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怎样成为舞台的奴隶]
谢选骏文集
·驻日美军这样替慰安妇们报仇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四
·美国进入恐怖竞赛
·雕像和文字留得最久
·新疆西藏内蒙的基督教化
·“狼图腾”的先驱人物
·李白不懂活水的奥秘
·谢选骏:美国黑人多由白人混血
·官僚主义的危机
·“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过度的真理就是错误
·答“伦敦客”组织
·“坐怀不乱”旨在批判蒙古人的淫乱
·从川普推特到最高指示
·逊尼派vs.什叶派是民族主义的体现
·君士坦丁大帝如何战胜尼禄暴君
·主权和猪权
·“物自体”的说法是一种语义矛盾
·中国和美国的差距在于缺乏信息自由
·共产党与狗粮党、美分党
·革命与妓女
·罚款和赃款都去哪里了
·独狼行动的实际原因
·犹太人与摩洛哥人的相似
·谢选骏:法庭之前人人决不平等
·我是跨时代的人类
·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都是美第奇的家奴
· 每个人在“活着”的意义上平等
·蒙娜丽莎是同性恋者达芬奇的自画像
·阿拉伯国家互咬需要勇气吗
·美国退化为“食草动物的费拉社会”
·魔鬼的游戏即将结束
·文明的末日——无神论者变成上帝
·台湾输血大陆、自身贫血——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八
·“我很忙”为何是个肮脏的词汇
·中国为何没有希波克拉底誓言
·庄严的姓名学
·日本有可能穆斯林化吗
·白人至上论者退出美洲澳洲西伯利亚
·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诺贝尔奖就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美国费城的中文独立宫图书馆
·哺乳动物与世态炎凉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
·再说登山与朝圣
·科研发明与技术运用
·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修齐治平”与制度性腐败
·国家主权的通病就是如此无情
·曾节明可以继续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国迈向中央之国的道路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怎样成为舞台的奴隶


   
   
   
   谢选骏

   
   《马友友鲜为人知的动人爱情故事》可以解读为:怎样成为舞台的奴隶——
   
   被西方媒体评为“最性感的古典音乐家”马友友,居然没有任何音乐学院的毕业文凭。虽然他已获15个格莱美大奖,却一直拒绝登上领奖台。《时代》人物周刊的一篇文章认为:马友友是古典乐坛的宠儿,也是最受争议的叛逆者。几十年来,这位华裔音乐家走过了一条艰难的人生孤旅。而他的爱情也如他的大提琴曲一样,如天籁之音,充满梦幻般的色彩……
   
   马友友出生于音乐世家:父亲是音乐教育家,母亲是歌唱家。4岁时,父亲把他领到了大提琴面前,把巴赫的乐谱交给他。马友友对音乐的痴迷让人吃惊:两年时间,他练琴的地板上居然被压出了一片坑凹。
   
   6岁时,马友友来到美国,跟著名指挥家斯坦恩同台演出。演奏完毕,观众把疯狂的掌声送给了这位音乐神童。
   
   几年后,在斯坦恩的劝导下,9岁的马友友决定进入正规的音乐学院学习。那时马友友已经跟许多名家合作演出过,出了个人专辑,上了畅销排行榜,已颇负盛名。但是,正处在青春萌动期的他开始放纵自己:他蓄起了披肩长发,开始旷课、抽烟、酗酒……
   
   一个周末,马友友在百无聊赖时参加了一个同学的生日派对。朋友同他打赌,谁能在晚上12点时得到一个叫吉儿的女孩的吻,那么第二天他就可以获得两张NBA的入场券和一整块外卖海鲜比萨饼。
   
   马友友对吉儿一无所知,只听说她是才女,从小在欧洲长大。还有她因为外型酷似“芭比娃娃”有了“芭比小姐”的绰号。
   
   (还真没看出来。)
   
   可是,当马友友走到她面前的时候,手心却开始冒汗,这是“派对王子”从来没有过的。然而,漂亮的女孩却主动向他伸出了手:“我叫吉儿,很高兴认识你,YOYOMA(马友友的英文名)。”
   
   入夜,晚风有些清凉,吉儿给马友友讲起一个故事:“14岁生日的时候,我在维也纳得到了一张音乐会的门票,那是一个大提琴独奏会。大幕拉开后,是一个跟我年龄差不多的少年。在钢琴的伴奏下,他老练地开始了演奏,所有的人都被他吸引。那天晚上我对父母说,这个才华横溢的少年是我见过最性感的男人……
   
   “我搬到了美国,到了纽约,试图再寻找那个少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再也没有查到他音乐会的消息了。直到有一天我听说了他在朱丽亚音乐学院就读的消息,你可以想象我的兴奋……”
   
