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吴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吴倩文集]->[陈秉安:长沙知青大逃亡 --文革五十周年祭]
吴倩文集
·天主圣父:我将消灭他们虚假的教会、诡恶的邪教组织、虚假的偶像、他们的城
·你们的耶稣:对我来说,青年人的灵魂是宝贵的,我为他们中许多人从未被教导
·耶稣基督: 一旦“警告”发生,将有大量的困惑出现
· 救恩之母:今天所谓的社会容忍,不喜欢你们说相信耶稣基督
·你们的耶稣: 被钉十字架时,我的胳膊被强拉脱臼,这就是都灵殓布所显示的
·你们的耶稣:不久,最具欺骗性的谎言将在世界出现,现阶段的人类是不可能了
·你们的耶稣:天主的爱将照耀那些恳求天父制止把可怕痛苦强加於人类的假基督
·你们的耶稣:你们将在这场灵魂的争夺战中获胜。
·救恩之母:作为“救恩之母”——天堂授予我的最后名衔,让我来帮助你们
·你们的耶稣:当你揭示“七个封印”里的奥秘时,将激怒很多人。
· 你们的耶稣:爱是来自天主的一个标记,无论哪种宗教信仰,爱只能来自天主
·你们的耶稣: 天主教会已被撕成碎片。然而,教会的灵魂永不会被撒殚盗取或毁
·救恩之母:未能宣讲我圣子教导的真理 意味着天主已被遗忘
·耶稣基督:请容许我把你们带到安全之地,脱免一切伤害,远离“假基督”
·救恩之母:将有很大的破坏、社会动荡和天降的惩罚
·至尊高的天主:考验正在发生……
·你们的耶稣:他们对教会恭敬和顺从的誓言已被打破。
·你们的耶稣:我所指的世界四个地区就是四大帝国—美国、俄罗斯、欧洲和中国
·你们的耶稣:当我准备你们迎接世界救恩的最后篇章时,要留神细听我。
·你们的耶稣:当这个盛大的日子来到时,我等待着你们的回应!
·你们的耶稣:这个反对天主的先知之罪是天父最不喜悦的罪行之一。
·你们的耶稣:这是我在世上的最后一份使命:把至圣圣三的神圣信息给予世界
·你们的耶稣: 宣称圣神的声音是邪恶的,你们就犯了极其严重的亵渎之罪
·你们的耶稣:难道你不知道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吗?
·耶稣基督:将要来临的暴雨、洪水和农作物的破坏是从天而来的惩罚
·你们的耶稣:“假基督”将宣称是我──耶稣基督
· 救恩之母:我的孩子,不久世上很多先知和神视者将不再接收到讯息
·你们的耶稣: 这是我的书、我的话语、我的许诺
·你们的耶稣: 异教主义猖獗,对神秘术的迷恋却受到鼓励
·你们的耶稣: 这个时期好似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要利用它为尽可能多的人做
·耶稣基督:我像一场正在酝酿的风暴,我的声音如远处的雷鸣
· 耶稣给人类的“连祷文”(1) 保护脱离假先知
·你们亲爱的耶稣: 所预言的“生命册”记载着所有得救者的名字
·尊高的天主:只有当我感到满意时,我才会赏赐最惊人的圣迹让世界来见证。
·救恩之母:天主子女配得这份特殊的恩赐之前,需要一段非常艰辛的旅程。
·你们的耶稣:当我的血和水浇灌每个人的灵魂时,这只是迅速皈依的开始。
·救恩之母:皈依能削弱“假基督”的影响
·天主圣父:我将赐给你们所代祷的灵魂豁免权的恩宠,使他们免入地狱之门
·你们的耶稣: 为免受地狱之火的“豁免权”的恩赐感谢天父
·救恩之母: 孩子们,要拥抱“豁免权”的恩赐!
