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滕彪文集]->[高智晟:ABA和滕彪哪個更應該強大]
滕彪文集
·抵制央视、拒绝洗脑
·公民在行动
·Charter of Democracy
·阳光茅老
·中国“黑监狱”情况让人担忧/路透社
·《关于取缔黑监狱的建议》
·用法律武器保护家园——青岛市河西村民拆迁诉讼代理词
·关于改革看守所体制及审前羁押制度的公民建议书
·仅仅因为他们说了真话
·再审甘锦华 生死仍成谜
·邓玉娇是不是“女杨佳”?
·星星——为六四而作
·I Cannot Give Up: Record of a "Kidnapping"
·Political Legitimacy and Charter 08
·六四短信
·倡议“5•10”作为“公民正当防卫日”
·谁是敌人——回"新浪网友"
·为逯军喝彩
·赠晓波
·正义的运动场——邓玉娇案二人谈
·这六年,公盟做了什么?
·公盟不死
·我们不怕/Elena Milashina
·The Law On Trial In China
·自由有多重要,翻墙就有多重要
·你也会被警察带走吗
·Lawyer’s Detention Shakes China’s Rights Movement
·我来推推推
·许志永年表
·庄璐小妹妹快回家吧
·开江县法院随意剥夺公民的辩护权
·Summary Biography of Xu Zhiyong
·三著名行政法学家关于“公盟取缔事件”法律意见书
·公益诉讼“抑郁症”/《中国新闻周刊》
·在中石化上访
·《零八宪章》与政治正当性问题
·我来推推推(之二)
·我来推推推(之三)
·國慶有感
·我来推推推(之四)
·国庆的故事(系列之一)
·国庆的故事(系列之二)
·
·我来推推推(之五)
·我来推推推(之六)
·净空(小说)
·作为反抗的记忆——《不虚此行——北京劳教调遣处纪实》序
·twitter直播-承德冤案申诉行动
·我来推推推(之七)
·关于我的证言的证言
·我来推推推(之八)
·不只是问问而已
·甘锦华再判死刑 紧急公开信呼吁慎重
·就甘锦华案致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法官的紧急公开信
·我来推推推(之九)
·DON’T BE EVIL
·我来推推推(之十)
·景德镇监狱三名死刑犯绝食吁国际关注
·江西乐平死刑冤案-向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申诉材料
·我来推推推(之十一)
·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我来推推推(之十二)
·听从正义和良知的呼唤——在北京市司法局关于吊销唐吉田、刘巍律师证的听证会上的代理意见
·一个思想实验:关于中国政治
·公民维权与社会转型(上)——在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的演讲
·公民维权与社会转型——在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的演讲(下)
·福州“7•4”奇遇记
·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摄录机打破官方垄断
·敦请最高人民检察院立即对重庆打黑运动中的刑讯逼供问题依法调查的公开信
·为政治文明及格线而奋斗——滕彪律师的维权之路
·“打死挖个坑埋了!”
·"A Hole to Bury You"
·谁来承担抵制恶法的责任——曹顺利被劳动教养案代理词
·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从严禁酷刑开始
·分裂的真相——关于钱云会案的对话
·无国界记者:对刘晓波诽谤者的回应
·有些人在法律面前更平等(英文)
·法律人与法治国家——在《改革内参》座谈会上的演讲
·貪官、死刑與民意
·茉莉:友爱的滕彪和他的诗情
·萧瀚:致滕彪兄
·万延海:想起滕彪律师
·滕彪:被迫走上它途的文學小子/威廉姆斯
·中国两位律师获民主奖/美国之音
·独立知识分子——写给我的兄弟/许志永
·滕彪的叫真/林青
·2011年十大法治事件(公盟版)
·Chinese Human Rights Lawyers Under Assault
·《乱诗》/殷龙龙
·吴英的生命和你我有关
·和讯微访谈•滕彪谈吴英案
·吴英、司法与死刑
·努力走向公民社会(视频访谈)
·【蔡卓华案】胡锦云被诉窝藏赃物罪的二审辩护词
·23岁青年被非法拘禁致死 亲属六年申请赔偿无果
·5月2日与陈光诚的谈话记录
·华邮评论:支持中国说真话者的理由
·中国律师的阴与阳/金融时报
·陈光诚应该留还是走?/刘卫晟
·含泪劝猫莫吃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智晟:ABA和滕彪哪個更應該強大

