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 美国不管民运特线问题,我们怎么办?]
徐水良文集
·在薄熙来问题上三个派别的分歧
·关于中国转型问题的简单意见
·驳斥王希哲造谣诬蔑
·和平转型的可能性和必要条件
·把信仰驱赶出公权力公共领域
·关于共产党设局的问题
·加强对军队的工作
·理论、宣传和学匠之间的异同
·时势造英雄而不是相反
·以亲身经历教训谈海内外联手
·驳一种精神专制的谬论
·对国内御用学者鼓吹民主集中制的简单批判
·重发29年前批判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的文章一篇
·答古谜
·又谈平反问题
·驳王丹等“期待六四翻案而非平反”说
·为什么不能原谅邓小平李鹏?
·柴玲的无权卑鄙和有权卑鄙
·驳柴玲《再谈宽恕》
·反击中共控制和利用宗教的大棋
·论“上帝只属于中国”等与神棍斗嘴帖
·我对宗教的大致认识和简单经历
·“党的领导”绝对非法
·反对平反的歪论全是阴谋或狡辩
·中共情报机构把人打成疯子习惯手法,似乎太陈旧了一点
·中共党的建设、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的本质
·攻击平反说,主张翻案说,是站到中共立场去了
·驳刘路古谜对沙溪暴动的诬蔑
·为中共户籍制度及暂住证制度与古谜论战实录
·再讲几句户籍制度和居住迁徙自由大问题
·转移方向为马列专制推卸罪责的阴谋
·8月15杀鞑子
·驳胡安宁并谈当年中共控制民运的一个阴谋
·驳暴共左派余孽等对台独两则评论
·正教和邪教
·坚持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道路
·未来世界在思想领域中的总体发展方向
·香港民主党自爆幕后金主是中共势力
·核心问题是全民起义
·中共及薄左保薄或掩盖减轻其罪恶的目的何在?
·答思想信仰领域的几个疑问
·关于文革的几个问题
·日本宗教状况给我们的启示
·马列教纳粹教和一神教的弱点及要害
·为什么必须坚决反击原教旨一神教
·中共利用一神教的一个大计谋
·鲜为人知的陕西同治大屠杀
·我觉得基督教的简介这样写好一些
·太平天国葬送了当时40%的中国人
·本人建议的邪教定义
·姚诚:致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保钓评论两则
·保钓评论两则
·中国革命何时发生?一次还是两次?
·给朋友的信
·中国异议人士,请学会自重!
·国内和坐牢不是保护伞
·动不动攻击别人心智不健全的人自己心智最不健全
·讲个狗咬狗、人变狗打架的故事
·再谈无罪推定并驳北京小左
·为高官维护特权还是为小民维护人权?
·如果中共各派永远共存共治共荣,何来民主派收拾残局?
·关于薄左签名信起草人的初步鉴识
·海外版公开信系大幅改写刘金华公开信而成
·再谈取缔惩罚罪恶滔天的共产党和毛左问题
·惩治中共罪犯也是避免二次革命的需要
·“协商民主”是理论上的胡说八道
·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只走死路
·18大评论2:抛掉幻想,准备革命
·当代中国,改旗易帜是正道
·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在国内发《大骂大帮忙的张千帆教授》,被删除
·网帖汇编1: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恋旧路、走邪路、拒正路
·对茉莉关于民族自治一文的不同意见
·网帖汇编:占海特事件,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再谈现代国家农奴制度
·再谈汉语汉字是优秀语言和文字
·为民运人士一辩
·关于极权专制
·关于“共济会大阴谋”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再谈“摸石头”
·互联网时代如何发起革命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许良英,不同凡响的理想主义者,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良心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二)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五)
·我眼中的圣者——悼许良英先生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六)
·重视许良英先生的这些意见
·悼念许良英先生文章两篇
·当代中国,改良代价远比革命大
·批判素质论的几个帖子
·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不管民运特线问题,我们怎么办?


徐水良


   

2016-5-6日


   

   (电邮汇编,按时间顺序倒排)
   
   陈小雅,你好!
   
   谢谢你的信。
   
   民运特线的漫天造谣、污蔑攻击和他们挑起的极其污秽的“内斗”,确实让人烦不胜烦。你不想再看这些信件,而且本人大家都不想看他们的东西,这些,我完全理解。但是,没有办法,我们除了正视应对他们以外,没有别的办法。他们绝不可能停止他们的做法,这是他们的任务。我们除了应战以外,没有别的办法。
   
   我很感谢你过去也曾经揭露不少这类人,其中有些是非常著名的所谓“民运领袖”,我也曾经大力支持你的揭发。其实,事后证明,这类人,绝大多数也是线人,而不仅仅是一般的人品恶劣。你说的三种人,认为前两种不是特线,其实,前两种恰恰是线人特点。所以任何国家的情报机构,都要利用线人,却都认为线人不可靠,并不相信这类线人。
   
