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驳蔡贤斌]
徐水良文集
·颠倒的国际和中国意识科学
·与达赖喇嘛的见面、感想和思考
·写给胡安宁的一个网上帖子
·九十年后看五四(五四人物、巨人不巨)
·伪造的六四记忆黄雀行动
·网文一则(关于民运污泥浊水)
·巴东县公安局那些法盲,全部解雇算了
·祝愿台湾人进一步提高文明素养
·告别启蒙空谈,投入积极行动
·答王希哲
·花瓶民运可以休矣!
·政庇民运花瓶民运犯罪团伙被捕
·驳64重新评价说和正名说
·杨佳邓玉姣的短刀超过一千个花瓶民运组织
·驳胡平兄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部分文章汇编)
·短文三则
·二十年前,我们曾经离民主只有半步之遥
·驳刘路的两个谬论
·简答刘路
·从国际战略高度看新疆75事件
·反对意识形态和信仰专制
·网文两则
·剥夺官僚太子党权贵集团的抢劫掠夺权
·通钢事件vs75事件
·关于人民起义中可能出现滥杀无辜的问题
·中国真右派与真左派可以结成一定形式的同盟
·统一思想的做法,原则上错误
·再谈革命和暴力
·关于民族自治短帖一则
·也答胡平兄
·新华社文章故意曲解本人意思,特重贴相关文章并加说明
·民族自治要和种族主义一起否定
·走出西藏问题的误区
·与范似棟商榷:中国民主运动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
·中共蠢货养虎遗患
·关于“海外民运”山头林立、内斗不止的问题
·关于保扁问题
·再答一次洪哲胜
·民进党保贪腐走向安乐死
·二十世纪民族独立运动批判
·人类共性、走火入魔的洪哲胜和民运人士
·谁是当前中国人的主要敌人?
·鼎足三立的中国意识形态和政治势力
·捍卫约定俗成的语言及其词汇,反对不学无术的胡言乱语
·抛弃左右直线线性思维,改采立体运动思维
·评孙丰《“革命”的争论不休,是因意志与认识是两个立场》
·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惩办中共国务院委托缅军灭果敢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三个烂党,一色蠢货,统统皆输,没人胜利
·邓慈禧和赵光绪远远不如真慈禧真光绪等网文两则
·恐怖主义的最简定义(兼评联合国定义草案)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在纽约看到处都有的美国公有制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谈当今中国的定义和定义问题的一些哲学知识
·某些人对事实与价值相互关系及功能的颠倒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
·谈波兰情况,破除一个传统迷思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蔡贤斌

   

徐水良


   

2016-5-19~20日


   

   
   (邮件组邮件合编,按时间顺序倒排)
   
   国共两党都用家法处置自己的特务,这是从苏联搬过来的,都是没有法制法治观念的表现。国民党特务系统,曾经不经过请示,用家法处置背弃国民党和党国的台、美、中共三面间谍江南,结果引起轩然大波,大大伤害了台湾的外交。尤其是江南还是美方线人,头脑单纯的美国人,觉得台湾情报机构竟然杀美国线人,自然非常恼火。这次中共用家法处置铜锣湾书店盛雪的铁杆同伙阿海等等,同样引起很大风波。这些人并未背叛中共,只是站在政法系立场揭习近平的丑,情节不严重,只是一般错误,罪不至死,再加上香港和国际舆论压力,中共只好找借口释放。
   
   这蔡贤斌装模作样背叛纪律最严格的中共军系特务,却连装模作样的家法处置的戏都没有演,这戏,似乎也演得太蹩脚了点,完全是低级破绽。
   
   徐水良
   
   2016-5-20日
   
   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收到蔡贤彬攻击本人的後一封信。幸好有朋友主动把他的信转给我,否则,真是错过了一个大笑料。
   
   中共军系少校特务蔡贤彬的无知,包括连美国有个外交部叫国务院,外交部长叫国务卿之类的常识都不知道,其无知,实在让人震惊。这样的人竟然还不知天高地厚地自称哲学家,真是不知道天下还有羞耻两字,实在让人笑掉大牙。
   
   我怎么来的?网上我已经写过几十上百遍,争论过不知道多少遍。你不去看,就信口造谣,你不反思自己撒谎造谣,却要我再写一遍,我有这个必要,有这个义务吗?否则,中共数百数千万像你这样的低档痞子无赖特线,都来造谣,要我重写一遍,我忙得过来吗?
   
