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小平头夜话
·草根 三评陈泱潮之一 陈泱潮是政治难民吗?
· 兰剑: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 ZT:鲁 凡 特权论"是对暴政中共的劝进书、拯救书、献策书、效忠书
· 神马都是浮云!神汉又出来兜售旧货啦。(题图)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 兼谈神棍陈的“日久见人心”
钱文荟萃
·钱文军:闻知柴玲的“原谅”有感
·钱文军:再读托克维尔
·钱文军:把思维从“姓资、姓社”的俗套中解脱出来
·钱文军:谁都别妄言“拯救中国”
·钱文军:斯诺登爆料与张召忠发飙
·钱文军:从曼德拉葬礼说开去
·钱文军:新权威主义,离法西斯主义还有多远?
·钱文军:普京之得与失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建政三”的故事(图)
杂文政论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 “机密”,“机密”,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图)
·关于辛子陵文章的内部通信
·四川教师刘绍坤被非法抓捕始末
·林彪日记有限范围解密:揭秘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九一三中的小人物--黄勇胜的警卫参谋--铮铮铁骨费四金(ZT)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无知还是别有用心
·回应曉
·中共五毛炒作“新疆男子焚烧天安门毛泽东像”的“旧闻”
·给中共各级贪官造册——柳州卷
·中共各级官员名录(第一号 柳州)(2010年版)
·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中国社民党文告:为暴力反抗暴政正名
·好一个刘因全,竟敢冒充蔡登文上贴骂人!(图)
·刘因全“风雨门”的台前幕后
·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文告:为乌坎村民维权抗暴正名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
·ZT:维基解密拉开金刚竹幕
·加人和共产党的不同之处是:(图)
·陈光诚自由后的视频讲话文字整理出来了
·丹麦民主中国阵线声明
·民运岁末盘点: 魏京生的“革命檄文”PK 花瓶民运的“引领变革”
·内幕惊人 中共国安特务海内外绝密行动大曝光
·谁是“独立评论”删帖、封名的内鬼?
·我的西域,你的
·吴弘达:王丹不知道的事,曹长青不愿说的事
·就曹长青《“五错俱全”的王丹》一文当面求证于张思之(图)
·1990年全美学自联关于中共特务渗入民运组织进行破坏活动的调查报告
·ZT:谁在保护北京的间谍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秋火:建立于暴力的谎言与丑化都不能抹黑工人运动 (图)
·平头点评:盛记多伦多民阵之团伙(图)
·狗日的“领军人物”盛雪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二)
·刘淇昆“奉旨”力挺盛雪(图)
·真相的力量胜过组织空洞的声明
·杨宪宏再次释放假信息
万恶淫为首
·周晓燕:盛雪比汤灿坏百倍(图文完整版)
·盛雪的经典照—— 我在独评被封名逾期不解封的前因后果(有图有真相)
·一张合影照,引出盛雪6个情人的悬念 (图)
·盛雪“艳照门”——民运版的权力与性 (10图)
·且看盛雪婊子牌坊两不误地表演(图)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面首出马 乞求诺奖——盛雪与男宠合演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双簧闹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盛雪、张晓刚“双人转”——香港支联会澄清声明
·盛雪帮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庇”穿帮记(图)
·盛雪的铁杆面首阿海其人其事 (图)
·盛雪面首阿海被中共家法惩治绑架回国(多图)
·ZT:阿海写给盛雪的情书——我是你的马仔(多图)
·见证:董昕容忍盛雪与众多男人同床之秘因
·彭小明:盛雪母親的丑聞再分析(图)
· 朱学渊“冲冠一怒为红颜"(图)
·朱学渊老当益壮充当盛雪打手
·从盛雪“干爹”朱学渊不服老说起(图)
·盛雪淫威下两个八旬老叟的迥异表现(图)
·朱学渊色迷心窍为盛雪站台背书(图)
·唐元雋:情人政治要不得
·一睹为快!揭露盛雪之《民运黑洞》电子书横空出世
·看图识人系列:盛雪团伙画传(一)
·盛张淫乱实证——张晓刚的加拿大狗血难民剧(多图)
盛张“淫照门”
·浅议盛雪、张小刚淫乱裸照之真假(多图)
·从盛雪、张小刚“淫照门”事件说开去(完整版)
·“做特殊工作的人,怎么能把生殖器暴露在外呢?”——回应张健的栽赃
·回应陆文禾有关反共立场的信(图)
·盛、张“淫照”乎“行为艺术照”乎?(多图)
·彭小明:盛雪的淫秽照片和主席头衔(多图)
·黑客攻击——盛雪团伙赵家背景穿帮记(图)
·ZT:白天没鸟事,晚上鸟没事------盛雪色骗江湖记
·陈卫珍:性贿赂是宪政民主的大敌
·陈卫珍:盛雪的滥情滥性对民主组织和事业的巨大破坏
·陈卫珍:向盛开的雪莲“致敬”——扒一扒盛雪女士到底是什么人
·识人走眼的郭国汀
·盛雪拿诺贝尔政客“淫照奖”众望所归(图)
·民运圈"黄艳"盛雪骚扰郭文贵受辱记(图)
·秦盛挟洋外交出击 遭立法院当头棒喝
·王龙蒙:揭穿巴黎骗子张健的欺骗史
·袁建斌: 我从董事长成为访民又杠上唐柏桥的经历
·环绕郭身边的谍影 之盛雪篇(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平头按:面对盛雪团伙张健、张晓刚之流的无耻表演,连旁观者都看不过眼拍案而起。这是多伦多知情者发到平头邮箱的爆料文,贴出来供大家评判。
   
