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雷洋事件是警权黑恶化大升级的标志]
曾节明文集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雷洋事件是警权黑恶化大升级的标志

   
    雷洋事件是警权黑恶化大升级的标志
   
   
    对于舆论关于雷洋死因的铺天问责,北京昌平警方一面拼命否认雷洋之死与警方暴力有关,一面死咬雷洋“猝死”于自身疾病,但迄今却拿不出任何视频音频证据,警方辩称:警车中的视频设备被雷洋摔坏了,那么足浴店门口的摄像头视频呢?警方称:也坏了——也被雷洋摔坏了!?这么这么巧呢?


    由此可见:涉事派出所有故意销毁证据的重大嫌疑!为什么要销毁证据?除了证据对自己不利——证据证明了自己在犯罪式“执法”、在抓良冒功、、.还能有什么原因吗!?
    因此,人们有太多的理由相信:雷洋其实并没有嫖娼,并没有猝死,而是“被嫖娼”、被“猝死” 。
   
    所谓“雷洋嫖娼”,细节上是破绽百出,如:案发后官方一开始就闹出了笑话,昌平警方宣称:雷洋戴套接受“打飞机”服务,此种不合常识的指称,就和指称一个人脱裤子放屁一样可笑;而现在官方急忙删除“戴套打飞机”的说辞。
    从心理角度看,“雷洋嫖娼”也说不通。警方声称雷洋“嫖娼”被抓后拼命反抗,及至打落车下、、.这就颇为蹊跷:正常人如果真是做丑事被抓,就会有羞耻感,断不会有如此强烈反抗的底气,我们大可以从中外抓嫖的视频中看到:被抓的嫖客大凡低着头、遮蔽躲闪都来不及,哪有反抗的中气呢?
    依照警方描述:雷洋被抓后如此拼命的反抗,除非有巨大的冤愤,否则是说不通的。而且雷洋还是一个书呆子,一个文弱的书呆子,突然豁出命去抵死反抗,除非有着被冤枉强烈愤懑,否则实难解释。
   
    因此有理由相信:五月七日晚上路经足疗店的雷洋,惨遭前来足疗店“抓嫖”的警察抓良冒功!
    雷洋和笔者一样,都是湖南人,湖南人多生性倔强,面对“被嫖娼”卑鄙指控,面相倔强的湖南人雷洋抵死不服,拼命反抗,由是被恼羞成怒的警察活活打死。
   
   
    公安抓良冒功早不是今天才有的现象,早在二十年前,在“改开”先锋模范广东,就已经见怪不怪了,主要在赌博和嫖娼卖淫这两个领域:
    一直以来,中共国公安只对两种事积极性特别高、出警特别快——一是抓赌,二是抓嫖,这是公开的秘密。为什么?因为抓赌抓嫖来钱快、来钱多、最实惠。
    从九十年代末开始,广州的公安暨其地痞流氓爪牙组织——“联防队”,就经常抓良冒功。
    外地人,特别是没有“暂住证”的外地人、尤其是无依无靠的外地农民工,走在广州街头,就有着“被嫖娼”的危险,撞上抓嫖、查暂住证扫荡,说不定就被当作“嫖客”抓进派出所,刑讯逼供,整得你赶紧画押“认罪”,赶紧缴出几千元,抱头鼠窜而去、、.脾气犟的,打你个半死,铐在派出所几个晚上,任蚊虫叮咬,然后送“遣送站”再让其他人犯修理、、.轰动中外的“孙志刚事件”就是这么炼成的。
   
    2002年笔者曾因英语培训,在广州住过一个月,因未办“暂住证”,深谙广东之险恶,晚上基本不敢出门。即便如此,还是差一点被抓走:忽有一晚,两个派出所警察自巷口入,恶狠狠地砸防盗门,口称搜查,不由分说、、.幸而房东就近赶来,救我脱过一劫。
    但当年的“被嫖娼”,受害者基本上是外地人,尤其是农民工;还从没听说过瞄准本地市民下手的。此番雷洋作为北京市市民,同样惨遭其害,其足以反映出警权黑恶化已经大大升级!普通的市民,已随时有“被嫖娼”的可能。
   
   
    那么,现在大陆警方为何如此贪婪黑恶?昨晚与国内一个做公安的熟人交流雷洋事件,该兄竟认为:这与习近平的反腐有关,他说:其实现在公安也有很大难处:
    习近平不让搞“小金库”,现在收入少了很多,加班连加班费都没有,人员编制那么大,经费却没有保障,要创收,越来越依靠罚款——抓赌、抓嫖的罚款自然是大头;有些不好的领导就给下面压任务,年终必须完成罚款指标、、.逼得下面好人坏人一起抓,完成罚款任务才是最重要的、、、、、、
   
    这,大概就是雷洋悲剧的直接原因。
   
   
    专制流氓体制下,人人都是受害者,“被嫖娼”的受害者,由农民工发展到市民,是必然的轨迹。以往对农民工受害漠不关心的市民们,是否想到有一天危险会临到自己头上呢?
    任由公权力不受制约的现行体制恶变下去,下一波受害的群体必然就是公务员和警察自身,因为警察异地也是可以“被嫖娼”、“被猝死”的。
   
    雷洋事件也反映出:对周永康的审判,与体制进步没有丝毫的关系;周永康倒台两年后,中国司法的黑恶化有增无减,那些因周永康倒台而盲目欢欣鼓舞、甚至吹捧习近平的人和组织,应该醒醒了。
   
    曾节明 于2016年5月13日于晴暖纽约州
(2016/05/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