   你信中的XX女士,如果我理解不错,应该就是盛雪。这个人,声名狼藉。我刚到海外时,当时还没有赖昌星问题,有一次谈到盛雪,王炳章就给我介绍过她的情况,并且用他自己的亲身经历,来作说明。王炳章的名声在海外一直很差,他在两性关系中的极端混乱,也是众所周知。连他都对盛雪很不屑,不愿接受其勾引,事情可想而知。一般我不相信他的话。但我想,在这个介绍中,他没有必要造假。说句笑话,张健一类痞子的男神王炳章,极端鄙视他们的女神盛雪,不知道他们该相信哪个,是男神还是女神。
   
   但是,民运中被捧抬很高的,往往就是这类声名狼藉的人。民运沦陷区的事实和黑白,往往是完全颠倒的。
   
   人们可以离开狭义民运圈,但是,如果你早就被打上民运人士的印记,像本人这样,最早发起当代民运,民运这个印记深深刻在身上,尽管我一再呼吁撤离狭义民运圈,但别人根本不可能把我放在民运圈之外,所以迄今没有办法撤离,因此也只能作为民运人士来正视、来应对他们。
   
   另外,国内朋友对海外情况很不了解,其实,民运圈被捧得很高,国内朋友因此很相信的许多人,恰恰不过是线人。
   
   徐水良
   
   2016-5-6日
   
   
   在05/06/201601:17AM,xiaoyachen写道:
   
   对不起,我不知道谁把这些邮件寄给我,希望今后不要寄了。
   这一段看到大家一些争议,谈几点感想:
   1、01年在波士顿参加“廿一世纪基金会”主办的“第二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唯一一次与XX女士见面,她送我一本采访赖某某的书。我问,据你看,赖案究竟是怎么回事?她说被党内斗争利用了。我再问,指控的问题有没有呢?她无语。我又问她认不认识两个人,她都不认识。这两个人是《管理世界》的创始人,后来是领导人。XX的简历自称曾参与这本刊物的“创刊”,我就知道,她可能只是一般帮过朋友一些忙那样的“参与”,所以扯上这层关系罢了。按说,我在国内孤军作战,海外信息不灵,没有一分钱赞助经费,很需要有一个志同道合的合作者。XX号称“六四调查委员会主席”,我曾希望我们能建立联系,但在这之前,我需要了解她。于是,我又问当时一个被谣言污称与XX有不清楚关系的民运老大哥XX,这个“委员会”做了些什么?他回答我说:“什么也没做!”我就知道,谣言不可信,这个女人也不可交往。
   2、真正的国安卧底,恐怕是谁也看不出来的。除了公开的由国内外交、新闻和国资公司派出人员,如能让我们普通人认识,那就是儿戏了。举一个例子。索罗斯改革开放基金会,由索罗斯本人的代表和推荐执委,以及体改所代表和推荐执委四方面人组成。你们想得到吗?几十年来,坊间流传的,说体改所某某某是国安的人。而实际上这是一种烟幕,真正的国安代表,不是别人,正是索罗斯本人的代表,和他推荐的执委。所以我说,这个“反共老手”第一局就输了。他的才能,恐怕还是搞钱。
   3、如何解释许多人与国内派出人员的交往?可能有几张情况:一种是我前两天给从德和文立的信中所说,自以为聪明,想两边通吃的人;第二种,本身就不是以民运为志业的人,谋生需要而已;第三种才是有双面身份的人。这些游戏太复杂,需要资料太多,本人说不清。但这些人都不是所谓的共特。
   4、关于共特,我比较欣赏胡平的这句话:如果那么多人都是共特,共产党那么得人心,大家也不必搞民运了。真的,连XX这样的人都能当上你们的头,你们还搞什么?
   5、对于那些出于自尊和谋生需要,撒过一些小谎的人,事情澄清了,也别揪住不放吧!人谁没有缺点?你活,也让人家活。虽然有些是我们很不喜欢,不愿与之为伍的人和缺点。好在大家都在海外,自由天地广阔飞翔,真羡慕你们!
   6、历史长河,人如蝼蚁。最傲慢的蝼蚁也会被淹没。而且会淹没得更快,更惨,所以我劝青年人读读历史,学会尊重人。给人以尊严的人,自己才有尊严。践踏别人者必然反遭践踏。因为人都有自己的意志。这个规律无情的。
   谢谢大家看我一番废话。希望以后不再收到这类信件。
   小雅2016年5月6日
   
   徐水良于2016年5月6日,星期五,上午11:19写道:
   
   其实,揭露民运特线问题,主要是说明特线问题的严重性,说明狭义民运圈早已经是沦陷区,并且解释为什么民运圈会内斗不断,会如此黑,如此败坏。提醒朋友别与沦陷区特线搞到一起,防止受骗上当。而不是要具体抓出多少特线。
   
   实际上,民运没有国家力量,根本没有抓特务的能力。民运也没有查清特线必须的国家力量和强制侦查手段,完全搞清具体特线,是不可能的。民运最多只有揭发或举报小部分暴露出来的特线,以及提醒大家特线问题的严重性,提醒大家提防特线问题的能力。把提醒大家提防特线,以及揭发部分暴露出来的特线,说成抓特务,是完全不正确的。
   
