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推背图》归序全解
[主页]->[宗教信仰]->[《推背图》归序全解]->[习近平天难,荧惑可解?27守氐死君有贼臣?(1)]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六节5 御将兴汉《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第六章
·第六章《代代美誉埋张良》后续各节介绍
·
·第二部 天象在循环 未来有答案(《遥视历史问天机》)
·系列视频:天象01 天象在循环:未来有答案《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二部
·系列视频:2016年凶险天象与真实历史——荧惑守心,天责帝君1
·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遥视历史问天机》)
·第一章 荧惑守心与荧惑犯心《遥视历史问天机》二部一章《荧惑守心,天责帝君》
·第一节 火星顺行、逆行与留守(《遥视历史问天机》二部一章)
·第二节 荧惑守心、在心、犯心《遥视历史问天机》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
·第二章 前479年荧惑犯心,宋景公感天延寿(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二章
·第一节 善言得寿的故事(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二章 )
·第二节 感天延寿的真相(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二章)
·第三节 天机的警示(第二部《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二章)
·第三章 前210年荧惑守心,秦始皇天灾降临
·第1~5节简介1(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三章)
·第4节 荧惑守心,天谴降临(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三章)
·第五节 延寿无望,命丧沙丘(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三章)
·第四章 荧惑假守心,相薨帝崩(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
·第一节《汉书》的故事(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四章)
·第二节《汉书》假造的天象1(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四章)
·第三节 荧惑犯相 王莽阴谋1(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四章)
·第三节 荧惑犯相 王莽阴谋2(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四章)
·第三节 荧惑犯相 王莽阴谋3(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四章)
·第四节 成帝先死看天机 同性恋的悲剧(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四章
·第五章 荧惑守心 梁武帝先死(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五章)
·第六章 荧惑守心-唐太宗废太子(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六章)
·第七章 荧惑守心-后梁帝亡(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七章)
·第八章 荧惑守心(房)-后唐帝先亡(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八章)
·第一节 爱唱戏的开国皇帝(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八章)
·第二节 同性恋再造悲剧(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八章)
·第九章 荧惑守心-萧太后延寿(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
·第一节 大辽承天命-北宋失正统(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九章)
·第二节 天象为证:澶渊之盟,大辽继正统2(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九章
·第二节 天象为证-澶渊之盟,大辽继正统3(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九章
·第十章 荧惑守心-元顺帝死(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十章)
·第十八章 2016圣诞节拉开凶险天象:荧惑守心
·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2016年天象古今谈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2:2016年天象古今谈
·習近平天難,熒惑守心可解?2:何為熒惑?怎樣守心?
·習近平天難,熒惑守心可解3:荧惑天难,真伪误传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4:荧惑犯心与宋景公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5:南京大屠杀·荧惑守心·秦始皇上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6:南京大屠杀·荧惑守心·秦始皇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6:南京大屠杀·荧惑守心·秦始皇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7:南京大屠杀·荧惑守心·秦始皇3-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7:南京大屠杀·秦始皇3-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8:南京大屠杀-秦始皇4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9:假守心,帝相双亡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0:假守心,帝相双亡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1:荧惑守心与梁武帝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1:荧惑守心与梁武帝先死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2:唐太宗与荧惑守心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2:唐太宗与荧惑守心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3:荧惑守心与朱温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3:朱温与荧惑守心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4:萧太后与荧惑守心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4:荧惑守心与萧太后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5萧太后与荧惑守心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5荧惑守心与萧太后4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6荧惑守心与萧太后5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6-6萧太后延寿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7古今看灭佛,雷同见恶果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7古今看灭佛,雷同见恶果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8中兴盛世,根源在此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8中兴盛世,根源在此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9中兴盛世,根源在此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9中兴盛世,根源在此4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0中兴盛世,根源在此5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0中兴盛世,根源在此6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0中兴盛世,根源在此7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0中兴盛世,根源在此8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0中兴盛世,根源在此9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1夺命关头,因何延寿?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1夺命关头,因何延寿?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2朱元璋与荧惑守心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2朱元璋与荧惑守心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随笔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3日本灭佛、文革灭佛引出的真机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3-2日本灭佛、文革灭佛引出的真机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4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上)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4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上)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4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上)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5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中)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5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中)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5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中)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6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下)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6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下)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6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下)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6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下)4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7守氐死君有贼臣?(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7守氐死君有贼臣?(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7守氐死君有贼臣?(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7守氐死君有贼臣?(4)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7-5守氐死君有贼臣?(5)
·习近平天难,荧惑可解?27-6守氐死君有贼臣?(6)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8推背图中的2016和习近平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8推背图中的2016和习近平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9凶险天象的真机(上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9-2016凶险天象的真机(上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天难,荧惑可解?27守氐死君有贼臣?(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7)