   
   2016-04-25
   
   較我那匹夫好友滕彪,ABA即全美律師協會是當然更有條件強大的。然而,現實情形卻相反。ABA偃仆於《黎明前的黑暗》裡,於此間傲岸挺立的卻是滕彪哥哥。
   


   
   ABA在中共國設有辦事機構,其有利益瓜葛;滕彪在中國有父母在內的全家親人,於其生命攸關。然而,於此間發抖的是ABA。
   
   ABA 有發抖的權利和自由,但究竟這算不上是名譽的。怯於惹怒中共,顧盼於腳尖下利益,ABA取消了出版《黎明前的黑暗》的內幕曝出後,依然硬著頸項「申辯」說是「純粹出於經濟原因」。我於此熱烈提醒美國同行們一條西方諺語:「一次撒謊裝得像,得有七次假話幫」。身陷人間地獄苦淵裡的中國同行們於你們的處境有著天壤之距,但大家的差別絕不在於常識和智商方面。
   
   「為了仁慈我必須冷酷」。恕我向來的直言不諱,ABA的回應是愚蠢而娛情的。它只是再向人們展示了我的美國同行們的另一樣著名的能力一一狡猾的邏輯,機敏的工巧及堂皇的雄辯。
   
   每一文化,悉由其結構和已明的信仰所決定。往惜的美國文化裡,貫穿著對個體自由,對社會公平正義重要性的強烈意識。自由,民主,平等和人權,歷來是美國公眾文化生活的主旋律。縱覽美國歷史發展,無論是《獨立宣言》,或是歷屆總統就職宣誓,這些理念早已成為美國人民感情願望而熔鑄進了偉大美國的象徵。正是這些感情,理念在美國歷史的歷次重要關頭,一次次成了提振人民精神的強音。它不僅常是莊嚴積極的承諾,它實際上成了美國國民忠誠的精神憲章,構成美國價值巍峨崛立而贏得人類一切有著健全人格的人們的尊崇和嚮往的基礎。然而,美國在變一一美國價值為短視的功利及勢利所濡染所斫削的趨勢明顯,尤以於奧巴馬先生主政期間為甚為烈。
   
   近十年來,有目共睹的現象是,西方主要政客早已變得像中國人一樣,習慣了邪惡中共獨裁者們的說一套做一套的作法。有人批評說奧巴馬政府不恰當地利用了中共在國內惡貫滿盈的狐鼠心理,在中共那裡分得了使人觸目驚心的帶血的利益。我的認識則相反,他們恰恰是恰當地利用這一點而得利。
   
   我們理解美方在探尋建立並維持亞太同盟利益與對華關係間戰略平衡所面對的複雜性,也支持外界於中共的接觸策略(歷史醒目地證明,獨裁者是越孤立越邪惡),也理解各方不得不與這個臭名昭著政權交往的無奈,但絕不接受各種交往中於中國人民長遠利益及命運的明顯忽視。
   
   2009年年初及年底,兩次美國政府首腦的來訪期間,我都是在中共私設的死牢囚禁中,每次訪問結束,都會有中共恐怖組織頭目來於我談論人世間「明智的利害關係處理問題」,每必提到「為什麼美國人都能用錢擺平,偏你不行,你究竟想要什麼?」
   
   於泓源在希拉里訪問後與我的談話中,那種討得主子歡顏後的驚喜至失態狀;「希拉里一來,要談高智晟問題,要談人權問題,又要向我們要一萬億,我們出手就給了八千億,第二天,什麼高智晟問題,人權問題,提都不提啦。她反而說了,'美中之間的分歧不會影響兩國關係',這不等於明說啦,你們幹你們的,我們說我們的,大家還是好哥兒倆。」(於一時興奮難抑,掌擊膝部猛的站起來,一副氣昂昂狀來回度步一一「有錢,就這麼有錢;誰讓我們這麼有錢?」)。
   
   2010 年,據說「胡主席訪美取得巨大成功」。張雪在與我的談話中說胡在美得到了最高規格的接待,並叫囂只要美國人閉了嘴,「你們這些人就死定了」,「我們會讓你 生不如死」(他們自認為天下人盡得仰美國政客鼻息且是天經地義的本分。我素來的不含糊是一一依崇美國價值,信賴美國人民,但於美國政府的不當行為保持著冷峻且絕不留情的批評,這點,連中共私下談話中也承認)。
   
   人類於別人痛苦的感受是很不同的。納粹黨終於成了全人類共認的惡魔也是數百萬猶太人慘死後的事,但當值它暴虐的巔峰期,有幾個國家政府相信過猶太人關於慘遭殺戮的泣訴?而德國國內不與納粹合作者,不僅在國內遭致野蠻迫害和排擠,他們流亡至國外後同樣被歧視和排擠,就像滕彪今天的出書境遇(希特勒正值「偉光正」時曾說「我只是一塊磁鐵,常常在德國移動,吸引這個民族中的鋼鐵。我常指出,總有一天,德國一切有價值的人都會在我的陣營中,凡是不在我陣營中的人都沒有價值」)。
   
