槟郎者,天赋其才,善为诗篇。或述数理之精伦,虽乏治世之辞,空自所长。然风鸣而作,云会而兴,常使人望而兴叹;或寄情于山水,悠然于涧溪,显大地之胸怀,感自身之微末;或论时事之褒弊,讽古而喻今,叹世道八九不如心。


     吾承学于槟郎,业“旅游文学”、“比较诗歌”二科,深知槟郎其人。每逢其授业,必抽点名,所中而不应者,即记为旷课。其课必授诗篇,或满堂喝彩,或感同身受,或自娱自乐,皆宜。常自叹清贫,或曰:满腹经纶是才干,诲人不倦也穷酸。
     槟郎为人风趣,授业从不照本,寓教于乐。读诗常能身临其境,释义又深入浅出,良师也。教育毫不古板,请假信到人离,人情满溢,仁师也。此良仁兼备的师者,名气竟不能传达于内外,实憾也。
     槟郎之诗深刻与华丽并存,直指时弊而无惧强权。吾不禁叹曰:如槟郎者几何?或曰:敢言而言而有物者几何?何其少也。
     吾等求学于晓庄,虽非至高之学府,亦是先贤之留所。吾既求学于如此名师之下,何能不记而颂之,亦于初见时曾有习作,记如下:
     吾有文师李槟郎,身长五尺蚕丝量。
     每逢上课抽点名,采诗自游九天上。
     恨世嫉俗乃愤青,古道之热心中藏。
     终有鸟飞初鸣日,一较优劣比短长。
     以此为前记。
   
     或许社会的尘埃会逐渐蒙蔽我本澄清的心灵,或许事故的人情会逐渐磨灭我本深邃的思想。但在记忆的长河之中,总有些挥之不去、难以忘怀、不吐不快的人或事。这里,我将讲述一位追逐思想的理想主义者,槟郎。
     槟郎何人?槟郎原名李槟,安徽巢湖人。年少的时候在巢湖汤山求学,后来当上老师,又因得罪当权者被黜免。他没有气馁,自强不息,考上了外省的南京大学研究生,之后再次开始了自己的教师生涯。曾经到韩国进行交换教学,游交甚广,目前在南京的我校任教。
     我在大三时,修了两门槟郎的选修课“旅游文学”和“比较诗歌”,选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这两门课的老师是谁,直到上课才知道原来两门课是同一位老师。槟郎的第一节课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无论是他落魄才子的气场,还是独具一格的抽点名,或是课间放的令人发笑的歌曲。槟郎第一节课从不讲课,先从自我介绍开始——请学生上台读别人描写他的文章,一篇篇的读。首次接触,我不禁觉得这位老师十分的自恋,但随着接触的时间的变长,我能理解这种行为恰恰是他的一种情怀,即使这种情怀让人觉得奇怪。
     槟郎有着十分强大的气场,来源于他有别常人的信心与胸怀。胡适去大学演讲,尚要“孔曰”、“孟云”、“孙道”、“胡说”,且只敢一语两义,但我毫不怀疑槟郎会说“槟郎曾经说过……”。或许听上去是有几分狂妄,但又体现了他那敢于捅天的性格。
     槟郎很有才华,怎么个有才华法呢?他是个诗人,或者说他将自己定义为诗人。他著有1500多首诗,200多篇散杂文,是著名的当代网络诗人。我们且不论它的质量,光是它的数量就足以让一些人望而却步了。用个形象的说法来形容一下,你能相信他上课时从自己的word文档诗集中搜诗歌需要用到关键词查找,下一个、下一个的向下翻吗。槟郎的诗大都为现代诗,有的讲述世间万物的变化规律,例如云汇聚起来要下雨,虽然没什么内容,但是读起来却很优美;有的将感情寄托于山山水水之中,探寻它们的古往今来,知晓名胜的生前身后之事,并将自身置于其中,与其历史中的人物进行对比,感叹大地的胸怀和自身的渺小;有的论述时事的好与坏,讽古喻今,或直抒胸臆,或指桑骂槐,感叹世事八九不如意。