   我早已经说过,正义党拼命争夺我出国的功劳,说是他们努力的结果。但当我发起揭露正义党是上海国保(政保)策划的特线组织时,他们就反过来捏造虹桥机场所谓的特殊通道出国。就像你们所有特线一样,不断满怀仇恨地造谣污蔑攻击揭露特线问题严重性的人们,反对抓特务。可是,同时,你们马上毫无根据地反诬揭露特线问题的人是特务,理由是他们揭露特线问题。这种自打耳光的行为,在特线中总是不断反复重复着。但正义党编造的谣言,立即被我揭穿是上海国保造谣,通过正义党发表,成为正义党特务组织的铁证之一。正义党很快被我们打垮,可是你们特线们就一千遍一万遍地重复早就被我们揭穿被打垮的正义党谣言。
   
   再说一遍,我帮助过什么人,有必要向你这样的低档特线汇报,让你去拿奖金吗?
   
   至于在邮件组发邮件,是邮件组成员的权限。你不想收到邮件,你自己退出去。你这种低档特线,竟然连这种常识也不知道?
   
   至于你想让魏京生弟弟作证,你自己去找。我没有这个必要和义务。根据无罪推定原则,你对我提出指控,取证责任在你不在我,拿出证据的责任在你不在我。我告诉你核实的地方,已经是我额外提供你们线索了。
   
   最后,我告诉你为什么我断定你这个中共军系少校特务,迄今仍然是中共特线?
   
   因为,中共正规特务,尤其是军系特务,除非叛逃出国,除非不要命了,否则,中共特务系统家法无情。这是最普通的常识。而你,没有逃出国,没有丢掉性命,也没有坐牢,甚至连麻烦也没有遇到,你声称你背叛中共军系特务系统,骗鬼去吧!你不过是军系特务利用一些人不懂常识,来个低级伪装,说是叛离军系特务,然后用你一会儿激进,一会儿温和的低级伪装形象,企图渗透反对派,或者是引诱反对中共的人上当与你联系,加以诱捕或监控而已。
   
   徐水良
   
   2016-5-20日
   
   附
   
   2次六四的思考/蔡贤彬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02日 来稿)
    民主人士均惨遭不同程度地和谐,民主人士还在,但力量确实有很大流失。我抛弃体制的优厚待遇,去寻找民主群体,遇到的却是一堆垃圾,才不得不转为中间派(但我并没有重返专制的怀抱,因为我是哲学家,价值观与国人有别)。华人根本没与中供抗衡的力量,为何民主人士不选择支持中供的政改,而执意要当一辈子的支那猪,让自己的青春白白流逝?别指望国民党,国民党的官宦意识比中供严重得多,我的身份不比各位低(原中供少校),可人家只想让我当特务,根本不顾及我的生命安全。而中供一直是怎样策反、利用、保护、培养国民党军官的?两相比较,就知道国民党是个垃圾党派,无法担当大任。想找死的就去投靠国民党。我申请加入国民党,只与政治统一有关,跟投靠无任何关系。当初有投靠意向时,人家不当人,我高调的原因就来源于这个党派的轻视。这些话都属秘密啦,不过过去有一年半了,相信国安不会因此找我麻烦。
   
    还有一点,民主无大佬。所谓的民主大佬,实为以民主为幌子的黑社会组织和流氓集团。这样的派系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民主党似乎在被这种邪恶力量所和谐。呵呵!
   
