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井中蛙
[主页]->[人生感怀]->[井中蛙]->[重要不重要?]
井中蛙
·在教会的日子
·放下手中的东西
·行过死阴的幽谷
·阿爸父神爱虚荣?
·我有N次不认主
·我的啃黄瓜的老姊妹
·“你现在就用温柔的言语跟我说话”--神对我说
·你得救了吗?
·哦,骄傲
·“感谢主”的奇妙
·因信称义:惊涛骇浪中的救生圈
·女儿见鬼,主耶稣救她脱离凶恶
·从美国校园枪击案看上帝
·为什么人们多信鬼?
·真的有这等好事吗?
·梦:神谕还是魔咒?
·心里的灯亮了,人就不在黑暗走
·基督徒的葬礼
·神找人
·神岂是吃这一套?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一:听者有意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二:与神吵架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三:一惊一乍
·主啊,留我在地狱里吧! (小说)
·我背圣经的点滴见证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四:神送女儿上大学
·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自由,我感恩
·我的梦
·年前,我堂弟被汽车撞死了……
·我不愿意贬低别神
·因为人不知道明天
·问?先生哦, 我犯傻了....
·神为什么不让我回老家?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我们的神是殘暴的神吗?
·永别了,魔鬼的小巫术!
·转眼又是一年春
·井中蛙 大战 问?佛!!!
·问?佛 大战 井中蛙
·患难中的歌唱 ----我的车祸见证
·悼念小溪弟兄……
·小溪弟兄啊,你那太重的担子……
·我连垃圾都捡了……
·女儿的见证:我的学习经历——见证主的带领
·不信耶稣下地狱--答Bamboo朋友
· 堂叔去世留下的……
·你能欣赏自己吗?
·《圣经》真经不怕火来炼 ——兼答问?先生
·问?先生,你说得对……
·我们是这么信的……
·神对我说:“我才重要……”
· 问?先生,你说得对……
·正处、副处,最后都不知落在何处……
·生命原来是一片云雾
·你的口音把你露出来了
·爱,我愿意……
·“你不显老……”
·神为什么不让我讲道?
·我的一次很不乐意的奉献
·拆除十字架风暴之后的感叹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吗?
·中国基督徒信仰不容乐观
·《空》
·说的就是你
·盲人摸象(新寓言)
·你还“气得要死吗”?
·我看周永康落马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我读圣经有两点小亮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远志明 对 柴玲性侵案鉴察我们的光感和盐味
·妄自尊大谈预定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恭贺你被魔鬼撒旦攻击了
·读经拾零:哪对哪?
·禽兽不如的你我
·从“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想到死
·如果有上帝,为什么……
·弟兄姐妹们,你选择律法还是选择爱?
·这般父爱……
·人与狗
·默示的,不都是神的话
·娱乐性的爱
·顺服小议
·感恩……
·中国人的堕落触目惊心
·谈谈“肉体是无益的”
·“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解套了
·废掉“十一”规条又如何?
·求必得着吗?
·你是义人还是罪人?
·烦人的教诲
·不用在意教会内部的“间谍”
·我们基督徒大多只想当皇帝
·我理解圣经里的近亲婚配了
·基督徒可以施行跪拜礼吗?
·不要轻易定人家异端
·神人•人人•鬼人
·中国官员迷信现象之我见
·属神的眼光看屠呦呦获诺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要不重要?

   
   
   在探求圣经神的旨意中,常常听到“重要不重要”或“有关与无关”的劝慰。比如:“但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独父知道。”(太24:36)也许有许多信徒象我一样,心里想不通。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耶稣也说我与父本为一,应该一样的无所不能、无所不在、无所不知的,“那日子、那时辰”,又是他们救赎计划中的大事,人不知道是理所当然的,天上的使者不知道也情有可原,子也不知道就难以置信了,救赎的主角是主,人性是从他来的,代死是他,审判也是他,他自己也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难道这么一点的知情权他都没有吗?
   
   于是,大大小小专业业余的解经家们使出浑身解数——


   
   “因此那日子也指在十字架上的审判。在当时耶稣确实尚未经历审判,因为他还没有走上十字架”;
   
   “这里说不知道的意思是指耶稣顺服天父的意思,天父说啥时候就啥时候,子不搅合”;
   
   “神不说明具体时间来,就是想人更多机会悔改。若神真的说明具体时间了,那人的时间就已经给定死了”;
   
   “父没有吩咐将末日时间告诉给子,因为是父不允许告诉人类,所以子没权柄知道”……
   
   申命记29:29说:“隐秘的事是属耶和华我们上帝的;惟有明显的事是永远属我们和我们子孙的,好叫我们遵行这律法上的一切话。”我们实在应该谦卑下来,知道自己的卑微,不过是尘土。但是救恩临到我们,上帝看我们的生命为宝贵。我们不可狂妄自大,以为自己能够与上帝一样有智慧,能够知道一切。当年天使长就是有了这样骄傲的心,而堕落为魔鬼撒但的。因此我们读圣经要全面系统地读,切忌断章取义;或者抓不住重点,以致不理解话语的实质和精义。”
   