   ——2016火守氐,死国君?有贼臣?(1)

   

   东西方的天象文化,是两种不同的体系,同一种天体运行,在两种天象文化上的表现不同,一般来说意义也不同。

   也许有读者会问:太白经天的天象意义,在东西方不是一致吗?

   ——是一致的,但是太白昼见、太白经天的天象是无规律的,只是给一个地区的展现,不会东西方连贯地展现,而天体在星空背景的运行,确是东西方都可以连贯看到的,这样的在宇宙背景中的天体运行天象,在东西方的意义一般是不同的。

   但是,2016年火星运行的天象,在意义上却罕见地不谋而合了。

   在东方天象文化中,2016年火星轨迹形成的天象,表现为“荧惑顺行守心——逆行守氐”,它不仅仅是中华天子的夺命之难,更关连着天下的每一个人,是每一个人的吉凶之变,祸福之断。

   在西方天象文化中,2016年火星轨迹表现为“顺行进入天蝎座——逆行进入天秤座(天平座)”,上一节我们讲过,天秤座是正义女神的天平,它衡量着每个人的灵魂,在对每个灵魂做出审判,东西方天象文化,在此珠联璧合!

   习近平天难,荧惑可解?27守氐死君有贼臣?(1)

   图:2016年火星轨迹在东西方天象文化中展现不同,异曲同工。

   

   上图在西方天象文化中,火星逆行进入天秤座的时间,比顺行进入天蝎座的时间长,所以逆行进入天秤座,是这次火星轨迹在西方天象文化的主体。

   “火星逆行上天平”,它在东方天象文化中对应着——荧惑守氐宿,这是一个凶险程度仅次于荧惑守心的天象:“死国君”、“有贼臣”!

   要解开2016年荧惑守心夺命天象之后——接踵而来的荧惑守氐天象的凶劫,我们还得简要回顾一下荧惑守氐的历史。

   

(一)荧惑守氐死国君?

   

   《大唐开元占经》中讲:“氐为天子之宫,罚星入之,不祥之征,所守之国,其君死之。”

   火星荧惑,是最典型的罚星,东方天象学的荧惑守氐,真会发生恐怖的“死国君”么?

   

1. 荧惑守氐 西汉刘邦死

   刘邦死于公元前195年四月二十五日,那年的主要天象是荧惑顺行守氐宿,请看下图。

   习近平天难,荧惑可解?27守氐死君有贼臣?(1)

   图:公元前195年天象图:荧惑守氐宿(当年刘邦死)

   

   我们在本系列文章的第8篇《荧惑假守心,帝相双亡》中辨析过:《汉书?天文志》记载:“高祖十二年春,荧惑守心,四月高祖死”——是错误的。现在用天文软件推算还原,刘邦死的那年天象是荧惑守氐(氐:二十八宿之一),我用慧眼通追查辨析看到:并不是象学者善意推测的,误把“守氐”传为“守心”[1],而是象另一派学者说的那样[2],是刻意造假!因为秦始皇死的那年,天象是荧惑守心,而秦始皇是公认的真龙天子,所以,汉家史料把刘邦病死那年的天象改为荧惑守心,以展现刘邦也是天命帝王。

   因为古代基本都不能准确地回推天象,所以几乎都不知道刘邦死的那年的天象是荧惑守氐。因此,不会因为刘邦之死,才把荧惑守氐附会为天子劫难。也就是说,“荧惑守氐,所守的国君死”,是个独立的占算,不是事后诸葛亮。

