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诸葛亮断送蜀汉与蒋经国断送台湾民国]
曾节明文集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诸葛亮断送蜀汉与蒋经国断送台湾民国

    诸葛亮断送蜀汉与蒋经国断送台湾民国
   
   
   
   


    三国中蜀国首先灭亡,旧史一般归因于宦官黄皓弄权乱政,实际上蜀汉的灭亡与黄皓并无直接的关系,黄皓弄权固然加重了政治腐败,但蜀汉之亡,亡于军事原因而非腐败;而且,蜀汉也非三国中最腐败者,孙权之后的东吴,其政治的腐败昏暴,就远甚于蜀汉,曹魏和司马家族的荒淫腐败,也不比蜀汉少。
   
    蜀汉之亡,实亡于诸葛亮指定的军事接班人姜维的大错。
   
   
    公元234年诸葛亮病死五丈原军中,姜维成为军事上的接班人,上任后屡次欲兴大军伐魏,遭到诸葛亮政治接班人蒋琬、费玮的先后压制,由是人口只有曹魏四分之一、东吴三分之一的蜀汉,修生养息了二十年。
    253年费玮遇刺身亡(姜维颇有嫌疑),姜维掌握蜀汉大权,几乎得到了当年诸葛亮的实权。掌权之后姜维穷兵黩武,九次调集蜀军主力伐魏,结果是损兵折将,比诸葛亮伐魏等而下之,大大消耗了蜀汉的元气,也刺激曹魏把蜀汉当作头号敌人,定下了“先灭蜀”的战略。
   
    更加致命的大错在于:姜维得志后,改变了由魏延创立、由诸葛亮、蒋琬、费玮延续的“重门”防御战略,而代之以“敛兵聚谷”战略。姜维认为:
    凭险设寨、筑塞的“重门”防御,太过消极,无法达到歼敌之目的,而且费用高昂;于是建议朝廷,废除汉中等地险要各处的营寨、要塞,全军集中起来,分别驻扎于汉中西南的汉寿、乐城二城,据说这样可以达到诱敌深入歼敌的目的。
    经刘禅准奏后,“敛兵聚谷”战略实施,后来更是荒唐到将蜀军主力十多万人,聚集在甘肃沓中屯田,以致于263年十一月,钟会统十四万大军进入汉中时,竟如无人之境,魏军长驱直入,直逼剑阁。姜维“敛兵聚谷”的诱敌深入战略,非但没能诱歼魏军,反令蜀汉被深入的敌人灭掉了。
   
    有人说:蜀汉亡于邓艾偷袭阴平,责任不在姜维,姜维已经尽力了。这完全是浅薄的昏论:如果姜维不撤掉汉中的“重门”防御系统的话,则魏军根本不能长驱直入剑阁,则邓艾偷袭阴平的高山无人区行军,必因距离长远无能实施(因为邓艾的行动不能携带粮草辎重)。
    而且,邓艾三万人马偷袭阴平的行动,风险极高,倘若蜀汉在阴平据险防备,没有粮草且孤军深入没有退路的魏军,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阴平在刘备、诸葛亮、蒋琬、费玮时期都有守备,为什么这时候却没有守备?阴平的守备是谁撤除的?请注意,不是宦官黄皓,而是姜维!正是姜维的“敛兵聚谷”战略,撤除了阴平三十年的守备!
   
    难怪后来灭蜀的邓艾军,在不战而通过阴平时,看见诸葛亮时期留下的蜀军营寨遗址,会叹惜不已。
   
    “敛兵聚谷”的大错,充分地反映出姜维在军事战略上是十足的庸才:以前蜀汉政权以四分之一曹魏的国力,为什么屹立不倒?凭借的就是山险;凭借山险,魏延创立的汉中“重门”防御战略,抗住了曹魏三十年:公元230年,汉中太守魏延曾独自打退了司马懿、曹真十万大军的进攻;魏延死后,后任汉中太守王平以三万军扛住了曹爽十万军的进攻,靠的也是魏延留下的“重门”防御系统。
    姜维却抛弃蜀汉的山险优势,在国力、战斗力和人才皆不如曹魏的情况下,指挥蜀军与魏军打对攻,实实在在是大愚若智、扬短避长!
   
    蜀汉实亡于姜维之手,历史上的明眼人也看到了这一点:南宋郭允蹈在《蜀鉴》中,直指姜维误国亡蜀:
    “蜀之门户,汉中而已。姜维之退屯于汉寿也,撤汉中之备,而为行险侥幸之计,则根本先拔矣。异时钟会长驱直入,曾无一人之守,而敌已欣然得志。初不必邓艾之出江油,而蜀已不支,不待智者而能见。呜呼,姜维之亡蜀也。”
   
   
    姜维既然是个大庸才,问题是,诸葛亮为什么要指定姜维作为军事接班人和重点培养对象?公元228年,诸葛亮第一次伐魏,在天水得到姜维,即给参军蒋琬写信,曰:
    “姜伯约忠勤时事,思虑精密,考其所有,永南(李邵)、季常(马良)诸人不如也。其人,凉州上士也。”
    又说:“须先教中虎步兵五六千人。姜伯约甚敏于军事,既有胆义,深解兵意。此人心存汉室而才兼于人,毕教军事,当遣诣宫,觐见主上”(《三国志.姜维传》)。
    诸葛亮如获似宝之情溢于言表,显然有重点栽培和属意接班之意。
   
    与之恰成对比的是,诸葛亮对另一位经验丰富、年富力强、且才能远在姜维之上的大将却一点不感冒,这个大将就是魏延:
    魏延崭露头角时,仅仅是刘备的部曲(军校之类的行伍小官),但219年刘备在攻占汉中之后,却力排众议,将魏延提拔为汉中太守的位置,从此独挡一面,可见其才能和胆略何其突出!而且刘备一点没错,魏延替蜀汉防守汉中十年,且这十年是汉中最稳固的十年!
   