   为什么“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独父知道”,对我们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一定坚信“那日子、那时辰”一定会来,我们要做的是如何预备自己。
   
   为什么“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独父知道”,与救恩无关……
   
   我还看到一个资料说,一位史上很伟大的解经家说,为什么?为什么?上帝的地狱是为你们这些怀有极大好奇心的人准备的。
   
   我亲自耳闻目睹的,在团契生活中,一些站在台上讲道的牧者,台下热情高涨的求知欲逼入窘境而恼羞成怒……
   
   我过去也认为,打蛇打七寸,抓文抓重点,对一些经文不必一一过筛,句句明白,在这段经文中,神主要是要我们明白什么就可以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见识多一些了,同样的经文,比如,马太福音24章36节,过去认为紧紧抓住“耶稣再来”的应许不放就心安理得了,现在知道这段经文的来龙去脉之后,前后感觉真是天壤之别。
   
   哦,原来这是跟犹太人婚约习俗相关的。
   
   犹太人婚礼敲定之后,小伙子同他父亲来到姑娘家,交上聘礼,双方家长举行定婚仪式。男方举起一只盛满葡萄酒的杯子,红艳艳的酒象征着鲜血,血代表生命。小伙子举起杯子,对女方说:“我愿娶你为妻,我愿为你舍命。”说完自己饮去一半,这也就是爱了,爱的最高境界是为对方舍命,这不是戏言,而是凭着上帝的面说的,若在爱上打拆扣,妻子遇到危险时只顾自己逃命,那会受到上帝的咒诅的。小伙子把酒杯送到女方眼前,女方接过杯子,说:“我愿嫁给你,我愿我的生命交托给你。”将剩下的半杯酒一饮而尽。
   
   一样的血,一样的命,存在两人的身子里,二人成为一体。
   
   到了以色列亡国之后,散在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定婚礼举行到这时候,两人拿着酒杯,“叭”地摔在地上,面对脚下支离破碎的杯子说:“如果忘记耶路撒冷,我们就如这杯子一样。”到了耶稣在客西马尼园与人举行定婚礼擘饼喝杯时,又加上这句“你们每逢喝的时侯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意思是说,我与你们定了婚,我是信实的,我不会抛弃你们,你们也要忠于我,不要当淫妇。耶稣喝杯之后,兑现了他的诺言,上十字架为他的未婚妻舍命了……
   
   定婚之后,未婚夫临别之前,对未婚妻说:“我回去了,为我们预备地方去,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的。我预备好了,就必再来接你到我那里去,我在哪里,叫你也在那里。”
   
   原来未婚夫是去预备婚房的,婚房是建在父亲旧房的旁边,也就是他们祖宗的地基,以后儿子又建在他的旁边,一代一代传下来,一片建筑群就是一个大家属。预备婚房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父亲用他的积蓄交了聘礼,数额相当于一套房子的价钱,折算我们中国普通农村三层砖瓦房,大概是20万元左右。婚房全是儿子自己挣了,未婚夫拼命赚钱,起好房子,布置妥当,父亲检验满意了,再给一个喜结良缘的日子。未婚妻之边,一直在等,也许等一两年,也许等三四年,每一次村头响起娶亲的吹号声,她都喜盈盈地跑出屋外,尽管尽兴而去,扫兴而归,但总有一天,她会坐上新郎的矫子走进那美好的婚姻……
   
   我懂得这么多了,感情就不同一般了,过去只认“耶稣再来”,现在知道“耶稣再来”却有这么浩大的预备这么深广的爱意,一下子就把远远的我拉到神跟前了,我对神的爱与敬意徒然如洪水猛涨,我也禁不住脱口而出“主耶稣啊,我愿你来!”
   
   对经文也理解了,由此及彼,圣子真的不知道那日子、那时辰,神是一体,但位格不同,事工的侧重点也不同,圣父所作的一切,也是圣子与圣灵的本意,反之亦然,因为他们是一体的,但不是父永恒计划中的每一件事,都是圣子与圣灵了然于胸。所谓的位格,就是朽木弟兄解释的,“位格”指的是有自我意识有主权的主体,比如,每一个人都是一个这样的主体,所以每个人都有一个位格,而且只有一个位格,无论一个人是以父亲的身份,还是以丈夫,或儿子的身份说“我”,他指的都是同一个“主体”。
   
   我认为,圣经里每一句话,都蕴涵着极大知识能量和上帝的美意,也许它跟得救无关,跟你理解神的救恩主旨关糸不大,也跟你在天上的赏赐无关,但是对于你探求真理认识真神,增加你的灵命、爱心与力量,却是至关重要的,所以我们理解得越多越好。
   
   比方说吧,一个人静坐在自家高高的竹楼,遥望璀璨的浩瀚星空,咏唱“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诗8:3~4)一位大字不识和一位略懂天文知识的基督徒的感情绝对不一样,一位天文学家基督徒的感受要深厚太多太多。
   
   是的,“隐秘的事是属耶和华我们神的”, 问题在于,永远属我们和我们子孙的明显的事,我们懒惰,不思进取,往往当作隐秘的事置若罔闻了。
   
   愿上帝怜悯我们!
(2016/06/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