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陈大骗子你抵赖造谣反诬得了吗?]
徐水良文集
·重发旧文揭乔姆斯基虚假光环
·驳杨支柱
·再驳杨支柱
·暴力革命还是和平革命?走向民主还是历史轮回?
·应该鼓励戈尔巴乔夫甚至1%成分的戈尔巴乔夫
·中共吸收的叛徒线民比中共专业情报人员凶恶得多
·崔卫平的恶意欺骗
·评洪哲胜的肉麻说法等网文三则
·真心还是忽悠?关于温家宝的三篇评论文章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近来关于特务问题的一些论战帖子
·张鹤慈和伪宪政派颠倒的改革道路
·许北方文章评点
·再谈改革程序(修改稿)
·读杜智富文章的一些看法
·中国反对派远超苏联东欧
·论索尔仁尼琴并谈国民主独特困难
·三妹回答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三妹评朱学渊的文章《温家宝的颠覆效应》(转贴)
·和解合作派的驯虎梦呓
·陈至洁:中国对颜色革命做出反应
·评谢燕益《政改破题——直选人大代表!》
·决定革命的不是经济而是政治和社会矛盾的尖锐程度
·两种朋友
·在独立评论看骗子神棍陈尔晋发神经
·在共舞台看骗子神棍陈泱潮发神经
·网友揭露陈尔晋诈骗犯真面目
·关于盗用他人名义问题
·李录、多维,和第二正义党
·朱长超:刘晓波有获得自由权利,但不具备得和平奖资格
·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笑话
·部分朋友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诺贝尔和平奖的泄密丑闻
·评刘晓波得诺贝尔奖共舞台评论三则
·怎样看待和利用诺贝尔奖事件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评论(3)
·让软骨头和平奖为中国民主事业铺路
·未来中国的转型道路
·刘晓波诺贝尔奖评论(4)
·诺贝尔和平奖评论(5)
·三个建国纲领,你选择哪个?事涉中国未来
·关于刘晓波问题答周志荣先生
·教温家宝一招:
·64天网披露中共转型计划
·刘晓波三百年殖民地谈话:中国人从肉体到精神统统阳痿
·中国民主运动中的十二大分歧
·诺奖评论(汇编7)
·说几点几乎公开的秘密
·诺奖评论(8)
·就刘晓波问题答李悔之先生
·答刘荻
·诺奖评论(9)
·揭示陈尔晋真面目、他的谣言和被他搅乱的某些历史真相
·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中国教育的耻辱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绝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原来刘派呼吁释放刘晓波是演假戏
·答朋友:不要过分重视对方边角料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驳胡平
·网友评论三则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大骗子你抵赖造谣反诬得了吗?


徐水良


   

2016-5-2日


   

   
   陈大骗子,你的造谣污蔑抵赖还要一遍又一遍重复,有 用吗?
   
   网友对你陈大骗子调查揭发在网上,你赖得掉吗?打官司能赢吗?
   
   下面是我驳斥你的短帖短信,就再发一次:
   
   陈大骗子,网友对你的调查揭发在网上,下面是附件是其中的一部分揭发。他们的调查说得很清楚,你的经济诈骗及其他诈骗,以及其他 许多劣迹,事实俱在,你打官司打得赢吗?
   
   说实在的,我早就想上法庭控告你了。但因为我没钱,法庭审理旷日持久,你又远在丹麦,那诉讼费我找不到。即使打赢官司,也无法要 你赔偿。而要用刑事自诉案件送你进监狱,让你坐牢,你又是精神病嫌疑,要证明你不是精神病,恐怕很不容易。而且西方这方面法律尚 有疏漏,很难打刑事自诉官司。所以只好作罢。
   
   如果你送上门来,那我也许正好有机会反诉,估计叶宁也不大敢接你这个案子,否则,他支持恶意诉讼,那律师职位恐怕就有问题。
   
   【徐水良按:我这份驳斥你的信件发出后,叶宁果然不愿或不敢为陈大骗子打官司。借口是“徐先生生活应该很清贫,对如此贫困流亡人 士控告,赢之不武,胜诉无益。”实际是不敢为你臭名昭著的神棍大骗子打那必输无疑的官司。
   
   现在你陈大骗子,戈倍尔曾,赵岩,叶宁,张健,盛雪等等等等臭名昭著臭大街的人物搅在一起。你们越是在一起大搅特搅,到处 捧盛雪、攻击真民运,你们就越是臭不可闻,你们那流氓、痞子、无赖、特线,及特线政治,流氓政治,面首政治,腐败政治,就越 是声名狼藉。革命民主派批判你们这些臭名昭著的人物,使你们自动搅到一起,就是为了扫除特线、流氓、痞子、无赖和特线政治、 流氓政治,面首政治,腐败政治,为未来的民主化扫除垃圾,为建立未来民主准备干净场地。】
   
   对网友揭发,你的唯一法宝,就是信口反咬反诬他们是特务。不过,告诉你,民运朋友曾经与调查揭发你的人有长期联系。是民运 人士,包括丹麦民运朋友派他们去国内调查你的历史和罪行,他们把你的诈骗犯等等底细搞得很清楚,你能抵赖得掉吗?他们是什么 人,不是你随意可以污蔑,反咬他们是特务的。
   
