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安徽国保,收起你们那一套]
徐水良文集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附注一个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支持朱学渊批评王怡
·关于法轮功问题答朋友信
·[短评]制止叛卖行为!
·与张三一言及实子先生讨论打倒中共问题
·迎接决战
·胡安宁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两个电邮
·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答草虾
·[短评]再谈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乱
·[短评]: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中国的问题,在于一党专制
·[短评]结束滥用重刑、死刑的中共乱世
·驱逐马列,让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前列
·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学术上的严格探讨和政治上的多元宽容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安徽国保,收起你们那一套


   
   
   
   

   你安徽国保蠢货团伙,伪装精神病特线吕千荣,与上海国保合伙,漫天造谣,以为谣言重复一万遍,反诬反咬本人,编毫无边际的故事,重复一万遍,到处散布,就能变成真理?就能彻底把事实和人们对事实的认知搞乱?你们太高估了自己的造谣本事了吧?
   
   现 在你安徽国保又与上海公安合伙,还调动海外代理曾节明及其他特线,(问一句:那张健近来的信件和文章,是不是曾节明手笔?或者经过曾节明修改?曾节明这小 特,真够蠢,竟然把自己的思想文风用语习惯全盘搬进信件和文章。)一起漫天造谣围攻在下,你们以为你们就能挽救你们的惨败,把水搅浑?我看事情恰恰相反:
   一是,那恰恰只能暴露你们特线是漫天造谣。只能暴露你们是卑鄙无耻的国保特务。安徽国保和上海国保,两个堂堂的国家机构,竟然只能靠漫天造谣编故事污蔑抹黑在下真民运,只能说明你们极端邪恶、无能和腐败。
   
   二 是,你们毫无顾忌地盗用你们线人的名义,在从来没有的假签名信上签名,使得他们既不敢承认,又因为有把柄在你们手上,又不敢公开声明加以否认,使得我们根 据不敢否认,实被你们逼迫法律上默认的行为,就能够大致断定他们的身份,这不是大规模暴露你们自己的特线吗?而且,我如果找到钱,对你们死心塌地的某些特 线采取法律行动,那法律上的默认行为,就会成为他们违法的确凿证据。
   
   此外还有其他种种弊端,你安徽国保蠢货,别以为你们伪装成精神病特线,就能掩盖你们自己。其实,民主后,革命民主派和未来民主政府,要查清你们,易如反掌。
   
   徐水良
   
   2016-5-12日
   
   附二篇文章: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徐水良


   

2016-1-2日


   
   冒充神经病人吕千荣的安徽草包公安、安徽霍邱草包公安,终于底气不足了,无论在这个邮件组,还是在博讯,一下子被揭穿,安徽公安那个疯狂劲没有了,像换了一个人。没心思再冒充精神病了?这不就完全暴露了吗?再装呀,我为你们打气!
   
   这不,你们又暴露一次。说我“也学乖了”,无意中承认你们被揭露冒充精神病人以后,学乖了。这像你们冒充的那个精神病人的口气吗?怎么你们老是这么草包呢?
   
   只是,我不奉陪了,否则,嘲笑你们太多,就是教你们本事太多,帮你们提高伪装作假技巧,太不值得。
   
   你 们冒充的是一个不知名的、无关紧要的、文化水平很低、内心邪恶、人品恶劣、不知天高地厚的精神病人。我再说一遍:作为当代中国民运的第一个发起人和命名 者,难道需要用与你们冒充的这样一个虚拟的低档中共走狗辩论,来证明自己是真民运?而且,连你们这些草包公安自己,也不过是不知天高地厚,太把自己当根葱 的草包,也不过是中共小走狗,无论你们是污蔑还是赞扬,对我都是无关紧要!你们靠利用上海国保过去漫天制造的大量谣言,又靠你们自己继续制造的耀眼来混淆 视听,最多只能给本人造成一些困扰,无法给本人造成多大的伤害。而且,你们越表演,旁观者就越来越认清你们安徽、安徽霍邱草包公安的下流和无耻本质。
   附:
   
   在 01/02/2016 06:27 PM, 吕千荣 写道:
   
   徐水良,你这条中共放出来的疯狗怎麽也学乖了,咬人怎麽也不敢公开说出人名了呢?
   
