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铮文集]->[「財大氣粗」的孔子學院與「全球最恐怖上學路」]
曾铮文集
·From A Prisoner To A Writer
·次级房贷风暴与澳洲大选
·致澳洲總理何華德的公開信
·【澳媒观察】APEC与“《悉尼宣言》”
·胡锦涛面临的内外交困
·APEC与澳洲的“外交洗牌”
·做猪要做奥运猪 打工要打澳洲工
·西澳百年老屋被拆引发的争议
·代师涛答谢辞
·【澳媒观察】中国人到澳洲旅游遭遇的陷阱
·聯合國的腐敗和墮落
·【澳媒觀察】聯邦大選 鹿死誰手
·【澳媒观察】网上“恶搞”与联邦大选
·大把撒钱的竞选策略会奏效吗?
·維州警官洩密醜聞引起的震動
·澳洲工黨大選獲勝分析及展望
·氣候變遷與環境 澳洲Vs中國
·班頓——一位澳洲的「維權」英雄
·Tortured for her beliefs
·小醫生打敗大政府的啟示
·二战后第一名美国战犯的尴尬处境
·澳洲和日本的“鲸鱼”之战
·迟来一百多年的道歉
·从中国雪灾看澳洲政府的灾害应对
·从中国雪灾看澳洲政府的灾害应对
·在以色列人权圣火传递集会上的演讲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政策
·澳洲女官员性贿赂丑闻引发的政坛地震
·澳洲人关于北京奥运的20个和1个
·澳洲媒体热议“克文诤友”
·印度司机“闹事”对澳洲的贡献
·四川地震带来的挑战
·澳洲施“休克疗法”应对气候变迁
·地震救了中共?
·发展不是硬道理
·色情还是艺术?
·色情还是艺术?
·儿童色情泛滥带来的隐忧
·澳洲的部长不如中国的城管
·澳洲的马与中国的人
·西方的“办公室恋情”与中国的“包二奶”
·从悉尼世界青年节看宗教信仰
·澳洲版“三峡工程”的命运
·从澳洲的色魔想到中国的杨佳
·澳媒报导奥运 看穿开幕式“玄机”
·澳洲“排污交易计划”的三个看点
·迈塔斯报告震撼国际器官移植大会
·“中国造月亮即将着陆”
·“中国造月亮即将着陆”——Not Beijing, but faking?(不叫北京,叫造假?)
·中国股市的实质 (上)
·凤凰台节目提供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新证据
·秋江水冷鸭先知
·中国股市的实质 (下)
·从欧卫事件看中共最怕
·比比中澳两国的义务教育
·想结婚吗?先拿个学位
·张丹红事件解析 (上)
·张丹红事件解析 (下)
·选民用脚投票 澳政坛"变天"时代到来
·澳洲政坛新贵、"史上最富"总理侯选人坦博
·新闻简评:墨尔本市长苏震西退出澳洲政治舞台
·三千万与四百二十亿的不同遭遇
·评新华网《卫生部等5部门制定三聚氰胺限量》
·教育经费-压在中国百姓身上的一座大山
·中国能救澳洲吗?
·澳洲是否会陷入美国式经济危机
·我看澳媒对悉尼留学生坠楼案之报道
·澳洲昆士兰大学生采访曾铮并制作揭露迫害法轮功短片
·瞧瞧人家的"问责"!——兼议三聚氰胺限量
·视频:评澳洲新反恐法生效后被捕的第一名嫌疑人哈尼夫案
·此报告非彼报告
·视频:北京奥运绕不过去的两道坎
·视频:胡锦涛面临的内外交困
·澳总理陆克文执政周年“小结”
·我对澳洲人民进行了爱国主义教育
·视频:【澳媒观察】APEC与澳洲的“外交洗牌”
·图片游记: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一)
·图片游记: “往日的美丽”————游世界上最大个人古董级茶壶收藏馆
·游Goulburn:啤酒中的“阴谋”和秘密——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二)
·视频:【澳媒观察】西澳百年老屋被拆引起的争议
·永不会“饿死”的Goulburn地主以及…… ——游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三)
·视频:【澳媒观察】中国人到澳洲旅游遭遇的陷阱——准备到澳洲旅游的朋友看过来!
·视频:【澳媒观察】联邦大选 鹿死谁手
·澳洲的离婚及孩子"共同抚养"问题
·视频:【澳媒观察】联合国的腐败和堕落
·大雪美景·极品泰山(一)
·曾铮今天申请成为中国过渡政府新公民
·组图:大雪美景·极品泰山(二)
·杨师群被告密,原来是为法轮功和九评!
·申请成为过渡政府新公民之补充说明
·视频:【澳媒观察】大把撒钱的競選
·视频:【澳媒观察】维州警官泄密丑闻引起的震动
·视频:【澳媒观察】工党获胜分析及展望
·视频:【澳媒观察】气候变迁:澳洲Vs中国
·视频:【澳媒观察】从一次州葬看澳中维权者的不同命运
·视频:【澳媒观察】山西黑窑奴工最新内幕
·视频:【澳媒观察】小医生打败大政府的故事
·澳媒聚集中国“农民土地革命”  
·悉尼歌剧院及其设计者之“世纪恩仇”
·视频:迟来一百多年的道歉
·视频:澳洲和日本的“鲸鱼”之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財大氣粗」的孔子學院與「全球最恐怖上學路」

