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只有存在“非理性看待”“必须理性看侍”才能成立]
孙丰文集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只有存在“非理性看待”“必须理性看侍”才能成立

   只有存在“非理性看待”“必须理性看侍”才能成立
   事实上并没有非理性看待,因而就不存在“必须理性看待
   
   
   ――对《必须理性看待中国左右派的文革思维》的批评。见5月15日《多维》


   
   “看待”是行为,不应用理性就不能发生,所以凡行为都是理性的。可见“必须理性看待”无从说起,因“看待”都是理性的。这“必须理性看待”又是哪盘菜?《必须理性看待中国左右派的文革思维》就得以“非理性看侍”才能成立。不对着“非理性看侍”哪来的“必须理性看待”?凡行为都以理性为条件,所以根本就没有非理性看待这回事,故而“必须理性看待”也不存在。
   
   
   1)凡“看待”都应用理性,婴儿能“看待”吗?
   
   什么样的看待是“理性看侍”?相对于“理性看待”的又是〝什么”?人著文靠对立论的解释,立论解释不清再多的话也是废的。立的是“理性看待”,其他都是“被看待”。“看待”是谓词,即运用了理性的行为,“必须理性看待”又怎么冒得出来?
   
   只有形成出理性后用了理性才能去“看待”,因而“看待”是理性所发动。不论自觉到看待包含理性没有,都应用了理性。即使“不讲理”也是理性的应用,因“不讲理”只是不讲公理,不是什么理都不讲。日常觉察不到“看待”包含理性,是因日常是实际,对实际只能经验。“看待”里包不包含理性要靠思辩,因是“看待”来“反思”自身,才能看到自身包不包含理性。反向即“看待”反观把自身拆卸,因只有将事物拆卸分解,才能看到包含什么。而实际能发生的是直观,就发现不了“看待”里所包含的理性。能“看待”的是理性,直观只能经验被看待的对象,不能经验它包不包含理性。共产党是赤裸裸的功利集团,只经验不思辩。它才说出“必须理性看待中国左右派的文革思维”这种根本不通的话。没有理性就不能发动行为,所以不存在“必须理性看待…”这一立场。
   
   人的行为与其所服从的理性,是必然的因果链。看待是果,理性是动因。
   无论看待什么,只要“看待”,就不能不是埋性的应用。不存在“必须理性看待”!
   
   
   2)“我是人”。说出一个理,也是经验到一个事实
   
   有未达伦理自觉的人,但没有不知“我是人”的人。因而只要发生对“我是人”的经验,就是伦理的开始。“我是人”是一个理也是一个事实。没把“我是人”自觉为一个理,并非不能把它经验为一个事实。因而“我是人”,既是理性活动也是实际伦理的起点。因人在感知自已之前,早就“是”事实上的人了。只要是事实上的人,就不能避免理性能力的派生,只要形成出理性,就不能避免理性的使用。理性的使用就是行为,所以只要行为(看待也是行为)都是理性应用的结果。就因行为全是理性的,所以不存在“必须理性看待…”这么一回事。
   
   
   3)即使是还不能自觉伦理,所论的也是公理!凡夫俗妇所不自觉伦的也是公理!
   
   何为公理?曰:不证自明为真的理。就是说不须像物理学那样以证明为支持,只要直观便可确定其为真的理。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任取两点,连直线与若干曲线,不需测量,只靠直观就能看到到直线最短。所以公理是演绎、推断其他真理的起点。因因果关联不能无限追溯,就需一先验真理来保证立论有效。公理都先验为真。
   
   无论能不能自觉伦理,理的起点都是“我是人,人人是人”。无论知不知“我是人,人人是人”是一个无矛盾的命题,它都是无矛盾的理的起点。即使你不知它是一个理,但你却不能不体验到它是一个不能怀疑的事实。体验到它是一个无疑事实,就够保证了它的公理性,因而无论对于明理者还是经验者,它都是理的根源,是当然的公理。
   
   能不运用理性就能“看待”这种事吗?能“看待”的就是理性,只要发生了看待,能不是理性的应用?“人‘是’有理性,不是‘要’有理性”。“是”字意味的是不可抗拒、不能避免。是普遍与必然――山是山,水是水,郑永年是郑永年,习近平是习近平……这能抗拒能避免吗?所以理性是行为的可能性必须的前件,行为是果,理性是因。“必须理性看待”就潜含着理性是可加避免的这个错误。
   
   理性先于行为,是行为的条件。“必须理性看待”却把行为提到了理性前,颠倒了二者的关系。所以不存在“必须理性看待”这种关系。“必须”能强调的是重要,重不重要是主观看法。而只要“看待”都应用了理性不是主观看法,是不能分离的必然。
   
   所以说人类伦理所论的那个起点先验的是公理。因“人人是人”不是某人也不是某社会力量有选择的制造,它是不可抗拒的必然,而不可抗拒就是合法性。“我是人,且人人是人”这个事实是先天的普遍又必然,是先天的无矛盾的真理,即公理,可做为推知其他真理的起点。
   
   
   4)当下须迫切需回答的究竟是什么?
   社会是危机在“文革死灰复燃”上,还是危机在“共产文化的先天暴政”上?
   