    《洋縣志》記載,魏延在防守汉中時独创出“重門之計”,即不消极守城,而各险隘之处,設下大型防禦工事,皆以強將銳卒守御,工事中弩兵可強弩齊發,隘口下可輕騎疾行,並可相互救援、接應、、.这样就充分地发挥了蜀汉山险优势。
    魏延以“重门之计”,成功的抵擋了魏軍兩波重兵攻擊,寸土不失。230年,曹真由斜谷,張郃由子午,司馬懿由西城,兵分三路欲进攻漢中。也在魏延的“重門”面前無可奈何,無功而返。
    此外,魏延还在230年西入羌中大破魏军郭淮部;在诸葛亮第四次北伐中,魏延独当一面击败过司马懿。
    蜀汉曾打败司马懿的人,除诸葛亮本人外,仅魏延一人。而姜维与郭淮缠斗多年,仅打个平手而已。
   
    可见,论军事才能,魏延属于诸葛亮、司马懿、司马昭的第一档次,姜维仅和郭淮一个档次,比钟会、邓艾还差半档,在三国中也就是二三流的水平。
    比起魏延,诸葛亮的才能无疑更全面,但单论军事才能,魏延不仅不输诸葛亮,且更有胆略:
    诸葛亮用兵,守强攻弱,四平八稳,杜绝任何冒险;魏延却敢于冒险、常有奇谋。诸葛亮军事上杜绝冒险的观念是错误的,因为搞军事,不可避免地要弄险。这个错误的观念,决定了诸葛亮不可能成为大军事家,而魏延却有着大军事家的资质,与司马懿相似。
    魏延军事上超过诸葛亮,最典型的就是子午谷奇兵的建议,据三國志補註《魏略》的記載:227年,諸葛亮第一次北伐時,魏延曾在军事会议上建議:長安守將夏侯楙怯而無謀,故願自請精兵五千,由子午谷直取長安,而诸葛亮从大路进兵,並認為夏侯楙一定會棄城逃走,而諸葛亮認為此計冒险而拒用。
    后来司马懿叹息说,诸葛亮用兵过于谨慎,换了他自己用兵,一定采取魏延的计策,而长安早得多时矣。
   
    诸葛亮舍弃一流人才魏延不用,而用二三流人才姜维,埋下了蜀汉过早灭亡的祸根。由此亦可见诸葛亮虽然足智多谋,其用人却是短板——一错用马谡,更错用姜维,不仅大不如曹操,比刘备都等而下之。
    而且诸葛亮不仅错选姜维,还对一流人才魏延的被杀负有责任:
    他明知道魏延与杨仪是死对头,却在临终时把军队的临时指挥权交给杨仪,布置魏延去断后,导致魏、杨二人的恶斗不可避免,这场内斗导致了魏延的被杀,蜀汉的人才更为凋零。
    本来就能力上说,诸葛亮死后,三军的统帅非魏延莫属,魏延当时也说:丞相虽然亡故,还有我在,足可以对敌司马懿,丞相亡故,派人送归成都入殓就是了,岂可因为丞相一人亡故而前功尽弃呢?这话非常自信,而且在理,但是很张扬。
   
    本来诸葛亮生前,魏延就很不谦虚,《三国志.魏延传》载:“延每隨(諸葛)亮出,輒欲請兵萬人,與亮異道會于潼關,如韓信故事,亮制而不許。延常謂亮為怯,歎恨己才用之不盡。”
    这样张扬自信的性格,很可能就是诸葛亮不喜欢魏延的原因。而比之魏延,姜维迥然不同:
   
    一,他有战术上的谨慎和小聪明,与诸葛亮类同;
    二,他比较低调。
   
    这,或许就是诸葛亮选择姜维,而不选魏延的原因。不能不说,诸葛亮的用人器量,比起刘备是不如的。
   
   
   
    诸葛亮选择姜维接班亡国,与蒋经国先生选择李登辉接班而(即将)亡国,非常相似。
    但不同的是,诸葛亮的接班人姜维,输在才具不足,忠诚是毫无问题,而且铁骨铮铮,即便在刘禅投降后,仍处心复国,假投降孤忠到死;蒋经国精心挑选的李登辉,则完全是一个叛徒、内奸和民族败类(伪倭皇民),蒋经国选择接班人,比诸葛亮等而下之也。
    因为李登辉的接班,1949年撤退来台的中华民国政府的命运,发生巨大的转折,走上了蚕食中华民国法统、背离中国、伪独投日的不归路——即先台独、再投日:李登辉打残国民党后,陈水扁伪独暴走,狠砸民国法统、马英九回光返照、蔡英文弃中华新“南向”、、.中华民国亡于民进党之手大势难挽。
    此正应了蒋介石1937年在五台山所得签:中华民国的命运——日(日本入侵致大局逆转)、共(某党颠覆丢失大陆)、水(李登辉徒弟陈水扁台独暴走。。。国将不国)。
    而中南海耽于内斗,力不从心,两岸的新分裂时代行将来临矣。
    据蒋夫人蒋方良1995年说:蒋经国错选李登辉,临终前已悔悟,哀叹:选错了人!然而为之晚矣。蒋经国精明一世,关键时刻却放着蒋纬国(魏延)不用,而选择一个叛徒、内奸、中华民国的死敌接班,岂非天意乎!
   
   曾节明 于2016年5月27日丙申癸巳己酉时于夏热纽约州
(2016/05/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