     槟郎是个“气管炎”,或者说他将自己定义为“气管炎”。槟郎不止一次在自己的诗歌之中提到自己的妻子,言语之中不乏得意与满足。他的妻子应该本来就是他的梦中情人,曾与他在夫子庙秦淮河畔约会,槟郎这样在诗中写到“渡口桃叶也不能与她比方”。桃叶何许人,晋代书法家王羲之的儿子王献之的妾,王献之在渡口等待桃叶,赋诗四首,传位佳话,渡口也因此得名“桃叶渡”。槟郎在此处,将他的妻子的美貌置于桃叶之上,我们不难感受出他也将自己的才华定位于王献之甚至王羲之之上,而事实只能留给后人去判断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对于妻子的爱逐渐转变成一种责任感。在韩国游教期间,与韩国女学生发生的互动也要如实汇报,做到问心无愧。但即使这样的槟郎,也曾向他的妻子隐瞒南京高校的女学生对其告白、同游、深谈、增物的故事,更体现了他的真实。
     槟郎是个愤青,这点从没有变过,无关年龄。只要他还活着,他对于社会不公的愤慨就不会平歇。槟郎曾经热爱写杂文,将满腔的热血与愤懑喷吐在字里行间,然而有了名气之后,这些带有个人色彩的政治言论就引来“查水表”的工人。也许他迷茫过,也许他彷徨过,也许他徘徊过,但他最终还是拿起了笔,最多只是换成了彩色的笔。他开始热衷于诗歌,将感情抒发在诗歌中,在诗歌中呐喊。在这些诗歌之中,我仍旧能确然地看到那个依旧年轻,对社会不公充满不平之气的槟郎。
     槟郎很像鲁迅,但他成不了鲁迅。鲁迅先生抨击的是一个已经逐渐日暮西山的制度与传统,槟郎面对的则是无比坚强的“封口胶带”。鲁迅先生的笔犀利、尖锐、刻薄、入木三分,而槟郎毕竟已经退缩过一次,尽管重拾了笔锋,终究不如原来的锋利。但他又能超越鲁迅,诗歌所迸发的情感永远是高于散文的,也许时势易变,也许百年之后的槟郎也能被称为“民族魂”。
     我前文曾提到过槟郎是一位追逐思想的理想主义者,为什么这么说呢?槟郎能成为什么样的人,取决于他愿意或者说他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社会框定了大的方向,但是小的方向总得由自己选择。他选择成为诗人,他选择承担作为一个丈夫的责任,他选择信仰的方向,他选择他的语言表达方式。槟郎从不畏惧选择,每一个选择都会在他的人生路上开出一个新的篇章,尽管他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槟郎信教,无论儒道佛,甚至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也有涉猎,都有他写的相关诗歌为证。他还说他将要开一门“宗教文学”公选课,儒道佛基伊的经典都讲到。这应该无关信仰,只应当是他想给自己的心灵多些寄托。他曾在诗中写到:“主啊,尽管吩咐仆人,为神写诗的使命不会懈怠”,“老天爷的采诗官”,虽将自己置于上帝或真主之下,但又不难看出他对于尘世的不屑和对诗歌的热爱,对神意的宿命又骄傲地担当。
     他愿意信教,尤其是偏爱唯一的本土的道教。更曾在诗中写到他的一个前生就是1800年前的方山洞玄观的小道士,有一个漂亮的小道姑为伴,导师是葛玄葛仙公天师。于是他听课间放的歌,有歌名“道缘”,有歌词“何不转身悟大道”。虽然我们听起来滑稽可笑,但这是槟郎的选择,他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坚定地渐行渐远。
     槟郎曾经在诗歌中对妻子忏悔,“我仍是一文不名的穷人,昔日的娇小姐从此茹苦含辛。”说自己仍旧不能给妻儿提供优渥的生活条件。我也不禁有两句诗要送给槟郎:“满腹经纶是才干,诲人不倦也穷酸”。槟郎不仅是个文人,也是个老师。他的思想、他的气魄即使不能光照数代,也理应薪火相传。
     谨以此文向吾师诗人槟郎致敬。
     2016-06-04
(2016/06/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