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崖文
[主页]->[百家争鸣]->[崖文]->[評 陳雲 官用簡体殘字 毒我香港城邦]
崖文
·評阿嘉活佛有關中國宗教自由研討會的講話
·評達賴喇嘛不可能策動暴亂
·評阿嘉活佛促使漢藏兩族和解
·評阿嘉活佛之中國佛教危機嚴重
·說李嘉誠
·憶九龍寨城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聽湘女 宋祖英一曲我失驕楊君失柳有感
·說釣魚台島嶼(尖閣群島)
·怎樣計算追索退還律師費
·評零八憲章
·讀曾憲梓撰文紀念鄧小平對中華民族奉献澤潤深遠有感
·讀民事訴訟中的各個階段一本小冊子
·說香港暴動的老左派
·評 香港律師會 會長 王桂壎律師 在201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演辭
·再評 香港律師會會長 王桂壎律師在201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演詞
·祭母文
·任何不合資格人士
·說陶傑論中國政治妻妾問題
·說唐唐選特首
·南禪七日
·公開讉責女騙徒朱蕭菊圓律師
·公開朱蕭菊圓律師索取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香港律師會代支訟費
·公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 追索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 香港律師會 代支六萬元訟費
·說牙患
·覆 傅慧敏律師有關跟進 朱蕭菊圓律師一案
·覆 呂毅丹律師有關代支付六萬元律師費
·香港律帥會的三封回信
·公開請 監誓人 莫玄熾律師 監證 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律師行所有文件必需要有正楷姓名
·說中國之文化一詞
·公開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公開評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請徐伯鳴資深律師監證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簡批鄭和下西洋是一個被無限誇大的傳說
·說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孟達於2012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演辭(中文譯本)
·再說 韩愈 夷齊颂
·試譯說 韩愈 夷齊颂
·說 曾焯文博士之廣
·蕭若元說歌功頌德全因迂腐的中國文化
·請網上行遵守商業道德
·正蕭若元說伯夷叔齊之誤
·公開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提供律師的姓名
·評 蕭若元回應網友追求夢想的討論
·再說曾焯文博士的廣
·公開禁止香港律師對陳鑑清律師監誓
·談古德明說中共的伯夷叔齊
·同性戀者實不能結婚
·社會的本
·批 毛賊 沁園春 雪
·說安倍晉三祭奠靖國神社的戰犯
·中國古代酷刑
·說 陶傑說性
·說葉曼
·說唐樓
·說藞苴(喇渣)
·說公民抗命
·說 陳方安生
·日相 安倍晋三 紀念戰犯
·說學子罷課
·順民
·余英時撐抗爭 讀書人要站出來
·牙周炎
·說學童佔街為真普選
·絕食
·評 吳惠芳裁判官說毒奶粉是國恥
·禁止民主党張貼徽號傳單
·從今不罵毛澤
·評 鄭恩寵 儒學不是法治沃土
·說美國同性戀合法化
·說 陶傑國民教育課外讀物一文
·評 美國最高法院關於同性婚姻的判決
·公開專函通告全港律師禁止為被告人律師監誓
·遊日本國之関西
·說 鄧偉棕之未來属於年輕人
·說香港全民退休保障
·評 為何民主制度總是在華人社會失敗
·評 陳雲 沒錢的去台湾 有錢的去日本
·評 陳雲 重造封建再立共和 中國的文化建國
·評 陳雲 香港遺民與箕子精神
·評 陳雲復漢邦與中國從香港城邦論寫到香港遺民論
·評 陳雲 官用簡体殘字 毒我香港城邦
·公開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公開第2次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說共產党(黨)
·批陶傑頸喉說
·陶傑說英國人放屁是香的
·批 刘汉城之用中国古籍探讨对藏中关系
·批 陶傑狗官豬和中國文化
·國際警察
·批 淨空法師多元文化教育與和平
·批 李怡人性不如獸性
·說 郭文貴 保家人 保命 保錢 報仇
·輪迴說
·說 南懷瑾
·評陶傑中國式刁民
·評 陶傑罪過罪過一文
·評 倪匡笑談共產党
·再評 倪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評 陳雲 官用簡体殘字 毒我香港城邦