   
   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
   

   李郁
   
   因为忙于谋生,很多日子,没有关注所谓民运的烂事了。说实在话,对于什么民运,说什么要推动中国的民主,为老百姓谋幸福,这都是骗人的说辞。现在谁会相信这伙人是正经的家伙,干的是为了站在老百姓的利益至上。谁会相信,哪怕一丁点儿相信,他一定就是一个弱智。我的观察,所谓在海外干民运的人,想盛雪之流,就是一伙社会垃圾。说边缘人还抬举了他们!
   
   前些时候,旁观者的我说了几句公道话,有一些知情者联系了我,告诉了我盛雪的加拿大民运的一些隐秘的事情,主要是盛雪那些见不得人勾当。我听了更增加了对盛雪之流的鄙视。这个女人说她是民运妖孽一点都不过分。加拿大的民运早就沦为一个黑窝,一个特线团伙!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
   
   盛雪早年在北京的事情,知情人逐渐有所暴露。据说,盛雪的忍者神龟丈夫董昕,在跟盛雪结婚之前已经有过婚史,且还养育过一个孩子。原先人们怀疑盛雪之所以那么滥性, 是董昕有生理缺陷,不能行人道,现在看来,情况并不是那么回事,动心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他能这么容忍盛雪乱找男人,是令人奇怪的,他们夫妻的真实关系是什么,真的是令人疑惑。
   
   盛雪在读书时候,经常聚啸胡同,打群架,彻夜不归,扬名于西单,诨号叫做“西单小红”。她在跟多伦多的喽啰们吹嘘,那时候她是何等威风,多少男人为了她血染街头。这样了一个女流氓当然要被公安机关处理。当地派出所联系了他的学校,准备把她送到少教所,不知怎么走漏了风声,让盛雪得到消息,连夜遁去北京郊区怀柔农村,投奔在那里插队务农的邻居。因此躲过了进入少教所的命运。由此可以知道盛雪这个人确实有一些江湖胆色,也是她后来混迹民运如此的作为的早年积累,顺理成章的事情。
   
   现在大家都知道,又由于盛雪在1976年,十四岁之际,她母亲勾搭在建筑队一起劳动的一个江湖郎中,引狼入室,受到了这个禽兽的性侵犯,失去了贞操,从此破罐子破摔,早已把女人的羞涩,矜持,贞操丢到九霄云外了。这个少年时代的变故,或多或少的影响了盛雪的人生道路。据董昕跟人家诉说,没有跟盛雪结婚前,她的男人多得是。原来以为结婚后会收敛一点,没料到盛雪这个人早就把廉耻踩在脚下了,所以跟动心婚后依然故我,可怜忍者神龟只能徒呼奈何。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盛雪没有出国,留在北京,可能等待她的就是监狱。
   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图:盛雪1978年全家照(前排左一左二即臧锡红姐妹。注意,其全家每人都露笑容,唯盛雪面无表情,可见两年前其母奸夫性侵的伤害有多深,对其母的怨恨有多烈——而当其母驾鹤西去盛动用公器诛心追溢为“圣母”其内心的纠结又是如何地扭曲)
   
