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 习近平制下要学会不轻易做下一个雷洋]
巴克栏目
·巴克:在这里我敬告同仁
·想你 我的爱人
·巴克:高智商的老板最厌恶的十五种人
·巴克:大老板的基本素养与能力
·爸爸给儿子的信
·巴克:做官16条经典箴言必读
·巴克:您静静地走了
·巴克:爸爸走了
·巴克:根在哪里
·巴克:这世道究竟咋啦
·巴克:丑鬼
·巴克:看蓝天丑剧的感慨
·巴克:而你却给我
·巴克:我的网恋
·巴克:我们拣了个监控我们的手机
·巴克:灭鼠有三招(转摘)
·巴克:临江仙 ——回君疑问
· 巴克:我是太阳
·巴克:诸葛亮的用人心法(转摘)
·哀思的我在哭泣
· 巴克:我 在 做
·巴克:一箭双雕的灭鼠三招(转摘)
·巴克:鸿运当头
·巴克:明白人与聪明人与精明人的区别
·你好!
·七月的背影
·有情人
·巴克:朋友们,请停止争吵
·巴克:他们为何封杀公民监政会
·巴克:爱加上智慧能够产生奇迹 (转稿)
·巴克:论颇大成功似的因素
·巴克:爬岳麓山的感慨
·巴克:正常诉求的人为精神自由宁愿去受苦
·巴克:共产党还存在吗
·巴克:铁流的问卷是指哪些人的答案
·巴克:胡锦涛面临新的重任
·巴克:顺应时势是成事的基本条件
·巴克:组织起来更不能走于形式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不按照秩序出牌的理解
·巴克:追寻圆满的信仰
·巴克:解决台湾问题接着就是解决中国独裁问题——也论给胡温的信息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巴克:这是马英九的智慧不是自找麻烦
·巴克:郭泉被抓并不奇怪
·巴克:捐款是弱势群体的义务吗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巴克:民运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中国官场八条潜规则:
·巴克:与郭全先生的QQ对话
·巴克:中国民主人士的自然心态
·巴克:又涨价了,李东卓因为去汶川义工还没有释放
·巴克:是和平还是不择手段?
·巴克:高智晟为什么会有软肋
·巴克:查建国不改变他的政治信仰的历史意义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黑暗拘不住自由的风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巴克:中国官吏为什么热衷于拆迁?
·巴克:理想践踏辱理想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巴克:不和更为贵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制下要学会不轻易做下一个雷洋

   

    在中国人的群体里,已有不少人达成的共识就是取缔独裁,铲除共产党,才是不会制造雷洋死亡事件的唯一通途,但在客观现实中,这又是废话中的废话,是太不切合现实的大论,基本上与中共国里的老百姓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 鄙人认为,作为雷洋们,之所以无故死亡,那是因为其影响了拥有赵家权威的喽啰们的快感,或影响了喽啰释放刺激的过程,所以雷洋类的必须死。可悲的是雷洋虽然算是赵家人,因为他的死亡并不影响赵家主子的总体利益,反而令赵家人的多数反感令赵家大王十分地忧虑,所以雷洋的死不算太大的问题,有几个赵家奴才顶上去就够了,下一个喽啰在呲牙舞爪时,不会有所忌讳,在行使野蛮凶恶的手段时,不至于退缩,更不会不继续流氓无耻。 也就是说,大凡有点思维的人就别希望当今的赵家警察会改变自己的恶行,这是前提,到是从64大屠杀继承下来的衣钵令赵家刽子手们并不会改变自己的恶行,只不过有时候会有些忌讳、唯恐弄上一身腥气而已,特别是,在今天,或者在赵家把持着中共国的光阴里,他们依然不会害怕下一个雷洋死在他的手中,因为这个独裁大王统治下的流氓社会里,对于喽啰致死人命会加以理解,不会因为发酵的雷洋事件改变他们的行为,以免的没有奴才再给大王继续作恶。 要看到,杀害雷洋的其实不是几个喽啰,而是习近平们,因为国内的恶事的存在或不停地发生,愈演愈烈,那是他习近平给予了喽啰们无故杀人的权力,怨不得小喽啰们肆无忌惮,杀得越来越顺遂。就如同主子门里咬人的狗,虽然有长链子拴着,可牙齿没有减少一颗,难道万一链子断了,或者客人一不留神,离得恶狗太近,它不扑向进入大门的人?谁还养它干什么? 为此,鄙人觉得不论何时,都应该切合实际,或者说现实一点。 