   徐水良
   
   2016-5-1日
   
   附:
   
   网友揭露陈尔晋诈骗犯真面目
   
   http://blog.boxun.com/hero/201009/xushuiliang/21_1.shtml
   
   澄清早期民 运历史
   
   http://blog.boxun.com/hero/201307/xushuiliang/1_1.shtml
   
   
           网友揭露陈尔晋诈骗犯真面目
   
   
              徐水良按:
   
   对陈尔晋(陈泱潮)的认识,我是后知后觉者。
   
   好多年以前,就有79民运老朋友劝告我,说他们在79民运期间,就看清了陈尔晋,骗子加精神异常,劝我不要与陈尔晋来往。但我当时没看透陈尔晋的欺骗,以为陈尔晋是坐过牢的朋友,仍然在力能所及的范围内帮助他。及到看到他自称弥勒佛下凡,上帝之子转世,到处张贴陈尔晋(陈泱潮)是所罗门转世和弥勒下生的确凿证据等等时,才觉察到有问题。但仍然往好处想,认为是精神异常。没有往坏处断定他是骗子。因此,我一面劝他去看精神医生,一面给丹麦和欧洲朋友写信,请他们帮助他看病。
   
   但这一来,不料捅了马蜂窝。他说是我妒忌他,把他说成神经病。从那以后,许多年来,他不断在网上张贴了许多、许多造谣攻击我的文章。我一直不作回答或回击。及到今年2月,无奈之下,才不得写篇文章回答。(见最后一篇文章)。
   
   对陈尔晋的欺诈诈骗,在国内诈骗钱财,是经济罪犯等等,我是在看到网上网友网上揭发后,才知道的。
   
   这时,我才相信79民运朋友对他的判断,也才恍然大悟:为什么他在10年多时间,完全与民运划清界限,把民运朋友当作接触不得会给他带来灾难的祸水,“水良呀,申奇呀,我们这些人互相来往,对我们大家都没有好处。”几乎与所有反对派朋友都断绝来往。而那时,他却忽然跑出来,又要搞民运了。当时我搞不清怎么回事。通过网友揭发,才恍然大悟。原来是经济诈骗犯罪案发了。
   
   这时,也才搞清楚我在国内一直搞不清楚的一个问题,即他一个一文不名从监狱出来的人,凭什么能够创办全益公司了。
   
   而且,根据他出来以后的一系列表现和情况,出来后立即鼓吹江泽民当皇帝,还鼓吹发扬卓琳的伟大精神,立即建立一个人的共和国当总统,为争当十来个人的“过渡政府”与伍凡争得不可开交。还与自称皇帝和上帝的张国堂吵得一塌糊涂。非常搞笑。他还有一个特别小组,原来毫不相识的人,却非常离奇地漫天吹捧他,还有民运中的可疑分子和可疑势力一起拼命吹捧,包括他后来给教皇和全世界宗教领袖以及奥巴马胡锦涛和本拉登发敕令,即皇帝诏令,不仅看到了这个半文盲骗子神棍梦寐以求当中国和全世界皇帝的幻想。而且觉得很像以犯罪罪行交换当线人的样子。中共非常下流,现在还在利用几个神经异常的人,破坏搅乱反对派。
   
   于是,赶快断绝一切来往,但已经来不及了。他已经造谣并写许多、许多文章攻击不已了。
   
   这些年来,我发觉陈尔晋对什么都能假造欺骗,自己的身份、历史、文章,79民运的历史,和其他的一切,都可以伪造。诈骗欺骗了不少人,使包括笔者在内的许多人上当,还搞了不少人为他吹捧。因此,为了防止有人以后再上当,这里转发少部分网友揭发文章,这些文章,几乎是随机选取,供参考。
   
               ——徐水良2010-9-28日
   
   目录:
   1、茶马古道:回国云南记行
   2、茶马古道:陈尔晋的经济诈骗潜逃案
   3、转贴:陈老先生的自我封赏可以休矣!
   5、007:陈泱潮的自白
   6、007:陈泱潮,你不要再给自己涂脂抹粉了
   7、007:欲盖弥彰只能表明你陈泱潮五心不定,内心混乱
   8、草根:陈泱潮是政治难民吗?
   9、徐水良:劝告陈尔晋
   附:陈泱潮:致教宗等宗教领袖暨各国首脑敕令
   
   
           1、茶马古道:回国云南记行
   
   原文网址:
   
   http://peacehall.com/forum/200904/boxun2009a/48232.shtml
   
   [博讯论坛]隆冬的北国,冷得有点让人受不了,为避开这几天的寒流,告别了朋友前往云南享受一下四季如春的昆明气候,一则会见几个朋友,二则长期压在心头的一件事促使我一定要到云南宣威,毕竟那里是陈尔晋老仙人的故乡,在这样的情况下,开始了我的云南之行。
   