·你们的耶稣:仇恨是世上万恶的肇因,并且它以许多形式表露
·你们的耶稣:我亲爱的追随者,我的恩宠在此时倾注给你们。
·耶稣基督:没有人真正了解《启示录》所蕴含的真理,只有天主知道
·救赎之母:我再次叫上主所有的子女,把八月份献出来为拯救灵魂。
·耶稣基督:西方世界長久以來所害怕的共產主義,現在正透過全球聯盟暗中形成
·你们的耶稣: 英国─基督新教国家,不久将会皈依我的道路。
·你们的耶稣:我不是世人心目中期望我成为的那个「人子」。我不入俗套,是超
·你们的耶稣:愿没有任何人认为我所说过将会应验的事不会发生。
·你们的耶稣: 亵渎我教会的法律,你们将受到惩罚。
·耶稣基督:他们会说我是已婚的。他们会说我只不过是一位先知。
·你们的耶稣: 假先知们现在已作好部署,会破坏这个使命
·你们的耶稣:我父的诫命是非常简单又清晰易明。
·Reyes修女 :《启示錄》與《真理書》的對比
·耶稣基督:牠英俊的外表和诱人的个性将会吸引大众。
·你挚爱的耶稣: 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警觉。
·你们的耶稣: 这使命是我父为拯救灵魂所恩准的最后“预言的恩赐”。
·圣母玛利亚: 我圣子身体的十字架苦刑、祂教会的十字架苦刑,正在升级。
·天主圣父:我正义之手正等待著惩罚那些密谋伤害我子女的政府。
·你们的耶稣:预告我“第二次来临”的宣布将是突然的
·你们的耶稣: 这个新的“世界大一统宗教”将顶礼膜拜那‘巨兽’
·你们的耶稣:你们中有很多人将接受这些邪恶新法律而否认我。
·你们的耶稣: 花地玛的预言,现在开始在世上彰显。
·你们的耶稣: 那些执行冷血谋杀的人,能够藉著你们的祈祷而被救赎。
·你们的耶稣: 凡是在末世终结时幸存下来的人,肉身不再死亡。
·你们的耶稣 :这是一个艰难及孤寂的时刻
·天主圣父说:不久,我将打发我的圣子去揭示人类受造的真理。
·你们的耶稣:至于犹太人,他们最终会接受真正「默西亚」已来临了。
·你们的耶稣:当我目睹众多灵魂陷入地狱的深渊里去时,我每天是怎样受苦。
·耶稣基督:我想呼吁所有美利坚合众国(美国)的天主子女。
· 童贞圣母玛利亚:我圣子的“遗民教会”将继续增大。
·你们的耶稣:有多少人反对我并不要紧,因为我的使命不会失败。
·你们的耶稣: 我世上的王国即将要成为事实。
·你们的耶稣:闪电、地震和海啸会因著他们的手而打击大地。
·天主圣父:为了拯救被骗子所感染的无辜灵魂,我才惩罚恶人。
·你们的耶稣:人必须寻求这个新王国的兴盛,你们一定要向往获得这份大礼。
·你们的耶稣: 你的软弱便是你的力量,因为你信頼於我。
·你们的耶稣:你们已获得了战斗装备。即刻去使用它吧﹗
· 童贞圣母玛利亚:转向我的圣子并恳求祂来引导你们前去祂的伟大慈悲。
·你们的耶稣:我钟爱的追随者,你们一旦犯了罪,必须立即转向我。
·你们的耶稣:“反基督”准备牠的粉墨登场之际,大地将在痛苦中呻吟。
·你们的耶稣:他们陷入一个又一个的属灵危机。
·你们的耶稣: 我感谢你们回应我的呼召。
·你们的耶稣:这种疫苗接种是一种毒药,而且将被纳入全球医疗保健计划。
·你们的耶稣:全球性疫苗接种:自从犹太人集体死在希特勒统治下以来所见过种
·你们的耶稣:我郑重向你们承诺,过渡时期将是快捷的。
·你们的耶稣: 我受十字架苦难时头戴茨冠是有象征意义的。
·你们的耶稣: 我有一个我必须告知美国人民的讯息。
·耶稣基督:這由十二个国家组成的群組,代表着世界强国
·救恩之母:时间是这样短暂,只有活在恩宠状态下的人才能进入我圣子的王国。
·你们的耶稣:一半的人将不会偏离真理,另一半将歪曲真理。
·天主圣父:我赐予你们最完美的未来。
·你们的耶稣:遵从天主法律的人将会被妖魔化及被追捕。
· 耶稣说:他们用珍贵的宝石所镶嵌的王冠,并非为戴在我的头上。
·你们的耶稣:每个国家都会被另一个国家掌控。
·你们的耶稣: 欧盟将会摧毁所有天主的痕迹.