   而早已成為全人類另一個絕無歧義的共識是共產主義政權規律性的恐怖,血腥及於人權戕害的從不含糊。除了昧滅了靈性的披著共產主義皮的惡徒外,沒有人否認,無論暴虐的血腥冷酷程度,還是暴虐的地域廣泛程度;無論是恐怖暴虐的持久程度,還是其恐怖暴虐造成後果的慘烈程度,都遠遠超過德國納粹。尤以共產黨中國統治的兇殘,血腥及冷酷尤烈尤甚。就在上週四河南上蔡縣基督教會負責人李建功夫妻,因阻止在中國愈演愈烈的強拆教堂暴行而慘遭活埋,李本人拚命掙出免於死難,而他的妻子,基督徒丁翠梅竟被活埋慘死──這是習近平再次於化日下,於眾目睽睽裡犯下的駭人聽聞的反人類罪暴行。在我們所有人的近乎冷血的麻木中,這種凶殘暴行在中國大地上正持續普遍地發生著。新近發生在中國禍覆24個省的毒疫苗事件中,無以數估的家庭慘遭荼毒,於人民山呼海嘯般要求真相的呼求,流氓政權一襲慣例而死屍般的鎮靜。來自山東等六個省的六名死傷孩子們的父母,因在北京以和平的方式揭露毒疫苗禍害真相,遭到反動當局迅速而不含糊的非法拘捕而面臨「審判」。中國的每一天,僅僅在微信裡,每天轉發的各地人民為中共城管幹部,強拆幹部及政法幹部們暴虐視頻使人窒息。昨日河南一群黨的幹部與家人聚餐後要求以公款簽單被拒後,他們竟將飯店經營者活活打死。
   
   今天的中國,人類公認的邪惡暴行成了公開的, 心安理得的統治原則,貪瀆腐敗成了制度。人類所有的無底線墮落和邪惡都得到了權貴集團公開的支持和培養。他們以冷酷毀滅大多數人的權利來保障他們認定的好生活。他們以制度性恐怖維持著眾多人的無奈,恐懼和麻木,並在這樣的邪惡維持中受益。習近平上臺後,更明顯加緊了對境外的軟滲透,企圖將這種罪惡的控制擴展至全世界,腐蝕著人們的正直和安全,瓦解著國際社會的健全與文明基礎,香港最近拒絕出版我的書,便是這種邪惡控制的成績。
   
   「當缺少了對比又不瞭解差異的時候,一隻公雞能夠冒充一隻孔雀或夜鶯」,世間所有的獨裁者深諳此理。
   
   思想和表達自由以及於之密切相關聯的新聞和出版自由,是一個社會健康發展的基礎,關乎人類的文明前景和福祉。近年來,香港的新聞出版及言論自由的空間日漸萎縮,這便是共產黨及其在港同謀者合力的成績,現在,受到鼓舞的他們,正在把這種成績推廣到全世界,ABA偃仆於《黎明前的黑暗》裡,便是這種成績在美國擴散了的標誌。
   
   而於中國人民,共產黨對其血腥的暴力控制猶邪教般迷戀。在今天的中國,人們說出了被迫害真相就是「危害國家安全」。每年僅僅因為要求官員們公示財產的和平表達,便會有不少人被投入監獄。而被迫害者面臨到的不僅僅是牢獄之災。
   
   「法輪功」學員尹麗萍因堅持信仰,堅持講受迫害真相,曾七次被非法綁架,其中六次被折磨至奄奄一息時抬回家。她們曾在遼寧馬三家勞教所男囚室遭到集體性侵害,還被錄了像。這是怎樣的活生生的地獄局面。然而,依然有類尹麗萍者,類膝彪般的的反抗者,他(她)們的反抗永不止輟,向國際社會講真相,揭露共產黨的反人類罪暴行便成了他們宗教般的熱切行動。
   
   於共產黨特務圍困中的我,還不斷有「不准寫」,「不准講」的威脅達到我。在如此人間活地獄現實面前,一個有正常感情的人是無能力沉默的。絕不沉默成了我們保全人類顏面的最後手段。
   
   人權,是神賦予所有人的共有權利,它是天然平等的,是許多人一生中唯一的權利。它是被壓迫者擺脫內心的奴役,提升精神和自主及自尊意識的信心基礎,這便是我們堅持反抗的感情所在。今天的中國,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對不義的堅韌反抗,是人類本性中最值得榮耀的感情;反抗不義,是被壓迫者僅能保持的自治和尊嚴,這樣的反抗還會繼續一一在所有的場合,以所有的和平方式。我們期望得到全世界善良同類們的支援,但也決絕地反對任何出賣一一不僅今天如此,中共恐怖組織滅亡後,我們將適時制裁那些與罪惡的合作者一一無論是國內的還是國外的。
   
   2016年4月20日於陝北村裡。
(2016/05/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