   我用慧眼通功能进一步追查验证:看到确实如此,但是,荧惑守氐而死的天子,与荧惑守心而死的天子相比,来路就不太正了,这也是天象留下的鉴证。

   有人可能马上会反驳了:难道汉高祖刘邦的来路还不正么?他“神迹”很多啊!比如刘母“梦与龙交”生刘邦等等。

   ——其实,这是汉家史书《史记》、《汉书》把刘邦打造“正”了。假如刘邦没当上皇帝,史书会留下刘邦那么多“神迹”么?那样的话,史书的“神话”就是别人的了。我用慧眼通功能追查,看到刘邦在历史上的罪业非常大,一半在于他主谋害死韩信,另一半是他授意做伪史——《史记》、《汉书》的伪史部分不归正过来,就还在颠倒是非迷惑人,他们的罪业就在持续发酵,至今也偿还不完。

   我们在《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一部的《千载蒙谤秦始皇》中,揭开了一系列汉家史料对秦始皇的诋毁栽赃,掩盖了秦始皇的丰功伟绩,但那并不是汉家伪史的全部,在后面的《五星连珠 盛世血路》卷章中,还将有进一步的揭示。

   

2. 荧惑守氐 刘宋文帝刘义隆死

   后世也发生过荧惑守氐的天象,也有天子应劫而亡,但是——那时史官的心理,都和当年刘邦的史官一样,怕记下“荧惑守氐而帝崩”,那样等于展现他们的帝王不是正路天子,所以都不太敢记录。因此,“荧惑守氐而帝崩”的史料比较少见。

   

   【荧惑守氐,阴谋篡逆】

   南北朝的史料,明确记录了一个“荧惑守氐”的天象记录,但是,错误地描述为“荧惑逆行守氐”[3],实际是荧惑顺行守氐,见下图。

   习近平天难,荧惑可解?27守氐死君有贼臣?(1)

   图:453年初天象图,荧惑顺行守氐宿(当年刘义隆死于政变)

   

   天象官记载的荧惑守氐的时间是对的,但是,把顺行守氐记成逆行守氐,从这个错误也能看出,天象官并不精通天象——可能正是因为不精通,才不知道荧惑守氐死的天子来路不正,这样才能把这段史料保留下来。

   《宋书》记载:“(元嘉)二十九年,荧惑逆行守氐……三十年正月,冬天打雷,狂风大作,霰雪纷飞。文帝刘义隆担心有变故,就给太子刘劭增加了兵力保卫皇宫,太子东宫有甲兵万人。”[3]

   这段记载的时间是正确的,汉历南朝刘宋元嘉二十九年末,已经是公历的453年初了。我们看上面的天象图,452年末到453年初,发生了荧惑守氐的天象,只不过是顺行守氐。

   南北朝时刘宋文帝刘义隆18岁即位,在位时间很长(共30年),他的太子皇长子刘劭做了20来年的太子,急于登基,和二弟刘浚共谋,命女巫雕刻了父皇玉石雕像,埋入宫中含章殿前,诅咒皇帝早死。刘劭也秘密练兵。

   元嘉三十年(453年)二月,巫蛊事被告发,刘义隆大怒,欲废刘劭太子位,赐死二儿子刘浚,密谋此事,却告诉给宠妃潘淑妃。潘淑妃是刘浚的养母,将此事密告刘浚,刘浚转报太子。二月二十一日(3月16日)夜,太子刘劭招亲信密谋,准备次日一大早,带兵进宫弑父夺位。[3]

   

   【血腥政变,弑父夺位】

   次日天刚亮,太子刘劭从东宫带着精甲士兵到皇宫大门前。照例,太子卫队不得入内。刘劭出示伪诏,说奉旨讨乱党,挥手让兵将进宫。

   当时文帝和尚书仆射(相当于宰相)徐湛之彻夜讨论废太子之事,天放亮了,蜡烛还没来得及熄灭,值班的守卫还没起床。刘劭的部将闯殿弑君,并杀徐湛之,随后杀了文帝的亲信数十人,刘劭又派人去杀了给他们送信的潘淑妃。而后诬陷徐湛之谋乱弑君,自己救驾来迟……接下来就是篡位登基,血洗政敌,当年改元,大封“功臣”。 [3]

   

   有读者会问:你讲的荧惑守氐的两段历史,西汉高祖刘邦是病死的,南朝刘宋文帝是被政变杀死的,结果一样,但是形式差别太大了,两者有什么内在的一致性呢?

   有。荧惑守氐都有一个内在共性——天象在向人间展现;天子周围有贼臣!

   

   (未完,待续)

(2016/05/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