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下里巴通电习近平――有“两面人‘事实’”,没有“两面人‘现象’”]
孙丰文集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正义无国界!
·不只是萨达姆一人该死!
·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共产党怎么也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只有“正义”(或人本)救国
·木子美要什么?——要真!
·黄静案都应对哪些人提起公诉?
·新年献词:我操党它娘!!
·王怀忠判死济南——“滚刀肉”杀人灭口!
·这还是一个国家吗?
·警告刘路!!
·《决绝地转身》按
·江氏乱军,国家前途不堪!!
·为胡锦涛叫一声好!
·能否制止法轮功迫害,是胡政权的考验!
·“肉包子打狗”或“金元宝砸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下里巴通电习近平――有“两面人‘事实’”,没有“两面人‘现象’”

   下里巴通电习近平――有“两面人‘事实’”,没有“两面人‘现象’”;
   
   “两面人事实”是既成的社会之果,“两面人文化才是造成它的原因”!
   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与信念就是酿造两面人的文化与基因
   我的通电的毋庸置疑的有效性是――它是习近平亲手所写,亲口所说!――


   
   “苏联为什么会解体?苏共为什么会垮台?一个重要原因是理想信念动摇了”。
   
   在“苏联为什么会解体?苏共为什么会垮台”,在这个“习男儿”的义愤里,显然已包含着“苏联的解体与苏共的垮台”在里面了。须知,习说的“苏联解体、苏共垮台”都是事实,事实是“既已”的,而非未然的或假言的。因而应说的就只剩下“苏联就应该解体、苏共就应该垮台”!哪里还有什么“教不教训、原不原因”的余地?因为“凡在道理上不通的,即不能在道理上无矛盾的,或不能在道理上自圆其说的”,老实说也是实际上所不可能的,是实际的历史进程所不能出现的。“苏联解体了,苏共垮台了”这是实际的历史不是假言判断,或曰是历史的实实在在的进程。这一实际的进程既已经浩浩荡荡地发生了,又真真实实地凿在历史的里程碑上了!它做为历史已经毋庸置疑地印在了教课书上了,你还有什么怀疑的余地?你理想也好,信念也好,哪还有动摇的立足之地?如果说人类应吸收什么教训,也只有“苏联应该解体,苏共应该垮台”,共产主义应予埋葬!历史哪还给它留下谈什么教训的机会?
   
   什么“教训十分深刻啊”!纯是三岁小儿在玩尿泥。
   
   请问习近平,真理还有真着真着却突然真不下去了的例子吗?那么“理想信念的动摇”又怎么会成为它垮台的原因呢?因为“只要道理为真”它也从不存在动摇的先例,毕达哥拉斯是个神汉,照共产党定的案就是个“道会门”或“邪教组织头目”,可他们教派发现的几何学的47命题到现在也没动摇过,而且从欧几里得把来自埃及与巴比伦的土地丈量系统化成为几何科学到今天,不只是海内外反对势力没动摇过它,你习近平也没这个本事呀!只要道理并且又为真,就从来没有发生动摇的例子,不问是刻卜勒还是哥白尼,是加里略还是笛卡耳、波义尔,或是牛顿,爱因斯坦……只要道理为真,就不存在被动摇的任何可能。真道理就是理的反映形式与所反映的对象相符合,既相符合又哪来的动摇?、
   
   凡是能被动摇的都不“真”,“真”这个词说的就是任何情况下都不可动摇。
   在苏联解体苏共垮台这一不疑又不移的事实面前提出“教训深刻”就是个二百五!
   
   毛泽东不是发动了批林批孔的伟大的人民群众的大批判了么!可习总你不是正津津乐道着孔圣人的教导么?内蒙古的呼格与河北的聂树斌两人都没杀人,这是事实,已过去许多年了。虽然已把他们执行了死刑,但他们没有杀人这个事实不是还是没发生动摇吗?
   
   真理讲的是理,理是什么?理讲的就是道理上的因果必然性,两事之间有没有因果必然性永远不存在动不动摇问题,你们可从把王申酋的级首割下来,但王申酋的思想还是真理,你们可以杀死张志新、遇罗克,但他们所发现的真理的却还是不能动摇。理讲的是值,理值只有真或假,不存在被不被动摇。说苏联解体、苏共垮台是因“理想信念的动摇”,简直就是说要骑着自行车上月球,因只要真理想与真信念就不存在动不动摇关系。凡是发生了动摇的就肯定不是真理想和真信念。所以说像习总这么粗壮魁伟的人物说出“苏联的解体、苏共的垮台”是“因理想与信念的动摇”简直就是神经病院里的疯子。如果真理能被动摇它还算真理吗?
   
   苏联的解体苏共的垮台不是因了理想信念的动摇,倒是因共产主义是谝术!
   
   那“城头变幻大王旗’只是一夜之间”吗?那是从布尔什维一立教,苏俄人民就与之殊死博斗直到“城头变幻大王旗”那一刻的。教训是十分深刻!但应是人类在歼灭共产主义上应是果断而要不得丝毫就豫!
   
   “两面人”是共产党内的一个普遍的事实,但责任不在这些“两面人”,而在他们不能选择的环境,我要说的是共产党是共产党员存在的条件。共产党是规定两面人的机制与范模,共产党内的两面人是产品,共产党则是两面人的生产线。只有消灭共产党才是社会社会走上健康的条件。对坏人要惩办,但惩办救不了国家。要求国必须灭党
   

此文于2016年05月0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