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我的第一个美国工友——杰克.皮尔斯]
曾节明文集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在泰民运、信仰人士旅游点发传单声援刘晓波
· 声援刘晓波:在泰民运人士公园发放《零八宪章》
·民运宜多党联盟而不宜政党合并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巨变轮廓勾勒
·巨变轮廓勾勒
·对刘晓波案走向的几点预判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 天不厌我中华,中国男足彻底粉碎恐韩症!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胡锦涛企图借助伪儒家保极权是枉费心机
·安全受迫,李志友全家露宿于联合国门前
·邓小平的罪恶比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反政改势力势焰熏天,温家宝地位岌岌可危
·赠日本作家山田一郎先生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薄熙来的真面目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薄熙来的真面目
·曼谷的气候
·山海关
·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曾节明: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胡锦涛纵容毛左派的原因及前景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军队“清场”后,泰国总理的“眼睛”被人挖掉
·胡锦涛真是毛泽东主义者吗?
·胡锦涛为何推崇张居正?
·社会民主主义的困境和新思维
·中国“计生”政策的基础极端荒谬
·大幅倒退继续,中国社会悄然朝鲜化
·国内政治环境继续恶化:流亡工运、维权人士王嘉辉亲属遭国安骚扰
·中国足球队打不进世界杯的根本原因
·林大军评钟少武枪击案及巴黎治安问题
·德国队为什么能大胜阿根廷队?
·   英格兰队惨败分析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德国队半决赛失利分析
·迫害刘贤斌是对我们共同的威胁
·在泰异议人士发起“我是刘贤斌”接力抗议行动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二天纪实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三天纪实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第一个美国工友——杰克.皮尔斯

    我的第一个美国工友——杰克.皮尔斯
   
    驶入北米德勒公园路,满眼的清新,就好象回到了童年:一排排熟悉的厂房和拖车头,湿漉漉的草皮,象新铺陈的珍珠绿毯,散发着童年时代的芬芳,近树开花吐芽而远林绽放着片片的翡翠、、.圆嘟嘟的麻雀在雨枝上欢跃、嬉戏,童年所读的《百花》文学杂志上描绘的那种红鸟,在草皮上溜来溜去,倏尔飞走、、.我来美国后就业的第一家工厂,依旧怡然自得地卧在那里,停车场上的枕木依旧,湿漉漉地嵌入了黑泥中,和大片珍珠滚动的春草融为了一体。
   
    初到一个地方的日子,总是和人生的最初几年一样,充满了清新,往后便逐渐地麻木、逐渐地异化、、.如果第一感觉是最真实的话,这里就是我所感受的、最真实的美国:


    忘不了五月阴雨天天空,那种如佳人凝眸垂泪般水粉画的效果;忘不了那蓝得澄澈蓝得纷层有韵的晴空,如回到了1979年的桂林乡间;更忘不了灿烂绵长的夏季傍晚,在长长的树影、人影掩映下,那种似乎混含这蚱蜢味的馥郁草香,这满鼻的草香,好像从童年的桂林七星公园飘溢而出、、、、、、
   
    工厂内大致依旧,只是休息间的原先松动黄绣的扶手梯已经翻新和牢固了,车间和办公室之间的过道更洁净了一些;老板老杰克的鬓角已经斑白,他告诉我:杰克.皮尔斯已经走了几年了,是在我辞职之后走的。
   
   
    我茫然无措地沿着衰落的货运铁道向北走去,耳边回响着杰克爽朗的笑声和工人式英语。杰克.皮尔斯是一个金色胡子和蓝眼睛的白人,窄脸膛,前额却很宽阔,他身高几乎有一米九,力气大概有我一个半人那么大,他只比我大两岁,看起来却比我老成十岁。
    他是个机修工,似乎什么东西都懂修,包括自己动手建豪斯,他曾经递来手机,让我看看他自己组装的摩托车、、.他的美国工人阶级的大手很厚实,一根手指几乎相当我两根手指,这双大手即便在零下二十度的大雪当中,也暖如炭火。我很奇怪:午餐的两片批萨和一杯咖啡,何以能够产生这样大的热量?
   