在中共国里,每个能遇到赵家奴才的人,不管是什么身份,只要不是主人,就得想到,如何防范恶狗无故伤人?这个问题十分的严肃,不存在虚假的成分。因为,在客观现实中,虽已不是“主子的需要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时代,然而,社会的风气,已经令赵家狗可以随意抓人杀人,没有什么玄妙的话题,只不过要有些什么名目。而雷洋不就有了吗?并且还上了央视,那个管央视的刘云山与管公安的郭声琨,不一样地狼狈为奸,制造公然的诬陷吗? 在中共国内,六四屠杀胎生出个江泽民,祸国殃民。 胡江斗胎生出个习近平,更令中共内部的恶斗加剧。 也就是,只要独裁机制不被终结,任何体制内的人们,都是狗咬狗一嘴毛,没有什么真正的理去。而在这样的国度里的老百姓,日子并不好过时,不算个重大问题,原本就是民不聊生形成了,这个国也就该亡了。顾炎武套路是:亡国与老百姓没有关系,因为这个国不外是政权更替。若要亡天下就有关系了,因为亡天下就是灭族的预演。 但是,亡国之中,尽管是赵家内换成毛家的,习家的事,大体上,老百姓只有受害的份,其它好点的事似乎与百姓没有什么关系。搞得中共国内民不聊生,国将不国,还他猿猴般地和谐稳定,让老百姓付出无故被残害的代价而不会觉得羞耻,那是有不少老百姓太多事,总是孜孜不倦地闹腾,或做访民,或做民权斗士。不知道,扒你的房子,那是赵家需要更多的财富更多的钱,强奸你的身体,那是赵家人需要感官刺激,你一个小老百姓,扒了就扒了,桥底下,窝棚里,哪里不可以存身?强奸你,谁让你活在中共国里呢?该你给主子享受快乐你就脱掉衣服迎合迎合怎么了?不就是肢体撞击?灵肉撞击? 尽管鄙人也是流氓集团下的无故受害者,即不做访民也不做斗士,那是因为鄙人也上访过,结果被哄骗一圈才明白了,到婆婆那里去告其崽儿的状,没有用的,瞎费自己的时间,也就罢了;斗士有点想做,可用胸膛去顶冲中共的刺刀,我不愿意,也就退缩下来,选择了耐心等待独裁者自然消亡的沉默。 说起来,亡国不亡国与我们老百姓确实没有关系,在这率兽食人的年代里,既然是某人的国家,不是我们的,我们又有什么不羞的心思去忧国呢?到是我们愚昧地为某个人尽忠人家也不稀罕地太无趣了吧?记得在国内我就遇到过这样的一位老者,骂我做汉奸了,对国家不忠诚,跑到国外来了,我提醒他这个国家原本就不是你我的,是利益集团的,你我不过就是最下层的苦役,到头来也只能房无片瓦,无立锥之地,稍不留神,或成了囚徒,还怪自己的命不好。 他没有话说,只是无奈地摇头。 现在是,稍不留神,命都没有了。他更没有话说。 的确是,在中共国里,你现在可能是安全,可能还开心地活着,也许转眼间,你笑不起来了,到了黄河流尽转头空,无辜的天灾虽然少了,人祸却多了,而且是制造人祸的都是那些拥有赵家权力的,背枪的喽啰或其它赵家奴才。 首先,我没有反对谁去做访民的意思,更没有反对谁做决战的壮士,自己不选择其路,那是因为我觉得个人在这方面的思考确实太不同,太有点特别,或有点胆小,或者是太有点自私。并认为,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更应该做的就是切合实际地增加自己的实力,因为中共暴虐的岁月来日确实不多了,我们要做的应该是如何摘桃子,如何得到更多的认可,如何规避被习共无故的残害,特别是生活在中共国里的人们,更应该知道,不做下一个雷洋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在这方面,中国民主党做得就很不错。 那么,如何适应中共客观的流氓统治呢?鄙人的意见就是,不干涉流氓的恶行,只要我们不助纣为虐就可以了,或者是利用群体的斗争隐藏着自己的斗争,这样就不会落单,令流氓中共投鼠忌器,不至于轻易被打死,被击毙。但是,我们清楚,习共最怕的就是我们形成自然之力,隐在群体之中暗地扔几块石头,或提醒那些愿意做勇士的人们,如何发挥自己的优势,扩大自己成果,所以这样的行为我们不要,这样的思考我们也不要。大凡会被中共流氓视为“煽动颠覆”的分子,要是被弄出个“头”,其结局不必王炳章彭明强。 因为我们尚没有屏障保护我们自己。 最重要的,要弄清楚,家住北京市昌平区的也算的上是赵家人的雷洋,为什么在离家接机时,半道上在该区被恐怖警察无故虐死?大家还跟着中共言论忽悠,说是警察执法一不留神把雷洋弄死了。北京的老太王玲女士,虽然不是什么高等学府的教授,什么专家学者,她就认为不是什么警察执法的行为,实际是恐怖分子的野蛮行径,只有把恐怖分子送上法庭,得到应有的审判,才是正当的行径。 