·你们的耶稣:“爱的火焰”熄灭“仇恨之火”。
·你们的耶稣:我呼召世人去为迎纳‘我的伟大慈悲’做好准备。
·你们天上的母亲:我会帮你们的灵魂做好准备,使你们取悦於我的圣子。
·你们的耶稣: 所有在中东故意煽动的战争会擴散到欧洲。
·你们的耶稣:最后之决战将看到邪恶终于完完全全的销毁。
·你们的耶稣: 每一个人的心中都将感受到圣神之火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秉安:长沙知青大逃亡 --文革五十周年祭

长沙知青大逃亡 陈秉安
   
    ---文革五十周年祭
   
   1964年,湖南省组织了数万未被高考录取的城市学生和闲散青年奔赴人口少,耕地相对宽裕的湘南、湘西农村。仅零陵地区的江水县一个县就下放了6000多名长沙知青。

   这6000多人绝大多数出身于资本家、地主、右派国名党军官。。。。。。的家庭,其中颇有一些三湘名人,如两江总督陶澎军机大臣左宗棠、湖南都督焦达峰、国名党将领廖耀湘等的后人。有些公社(比如白水公社)的下乡知青中,“黑五类”子弟比列高达95%以上。以至于有些知青点要成立一个团支部,会“很困难”(江永县档案《农场关于努力发展共青团组织的汇报》语),这为后来当地屠杀“地富反坏右”风潮时,屠杀到长沙知青留下了恶根。
   但这批知识青年长期受到党的“革命理想”的灌输。老实、听话,一般都乐于“改造”自己,甚至有一部分知青抱有“赎罪”的心理。在最初的两年里,这些年轻人积极改造劳动,办夜校、组织农民学文化;有知青为病重的农民献血,白天在烈日下劳动,晚上,还打着
   电筒在被窝里面写歌颂党和毛主席的诗歌。
   下面是一首我们将提到的一个人物王伯明的小诗《新农民之歌》:
   扶着犁,扬起鞭
   赶着我的小黄牛朝前走
   紧紧地追赶春天。。。。。。
    心怀“原罪”,但并不消沉;被贬,而没有怨言;深处边陲,却满怀热 望 这就是当时下到江永县的长沙知识青年的心态。
    然而,突如其来的事件破灭了这批长沙知青的理想追求,让他们走上了逃亡之路。
    1967年8月,与江永县毗邻的道县,对“地富反坏右”及其子女的集体屠杀蔓延到周边的多个县,也很快蔓延到江永县,转瞬间,江永县的河水中飘起了“黑五类”的尸体。长沙知青中的“黑五类”子弟不少人上了黑名单,处境十分危险。
    下面,以事件的当事人或知情人的口述(整理),来记述逃亡事件的经过:
    王伯明事件
    程保罗(长沙知青组织者)口述: 1967年8月17日,我们都能记得这个日子。因为,它是我们第一个兄弟被杀的日子。
    那一天,王伯明同另一个知识青年赵子振去江永电影院对面的一家饮食店吃面。面还没端上桌,突然闯进来四个农民,拿着梭镖、鸟铳,有个人抓着大刀。对他两个说:“站起——”子振自然地举起手。又问:“哪个是王伯明?“因为那是王伯明参加过”湘江风雷“(湖南的造反派群众组织),又喜欢演戏,有点名气,江永人都知道他是“黑五类”子弟。他回答:“我就是”。他可能以为是来追查“湘江风雷”的事,就把手伸进左边兜里去掏平反证(也有人说是掏手巾擦嘴),准备解释“我是平了反的”。哪知道农民以为他是在掏枪,叫了声“狗崽子。。。。。。”对着王伯明脑壳“砰”就是一枪。。。。。。。
    造成长沙知青大逃亡的另一根导火索,是几乎同时发生的农民围困凤亭知青农场和双方爆发的枪战。
    农民围困凤亭农场和枪战
    徐基盟(凤亭农场枪战主要当事人之一)口述:
    大约是在1967年的8月中旬,县农械唱的“湘江风雷”给我们打来电话,说江永武装部的枪很快很快会被对立派抢走了,是不是合力下手?于是我们开了一辆大拖拉机,坐了20多个知识青年,开到了城里,一直冲进了江永县武装部。
    我们一看,武装部里空空如也,没有守卫的人。我们果然找到了放枪的仓库。竟然找到了9挺苏式机关枪,还有20多支苏式的自动步枪、日本的三八大盖、1万多发子弹。。。。。。真是把我们喜饱哒!