   ——歷史荒誕劇:我與世界兒童跨越時空同時參演
   這幾天英文媒體中有兩則報導引發了廣泛的關注。一則是《悉尼晨鋒報》中的關於孔子學院的報導「中國(共)政府用錢買道 入侵紐省學校(Chinese Government Buys into NSW Schools)」(網絡版題目是「孔子課堂背後:中國(共)政府機構爲紐省學生授課(Behind Confucius Classroom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eaching NSW school students)」)。另一則是被多家英文媒體以主要版面轉載的圖片報導「四川懸崖村:孩子上學爬藤梯 多名村民摔死」,這篇報導中孩子們拉著藤條奮力在幾乎是垂直的懸崖上攀上爬下,冒著生命危險去上學的照片真可謂怵目驚心,這條路也因此被稱爲「全球最恐怖上學路」。
   在「中國(共)政府用錢買道 入侵紐省學校」這篇報導一開頭,記者就寫道:「一個中國(共)政府機構每年向紐省公立學校支付至少一萬澳元,以便在這些學校中開設中文和文化課程,有的學校已將此種課程列為必修課。」
   
   而在另一篇報導中,政府拿不出錢來修路,則是四川懸崖村的孩子們不得不從小就「被」成為攀岩勇士的原因。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悉尼晨鋒報》的記者Kelsey Munro大約是深知其理,所以在報導一開頭就一針見血的將中共政府「用錢買路」的價碼列出,同時用大號字將綠黨議員及代理教育發言人David Shoebridge的話標出:「對(紐省)財政部來說,這些課程也許是免費的,但事實上它們是有代價的,孩子們被置於一個外國政府的宣傳機器之下。」
   
   隸屬於中共教育部的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的主辦方「國家漢辦」在其網站上「驕傲」的宣稱,「截至2015年12月1日,全球134個國家(地區)建立500所孔子學院和1000個孔子課堂。孔子學院設在125國(地區)共500所,……孔子課堂設在72國共1000個。」
   
   如果每一個課堂一年至少得付一萬澳元,一千個課堂,十幾年下來,這一項就是一億多澳元。
   
   孔子學院的開辦費據說是每年五十萬美元,五百所就需要兩億五千萬美元。開辦之後,還有維持和經營費用。《經濟學人》的報導「子曰(Confucius says)」(http://www.economist.com/news/china/21616988-decade-ago-china-began-opening-centres-abroad-promote-its-culture-some-people-are-pushing)中提到,中共爲這些孔子學院提供的經費每年爲十萬到二十萬美元,有時更多,俄勒岡大學2013年一學年接收到近十八萬八千美元。
   
   僅2013年一年,孔子學院的支出就達到兩億七千八百萬美元,從2004年創辦到現在,十幾年下來,累積的金額又已有多少?
   
   中共有如此財力去「資助」全世界134個國家的學生學習中文和「中國文化」,卻沒有資金為四川懸崖村的孩子們修一個稍微牢固一點的用鋼筋焊接的梯子,這是什麼邏輯?
   