   熊焱是吧!熊焱怎麽不出来公开替你徐水良辩护,用事实证明你徐水良不是中共特务呢?因为你徐水良公开为自己辩证的能力太差了呀!
   
   在 01/02/2016 05:32 PM, 徐水良写道:
   
   安徽暨安徽霍邱的草包公安,一下子被打闷了,今天一天只敢在博讯偶尔活动,在邮件组则一反常态,默不作声,暂时不敢到这个邮件组来。
   
   不过,他们还会继续捣蛋。安徽暨安徽霍邱的草包公安。我等着你们来,等你们来继续出丑。
   
   你们今天一天在邮件组一反常态,默不作声,在博讯也失去了那个疯狂劲。这完全在我预料之中,然而,你们这些蠢货,你们必然会有的这个反常举止,也就进一步把你们暴露了。你们的伪装和造假,恐怕更难挽救了呢。
   
   徐水良
   
   2016-1-2日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徐水良


   

2016-1-5日


   
   你草包戈倍尔曾和你上级以及安徽草包公安的造谣造假技术,还有指导南方海外特线的上海国保那些上海滩流氓无赖草包公安,他们的造谣造假技术,都实在太低太低,往往造一次就被揭穿一次,出一次丑。本文附件2仅仅例举了你们出丑的很小一部分例子。(见附件2)
   
   所以,你戈倍尔曾和你上级以及安徽草包公安,都应该到你主子的造谣造假学校,去好好深造,好好学习造谣造假及其打草稿的技术。
   
   例 如,那上海国保草包们造谣说徐水良是被国军击毙的共匪新四军游击队员的儿子。但被国军击毙的新四军游击队员,就是共匪烈士,可是要上中共富阳县志的。再 说,那徐水良既然是烈士子弟,在共匪统治下,可是非常光荣的事情,是组织上,是党和政府特别给予关照照顾的特殊人物,那徐水良同学同事,必然是无人不知、 无人不晓。但如果有心人查一下富阳县志,问一下徐水良的同学和同事,包括徐水良在美国的一些同学和同事,向他们一打听,那你们的谣言就马上穿帮。所以,你 们应该换一个不容易被揭穿的。
   
   你 们合伙的安徽公安、霍邱公安不是靠近大别山吗?你们何不效法当年捏造生在奉化,长在奉化的蒋介石是河南郑三发子的先例,就说徐水良是大别山土匪头子的儿子 某二发子,那样,既抹黑了徐水良先辈,从而按你们信奉的中共血统论理论,也抹黑了徐水良本人,而那个土匪儿子某二发子,自然是很不光彩,需要极端保密的事 情,那就不容易被揭穿。即使揭穿了,那大别山在安徽公安的管辖之下,要圆谎要继续造谣,也容易得多。而且你们要抹黑被你们称为徐水良养父的徐水良生父,也 容易得多,可以给他捏造许多罪名,而不是捏造漏洞百出的很容易戳穿的罪名,因为徐水良的老乡富阳县许多人,都知道徐水良的生父是一个地道本分的农民。你们 甚至把他从地下坟墓中挖出来,去参与1980年代的“文革”武斗,这笑话未免也闹得太大了一点。
   
   又例如,你们说徐水良不是政治犯入狱,而是按照王雍罡头工厂羊毛衫做小偷入狱的模式,说徐水良因偷厂里的偷糖浆入狱,而且83年还在监狱外面,那徐水良把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一发,你们不是就马上穿帮了吗?你们为了掩盖,又说那是徐水良伪造的全新纸张的伪造文书,那徐水良的这些发黄发脆的文件,都在,有人想看,徐水良过去一般都不拒绝,别人一看,你们的新谣言不是又穿帮了吗?
   