   出国是一个分水岭。在国内,盛雪的那些男人基本上都是下三滥,混迹北京街头的小流氓。有身份的人谁会看得上这么一个没文化,没地位的女流氓?可是出国之后,盛雪的男人可就是一些所谓民运大佬,或者还是一些思想界异议人士的名人了。所以盛雪要感谢六四,不是六四,她能混进与所谓民运吗?她能摇身一变,装扮成“民主女神?吗?难怪1990年跟她在唐人街按摩院一起讨生活的姐妹看到了星岛日报对盛雪的报道,大吃一惊,说这不是莱梦娜吗?怎么成了民运人士呢?于是到处跟人将盛雪在按摩院如何勾搭男人,抢姐妹的客源那些个丑事。
   
   盛雪对人说,她是计划到渥太华学习语言的,因为来多伦多转机生病了,所以流了下来。真实情况是这样的,生不生病不清楚,她在多伦多一下飞机,就被朋友介绍的朋友接走了。最重要的是,当晚,她就跟这个男人共赴巫山,做将一块。这可能是她在国外的第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叫做陈浩。盛雪跟这个男人同居,一直到90年董昕的到来才结束。
   
   早在北京的时候,盛雪在一个杂志社工作,跟一个李姓的男人保持着婚外情。后来这个男人也出国了,到了纽约。升学与他旧情不断,曾经开车前往纽约与他幽会。那个时候盛雪刚才加入民运,不是什么角色,所以前去纽约,不是为了开会,是专程幽会情人。但是这个李姓男人没几年就病逝了。
   
   接下来的一个男人是一个北大毕业的留学生,姓叶,外号叫做龙少。盛雪跟这个男人维持性关系一直到了叶姓男人的妻子到了多伦多才结束,那个时候大约是1993年。据说盛雪跟这个龙少的情感在多伦多引起了一点风波。自己的老婆既然来了,龙少自然回到老婆身边。但是盛雪不依不饶,说龙少欺骗了她,把老婆申请来了。闹了一阵子之后,盛雪见龙少铁了心跟自己的老婆复合,最后只能作罢。盛雪就到处说龙少这个人如何虚伪,欺骗了她的感情 。这是很好笑,盛雪还有真感情吗?
   
   1993年,盛雪正式跟顾明好上了。那时候顾明的老婆还在天津,是他的南开中文系的同学。盛雪跟顾明的关系维持得最长久,一直到现在,即使盛雪走马灯似的不断跟其他男人滥交,她跟顾明的关系还是维持着。所以盛雪确实手段高明,一个丈夫,一个老情人,都能容忍她不断地睡男人,这也可以说是天下奇观。所以许多多伦多的朋友私底下都说,盛雪是董昕造就的,没有董昕,就不会有盛雪。盛雪在跟顾明私通的时候,哦,说私通不是很恰当,因为他们是光明正大的在一起的,先是做咖啡馆,三人合租一个公寓,如同一家人。外界说的一女侍二夫的说法,千真万确。这个时候,盛雪其实犯有重婚罪,因为,她跟顾明就是事实上的婚姻。这是多伦多老民运的人都知道的。他们也不避忌。盛雪在外面炫耀有人送车给她,弄得黄河清自惭形秽,只得给她一个“主编”的名号。盛雪跟所有男人交往,上床或者是不上床,得便宜的都是盛雪。利用女人的原始功能为自己获得名利,盛雪已经到了驾轻就熟的地步。所以现在有人说,盛雪是民运的妓女,我觉得这么说侮辱了性工作者。性工作者还有职业道德,银货两讫,两相不欠。可是盛雪,那个男人只要搭上了她,今生就只能不断被要挟,不断要付出,没完没了。不仅人财两失,还要名誉被绑架。这就是为什么至今那些跟她有鱼水之欢的大佬们沉默不语,或者明的暗的在挺她,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如此道德败坏的女人还能继续行骗民运的江湖。现在坊间所知,送给盛雪汽车的有两个人,一个是顾明,一个是高光宇。顾明在2000 年送给盛雪一辆白色的丰田suv,高光宇2004年送给盛雪一辆吉普。这是多伦多所有人都知道的往事。不过,还有没有人送给盛雪汽车,在下不得而知。当然不排除还有人赠送汽车给盛雪。
   