   飞机刚降落在昆明机场,一下飞机就感到了春城昆明的温暖,给友人打了个电话,很快友人就到了机场,从未谋面的朋友,却是自己的知音,我们来到宾馆就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大家在宾馆餐厅用过餐后回到房间天南海北的谈了起来。这位朋友对陈尔晋也很熟悉,话题很自然就转到陈尔晋身上,因为老仙人毕竟是云南本土人,朋友认识他也属于巧合,这位朋友建议我亲自到一趟宣威,说这样能更详尽地了解到老仙人的一些情况。反正在昆明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利用一点时间去体验一下真正的宣威火腿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当汽车疾驶在昆明至曲靖的高速公路上,隐隐地已经感受到冬天的寒冷了,离昆明越远,这种感觉越强烈。
   
   四个多小时的长途旅行,对我来说还能忍耐,车子刚在宣威宾馆门口停下,袭人的冷风吹得我直打哆嗦,但想到来了了陈老仙人的故乡,心里却别一番味道。说起来我和陈老仙人也算得上是未谋过面的至交了,不管在网上如何交往,毕竟大家也算是老朋友,在老朋友的家乡,想着网上所描写的一切,我心里就急着想见到网上所说的小菜园的刘大常。安排好住宿,我顺便叫了一辆夏利车,让出租车送我到小菜园。不知是如何转的,用不了五分钟司机就停下了车,说小菜园到了,我只好下了车,付了五元人民币给司机,向四面看了一下,才看清这里是一个城郊结合部,边上有一间简易房,卖着香烟,对面有一家小学校,我向卖烟的女老板打听刘大常家,这个女老板马上就和我说顺着路下去,后向左转第二道门就是刘大常家了。我谢过这个老板,刚走出没有几步路就闻到一股臭气,一看路边上有几个简陋的厕所,我赶紧加快脚步走到下面路口,按老板娘说的路线转了过去,还好第二道门是开着的,我侧着身子进了这道门。
   
   还没有开口,一个牛高马大的女人站起来问我找那一个?我告诉她我找刘大常刘师傅,女人从头到脚看了我一遍,说道:“你是那个,找刘大常有那样事?”我将朋友所告诉我的情况和这个女人说了,女人让我等一下,说刘大常一会就回来。女人请我进了她们的房间,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女人就是刘大常的婆娘,我进的这间房过去就是租给陈尔晋藏娇的地方。我还没有喝口水,女人就说刘回来啦,我站起来向刘大常打了个招呼,刘好像很奇怪地看了我一眼,我向他说明了自己的身份,说我刚从海外回来,特地来看一下陈尔晋住过的地方。刘大常自言自语地说:“真是太奇怪了,什么人都来看陈尔晋。”我一想也对,最近两年内,确实有许多人来过这里了,基本上都是冲着那个“民运之父”的陈尔晋而来。
   
   刘大常一看就是一个没有文化的那一类人,身上一大股烟味,他坐下来后慢慢地就说起来,他说,不知陈尔晋在外面作了什么孽,什么人都来找他问陈尔晋是不是个诈骗犯?为这个事,可以看得出刘大常也很烦,他叫他老婆去找一下周家洪,说有那样事周家洪也能说得清,他老婆没说什么就出去了。在和刘大常的聊天中,我有意的提问了有关007在网上公开的一些事情,刘大常说,这些事,榕城镇那个晓不得,我也知道了,007所公布的一些事,只是陈尔晋事情中九牛一毛的事,看起来007还给陈尔晋留足了面子。
   
   要知详尽情况,请网友关注明日连载。
   
   看起来刘大常一家人对陈尔晋是熟的不能再熟了,我从刘大常嘴里证实了许多东西,而这些东西也是007在网上说的那些事。
   
   就在刘大常向我说着陈尔晋的一些事时,他老婆带了一个人回来了,不用说这个人就是周家洪,周家洪还没有进门就说开了,什么钱也不给,反而把我说的糊里糊涂,还是刘大常的老婆说他不是说你,而是在说陈尔晋,原来当年周家洪自己的老婆被陈尔晋勾搭上后,陈尔晋为了熄事宁人,提出愿意帮助周家洪的食品店给一些资金,周家洪打了牙齿连血咽同意了,便事后陈尔晋一直都没有兑现,搞的周家洪没了夫人又折兵,所以只要有人到宣威,一说到陈尔晋就咬牙切齿的,大有要将陈尔晋千刀万剐之势。好在这些情况我过去从网上也听到了一些,所以自己还能控制情绪,静静地听周家洪把事情说了一回,刘大常的老婆薛家美同样诉说了一些事,其中就包括在她家里的一场大战,她对我说,陈尔晋的大老婆一锥子差点没有要了刘大常的命,那次的争风吃醋,确实打得不可开交。这些事对于我这个远客来说,已经多次听说过了,更何况此次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风流事而来,所以当这些人还要继续往下说,我及时的阻止了他们,为不让我这一次白跑,我就邀请这几个人一起吃饭,结果刘大常和周家洪带着我到在宣威较有名气的“有一腿”餐馆享受了一番宣威火腿的风味,倒也不虚此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