    我非常希望国民党、民进党和香港民主党公开在大陆建立网络支部,利用网络强力推动中国的民主事业。这才是具有现代革命意义的。此举有明显两大优势:1.不容易被和谐,反而可和谐共特,保存民主力量;2.吸引中供右派,不至于把中供右派逼到墙角,而让中供左派变为镇压民主的妖魔。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蔡贤彬写道:
   
   鲁迅先生说,最大的蔑视就是不予理睬。
   1.徐某某来美国已经有一二十年了,以前怎么来的、
   2.你说你帮助过别人,但不说具体帮了谁。你是雷锋同志,
   3.不是你大肆往我的邮件发一些与我不相干的东西,
   4.你说你是美国国务院特别批准加入美国籍的。我有点纳闷,
   5.你的伟大经历,能让魏京生的弟弟魏小涛作个见证吗?
   6.国内的民主人士被中共邪魔严加控制,翻墙本不容易,
   
   发自网易邮箱大师
   
   
   网上已经有多人披露,即使西方国家策划的营救89民运人士的“黄雀行动”,也被中共情报机构变成以营救少数真民运人士作掩护,向西方派遣特务的行动,由邓小平亲自批准执行。其他走向西方的地下人口偷渡走私通道,绝大多数也是中共和黑社会勾结,变成他们共同控制的走私人口和派遣特务的通道。民运根本没有偷渡走私人口的通道,没有中共情报机构和黑社会的配合,没有民运人士能够帮助很多人走出中国,即使营救个把个,也已经难而又难。要帮助很多人离开中国,没有中共及其情报机构配合,根本不可能。“黄雀行动”,那是西方国家以国家力量合作进行的事情,却仍然被中共掌控。狭义民运圈民运人士力量异常弱小,当然不可能有此类能力。因此,蔡贤彬说盛雪帮助很多人离开中国,或者蔡是说假话,信口开河撒谎;或者蔡是真话,那就是蔡不知不觉佐证盛雪与中共情报机构合作。两者必居其一,没有其他可能。
   
   徐水良
   
   2016-5-19日
   
   我出国的事情,当时本来是大家都明明白白的,并且是正义党等争抢功劳的事情。中共特线竟然可以漫天造谣,以谎言重复一万遍就是真理的劲头给人洗脑,竟然会变成一个问题。可见中共及其特线造谣的努力和功力。
   
   徐水良
   
   2016-5-19日
   
   在05/19/201608:28AM,xushuiliang写道:
   过去的经验,中共特线和特线组织,往往把别人做的事情,说成自己的功劳。我出国后,正义党就一再宣扬我出国是他们的功劳。实际上,虽然正义党在我出国的事情上做过努力,但没有起什么作用。
   
   徐水良
   
   2016-5-19日
   
   蔡贤彬你又是信口就造谣。我已经说过无数次,中共驱赶我出国,美国国务院特别批准我进美国。许多朋友,包括曾经为此事帮助过我的魏京生弟弟魏小涛等都知道。可是上海国保和大量特线人物,就是一次又一次漫天造谣,造毫无根据的谣言对我进行围攻。我的无数次辟谣和说明,都在网上,你就是不看,就是要造谣。甚至造谣说我不敢说,别人上网就能看到我的许多说明,为此与中共特线的无数次论战,许多网友们都记得清清楚楚。你竟然造谣说我不敢说,这种谣言你也敢造?
   
   你开口就污蔑我没有帮助过别人。你是不是永远在我身边看着我,所以才能做出这个结论?我曾经帮助过谁,需要向你汇报吗?
   
   民运中很多人做事情,都是默默地做,为了国内安全,很少张扬。加拿大是接受民运人士等较多的国家,盛雪却永远是高调张扬,把别人努力帮助进加拿大的人,都说成她的功劳,如此而已。
   
   一般海外民运人士能够提供的帮助,是国内人士出国后进行的帮助。国内人士能不能离开中国,取决于许多因素。你说盛雪帮助过很多人离开中国,除非她与中共及其情报机构合作,否则没有这种可能。
   
   你的信发自国内邮箱。一般海外人士是不用国内邮箱的。看来你也是在国内,开口就造谣污蔑攻击真民运,力挺特线假民运的一个。只是,今后你从事此类工作之前,先好好做做功课,别一开口就出丑。否则,你们这类小丑,要把文革后期第一个发起当代中国民主运动、并且为中国民主运动命名的人造谣污蔑攻击成中共特务,恐怕并不容易。
   
   徐水良
   
   2016-5-19日
   在05/19/201602:04AM,蔡贤彬写道:
   盛雪帮助很多人离开了中共邪魔的控制区,你帮助过谁?甚至谁帮助你离开中共邪魔的控制区,你都不敢说,嫌疑很多啊!
   
   发自网易邮箱大师
(2016/05/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