   而且,即使你搞清了一部分特线,中共马上可以更换和渗透更多特线。像德国,特线几乎占德国成年人三分之一,共产党垮台后查特务机构才查出来,共产党不垮台,没有档案,你能搞清楚吗?中共海外百万以上特线,国内数以千万计的特线,你搞得清楚吗?所以,完全搞清特线问题,是必须依靠国家强制力量支撑的规模浩大的伟大工程。民运朋友们能够依靠自己的弱小力量,认识特线问题的严重性,认识狭义民运圈早已成为沦陷区,以及大致分清楚敌我阵营,就已经很伟大。所以,要用抓特务平台以及其他办法来搞清楚特务问题,既不可能,也不切实际。
   
   而且,真民运的主要任务不在这里。真民运的任务重点在理论、策略、制度、规范等等的设计和建树,以及策动“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来推翻中共统治,建立民主制度。
   
   中共特线一直造谣污蔑攻击本人用全部精力抓特务,不要说本人没能力抓特务,即使谈论特线问题,本人迄今一千六七百篇文章,论述特线问题的,也不过十分之一,只占很小部分。其他文章,主要是从事理论研究,批判马列毛主义,新自由主义,论述新人本主义等等。其次是政治评论,批判口水改良,呼吁和鼓吹革命,论述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以及相关各种革命策略,包括路线,方针,政策,方法等等。
   
   徐水良
   
   2016-5-5日
   =====
   
   美国基本不管民运内部特线
   
   举报民运内部共特,有不少朋友做过,但除了FBI想要秘密吸收这些共特当双面间谍,否则,美国是不会管的。实际上,民运共特很多人都是双面间谍,三面间谍(美、台、共),甚至更多面的间谍。
   
   但美国人往往比较单纯,不知道他们吸收的双面间谍,往往仍然忠于中共,给美国提供的是假情报。
   
   也有的特线,如胡安宁,被美国FBI约谈,据胡安宁自己说法,FBI要他当双面间谍,给的待遇是给钱,给经费,让他负责监控民运人士。但FBI约谈后,胡安宁就逃回大陆国内去了。是不是拒绝接受双面间谍,还是表面上逃回大陆,从事双面间谍,不得而知。
   
   美国和许多国家,从来都是根本不管民运内部的共特。也不管其他国家反对派内部的政府渗透的特务。包括敌国伊拉克、古巴、伊斯兰国家、北韩、俄国、东欧国家等所有国家安插在他们反对派内部的特务,美国从来没有管过。除非他们危害美国安全,或搞恐怖主义等等,否则,美国不管。美国抓民运内部高瞻等等特务,不是因为她们渗透民运,而是因为危害美国。
   
   刘刚吹嘘他举报的多少特务,被美国抓捕。只是他自吹而已。那些被抓捕的特务,大多是因为对美国国家安全有威胁。例如,以上海文汇报驻联合国记者为名驻纽约的唐宇华,民运人士多少年都认为他是中共驻北美最高特务头子。这几乎是公开的秘密。唐宇华的身份几乎是公开的。美国FBI不可能不知道,但多少年都不动他。赵紫阳去世,就是他以北美特务头子的身份出面,找民运一些主要头头,要求他们帮助中共,把追悼会规模搞大,把调子降低,帮助中共渡过难关。调子降低,就不会出事,规模搞大,就把激进派别压制住。中共方面以后会给这些头头们好处。结果,这些头头们竟然全部接受和执行他的指示。如果有心的朋友查一下当时会议情况,那里包括了纽约绝大部分民运头头。当然,本人这样的激进分子,是被特别隐瞒并且被排除在会议之外的。我虽然知道民运特线问题的严重性,但后来我听说这个情况,并且向当时负责悼念会的朋友核实无误,觉得这些民运头头竟然几乎公开地搞到一起,与中共及其情报机构和特务合作,实在让人吃惊。
   
   当然,唐宇华实际上是不是北美最高特务头子,其实大有疑问。中共各部门派出的特务,从战争年代起,就按苏联培训规定的特务准则,为安全起见,不准横向联系。所以,唐宇华最多是某个中共情报机构驻北美最高头子,绝对不可能是所有情报机构驻北美的最高特务头子。
   
   但唐宇华毕竟是中共某个情报机构驻北美的头子,对美国威胁实在很大,美国FBI当然要加强监控。后来监控到他的违法犯罪行为,他又不是外交人员,没有外交豁免权,美国当然就抓捕。因为那可以搞清唐宇华手下那一系特务的许多内部情况。这与刘刚是否举报,几乎没有关系。
   
   美国和西方国家,连他们政府电台对华广播的中文部,美国和西方政府明知这些电台中文部,几乎全部被中共特线控制,但限于民主制度的约束,他们对此也毫无办法。美国政府曾经决心关闭美国之音中文部,结果,连这种事情,也在中共特线全力抗议下,无法关闭。因为这牵涉到大量法律和其它问题。不像中国大陆,说关就能关的。
   
   所谓把民运内部特务问题交给FBI,不过是民运特线反对提醒和揭露特线问题的遁词。
   
   民运和反对派只能自求多福,只能自己警惕、提醒和揭露特线问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