    拖拉机满载着枪和弹药往回走,因为天气热,装得又太多,走到半路还爆掉了一个胎。
    我们农场的造反派一下子成了江永县配备最精良、最有战斗力的武装。这同时也引起了江永县农民的紧张。此后,我又亲手俘获了一名向我们挑衅的民兵营长。他们早就想对知青下手了,这下找到了借口。
    8月17日 下午,城里传来了王伯明被他们打死的消息。农场里一片人心惶惶,大有大难临头的感觉。
    就在当天晚上,有人发现农场四周的山头上有好多手电筒光,大家感觉大事不好,可能是被农民包围了,果然天刚刚亮,农场上空,突然传出清脆的枪声,江永农代会集中了1000多武装民兵,把我们农场团团围困了。
    他们满山喊着“缴枪不杀”!“把人放出来”!
    我们看来势凶猛,就派人去与他们谈判,说我们没有枪,说我们抢枪那是谣传。叫他们撤军,他们提出:“撤军可以,你们先把人放了!”我们说:“行!”立刻将那民兵营长放给了他们。
    一拿到人,他们又无理提出,撤军大队要从我们农场经过,这明明是要趁机扫查农场。这等于是让我们受辱,我们坚决不同意,于是谈判破裂。
    谈判代表回到农场,告诉我们:“现在只有一条路,准备战斗”!
    当时我们仗着武器精良,并不胆怯。一边让全场的60多个知青往回龙墟方向撤退,一边让武工队架起机枪,守在农场边的一座小桥——叫义田桥——的坡上,掩护大部队撤退。我架枪守在坡上,能清清楚楚看见农民进农场的情景。他们冲到女知青的宿舍里找枪,把一床床的花被子往外扔,叫人看得忍无可忍。当时我和周祥林共用一挺机关枪,他硬是气不过,朝着农场“嗒嗒嗒”就是一梭子。
    这下,两边就打开了,他们那边也架起机关枪,朝我们扫射,子弹打到路边的树叶,“唰唰”地直落下来。
    我们没打过仗,没战斗经验,两边都是树丛,中间一条路。我们的人,本应该躲在树丛中,利用地貌作战的,开始全部趴在路中间开枪。这不就暴露在他们的火力下了吗?果然,对面一梭子打来,打中了周祥林的脖子,他当场就倒下了。我看见血“咕咕”地往外直冒,就喊“祥伢子受伤了,快撤。。。。。。”我背起周祥林,跟着队伍拼命地跑,背到马河,就没得气啦。我们一直把周祥林抬到了回龙墟,埋在那儿。当我发现日夜在一起的兄弟周祥林已经死去时,我再也忍不住了。“祥伢子、祥伢子——”地掩面大哭起来。
    下葬的时候,我架起祥伢子的机关枪,愤怒地朝天“哗、哗——”开枪。
    就这样,我们凤亭农场所有的知青,全部撤离了农场,踏上了回长沙的逃亡之路。怎么逃的,那是后话。
    零陵“8.18”屠杀知青事件
    几乎与江永县农民枪杀王伯明和围困凤亭农场的同时,1967年8月18日,零陵前进公社一辆满载长沙知青的汽车无故遭到机枪、追击炮的伏击。死9人、伤15人。人称“8.18”惨案
    长沙知青谢祥京口述:
    我是1964年从长沙下放到零陵前进公社农场的。1967年8月18日那天的中午,大约1点多的样子,我们场里有20多个知青要进城去。公社有一部解放牌,正好停在我们厂里。我们就跑过去,把车门撬开了,20多个知青上了车,我点燃了火,开得“呼呼”的往城里跑
    大约是3点多的样子,我们的车到达了县汽车站附近。
    当时的位置我记得很清楚,有一段较陡的下坡路,下坡路的最低处是个大“之”字拐弯,拐弯处的右边是零陵县东方红小学,学校外是一道沿马路而建的围墙。
    这时候我看到公路中间,怎么横着两株树呢?我还骂了一句:“缺德。”就把车停下,把头伸出去朝车上喊:“下来几个人,搬树!”