   大约在1992年至1994年之间,盛雪跟阮明保持着断断续续的性关系。据知情者介绍,他们勾搭的时间是1992年阮明到多伦多的一个公开演讲。这个演讲是在多伦多大学,跟一个后来回国的湖南作家辩论。提供消息的人已经记不清这个作家的名字了。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搜索一下。据说这个作家回国之后很是红了一把。后来盛雪只要去美国,就会顺道去看望阮明,把外卖送上门。这个事情,知情者不在少数,只是早年的参加多伦民运得人都离开了,渐渐的被人遗忘了。为此,盛雪还怀疑原先的死党泄露了这段隐秘的露水情缘。当网络上披露盛雪跟阮明的关系之后,身边的人告诉她,这已经不是秘密了,知道的人也不少。可见人们私底下没少对盛雪的议论。这就叫做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关于盛雪的淫秽事情,知情者告诉我,还有更多的猛料,但是这个人不愿意多说。他说还是积一点口德吧,希望盛雪乖乖的退出江湖,多说也没有什么意思,给人家留点余地为好。我是一个民运的局外人,就跟陈卫珍女士一样,偶然的机会能够看到一些文章,做了一点阅读和分析之后,忍不住讲出自己的感受,也是作为一个正直的人应该做的事情。我对盛雪这么一个女人的性混乱毫无兴趣。可是,,因为这个人说了那么多的谎话,欺骗了那么多人,还自诩为什么民运的“领军人物”,为了爱护海外的这一帮异议人士,不要继续被这个女人败坏下去,所以说一点事实给大家知道。盛雪实际上是一个公众人物,她的公德和私德应该受到监督和议论,她的隐私权应该受到限制,这就是我要说他的性乱的原因。
   
   最近,张晓刚和张健这两个丑类跳出来无耻地歪曲事实,混淆是非,更加激起了旁观者的愤慨。像张晓刚这样的无耻之徒,最后搭上了盛雪的末班车,吃了残花败柳的残羹冷炙,无耻的说谎,装逼,在崇高的旗帜下做着最无耻的事情,让人们对人性感到失望。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样无耻的。
   
   陈卫珍女士等几位基督徒受着圣主的感召,怀着大爱仗义执言,遭受了张晓刚张健这样的丑类伤害,真是天理不容。人心如此败坏,世道如此黑暗。
   
   2016年4月26日,盛雪以开会为名,再一次进入香港,这件事情难道不令人深思吗?2008年,当时是民阵副主席的盛雪“闯关香港”被拒门外。2014年4、5月间,民阵主席的盛雪,在香港和台湾高调宣称“天下围城,全民倒共”之后顺利两次进入香港。这次在台湾出席被中共高调门批评的汉藏会议之后,也顺利再次进入香港,还有传出盛雪秘密进入深圳的的传言。盛雪这番动作,难道还不说明他的身份吗?什么时候盛雪成了一个可以毫无阻碍进出香港的人物?
   
   海外民运江湖的水深不见底。江湖有风险,入”运“需谨慎。所有真正为中国民主,或者说为了国家好的人都要警惕万分,看清是非,不要被表面现象所蛊惑,受人利用。有人说,盛雪已经是民阵主席了,还坚持民运那么多年,她的身份还有问题吗?我要大喝一声,朋友,别糊涂了!连瓦文萨这样的人都是波兰共产党的特务机关线人,更何况是区区一个盛雪!看一看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谍报战吧,可能会有一点清醒了!
   
   一个姿色平平,趣味恶俗,无德无才,出身低贱,荒淫秽乱的女人就把海外民运的江湖搅得暗无天日,民不聊生。我为所有自称为民运人士的中国人感到耻辱和悲哀。现在,民运不复为民运了,民主在”民运“中已经死亡了。只有清除盛雪,民运才有可能获得重生。这是一个局外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肺腑之言!
   
   延伸阅读:
   
   (1)彭小明:盛雪母親的丑聞再分析http://www.hjclub.info/bbs/viewtopic.php?p=2873225&highlight=#2873225
   
   (2)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http://www.hjclub.info/bbs/viewtopic.php?p=2871489&highlight=#2871489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