評 陳雲 官用簡体殘字 毒我香港城邦(2011年12月13日)


湘西 黃碩雄 2016年5月25日


陳:


屯門良景邨及上水火車站出現純用簡體字的香港警察告示,破壞香港公共語文慣例及香港文化傳統。良景邨的告示出自香港警務處新界北區總交通部,上水的簡體字告示牌由香港警務處、食物環境衛生署及北區民政事務處聯合發出。良景邨的告示牌之側,並無正楷版本。上水火車站欄杆上的告示,正楷漢字的告示與簡體字版本相間出現。然而,香港的官方告示從來不應用簡體字的,這是違反香港官方語言通則的。香港政府必須解釋,立法議會也必須質問。簡體字出現在警察告示牌上,香港人不能坐視不理。


評:


陳雲所言全属謬論。


在1997年7月1日 香港是 中華人民共和國「特別行政區」。除非 陳雲在此之前完全不知道 中華人民共和國一直使用「簡体字」;否則,接受 香港回歸「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香港人,都應該配合13亿人民,而使用「簡体字」。即使在 香港生活了一輩子,都是使用「繁體字」或「正體字」無法適應「簡体字」。但,都應該尊重使用「簡体字」的人;亦等於尊重 日本國把中文字「削繁就簡」。因此,「香港的官方告示從來不應用簡體字的」,而今可以用,應該用,完全不會亦「不違反香港官方語言通則」。


而今的「中文正體字」是從「漢隸」發展而來;「簡体字」是從「草寫」發展而來。羞辱「簡体字」為「殘体字」其實就是羞辱自己。亦侮辱使用「簡体字」的 日本國、星加坡國…。陳雲無知至極。


陳:


即使港府託辭推諉,說用簡體字是要用來特地警告大陸人不要在行人路上踏單車及不要阻街或拋垃圾之類,也無此必要。


評:


香港是屬於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中華人民共和國以「簡体字」為國家法定文字,香港人必需要有所認識。這表示認同中國,尊重國家法定的語、文。亦等於尊重「英文」為香港的法定語文,以方便在 香港尋找商機的外國人。同時,亦為方便,日本國、星加坡國以至內地…在香港尋找商機的人。


陳:


首先,任何入境者或新移民必須遵守當地法律,不得託辭不認識當地語文而不遵守法律,執法當局也絕不會因為犯案者不識得閱讀法令而不檢控之(但法官可以酌情處理)。更何況,文明社會的法律一般與道德原則並不相抵——亂拋垃圾、隨處便溺、亂擺雜物阻礙通道,必然是犯法的,殺人放火的更不要說,一定於法不容。只有來自蠻夷地區的人,才會託辭不識得正楷漢字,而覺得香港可以隨處便溺、亂扔垃圾、亂堆雜物而不會被警察檢控。


評:


完全不知道 陳雲大腦通向脊髓那一條神經線出了問題。陳雲有沒有統計過,究竟「任何入境者或新移民」有幾多是「託詞不認識當地語文不遵守法律…」。更何況,「水貨客」多是香港人;因而,亂扔垃圾、亂擺雜物阻礙通道,「託詞不認識當地語文不遵守法律」顯然是香港人。而 陳雲把「亂扔垃圾、亂堆雜物」、「阻礙通道」等同「殺人放火」的犯法行為,見解相當幼稚。


隨同父母來港的小童,隨處「便、溺」,以至或有成人隨處「便、溺」,並不表示「託詞不認識當地語文不遵守法律」。陳雲學識廣博,知不知道:阿瑪遜河流域、巴布亞新磯內亞、非洲…仍有一些原始部落男女都是「赤身露体」隨處大小二便的。筆者到過內蒙大漠,何來有廁所的玩意兒。試問,這些民族帶著這種「赤身露体」的文化來香港觀光,又是不是「託詞不認識當地語文不遵守法律」呢!還是,我們有需要尊重別人的風習,適當地加以指導。相反,陳雲到這些部落地區「參觀」卻不赤身露体,又要在大沙漠中找廁所,才是不遵守當地的法律(風習)。


事實上,受過華夏文明教化的香港人非常「好客」,「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我們尊重別人的文化,使「賓至如歸」惟恐招呼不周;自己有「失禮」之處。並不是 陳雲一類「表、裏不如一」,口說「華夏文明」,「多元一体化」而以「黃蟲」視之。極端「可恥」!