   郑的原题是《中国左右两派的文革思维》,此是陈述。“必须理性看待”是中共加上去的。郑的立题逻辑成立,一加“必须理性看待”就不通。现实中国的危机究竟是文革遗患或极左回潮,还是“意识是现实的反映,新意识的产生表明了中国内部的很多变化”?我们问官媒,亦问自由派(普世价值派),亦问郑永年――不管疯狂的实际文革,还是薄熙来象征的,习近平实践着的文革回潮;不管“意识是现实的反映”所指的“产生舀新意识”;也不管郑永年怎么分出的“左右派”,只要他用了“左右派”,就意味这名是用来反映被认识对象的。所以要区分必有根据,根据就是“名”要反映的内容。“名”仅是反映内容用的符号,你可以说所根据的是实际,可实际怎么来的?你可说实际是从经验行为里析出的。可行为又是怎么来的?行为是理性应用的结果。因而这“左与右”只是反映知识内容的代码。在回答“左派所以为左,右派所以为右”之前,“左派、右派”仅仅是反映知识的“名”,即仅仅是“是其然”,而非“其所以然”。只有往“知其然”里塞上“其所以然”,才是一个知识。
   
   就如“习近平”是一个名,单说这个名是空的,拿这个名指认事实上的习近平,这个概念才是一个实际为真的知识。这就是习近平讲话及“用典”使读书人都觉无聊的原因。当然他能看到听到的只是恭维,就误得出自已的话是受欢迎的自欺。他并不知那些话只是与内容不相契合的空洞形式。请看――
   
   “党的群众路线的教育实践活动”这句子,究竟党是主语,还是党的群众路线是主语?党是主语,群众路线便只能为宾语,全句就无谓语,无谓语不能成立。“党的群众路线”是主语,教育可充谓语,可“实践”呢?“活动”呢?从中可见习近平讲活讲的只是概念,是关闭着思维的复印机,他讲的只是思想形式,没顾及这些概念反映的是什么思想,也不考虑他要讲的是什么。甚至连只有有效地反映思想才能成为概念这个自觉都没有。习近平的话只能证明他认识那些字,证明他不是文盲,却没证明他能赋予那些字以意义,不能证明他不是理盲。他自顾自地讲,不问所讲的思想是什么,也不管用此概念就要反映的就应是此概念的思想。他的话所以破所以烂,是因他只把概念当字认,没把概念当思想来把握。是些无思维的空形式,概念与思想无法达到无间隙的同一。
   
   如“群、众、路、线”四个字,字他是认识的。这四个字构成的词他也能念出,但究竟什么才是群众路线?他并未想过。群众路线就是有事倾听群众意见,了解群众要求,采纳群众的合理建议。所以群众路线只有一个受没受尊重,并没有一个教育问题。因群众路线本身就是实践,不是专门领域的知识,你教的什么育?并且这里还陷于你是把“群众路线”当做教育内容,还是用群众路线“来”教育的背反?可以说习近平的话是语无伦次。而且教育本身做为行为就是实践活动,又哪来的“教育实践活动”?
   
   习近平讲的话,用的是文字,不是概念,文字关涉认不识识,概念关涉的是对思想的反映。习近平下了生,他父母给了他目官、耳官、口官,他能视能听能问,所以中国政治中那些词汇被他的感官听了见了闻了,他便因水滴石穿的工夫而记忆了,但这些词汇没经他个人智慧的理解,他认识那些字却不懂那些字的意思。海外的袁红兵在这点上更为典型。
   
   正是讲话中的形式与内容的不相同一,造成了文革回潮与极端自由主义间的对抗。其实毛的文革是发生在共产主义制度下,邓的经济建设为中心所带来的两极分伏,社会不公、豺狼掠夺,杀人卖器官……也是发生在共产制度下。据于此我们就不能放下实际专去考察共产主义这个思想?对一思想的考察是真际。有人问我的行文的特别处,我把它说出来:就是我考察是真际,大多朋友关注的是实际。(待续)
(2016/05/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