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米的部落格
[主页]->[新会员区]->[小米的部落格]->[“纸上神佛”终可笑]
小米的部落格
·“3.15”打假:法轮功特别版
·打假、假打与假打假
·KBS取消神韵艺术团的演出
·英国勒令科学教停播电视宣传广告
·美国《外交政策》:神韵演出满场政治教化
·习近平创两纪录:仅隔半年再访美 中国领导人首访捷克
·美国专家:期待中国在峰会上发挥更大作用
·习主席首访中东欧为何选捷克
·以色列反邪教新举措 通过涉邪教刑法修正案
·法轮功把愚弄人当职业
·加艺术家:神韵网站售票具有欺骗性且表演毫无艺术性可言
·谁把李洪志打回了原形
·师徒的小船说翻就翻(图)
·李洪志父亲李丹身世之谜(组图)
·吉林省查证李洪志购房偷逃大量税款
·吉林省查证李洪志购房偷逃大量税款
·李洪志吹破牛皮的简历
·李洪志早期合作者揭发其偷税
·骗钱有术的李洪志
·潘玉芳老人指证李洪志伪造出生日期
·为逝者点烛献花,“邪教受害者纪念馆”正式上线
·法轮功演化史:从邪教到反华势力急先锋
·何祚庥:李洪志归天法轮功就完了(图)
·俄日加强反邪教情报信息国际合作
·世界各国是如何打击邪教的
·司马南:法轮功帮了我一个大忙(图)
·李洪志父亲李丹年谱
·李洪志父母是如何走到一起的
·“神仙”其实是常人凡胎
·李洪志函授高中毕业证
·李洪志不择手段敛取不义之财
·公主岭的家乡人说李洪志
·原总后内蒙古八一军马场领导戳穿李洪志的老底
·还其本来面目———见证人评说李洪志(1999年07月29日)
·我与“偶像”李洪志的“亲密接触”(图)
·“神仙”为何钟情于气功(图)
·李洪志办班赚钱传“法”后见钱眼开
·昔日邻居揭穿李洪志老底
·我经历的法轮功郑州培训班(图)
·“纸上神佛”终可笑
·李洪志的吹嘘神功大揭底
·让李洪志认怂的那些事
·俄罗斯执法部门关闭宣扬法轮功的网站
·港人骂李洪志是卖国贼(图)
·广东阳春监狱服刑人员郭飞雄体检正常 监管部门指网传郭病情严重不实
·李洪志学历造假(图)
·香港市民送给李洪志的生日“贺礼”(图)
·李伪佛现形记(图)
·李洪志家庭秘史(组图)
·李洪志难念生日经
·图解法轮功出笼真相(图)
·8年前法轮功阻止海外华人为汶川地震募捐
·Falun Gong was Frustrated in its Attack to Wikipedia
·令计划一审被判无期 庭审画面曝光(图)
·“人权观察”是个什么鬼?
·美国前特工葛特曼炮制活摘谣言背后鬼影幢幢
·国际器官移植专家驳斥“法轮功”散布谣言
·世卫官员等国际专家驳斥“法轮功”邪教散布谣言
·“活摘器官”谣言荒唐可笑 中外专家肯定中国器官移植改革
·社评:造中国“活摘器官”谣,倒像丢心缺肺
·中外专家肯定中国器官移植改革成就 “活摘器官”谣言侮辱捐献者奉献精神
·国际器官移植大会首次在华举行 中外专家共赞中国成就
· 中国专家介绍中国器官移植改革成果 有力驳斥造谣与抹黑
·“东伊运”恐怖组织头目亚甫泉被土耳其警方逮捕
·何为“东伊运”
·Leader of ETIM Terrorist Group Arrested by Turkish Police
·什么是东伊运?
·网传李洪志母亲芦淑珍8月病逝纽约
·正念对待一切
·李大师为什么要送母亲去医院救治
·“佛母”真是太悲惨
·骨干死亡统计表揭穿李洪志谎言
·卢淑珍病亡对弟子的警示
·干政乱政是邪教的本质
·天下邪教都是一样的
·从“邪二代”干政看韩国邪教
·芦淑珍的“家”在哪里?
·俄犹太自治州取缔“耶和华见证人”
·俄犹太自治州取缔“耶和华见证人”
·“血水圣灵”将魔爪伸向青少年
·活摘”谣言漏洞多
·李洪志对母亲态度所凸显的人格障碍
·李洪志对母亲态度所凸显的人格障碍
·从“剁手族”看邪教敛财术
·加拿大一法轮功成员抢劫被警方击毙
·俄犹太自治州取缔“耶和华见证人”
·从瑞陶尔抢枪被击毙想到的
·李洪志缺席美西法会的四个原因
·兰州一男子在省道悬挂法轮功横幅获刑
·美媒:互联网是科学教的噩梦
·美媒:CNN关于中国活摘器官的说法不可信
·法轮功悲剧之瑞陶尔
·俄新社报道网友博文,称法轮功是邪教
·俄电视台推出记录片“幕后世界之邪教”
·信邪教妹妹抢走了姐夫
·邪教门徒会发展的新特点
·天使业会“它毁了我们的女儿”
·台湾“心灵成长佛教会”头目害命被诉
·李洪志最近有点烦有点急
·“7台手机、11张手机卡”,他是哪样?
·【现在开庭】江天勇涉嫌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纸上神佛”终可笑

