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对习总说错了的话的至诚而庄严的纠正――]
孙丰文集
·明镜《習近平的打貪對中國來說是壞消息》立论不妥
·是徐才厚误党误国误军,还是党误徐才厚?----析军报《再批徐才厚》
·到底腐败是什么?
·历史进程不再是关注敌不敌对,而是回答:该不该灭共党!
·人是伦理动物。而“党”是被人伦出来的一个“理”。党是私。
·“意识形态安全”被提出,意味着共党人向自己承认:社会主义反人类!
·历史是合规律的进程!
·就连“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是不折不扣的错话
·“红色基因代代传”是对人类历史的明目很胆的反动!
·自由、独立及合法性
·人不是为社会也不是为国家而出生为人的
·爱国不是义务,爱地球却是义务!
·党并不是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
·“女官情妇化,男官西门庆化”所呼唤的就是党必须灭亡!
·《中国青年报》说:女官情妇化,最直接的根源是男官西门庆化。
·朋党是“共产”与“党”两个要素不能融溶的表现
·人是理性存在物,人不是神性存在物
·谈“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
·新年贺词虽无意识形态,但并得不出习能锐意革新
·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此话不妥
·习近平与敌对势力一样都厌恶社会主义
·何为普世价值?
·自然怀抱里无敌人,敌不敌是人意的指令!
·“普世”说的是物的先天性质,“价值观”说的是“先天性质”之从后天能力里
·蒋、习不可比。国共可作经验的对比。三民与共产是先经验的差别
·再论“意识的形态性”
·把人清除出党他还是人还在人生中,把党员清除出人籍他还是党员吗?
·对《加强和改进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批判
·(1)习近平断言“党蜕化变质”。孙丰斩钉截铁说:大错!
·(2)人类是一有两个个“始原”的物种
·(3)把共产党作为一个纯粹知识来看
·驳习近平"从严治党"论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团团伙伙是政党的共同的、本然的性质!
·凡借了人性外的名义的制度,都必定是反人性的
·冯胜平"革命使人堕落"之悖理
·问冯胜平: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1)
·问冯胜平(4)
·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怪哉!——诘冯胜平
·习近平为什么能说出"共产党已蜕化变质"?
·"蜕化变质"只是指出一个实事,指出实事只是承认
·"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是堕落的菌种
·腐败的果与因
·批《关于领导干部上讲台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
·加强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要育出什么样的人?
·孙二郎说打虎
·孙二郎谈腐1
·难道酷刑还有正当的或可合法施行的?
·孙二郎谈"中央统一战线小组"
·天津大爆炸头号警示是:停止9.3阅兵
·赞同革命与革命是否发生是两回事
·习近平恰好陷在扭转乾坤开辟新纪元的历史链条的环节点上
·天津爆案对中共的警示是:
·自然界里本无党,"党的规矩"就是疯子的自欺欺人
·哪是什么"亡党危机"?明明是瓜熟蒂落蒂要换新宇
·天津爆案标志了爆炸已经成中国政治的常态,
·评《退休高层痛斥"党内腐败"和痛哭"亡党危机"》
·医生只给人珍病,不为党珍病
·腐败是社会人格双重化的表现
·物由什么所造,就只能服从什么力量!
·硬件上打虎,软件建设上谜续指鹿为马!
·对《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失职追责……》的理性清理
·是共产党有罪于周、薄、徐、令、郭……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没有阴阳两面人的资源环境境,怎么会有阴阳两面人?
·人之"是人"属于天,这里没有选择没有自由,
·习近平不知应纯洁的是人文环境,不知救党是死路!
·国民党有错误是后天的,共产党的错误却是先天的
·对"意识形态安全"的纯知性讨论
·人感觉自己支配自己不是真相。真相是:人受知识的支配
·“中共是抗日中流砥柱论〞乃是继续腐败的宣言书
·若习近平回答了〝你是人还是党?〞国安便长治久安!
·〝爱党爱国的主旋律〞才是祸国殃民的根源、
·《腐败不是因理念,信仰的缺失,相反理念与信仰倒是腐败之母》
·合法性是是公理,王歧山说的是私理
·在以〝执政党〞自居前首先要回答什么是〝党〞
·为人民服务只能服出人民价值,哪来的党价值?
·凡标榜自身意识形态的力量都是非法的
·共产主义是一种先天腐败型政治
·价值观是形成,〝党有权提出核心价值〞却是外造加工
·国民党腐败是后天,共产党腐败却是先天
·“党中央”也不能想正确就能正确!
·评《“党中央权威”要靠自己的正确来赢得”“维护”》此题目
· 海外民运没有毁,也毁不了!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2〕
·国是财产,也推不出私盟集团占有的合法性
·国不是党的私产,何来〝治国必先治党〞〔2〕
·回答赵森林网友的发问。他的问题是--
·如果习近平真读过萨特、菜布尼茨、康德、黑格尔
·广西爆案所诉求的
·〝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这一命题包含着两个问题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纯粹的合法性
·对〝对党忠诚〞的纯知性分析
·〝接受、承认亡党危机是事实〞,推党于亡才是大勇
·党又不是泥巴,任凭搓、揉、甩、捏,你想从严治就能治了它?没门!
·点评团派与任志强的论辩
·〝必须解决不平等〞只是想当然,因完成对不平等的知识,因而没有配套方法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习总说错了的话的至诚而庄严的纠正――