同时,使生活在中共国的所有人都应该有些惊醒,对于恐怖分子的罪恶行径我们除了谴责与排斥以外,最重要的是生活在中共国内的所有的弱势者,都应该知道如何保护自己,才能在这罪恶滔天的流氓社会暂时生存下来,否则的话,恐怖警察还有千万个理由等着让每个弱势者中的某些人,在没有任何理由的前提下地去死亡,他们的流氓逻辑并不是因为中共国内人口太多,弄死一些,减少人口压力;也不同于德国的法西斯搞什么人种清理;更不是森林的动物为了自身安全,或填饱肚子,不得不对侵入它的领域内的所有能被咬死的其它弱小动物进行有理由的铲除,中共爪牙是出于他们满足于自己的快感与具有着不确定性。 也就是说,达从中共警察变成恐怖分子以后,杀害任何一个弱势者,不用什么理由。只不过,欲遮掩丑行时,随欲给被死亡的人加一个名目就够了,而且还能弄上原本就无耻不堪的央视加以佐证。只要是中共在着,这种行径只能恶化,不会收敛。 由此,在下提醒,中共国里没有盔甲的弱民们,不论你有什么信仰,或者没有信仰,不论你是什么意思形态还是无知到不能正常思维的人,都应该知道,在中共国里,赵家人连他们自己人都有可能随时地弄死,你们这些弱得不能再弱的人们,更应该知道如何规避这些恐怖分子的恐怖行径。 也是说,你们生活在中共国里,首先不能光会抱怨恐怖分子的合法性,流氓性,以及土匪政府化,要明白,在你们改变不了中共的邪恶本性之前,首先学会尽可能的把与恐怖分子遭遇的几率减低,不要招惹他们,最好是保持一定的距离。 或者说,保持更长的距离。 当然,我们也很清楚,我们可以保持一定距离,但流氓总是要越过底线来骚扰我们,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因为你处在这样的流氓统治下,还想完全杜绝被冒犯,那真是太奢侈的想法。然而,我们不主动招惹流氓,就大大减少与流氓接近的几率,把被害的几率同时也减消的最低了。 那些为了民族利益的所有信仰者,没有信仰的国人们,在你们努力奋斗的时候,应该知道恐怖分子是没有什么原则的,更没有什么底线,每当你们去抗争时,就应该想到不仅有风险,还有被死亡的可能,于世文,许士勇,唐荆陵,郭飞雄,谢长发,秦永敏,王炳章,彭明等等,虽然被关进笼子里,他们还没有立即被弄死,那是他们祖上有点阴德保佑着的缘故,不是恐怖分子拥有了慈悲心。 恐怖分子从来就没有慈悲心的,他们在弄死任何一个生命的时候,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 在中共国内,很多愚民并不知道雷洋为什么在警狗手里会不到50分钟就能死亡?难道真的是突发事件吗?不是的,公安系统创收抓嫖是很正常的事情,大家都为钱来,至于别人的死活已与己无关。这是现在的警狗普遍的心态。 再者,雷洋肯定得罪了有背景的人,这种不哼不哈地弄死一个人也不太难,在动荡不安的中共国里,死一个人如死一只蚂蚁般地容易。关键是,中共国内的知识分子,大多都不会保护自己,都有股子犟劲,不怕死的态度,总以为自己有理不怕警狗的威胁,所以选择抗争或不配合,就如同到南宁市青秀区立案的律师吴良述,由于太认为中共的法院是说理的地方,结果被警狗抓烂了衣服,露出了底裤,人被殴打,侮辱,这个吴良述也是,太把自己当作一回事了,中共国里的警察,有几个会把没有枪炮的民间百姓当作一个有权人?没权的遇到有枪的,你还挺着脖子不怕,不低下头来,找揍不是?要我说,没有丢掉小命就不错了。 有人质疑雷洋突然在警察的手里死掉了,这个研究生的体质怎么这么差?差到经不住警察的电棍以及拳打脚踢?使一些人幻想着要是雷洋具有武术争霸赛成员的体格,或有铁布衫功夫,或有黄蓉身上的软甲胄,能被打死吗?如果没有之前,躲开一点,不是凑上去,并能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能说不是一种智慧。 最起码,八九六四的悲剧不至于很快再重演吧?要我看,也是切合实际的权宜之计,要清楚,生活在中共国内,不得不如此。 有人也提出,“ 静待天时 生存下去就是胜利”,在下还有不同的观点,那就是,虽不仅是胜利,也是一种智性 ,但,仅仅的静待也不完全正确,应该如何使自己比昨天“强”一些,“大”一些,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而强大的方法也许是万万种,哪一种能真正地强大,都可以采用。这要因人而异,不可求同。 是说,顺其自然的法则是最明理的思维,那种好高骛远一事无成的良谋,最好还是在适用的时候再说。何况,中共流氓的神经绷得十分地紧了,很有可能,一点小事,他们就会公然地把路人击毙,这样的事件,在国内也已不少了,既然他们已经成了民众之公敌,并不会在意多杀一些,这对于嗜血如命的恐怖分子来说,丝毫不会犹豫。 因此,学会保护自己才是第一要则,尽量的不与喽啰交锋,喽啰们也不过就是没有人性的奴才,他们的思维很浅显,就是想在主子那里讨得一块骨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