陳:


其次,任何針對入境者或新移民所用的語文警告,除非是在海關、邊境或軍事區的嚴重警告(例如「越過軍事封鎖線者格殺勿論」之類),否則都不可特地用移民或旅客的語文而不附加當地的法定語文,否則就帶有歧視性質,違反民族平等的國際通則。香港出現純用簡體字的告示,擺明是歧視大陸人,大陸人看到,心裡絕對不好受。老實說,大陸人就喜歡香港用正楷漢字,過關看到正楷漢字,心裡特別踏實——終於來到自由法治之區。奶粉、藥物、化妝品上面看到英文和正楷漢字,知道是香港專用貨物,他們才放心購買的,看到簡體字反而一臉狐疑,不敢買了。


評:


用廣韻俚語說,香港的 陳雲「老鼠跌落天平」絕對洽當。


筆者認為「香港出現純用簡體字的告示」,內地人絕對好受,因為 他們回到自己真正可愛的祖國領土,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內地人最喜歡香港人的「正楷漢字」,亦等於香港人看到「黃河流域」華夏文明的「甲骨文」…,香港人、大陸人「心裏特別踏實」;特別敬重我們遠古的祖先,絕不「歧視」。止有 陳雲一類才會愛上「香港國王」、「九龍國王」。如果,陳雲寫上「曾灶財」的字體,內地人必定「一臉狐疑」,不好受,亦不敢面對。亦說明「一垢雲」與 李卓人…懂得的是「病態」文化。香港人稱為「黐線」。


陳:


其三,筆者經常出入上水火車站,實地觀察,簡體字的警告牌毫無作用,上水火車站側的行人路上,依然亂擺水貨客的紙箱、四處堆了垃圾、鐵欄上也鎖滿了單車及運貨手推鐵車及皮箱——而且就在警告牌的後面。警告牌變了單車、手拖皮箱的遮陽板(見筆者拍攝的照片)。


評:


在港英時代,一架破爛木頭車放在行人的鉄欄杆傍,警方都要取得 法庭《命令》才有權處理。陳雲一面稱贊大英帝國《憲法》精神;一面又無法容忍「簡体字」毫無作用的警告牌,事必要清除「鐵欄上也鎖滿了單車及運貨手推鐵車及皮箱」而後快,既無大英帝國之容,亦無「華夏」之量。


陳:


其四,即使港府出於好心,要教化大陸人,也毋須使用簡體字告示。以屯門及上水出現的警察告示的內容而言,前者是「行人路上踏單車會被檢控」,後者是「貨物阻街 會被檢控,亂泊單車 會被清走,亂拋垃圾 罰款千五」,正楷漢字與簡體字相差不大,大陸人具備基本識字能力的,都應猜到字義,明白內容。若果加以詞句調整,根本毋須特別用簡體字的,例如屯門的告示,由於「檢控」並非大陸公安通行用語,真的要大陸人明白,用「控告」即可,變成「行人路上踏單車會被控告」,「控告」的漢字正楷,不須簡化,這是任何一位香港官署內的語文主任(language officer)都應具備的工作應變能力。


評:


筆者認為以 美國為主導的聯合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為統治13亿人民的合法政府(包括台、港、澳)。香港就應該使用「簡体字」,責無旁貸。但不反對寫「繁體字」、行書、草書…。亦等於有寫「甲骨文」、「篆書」、「漢隸」以至「鳥虫書」等…。


「檢控」一詞較「控告」一詞為佳。「檢」是「檢定」、「檢查」之後才作控告。單就「控告」即無「檢」的步驟。不教而殺謂之「暴」。


陳:


以此四條原則來推理,香港警務處及其他市政管理部門用簡體字告示,根本並無事先考慮其他選項,只是執意要在香港公共語文打破缺口,借助大陸人出沒為理由,樹立簡體字告示,偷偷地改變香港的官方語文慣例。香港市民習慣之後,官方將以簡體字是大陸人和香港人都能看得懂的共同文字為藉口,全面推行公共語文的漢字簡體化。


評:


語、文止不過是人類表情達意的工具。英文「desk」讀作「爹士騎」是指「書桌、辦公桌…」。香港本地話不習慣讀「卓」音,而習慣將「卓(桌)」讀成「檯」(枱)。其實「枱」本來是指比較大的:平台(臺)、戲台。往後加上「木」而讀成相對細小的「枱」(胎、枱、X、抬、殆、X…從第4聲讀成第2聲)。這是習慣成自然。潮州話、福佬語、客家話,都有「桌」字的讀音,原本是指矮小的「茶几」一類。普通話(國語)說「把東西放在『桌』上」,同樣可以說成「把東西放在『台』上」,都是習慣而已。因此,無論「正(繁)體字」、「簡体字」都是習慣問題。而今的「枱(檯)」約與英文的「table」相同。筆者主張香港人大大方方全面使用「簡体字」,無(毋)需要「偷偷地改變香港的官方語文慣例」。


陳:


幾年前,香港鐵路公司在路軌上用簡體字告示,警告乘客不要橫過路軌——「危險,嚴禁進入路軌,違者罰款$5000」,這仍是有必要的,因為闖入路軌危及過路者的性命及鐵路的安全。然而,後來路軌上也同時出現正楷漢字告示牌,以示平等。至於在上水火車站的提示旅客到羅湖還是落馬洲的火車終點顯示,即使信息對大陸旅客非常重要,鐵路公司也堅持沿用正楷漢字,毫無改用簡體顯示之心。


評:


以筆者教學經驗,一班並未篩選的小學生40人計,有1/3記忆力較強的,最能適應26個字母的英文;而2/3則較能適應「方塊的中文字」。這好比音樂五線譜,止有7個音階,並不是每一個學生都能適應。相反,「方塊中文字」通過「視覺」多一層認識;雖然比較「字母文字」難學、難寫、難記…,但他卻最能適應記忆力較差而又肯「苦學」的學生。西方音樂舉世知名,其「交响樂」更是無匹者,但是有幾多肯「苦學」而又能看懂「五線譜」其理顯然。


「中文方塊字」經過幾千年的發展,存在很多問題。筆者教學時修改學生的「逹」為「達」,后來看到 滿清一些上呈皇帝的「奏章」寫成「逹」反而感到教錯學生。「后」是古代「皇」者,其「后」必是其妻,及稱「皇后」因避諱而為「後」。「凭(依几也)」是正寫,但卻繁寫成「憑」或馮下加几的凭」。試查字典,諸如此類不勝枚舉。而內地《漢語大詞字》的部首檢字法,亦非傳統的索引,增加檢視的困難,反而無助中文學習。


「中文方塊字」對學生而言有著一定的優點(优点),又是在世界文字發展史中,惟一沒有從圖型轉為字母拼音的文字,彌足可貴。希望,教授們、學者們、老師們…不要「識古不化」。否則,不寫正楷的「甲骨文」都要寫上正楷的「篆書」或「漢隸」才是「正楷漢字」。自己不寫簡體字都不應反對學生學簡体字。


陳:


屯門良景邨並非邊界,上水火車站側的行人路也並非大陸旅客的專用區,這是首次香港官方在香港市民的日常生活空間使用中共的簡體字。香港並無明文規定法定語言的書寫及口音,也毋須如此規定,因為我們香港有自己的悠久傳統:開埠一百七十年以來,香港城邦的中文書寫方式是正楷漢字、官方交流語是廣府話,英文的拼寫方式是英式英文,官方交流語是皇室口音。(按:王朝中國、中華民國與香港城邦用的中文是正楷漢字,英文成為orthodox Chinese或traditional Chinese,並非「繁體字」。「繁體字」是中共推出簡體字之後捏造的歧視名詞,認為傳統漢字筆劃繁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