   对习总说错了的话的至诚而庄严的纠正――
   
   不是党内存在野心家阴谋家,而是共产党的功能就是发酵野心家、阴谋家
   
   此论不是出于心理上的敌对,而是纯然的知识探究。因为“党”、“党内”、野心家、阴谋家……等等都是语言单位、词汇。是语言单位就是反映思维的,因而也就是对思维的反映。既然它们就是对思维的反映,当我们说它们、写他们时,就应知道它们所反映的是什么,以什么为条件。因而我们恳请习总那怕拿出一点起码的诚意,来弄清党组织与党的成员间到底孰是条件,孰是借条件才能存在的事物?明白了这层关系,才能知是环境来规定并造就人的意识,还是意识自身能造就自身。


   
   习说的是“党内存在野心家、阴谋家,从内部侵蚀党的执政基础……”,很明显习的话的意思是“野心家、阴谋家”是他们主观上要这样的。这是习认识上的一个严重错误。他把“党内存在野心家、阴谋家,从内部侵蚀党的执政基础……”这一事实看成是自发、自成的,不需要原因。事实却是周、薄、郭、徐、令……这些人都是纯然的自然人,初来世时都是白纸一张,任凭存身的环境在上面书写(这个环境正是你习总信誓旦旦地要捍卫的共产理想与信念)。也正是共产主义这个心灵环境把天真如露珠的孩童水滴石穿成他们今天的道德与政治成色。别忘了:他们是成长在红旗下,是在共产主义的摇篮里才被薰染成这样的。
   
   从天真如朝露的孩童到老谋深算欲填不满的野心家、阴谋家,引发这一变化的原因不是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与信念又能是什么?所有这些阴谋家可都是唱着同一首歌,在同一面红旗下欲豁难填的!
   
