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可以生产“名记八酒六肆”]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可以生产“名记八酒六肆”

   谢选骏
   
   香港《苹果日报》报道指出:成都男子生产“铭记八酒六四”被警方拘捕!
   
   2016年六四大屠杀27周年前夕,内地又有民众变着法子纪念六四,被警方拘捕。而这次斗胆挑衅中共的方式,竟是制作“铭记八酒(九)六四”的酒,涉案的男子被成都公安以“将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


   
   四川成都男子符海陆(30岁),因制作“铭记八酒(谐音九)六四”,于昨日中午在成都一茶馆内被警方抓捕;同时被捕的还有曾推荐该酒的女诗人马青。
   
   公安拘留通知书指,已于今日中午12时“将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符海陆刑事拘留,现羁押在成都市看守所”。
   
   符妻刘天艳告诉《苹果》:“他是昨天中午被带走的,今天中午派出所给我打电话说他被拘留了,让我去领拘留通知书,上面写的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子详情派出所没跟我讲,具体什么事情我不知道。他们当时是搞了个图片,以酒的形式,瓶子上贴的是八九六四的内容。”
   
   年仅30岁的符,是个普通打工仔,与太太养育有一名2岁孩子。因为几年前的温州动车事件官方处理方式令他惊觉社会阴暗,从此积极关注时政,与成都维权人士为伍。
   
   同时被捕的还有成都女诗人马青,马曾在微信推荐该酒,指该酒确有实物,并贴出实物照片。她昨日在家被带走,据说也已被拘留。
   
   年仅30岁的符,1989年六四大屠杀年仅三岁,却因制作“铭记八酒六四”的字样而被捕,这似乎太荒唐了。
   
   于是我想,如果把“铭记八酒六四”换成了“名记八酒六肆”,是否可以避免荒唐的文字狱的牢狱之灾呢?
   
   将来律师辩护的时候,可以给反动政府一个台阶,就说:我是文盲,把字写错了,绝对没有任何“铭记八九六四”的意思!
   
   如果酒色的法官不同意,那么律师就辩护说:“铭记八九六四”的意思就是说“铭记八九六四的教训,绝对不能和武装部队和平对抗”!
   
   这就是“共产党中国的国情”。
(2016/05/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