    当时从车上跳下来两个人,一个是我弟弟谢祥怡,另一个是余泽。两个人把树搬开了,正要上车,突然间,马路两边“砰砰砰”枪声大作,从学校的围墙和后面的山上射出的子弹,把我的驾驶室玻璃“啪啪”打得粉碎。我感到肩上猛地一热,马上意识到,是中弹了!
    我还想坚持开车跑,但手已不听使唤,我又坚持开出了约20米,再也坚持不住了,就猛地一个刹车,停住了车。我从驾驶室中翻身而出,滚下了马路边的一条水沟里躲避。这时又感到屁股上一热,可能是又中了一弹!
    这时候,我只听得车上一片悲惨的喊叫声:“不要打,不要打——”我们是知识青年——“但是枪声并不肯停止。
    知青姚海不顾一切地脱下身上的白背心,站起来使劲晃动:“莫打,我们是知识青年——“结果他也被打倒。
    接着唐立人被打得脑浆四溅,杨海洲被打中了,吴德胜也被打中了。。。。。。
    猛然间,“轰——“的一声巨大的爆炸震耳欲聋,原来是迫击炮响了,他们竟然向汽车开炮!
   这时,我身上已多处负伤,血流满身,晕了过去。
    下面的情况我是后来听车上的彭稚鳌说的。
    彭稚鳌说:“突然,枪声猛地停了一下,他们在喊:‘下车来排队——’何小明、段良农等人顺次地下车排队,突然枪声又响了,他们竟然朝排队的何小明他们开枪!”
    枪声终于停歇,我跳下了车,就看到段良农右手扶腰,手上流满了血,腰上打了个对穿洞。我又朝左前方地上看去,看横躺在车子左边的何小明:一只黄色军挎包还斜背在他肩上,肚子被打出一排弹孔,肠子已经流了出来。
    我伤心地恸哭,用他挎包内的白背心把他流出一半的肠子裹着塞进他肚内。。。。。。
    在这场屠杀中,一共打死了我们9个知青:何小明、唐立人、杨海洲、吴德胜、陈文华、王成章、廖忠普、余泽、彭柏元。9人中,彭柏元一人是零陵知青,其余为长沙知青。伤15人。
    惨案大大震慑了下放到整个零陵地区上万长沙知青。数日内,几乎所有的长沙知青都逃离零陵,寻路返回长沙。
    充满凶险的逃亡路
    原来,长沙知青还存有最后的一点希望,盼望通过自己扎根农村的优异表现异表现,获得“党和人民”的认可。但是,现实粉碎了他们的幻想,当屠刀就要架到脖子上时,最后一丝留念被割断了,只有一条路:逃!
    “逃”很不容易,一方面农村民兵在各处设有路卡,日夜放哨,抓到逃跑的,视为逃跑的“黑五类”,一律由“贫下中农最高法院”“就地行刑”。另一方面,原来从江永回长沙的公路必经道县。其实道县正在大屠杀,所有的班车都停开,知识青年要回长沙,就必须绕道广西省,再进入广东省,从广东省沿京广县回长沙。
    但从江永县进入广西。许多公社必须翻越高一两千米的都虎岭,十分艰难,其时,有些知青已在农村结婚,有的甚至有了孩子,所以,长长的攀越山岭的队伍中,常见父母背着甚至用箩筐挑着孩子而行。。。。。。
    长沙知青大逃亡的道路有多条,我们仅举其中的几条记录。
    11.铜山岭农场知青:路遇6951部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