    邪教教主,没有不装神弄鬼的。李洪志更是其中的翘楚。

   

     “自四岁起受佛家独传大法第十代传人全觉法师亲自传功”,“八岁得上乘大法,十二岁起经道家高人八极真人的师父传授道家功法。1970年开始密修长白山高人李将(道号真道子)传授的大道功法,得高深密修之法,元婴出世,本体演化”,“1974年以来相继接受20余位佛、道师父传授,达到功深莫测、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因缘、预知人类未来”(《法轮佛学大师李洪志先生简介》)。他向弟子吹牛:“我有无数的法身,具备我非常大的神通法力,可以展现很大的神通,很大的法力。”(《转法轮》)李还编造了“斗蛇妖”等“光辉”历史,谎称自己具备搬运、隐身、定物和思维控制四大功能,豪言能够“推迟地球爆炸”、“重组宇宙”。总之,把自己包装成了无所不能的“宇宙主佛”。

   

     然而,这些都是写在纸上、印在书中的,充其量,只能算是“纸上神仙”。离开“纸”,来到现实生活中,李洪志就伧俗之相毕露,牛皮瞬间成笑柄。骗子怕熟人,牛皮大王忌惮知情者。李洪志的同学、同事、邻居等耳闻当年很不堪的李洪志成了道行高深的“神佛”,纷纷加入“揭老底战斗队”的行列。“纸上神仙”遭遇“扒粪运动”,原形毕露。

   

     ——李洪志的“修炼历史”乃向壁虚构

   

     按照李洪志自撰的小传、简历,他拥有多位“高师”亲授功法的神奇修炼史,然而知情人一致予以否定。

   

     1960年7月与李洪志一起就读于长春市珠江路小学的徐占璞说:“我和李洪志一起长大,是小学和中学的同学,上学时,李洪志可能受了父母离异的影响,性格内向,但从来没见过他练过功。”

   

     1969年7月,李洪志由长春市第四中学调入长春市第四十八中学“宣传队”,特长是吹小号。当时的宣传队队长郭术军说:“我看书上说他有多少多少个练功的师傅,我一个也没见过,他当时找个小号师傅倒是有可能。”

   

     原吉林省森警支队宣传队演奏员吕玉武是李洪志的室友,他说:“1972年底李洪志来到我们宣传队,我和他床挨床在一起呆了五六年,如果他晚上练功的话,那我应该能知道,因为1972年的时候我正好犯胃病,睡眠非常不好,我们班里这些人晚上谁要出去上厕所什么的,我都知道,何况他要起来练功呢,可我从来也没有看到过他练什么功。”

   

     看来,所谓的拜高师、数年苦练“独传神功”,属于李洪志的“艺术创作”。

   

     ——李洪志的“神通功能”乃无稽之谈

   

     记者来到李洪志生活、工作过的地方进行调查采访,问及“李洪志是否真的如他所说,八岁即修炼圆满,具大神通呢?他是否真的具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超常神功呢?”,所有知情者都作出了否定回答。

   

     据李的早期合作者宋炳辰曝料,一次有人“当着他(李洪志)母亲讲:‘你这个儿子他多了不起。’说一些恭维的话,他母亲当时就乐了:‘他有什么功啊!他小时候他有没有功我还不知道?你别听他瞎白话。’”

   

     李洪志家的一位老邻居反映,李当时就是“一般青年”,听到李吹嘘功能,老邻居很鄙视:“有啥,他是个神童啊?又说从小是个啥啊……,不相信!”