    杰克就象漫天大雪中的一盆炭火一样,帮助我度过了最寒冷的第一年冬天。那个冬天我犯了不少错误,他从没有一句辱骂我的话,反而给我无穷无尽的鼓励。有一次生产线正忙的时候,我闹肚子如厕,事先却并没有告知他这是“大号”,回来后他很不高兴地问我一句“What happen?”但并没有吼叫,这是他对我的最严厉的批评。
    来美的头一个冬天,我对座车如何防雪无经验,一个彻夜大雪的早上,我的雨刷因昨日下班时未拔起,与挡风玻璃冻作了一块,清理冰雪很费了一番周折,因此迟到了近十分钟。他闻知后不仅没有责备我,反在工闲时领着我钻进车内,教我如何使用除冰防冻的按钮。
   
    杰克对待我的方式,令我深切感受到这世界上还有一种更好的方式:我们在中国大陆从被家长和老师责骂惯了,总无意当中以同样的责骂来对待自己的孩子,不遗余力地打击孩子和别人的自信心,真的没有想到,鼓励的方式会更好。
    杰克对我的方式,不知不觉地让我非常自觉,以致于老板向难民安置机构就业部的负责人说:我工作起来就像一个日本人。
   
    杰克支持美国共和党,他说:“I want more money come back to me”,我感到除了老板外,勤奋的人多支持共和党。但杰克对政治却不屑一顾:
    那时候奥巴马正在为连任而努力,备战来年的大选,杰克对此漠不关心,他说:“政治家都是骗子。”我修正说:“一部分人是骗子。”
    “不”,他强调:“他们所有的人都是骗子。”
   
    已是三个小孩父亲的杰克,却有着看黄色图片的癖好。有一次他用手机让我看他帆船的照片时,不小心露出了几张美女色情照片。我说:千万不要让你的小孩看到这些。
    他笑说:“Never!”
   
    杰克很爱国 ,那时我正打算买一辆二手车,他力荐福特和雪佛莱,说这是世界最好的车,并请我去看他新买的一辆米黄色的福特小车。我说:“听说日本丰田也很好。”“真的吗?我不知道。”他对美国以外的品牌如此缺乏了解。
    杰克的乡土情结很重,他的家在安大略湖畔的奥斯伟哥,七月份他去休公休假之前我问:你有旅游的计划吗?“没有”,他答:“为什么要去旅游?奥斯伟哥是最好的。”他说他已经搞了一条船,届时到湖里捕鱼、游泳。
   
    但是他对遥远的中国,却有着出人意料的好奇心,他曾指着手机问我,汉字是怎么写的。我曾客套说,中国比不上美国;他却说:“我不敢确定,你们中国有几千年的历史,而美国只有两百多年历史,中国肯定有些东西比美国强。”
   
    我曾经问他:他家来自欧洲哪里;他答不上来,他说:他的家族已经很混杂了,只知道其中有一支来自意大利,这些都无所谓了,最重要的是:他是美国人。
    “I come from here.”杰克说。
   
    今天的我,很羡慕他这种淳朴的达观。佛教说,万事皆因缘起缘落,随缘就好。道家说:有得必有失,有舍才有得,一切应当顺其自然。因此,哪一天我的子孙后辈象杰克一样忘记了自己的出处,这不是也是一种福分吗?
   
    2011年圣诞节前夕,我辞职离开那个呆了半年的工厂,临别时杰克以他那温暖的大手紧紧握住我的手说:
    “XI,你是一个好工人,你如果想要工作,可以再回来。”
    然而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碰到过象杰克那样的好工友。但我知道杰克是典型的美国人,如果像他这样的人太少的话,美国这个国家是不可能收留我这样的人的。
   
   
    从童年记忆般的那个工厂回来,妻子又向我抱怨说:长子已经与她有文化隔阂、、.辛辛苦苦地把他养大,人却被美国拿去了,好像白养了一样,实在想不通!于是又开始抱怨我在国内时,去惹政治的祸,害得全家跑来美国受累、、、、、、
    心里怀想着杰克,我告诉她说:孩子其实没欠你什么、、.你应该感谢儿子生在我们家里,给我们带来了天伦之乐。
   
   曾节明 有感于2016年五月二日中午于春雨中
(2016/05/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