   而且,特别严重的是,你们上海国保的草包公安的身份,马上暴露。那制药厂工人三年困难时期,工人用工厂糖浆充饥,只是小事,不会入狱。而到徐水良1969年进制药厂,那工厂早已没有糖浆,你们也许可以让徐水良穿越时光隧道回到1961年 去偷工厂糖浆,但那可信度恐怕就要大受质疑了。而制药厂的人和南京公安,不会闹这类笑话,海外特线,也不会知道制药厂的糖浆问题。只有上海国保,为造谣需 要,到制药厂做过调查。但他们见风就是雨,不明所以,才闹出此类笑话。就像上海政保(即后来国保)冒充“正义党情报员”,到虹桥机场候车室,竟然能看见前 一天徐水良乘朋友小巴到上海,是乘坐出租车到上海这种奇迹一样,都是上海国保的奇特的造谣本事和笑话。
   
   你们的漫天造谣,几乎没有一个字是真的。但又利用草包公安了解的某些情况作基础,这就闹得矛盾百出,犯了造谣常识的大忌
   
   上海公安低档线人华开一朵就可以信口造谣,说徐水良裤裆藏9万8千 美元中共给的安家费出关,在上海机场被上海国保查出来了。尽管这个谣言造得过于粗糙,没有考虑到裤裆里恐怕很难放得下近十万美元。同时,那中共给的安家 费,根据你们一再说法,又是经过特殊通道出来的,用得着藏到裤裆中去吗?中共给的安家费,为什么中共要在上海机场大庭广众之下查出来公开,把自己的特务暴 露?除了陈尔晋这样的蠢货会相信,一会儿说十万美元,一会儿说九万,一会儿说8万美元,其他人恐怕没人会相信这种信口造谣的低档谣言。
   
   但这种漫天造谣的本质,是让被造谣的人拿不出证据辟谣,那华开一朵这个低档特务倒是多少掌握了这个造谣的根本。
   
   所 以,你们如果查一下历史上陈旧没有破案的的杀人放火偷盗抢劫强奸之类的陈年旧案,查查那些陈旧的刑事案件,就说是徐水良当年做的,那恐怕徐水良找到天边, 也找不出证据来证明他没有做这些案件,即使对于具体案件而言的“不在现场”证据,也因为年代久远,恐怕也根本找不出来。因为法学上,只能用证据证明犯罪, 却无法或很难直接用证据证明无罪。所以,人们才要使用无罪推定原则,没有证据证明犯罪,就是无罪。你们用这种有罪推定的办法造谣,就比较容易欺骗不懂法律 不懂无罪推定原则的一般的愚夫愚妇。
   
   草包戈倍尔曾,你的草包上级,与你们合伙的安徽草包公安,你们懂了吗?下次造谣造假,你们千万别忘记先打草稿呀。
   
   ====
   
   附件1:近来对草包戈倍尔等特线部分批驳贴汇编修改:
   
   所跟帖:杨巍:ZT:北京“易经班”
   
   徐 水良:古人无知,易经混入六经。秦焚书独不焚易,再加董仲舒把儒学迷信化,独尊儒术,继续把易经列入五经,成为官方经典。易经本身就是卜筮之书,就是用神 秘主义,故弄玄虚,搞得神乎其神来骗人。古人不懂神秘主义问题,又被立为官学,再加上历朝历代江湖骗子不断利用易经骗钱,使得易经及其神秘主义到处流传, 就像推背图神秘主义一样,很能欺骗愚昧的下层愚民。而官方正统儒家又很保守,所以官方民间,谁也不敢批评。这就是导致易经危害成为痼疾,危害中国二三千 年,极难医治。
   
   不过,易经八卦的二进制数学,被现代一些数学家发掘出来,也算是易经的一个正面贡献。
   
   曾节明:张子房,诸葛亮,邵康节,刘伯温都象你一样狂妄无知?
   
   徐水良:你戈倍尔曾历史盲科学盲只懂江湖骗术,把小说当历史当科学了。
   
   用易经骗钱,把易经说得神乎其神的,就是一批江湖骗子。包括本坛神棍骗子陈泱潮独创的那个邪教里,一个半信徒中的半个信徒——戈倍尔.曾,也是把易经和大量江湖骗术说的神乎其神的骗子。
   
   ===
   
   所跟帖:天天向上02:转贴:王一民:徐水良的真实历史
   
   作者:徐水良:你特务也太笑话,这大家一看就是漫天造谣东西,也敢到这里上贴?你大概是海外早报特线或安徽草包公安,连个基本的常识和判断能力都没有。上海国保和王雍罡之流,只敢在博讯造谣,你竟然造到这里来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