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我的第一个美国工友——杰克.皮尔斯]
曾节明文集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第一个美国工友——杰克.皮尔斯

    我的第一个美国工友——杰克.皮尔斯
   
    驶入北米德勒公园路,满眼的清新,就好象回到了童年:一排排熟悉的厂房和拖车头,湿漉漉的草皮,象新铺陈的珍珠绿毯,散发着童年时代的芬芳,近树开花吐芽而远林绽放着片片的翡翠、、.圆嘟嘟的麻雀在雨枝上欢跃、嬉戏,童年所读的《百花》文学杂志上描绘的那种红鸟,在草皮上溜来溜去,倏尔飞走、、.我来美国后就业的第一家工厂,依旧怡然自得地卧在那里,停车场上的枕木依旧,湿漉漉地嵌入了黑泥中,和大片珍珠滚动的春草融为了一体。
   
    初到一个地方的日子,总是和人生的最初几年一样,充满了清新,往后便逐渐地麻木、逐渐地异化、、.如果第一感觉是最真实的话,这里就是我所感受的、最真实的美国:


    忘不了五月阴雨天天空,那种如佳人凝眸垂泪般水粉画的效果;忘不了那蓝得澄澈蓝得纷层有韵的晴空,如回到了1979年的桂林乡间;更忘不了灿烂绵长的夏季傍晚,在长长的树影、人影掩映下,那种似乎混含这蚱蜢味的馥郁草香,这满鼻的草香,好像从童年的桂林七星公园飘溢而出、、、、、、
   
    工厂内大致依旧,只是休息间的原先松动黄绣的扶手梯已经翻新和牢固了,车间和办公室之间的过道更洁净了一些;老板老杰克的鬓角已经斑白,他告诉我:杰克.皮尔斯已经走了几年了,是在我辞职之后走的。
   
   
    我茫然无措地沿着衰落的货运铁道向北走去,耳边回响着杰克爽朗的笑声和工人式英语。杰克.皮尔斯是一个金色胡子和蓝眼睛的白人,窄脸膛,前额却很宽阔,他身高几乎有一米九,力气大概有我一个半人那么大,他只比我大两岁,看起来却比我老成十岁。
    他是个机修工,似乎什么东西都懂修,包括自己动手建豪斯,他曾经递来手机,让我看看他自己组装的摩托车、、.他的美国工人阶级的大手很厚实,一根手指几乎相当我两根手指,这双大手即便在零下二十度的大雪当中,也暖如炭火。我很奇怪:午餐的两片批萨和一杯咖啡,何以能够产生这样大的热量?
   
    杰克就象漫天大雪中的一盆炭火一样,帮助我度过了最寒冷的第一年冬天。那个冬天我犯了不少错误,他从没有一句辱骂我的话,反而给我无穷无尽的鼓励。有一次生产线正忙的时候,我闹肚子如厕,事先却并没有告知他这是“大号”,回来后他很不高兴地问我一句“What happen?”但并没有吼叫,这是他对我的最严厉的批评。
    来美的头一个冬天,我对座车如何防雪无经验,一个彻夜大雪的早上,我的雨刷因昨日下班时未拔起,与挡风玻璃冻作了一块,清理冰雪很费了一番周折,因此迟到了近十分钟。他闻知后不仅没有责备我,反在工闲时领着我钻进车内,教我如何使用除冰防冻的按钮。
   
    杰克对待我的方式,令我深切感受到这世界上还有一种更好的方式:我们在中国大陆从被家长和老师责骂惯了,总无意当中以同样的责骂来对待自己的孩子,不遗余力地打击孩子和别人的自信心,真的没有想到,鼓励的方式会更好。
    杰克对我的方式,不知不觉地让我非常自觉,以致于老板向难民安置机构就业部的负责人说:我工作起来就像一个日本人。
   
    杰克支持美国共和党,他说:“I want more money come back to me”,我感到除了老板外,勤奋的人多支持共和党。但杰克对政治却不屑一顾:
    那时候奥巴马正在为连任而努力,备战来年的大选,杰克对此漠不关心,他说:“政治家都是骗子。”我修正说:“一部分人是骗子。”
    “不”,他强调:“他们所有的人都是骗子。”
   
    已是三个小孩父亲的杰克,却有着看黄色图片的癖好。有一次他用手机让我看他帆船的照片时,不小心露出了几张美女色情照片。我说:千万不要让你的小孩看到这些。
    他笑说:“Never!”
   
    杰克很爱国 ,那时我正打算买一辆二手车,他力荐福特和雪佛莱,说这是世界最好的车,并请我去看他新买的一辆米黄色的福特小车。我说:“听说日本丰田也很好。”“真的吗?我不知道。”他对美国以外的品牌如此缺乏了解。
    杰克的乡土情结很重,他的家在安大略湖畔的奥斯伟哥,七月份他去休公休假之前我问:你有旅游的计划吗?“没有”,他答:“为什么要去旅游?奥斯伟哥是最好的。”他说他已经搞了一条船,届时到湖里捕鱼、游泳。
   
    但是他对遥远的中国,却有着出人意料的好奇心,他曾指着手机问我,汉字是怎么写的。我曾客套说,中国比不上美国;他却说:“我不敢确定,你们中国有几千年的历史,而美国只有两百多年历史,中国肯定有些东西比美国强。”
   
    我曾经问他:他家来自欧洲哪里;他答不上来,他说:他的家族已经很混杂了,只知道其中有一支来自意大利,这些都无所谓了,最重要的是:他是美国人。
    “I come from here.”杰克说。
   
    今天的我,很羡慕他这种淳朴的达观。佛教说,万事皆因缘起缘落,随缘就好。道家说:有得必有失,有舍才有得,一切应当顺其自然。因此,哪一天我的子孙后辈象杰克一样忘记了自己的出处,这不是也是一种福分吗?
   
    2011年圣诞节前夕,我辞职离开那个呆了半年的工厂,临别时杰克以他那温暖的大手紧紧握住我的手说:
    “XI,你是一个好工人,你如果想要工作,可以再回来。”
    然而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碰到过象杰克那样的好工友。但我知道杰克是典型的美国人,如果像他这样的人太少的话,美国这个国家是不可能收留我这样的人的。
   
   
    从童年记忆般的那个工厂回来,妻子又向我抱怨说:长子已经与她有文化隔阂、、.辛辛苦苦地把他养大,人却被美国拿去了,好像白养了一样,实在想不通!于是又开始抱怨我在国内时,去惹政治的祸,害得全家跑来美国受累、、、、、、
    心里怀想着杰克,我告诉她说:孩子其实没欠你什么、、.你应该感谢儿子生在我们家里,给我们带来了天伦之乐。
   
   曾节明 有感于2016年五月二日中午于春雨中
(2016/05/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