   听了吉儿的一席话,马友友良久无言——那个少年之所以销声匿迹,是因为他正沉湎于各色派对和酒会中的缘故。12点到了,几个朋友在远处叫马友友的名字,他一下子回到了现实。他想都不想就吻了吉儿,转身离去。
   
   第二天,马友友得到了NBA门票和比萨饼,可是他一点儿都不快乐。而吉儿知道那个晚上的内幕后觉得很受伤。她给马友友送来一封信,信中夹着那张她14岁生日时马友友的音乐会门票。她只写了一句话:“我后悔回到美国,你摔碎了我的梦。”
   
   吉儿的信让马友友深受震动,一番痛苦思考后,他决心重新调整自己的人生。1972年春,17岁的马友友决定从朱丽亚音乐学院辍学。院长握着他的手不解地问:“为什么要让自己的音乐理想湮灭?”马友友回答很简单:“我觉得现在的自己没有资格继续做一个音乐人,我迷失了太久了。”
   
   不久,吉儿要回欧洲了。马友友听说后赶到机场送行,却没有勇气向她当面道别。飞机离去后,这个少年久久徘徊于机场外的草坪,眼中噙满泪水。说起这段经历,马友友的母亲说:“那是他的初恋。吉儿走后,他痛苦了一大段时间,甚至有一次他问我:有没有办法让时间倒流?我告诉他没有,但是我们可以重新书写未来。于是,他考上了哈佛。”
   
   转眼间,马友友在哈佛已经进入了第4个年头。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里,习惯低头思索走路的马友友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他抬起头的一瞬间呆住了。
   
   “你胖了高了,而且换了眼镜。”她平静地看着他说。他张着嘴,什么都说不出,他的手心又在出汗……
   
   她就是吉儿,他们分手4年后竟又重逢。吉儿还是那么热情和大方:“听说你在修人类学,这似乎跟大提琴无关呢!我修数学,刚刚入学。”与吉儿相遇后的那个晚上,马友友一夜无眠。第二天一早,他把电话打到了吉儿的宿舍,吉儿的同室说她已回长岛家中了。
   
   吉儿到家后意外地收到了马友友的信,里面是那张被保存多年的音乐会门票。在吉儿当年的留言旁边,贴了马友友这样的字条:“你离开我后,爱情和音乐似乎都从我的生命里消失了。我放弃了大提琴已经快4年了,现在的我不知道还能否会拉琴。昨晚,我踌躇了一夜,我想要为你做一件事情,弥补我从前的荒唐和轻薄。我想了很久,觉得只有一个办法:我要为你举行一个独奏会。请别拒绝我。”
   
   马友友为吉儿所举行的独奏会是在学院小礼堂举行的。马友友这辈子从没有这样怯场过,他调音许久,就是不敢拉出第一个音符。吉儿在台下耐心等着,她发现马友友的手抖得厉害,就走到了他的面前,把手搭在了他的肩上,温柔地问道:“亲爱的,你担心什么呢?”马友友憋红了脸说道:“我担心我演出失败,你又跑回欧洲。”吉儿在马友友的脸颊上轻轻地吻了一下,说道:“我哪也不去,你在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
   
   马友友受到了鼓励,第一个深沉的音符终于从他的手中滑出。同样是巴赫的《热情》,所不同的是现在的《热情》里饱含着男人深沉的渴望。当音乐终于停下的时候,吉儿走上了台,俯身在马友友的身边说:“4年前的那个晚上,我曾经对父母说过你是我见过的最性感的少年。但是我隐瞒了一句话,现在我补充上,我要嫁给他!”马友友的脸红了,激动地抱住他的梦中情人,拼命旋转。
   
   1974年,在哈佛大学生的反越战集会上,马友友在吉儿的鼓励下,正式拾起了大提琴。在那个上万人的集会上,他那首优美动人的越南民歌《湄公河春望》和匈牙利作曲家柯达依的《悲惨世界》震撼了在场所有人。演出结束后,会场里一片寂静,许久,大家才从他美妙的意境中苏醒过来,长久地欢呼着“YO-YOMA”的名字,如痴如醉。那次集会使马友友深刻感受到了音乐给人们带来的震撼力,他决定重出江湖。
   
   (他的演奏威力之大,难怪美国很快从越南败退了。)
   
   1978年,马友友与吉儿正式结婚。两年内,他们的一双宝贝儿女相继出世。吉儿放弃了在哈佛继续攻读数学博士的机会,做了一个贤妻良母。吉儿不仅是丈夫生活上的好伴侣,也是事业上的好帮手。她以自己旅行非洲时所见的丛林音乐卡尔哈利的节奏为灵感,建议丈夫大胆尝试非洲音乐元素。一年后,承载着马友友全新创作理念的《Meyer》获得了该年度的格莱美大奖。
   