   中共在國民教育上投入之少,教育資金占GDP的比例之低,已經被詬病多年,而自2009年以來,因為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有輸出中共意識形態、干涉學術自由、甚至充當間諜之嫌,越來越多的國家在抵制它們。據不完全統計,已經有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法國里昂第二大學及里昂第三大學、美國芝加哥大學、賓州州立大學、加拿大多倫多教育局、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等學校和機構先後關閉孔子學院,或停止與孔子學院合作。
   
   加拿大情報局前亞太司負責人、作家麥克‧朱諾‧凱蘇雅(Michel Juneau-Katsuya)曾表示,當加情報局總監法登警告加拿大人,小心外國間諜奉承加國民眾時,他認為孔子學院也在情報局的關注之列。
   
   就連在與中共「關係不斷密切」的俄羅斯,孔子學院也曾遭檢察官起訴。俄羅斯安全機構也認為,孔子學院肩負著滲透中國意識形態以及從事經濟擴張的任務,威脅到了國家安全。為此,雅庫茨克地區的聯邦安全局在2010年關閉了當地的孔子學院。
   
   作為一名澳洲人,作為一名女兒也曾在悉尼公立學校上學的澳洲家長,我為澳洲仍然未能認清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的真正面目而擔憂、痛心。
   
   《悉尼晨鋒報》的報導「中國(共)政府用錢買道 入侵紐省學校」這篇報導,配了一張看起來只有七、八歲的小女孩Georgia的照片。這讓我想起,我像她這麼大時,正趕上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其中的「批林批孔 反擊右傾翻案風」運動更是如火如荼。「批孔」當然就是批判孔子。可憐已經死了兩千多年的、一直被全世界尊崇的聖賢,被中共「掘墳剖屍」,狠批猛鬥。我記得那時給小孩看的連環畫小人書,把孔子畫成尖尖指甲的「喪家犬」模樣,好像他從出生起就一直如「喪家犬」一般被所有君王和百姓驅趕,過著可恥的「喪家犬」的一生,而他所有的理論和思想,都被所有人嗤之以鼻。在不知是小學課本,還是小人書裏,還有一個孔子被一個放羊娃之類的「勞動人民」質問、恥笑,而不得不像「喪家犬」一般急急逃竄的故事。
   
   當時的我,只是一個八、九歲的孩童,完全不明白被中共狠批猛轟的孔子的「克己復禮」到底有多可怕,更不明白什麼是「右傾翻案風」,卻也能從報紙上到處抄一些批判文字來作為自己的發言稿,也加入到中共的「批林批孔」大合唱中,為此還得過一張「批林批孔、反擊右傾翻案風運動」的獎狀,掛在家中許多年。
   
   這是多麼荒謬、又多麼令人難以置信:幾十年前的如我這般的中國小女孩們,被中共挾裹著在「萬惡的孔老二」身上踏上一隻隻稚嫩的小腳,幾十年後如Georgia這般同樣年紀的全球各國的小女孩們,卻又被中共用「糖衣炮彈」哄騙牽引著,去上「孔子課堂」這門「必修課」。
   
   面對如此的跨越時空的歷史荒謬劇,作為一名曾被迫親身參演的「過來人」,我除了感慨這一切太過虛妄、中共太過無恥外,也很想向世界大聲呼喊:「文明的世界啊,你還要被中共這無恥流氓愚弄、耍弄到何時?」
   
   中共的「資助」,從來不會是沒有條件、沒有代價的。為了一己之利,它已經把中國糟蹋得千瘡百孔,滿目瘡痍,在中國民眾心中,它也已完全沒有了地位,沒有了威信。人們提到中共,立刻會想到中共的貪官、色官、淫官、惡官,腦中浮現的則是一堆堆的人渣……
   
   然而在沒有受過中共直接迫害的許多海外國家,民眾和官員顯然對中共還抱有一絲玫瑰色的幻想,而玩慣了「附體」、「偷渡」手法的中共,也正好利用這一點,以金錢開道,用文化交流和傳播的名義,在海外為其在中國已不得人心的意識形態找市場、找機會,其目的還是為了私利,甚至是爲了其更大的、毀滅人類的終極目的,來操控更多人的思想和情感,並把更多的人拉下水。
   
   只可惜,對於已經「日暮西山」的中共來說,這一切的掙扎和心機,已經不可能挽回它被歷史和民衆淘汰的命運。在近兩億四千萬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今天,在包括西方民衆在內的越來越多的人認清中共邪惡和可怕面目的今天,中共的如意算盤,已經打不響嘍。
   
   2016年5月31日
   

此文于2016年05月3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