   

     李洪志的小学班主任杜万衡则说:“(李)在学校,很一般,至于说是‘功能’啥子,咱们从来没发现过这些,那就是没看到,就跟一般学生一样。”

   

     李洪志曾经的领导、森警招待所副所长万向新听说李的自我神化,一脸气愤:“我说他没在跟前儿,在跟前儿我能给他两耳光子,一直到今天我也没信,就我们森警这些家属也不信,我知道的还没有做这功的。”

   

     早期的合作者宋炳辰曾问李洪志:“如果你要是有这四大功能,我们要是到别处讲功,让你表演表演怎么办?”李洪志的回答很无赖。以下是宋的原话:“他说那我也不能表演呀,我没有这个功能我能给你表演?——说实话了。我说那你搞这个玩意干啥呀?……我们几个就跟他说……他说没有也得放,为什么得放呢?他说:‘张小平一本《佛子出山记》轰动全国;他说你不大点说没人信。’我们大伙说,‘要你表演怎么办?’‘表演我不能干,耍猴呢?让我表演就表演,你们要让我表演就等于耍猴,就是耍我。这样他就不能让我表演了。’他自己讲的。”

   

     显然,李洪志的“神通功能”纯属自说自话,了解他的人全都嗤之以鼻。

   

     ——李洪志的“公认能耐”乃吹牛撒谎

   

     “纸上神佛”的“纸”是个广义概念,它其实还包括“嘴”。李洪志信奉“话不说大点没人信”,是一个信口开河、漫天吹牛的“李大嘴”。记者采访那些接触过李的人后,不禁感慨李洪志在吹牛撒谎方面“功力非凡”。

   

     早期合作者赵杰民反映:“从那儿(拼制出打坐莲花的法像)以后,他说我就是佛,他也说了,‘我的功能超过释迦牟尼几十万倍,另外我的法身遍地都是’,他搁脚一抿土,‘我的脚底下每一个灰尘,都有我的法身无数亿个,你们有了难的时候,喊一声李洪志老师,我的法身马上就到。’”

   

     早期学员陈顺武之妻反映:“他(李洪志)说‘佛,我是最大的佛,我是顶天立地的大佛,就是任何一个佛都可以听我的调动。我说让哪个佛来,哪个佛就得来。’”

   

     原大法弟子李晶超之母高淑芝回忆道:“他(李洪志)说‘你知道吗?他们一见我怎么磕头的,你知道吗?他们能看出来,我是比佛大,好多佛为了找我,死了很多的佛,一个蹬一个,往上找他。他比所有的佛都高吧,一个蹬一个往上上,都摔死很多。那就证明他在最顶峰了。”

   

     早期合作者刘凤才揭发:“他(李洪志)就这么一个人物。仅仅只有三十个月,由一个普通的……如果是说高一点,也就是一个气功爱好者,三十个月的转变就成了比释迦牟尼功能还高的佛,我们觉得是天方夜谭。”

   

     早期合作者宋炳辰揭发:“他说地球要爆炸了,大上一次地球爆炸是我师爷定的,上次地球爆炸是我师父定的,这次地球爆炸是我定的,就当着我们这些在场的人都听见了。他说,这次地球爆炸,原来是定的九九年,他说现在可能提前,可能挪到九七年,他说这次地球爆炸我定的,江泽民、李鹏找我,让我推迟地球爆炸的时间,他说我使点劲,也能推迟三十年。”

   

     首期培训班学员彭锡荣反映:李洪志在授课时,首先向学员们吹嘘自己的“本事”,说他在泰国帮一个植物人“换脑子”,使其恢复了正常。

   

     种种证词表明,李洪志公认的能耐只有一种,那就是吹披撒谎。刘凤才一句“他就这么一个人物”道尽李洪志的恶劣品性,啥人物?净“瞎白话”那些“天方夜谭”的牛皮大王、谎言大师也。

   

     “纸上神佛”脆弱如纸,一点就着,一捅就破。这不,李洪志先是作贼心虚地将附在《转法轮》后的《小传》自宫了,最近又在《二十年讲法》中宣布“师父会像人一样的表现,不会对谁像神一样”了。有道是:“纸上神佛”终可笑,“上天”必然灭邪教。

   

(2016/05/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