   同年,马友友的4张新专辑全部打入了世界古典音乐排行榜。尤其是他的《巴赫灵感》专辑,由于对巴赫的全新诠释风靡世界,被誉为二十世纪古典音乐界一个伟大改革,为古老的经典曲目赋予了新的生命。许多现代音乐评论家指出,马友友的大提琴穿越了国界、战争、宗教,琴声里饱含了生命的激情和爱情的震撼……
   
   20世纪90年代初,正当马友友处于事业顶峰之际,却遭受了一场重大的危机。而在最艰难的时候,让他重新站立起来的恰恰又是他的妻子吉儿。
   
   由于马友友从20世纪80年代起,不断地把世界各地的民乐、通俗乐甚至边缘乐器都融入了他的创作,触怒了严肃音乐界的保守派。1992年春,维也纳国家剧院宣布取消与他签订的演出合约。同时,马友友的恩师,也是他最依赖和崇敬的指挥家斯坦恩先生也拒绝与他同台演出。电话中,他对马友友说:“孩子,你在自以为是的轨道上滑行得太远了,难道你想把古典音乐变成儿歌秀?”
   
   马友友无声地放下了电话,被迷茫和孤独彻底地打倒。那天晚上,他给远在美国的妻子打了一个电话。吉儿第一次听到丈夫哭泣,心都碎了。她推掉手头的工作,飞到了丈夫身边。
   
   (哭什么!好不容易从舞台的奴役下解放了出来,真该庆祝才是。)
   
   吉儿像母亲一样地摸着马友友的头说:“贝多芬说过规则就是用来打破的。你认为所有的古典音乐都是当时的民歌和流行音乐的最佳组合,你不愿意我们的孩子和孩子们的孩子只知道莫扎特和巴赫,而不知道在我们这个时代还有音乐存在过!你没有错,这不是一个妻子的看法,而是你最信赖的朋友的由衷感慨!”
   
   1999年,马友友酝酿了10年之久的《巴西之魂》专辑终于问世。经过旷日持久的论战,格莱美第12次给他“加冕”。2000年,他为电影《卧虎藏龙》演奏主题曲,这首新古典提琴曲获得了当年奥斯卡最佳音乐奖。2004年春,马友友再次获得43届格莱美大奖。迫于公众和媒体强大的舆论压力,维也纳国家剧院再次向马友友发出邀请。
   
   (唉,再次沦为舞台奴隶!)
   
   2005年春,马友友在回答美国《时代》周刊专访时说到他和吉儿的婚姻:“我庆幸拥有了这样一位集美丽、智慧和爱于一身的女性为伴侣。我们是大提琴上的弦和弓,谁离开谁都不是琴,都不成音乐……”(据《婚姻与家庭》詹蒙/文)
   
   有的网友哀叹:刚刚见到了马友友——
    
   刚刚见到了马友友。
   非常惊奇、非常兴奋、还非常陶醉。
   幼稚是不是,我承认。
   但是我知道才华横溢的马友友已经一段时日,还对他颇有好感。
   因此见到他后怎能不幼稚。
   在采访音乐团的时候,我一个转身,忽然看见了那副常常出现在电视里的亚裔面孔。心下还不敢相信,非常老土地捅捅身边的同学,以梦幻般的声音问道:“那可是友友马?”
   
   结果被众人当作外星来客。大家非常鄙视地看向我,绷起的嘴角像是在说,“这还用问?”
   
   我不是不知道马友友的女儿就在安多福上学,可是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见到真人,那种震撼是笔墨无法形容的。
   
   马友友很活泼,活泼地有点不符合他的年纪。以前在CD 封面看来,马友友很年轻,我一直以为他不过三十出头。等到靠的近了,才发现他的脸上竟也有些许皱纹,不比刘德华的少。
   
   我站在旁边听他与一个小提琴手讲话,距离他非常近,感觉不是不新鲜的。但我年纪毕竟是大了,没有太多的想要触碰他的愿望。小时候看见他的话,一定会嚷着要签名,还会捅捅人家这儿、人家那儿,务必实地求证名人与我是否连身体构造都不尽相同。(看来毛主席的诸多女友不乏此类好奇心驱使。)
   
   马友友不愧是在外国长大的中国人,幽默感很重。闲聊间不断与我及该小提琴手开玩笑。面部表情特别丰富,一个劲儿地挤眉弄眼,比陈冠希还不正经。
   
   他离开的时候,频频往回看。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看我。我在人群里离他最近,却始终没有同他握手,也没有向他搭讪。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