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你]
孙宝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一)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有感于达赖喇嘛演讲会
·我的三个中国和澳洲老师
·六四屠城后,朱镕基罪责难逃
·你是誰? --抗議中共當局拘留郭飞雄等异议人士
·我在澳洲大选日做义工
·习近平,你有七项罪
·我參加了《声援14700万民众退出中国共产党》的游行
·从‘感激涕零’到‘落地查人’
·上海版高老头第四章 十字路口
·纪实文学:曼陀罗花
·沒有了坦克你是誰?
·李鹏不以死谢罪 山河激愤天地不容
·世博中的上海人
·中共占领西藏六十年的“杰作”
·《上海版高老头》第五章 “解放”了
·残忍而狡诈的白骨精
·残忍而狡诈的白骨精
·電視台採訪錄像網址
·上海版高老头---第六章 风起萧墙
·莫高义,你是个啥玩意?
· 上海版高老头 第七章 镇反运动
·共匪强盗,还我工龄
·孙宝强/相似的一幕/蒙羞的一幕/震撼的一幕
·上海版高老头 第八章:他戴上了大红花
·上海版高老头-------第九章 借腹生胎
·民民窑和公窑的区别--呼应王藏整编的《网友扫黄语录》
·上海版高老头 第九章:风波后的余波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一章 领子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二章 圣女
·澳洲,弱势群体的天堂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三章 艳遇
·澳洲-弱势群体的天堂
·《上海人》之三:杨牛皮
·《 上海人之二》走钢丝的女人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閃電劃破重重黑夜,
    如海燕搏擊驚濤駭浪,
    如梅花傲立千仞雪峰,
    如黃鐘擊破萬籟寂静,
    你來了!


    讓普羅米修斯的火種,照亮霧霾的國土;
    讓自由女神的微笑, 溫暖苦寒的故鄉。
    醒來,昏睡不醒的病獅;
    起來,久跪不起的同胞。
    你來了!
   
    你是西西弗斯, 每天滾石上山,
    縱然付出自由的代價,丛容依舊。
    你是補天女娲, 補憲政憲法之洞,
    縱然付出生命的代價,笑容依舊。
   
    撫摸荒蕪的大地,你的手在顫抖;
    凝視變色的江河,你的眸在流血;
    廢墟下的吶喊, 礦井裡的掙扎,
    被拐母親的哭泣,留守兒童的自盡,
    自我切腹的孕婦,自我割癌的患者,
    一次次折磨你的靈魂,那銀子般的靈魂;
    一寸寸撕裂你的心, 那金子般的心。
   
    被假疫苗打殘的嬰兒,被假奶粉摧毀的家庭,
    被躲貓貓致死的草民,被侮辱蹂躪的母親,
    被開膛驗傷的工人, 被鏟車活埋的基督徒,
    被葬身火海的拆遷者,被跨省追緝的記者,
    這一切,讓你徹夜不眠,
    讓你怒髮衝冠,
    讓你拍案而起。
    你來了!
   
    你攤開手,除了這雙手你一無所有;
    你攥緊拳,赤手空拳去争一个公道;
    你摸一摸稚兒的髮,你掖一掖妻的被角;
    你給妻兒留下遺囑:這一去沒有回頭!這一去再也沒有回頭!
   
    你來了!
    你帶着司馬遷的筆,譚嗣同的膽,文天祥的忠,方孝儒的義,
    你一步一步朝前走:我不下地獄,誰下?
   
   
    讓廣場不再成為屠場;
    讓人民不再屈膝跪下;
    讓記者寫出事實;
    讓冤案大白天下。
   
    讓屠夫受到審判;
    讓人民敢怒敢言;
    讓空氣沒有血腥, 。
    讓祖國天藍水清。
   
    讓孩子是花朵而不是狼孩;
    讓人只是人而不是奴才;
    讓公僕公佈財產而不是‘離岸’
    讓13億人民享有‘四個基本權利’。
   
   
   
   
    你一步一步朝前走,深邃的眸子裡沒有恐懼,
    眸子早就逾越了生和死的樊籬。
    你執着地朝前走,堅定的步伐沒有猶豫,
    腳步早已扎根在苦難的大地。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惟其义尽,所以仁至。
    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狂風,停止了咆哮,暴雨,停止了肆虐。魍魎妖孽,隱身在黑暗中。
    世界突然靜穆下來--世界在向你行致敬禮!
    你一步一步地走,拖着沉重的腳鐐,
    你一步一步地走,頭也不回地走進牢房的盡頭、、、、、、
   

此文于2017年01月0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