   因而,周、薄、郭、徐、令……的行为折射出来的道德与政治素质直接就是这一叫做共产主义的文化或制度,它的本然的性质。习近平你能像作数学或物理命题那样给国民列出个公式或做出在理上无矛盾的证明,让我们也经验一下到底什么是“共产主义理想或信念”?十三亿人众有谁曾经树立或坚信过共产主义?它是酸是甜,有谁尝过?老下里巴七十有三,从七八岁上就唱共产主义接班人,直唱到近于不惑才猛然想到问自已:这“共产主义到底是什么”?到天命才清楚了:它就是孕育野心家、阴谋家的心灵资源。所以从共产主义学说以来,对它只有宣传,从来没人像对知识那样对它做过真假的证明,江泽民对儿子直言他是在骗人。可习仲勋的儿子连自已是在骗人都不知道!就因共产主义既不能被感官所经验,又不能被思维无矛盾的加以证明,所以才顺嘴把它胡诌成理想与信念。反正理想永远处在被想的路上,经验永不能碰上它;无论是毛、刘、周,还是邓、江、胡、习,无论他们怎么胡诌都撑不破兰天,至多能饿死几千万人罢了。
   
   而正是在顺嘴胡诌方面,又总是权贵占先,下层人向高等人去摧媚折腰。野心与阴谋还不就在阿谀奉迎、吹拍媚上里丰富与完善的?可在合法政党那里,“党”这个字或理直接就是合法性标准――只有你有实际的对头你才算得上是政党,只有你以对头为作用你才算是政党,有了对头你就有了客观的标准又受到客观的限制。你就有边有沿,不能云山也不能罩雾,就是摧媚折腰也有一个底限――党必须是相对存在的,党的必然相对性在客观上保证了“党内野心家、阴谋家”生成的不可能性,因为合法性政党在受到相对党的正式攻击的同时,又必然处在本党上下左右的相互制约中,别说“野心家、阴谋家”,就是较明显的违法乱纪也不为可能――因为对手党就在那里公开地、虎视耽的看着你,那怕只是要防的“微”杜的“渐”也都被记在案。所以合法性政党的野心家、阴谋家等不到孕育滋生就被政党的敌对性给消解了,吸收了。所谓政党合法性即敞开的攻击性,在敞开的攻击性这样一个没人惧怕任何人的公共环境条件里,哪里有滋生“野心家、阴谋家”机会与可能?
   
   美国英国的两党的公开的互攻都忙不过来,到哪里去滋生野心与阴谋?
   
   
   至此,我是无矛盾地证明了(而不是胡诌),不是党内存在野心家阴谋家,而是共产党所本然含有的就是发酵野心家、阴谋家的功能。功能你懂吧老习?功能是事物的存在所不能避的效能,除非没有共产党,只要有不问谁建的,它都是不可抗拒地要滋生野心家阴谋家的。
   
   周、薄、郭、徐、令……们只是结果,结果是受动的被造的,不可避的。共产主义伟大理想才是必然的滋生他们的原因与根据!为什么?因共产主义是人的心理的形成所据的资源,毒资源能不滋生毒果子?
   
   从纯然的自然人到有政治上成色彩的社会人,你总得承认这是一种变化吧?是变化当然就有原因――这是人类公理!只要人类成员都须承认公理,我恳请习总不至于连人类公理这个酒钱都不认帐吧!从纯然自然人到有政治色彩的社会人――周、薄、郭、徐、令……等等,这些可都是由你习总公开承认了的野心家、阴谋家。他们之成为这样的事实是一种结果。那么,究竟是党组织是这结果的原因,还是他们自己是这一结果的原因?也就是问:是党组织培养党员,还是党员自已宣布自己为党员?或说党组织是薰染党员的染缸,还是党员薰染自己?我揣想习总回答这些问题并不困难,困难的是他有无诚实回答的勇气与胆识。问题的要害在于:周、薄、郭、徐、令……等,从娘肚子里来世时都是些纯然的白纸,他们的政治与道德色彩是由培养他们的党组织一点一滴地染上去的。如果党组织不把他们培养成革命事业的并且不要缀上“红色接班人”,他们至多也就是偷辆自行车,割个钱包,调戏调戏美女什么的,肯定成不了野心家、阴谋家!所以说,党内的野心家、阴谋家这类人物的出现其责任并不在野心家、阴谋家自身,而在党组织,甚至也不在党组织,而应说就是共产党这一文化的本然性。
(2016/05/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