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你]
孙宝强
·狐臭小姐
·红楼女囚(十二)大鼻子
·红楼女囚(13)贼卧底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我的过去方程式和现在方程式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一)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閃電劃破重重黑夜,
    如海燕搏擊驚濤駭浪,
    如梅花傲立千仞雪峰,
    如黃鐘擊破萬籟寂静,
    你來了!


    讓普羅米修斯的火種,照亮霧霾的國土;
    讓自由女神的微笑, 溫暖苦寒的故鄉。
    醒來,昏睡不醒的病獅;
    起來,久跪不起的同胞。
    你來了!
   
    你是西西弗斯, 每天滾石上山,
    縱然付出自由的代價,丛容依舊。
    你是補天女娲, 補憲政憲法之洞,
    縱然付出生命的代價,笑容依舊。
   
    撫摸荒蕪的大地,你的手在顫抖;
    凝視變色的江河,你的眸在流血;
    廢墟下的吶喊, 礦井裡的掙扎,
    被拐母親的哭泣,留守兒童的自盡,
    自我切腹的孕婦,自我割癌的患者,
    一次次折磨你的靈魂,那銀子般的靈魂;
    一寸寸撕裂你的心, 那金子般的心。
   
    被假疫苗打殘的嬰兒,被假奶粉摧毀的家庭,
    被躲貓貓致死的草民,被侮辱蹂躪的母親,
    被開膛驗傷的工人, 被鏟車活埋的基督徒,
    被葬身火海的拆遷者,被跨省追緝的記者,
    這一切,讓你徹夜不眠,
    讓你怒髮衝冠,
    讓你拍案而起。
    你來了!
   
    你攤開手,除了這雙手你一無所有;
    你攥緊拳,赤手空拳去争一个公道;
    你摸一摸稚兒的髮,你掖一掖妻的被角;
    你給妻兒留下遺囑:這一去沒有回頭!這一去再也沒有回頭!
   
    你來了!
    你帶着司馬遷的筆,譚嗣同的膽,文天祥的忠,方孝儒的義,
    你一步一步朝前走:我不下地獄,誰下?
   
   
    讓廣場不再成為屠場;
    讓人民不再屈膝跪下;
    讓記者寫出事實;
    讓冤案大白天下。
   
    讓屠夫受到審判;
    讓人民敢怒敢言;
    讓空氣沒有血腥, 。
    讓祖國天藍水清。
   
    讓孩子是花朵而不是狼孩;
    讓人只是人而不是奴才;
    讓公僕公佈財產而不是‘離岸’
    讓13億人民享有‘四個基本權利’。
   
   
   
   
    你一步一步朝前走,深邃的眸子裡沒有恐懼,
    眸子早就逾越了生和死的樊籬。
    你執着地朝前走,堅定的步伐沒有猶豫,
    腳步早已扎根在苦難的大地。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惟其义尽,所以仁至。
    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狂風,停止了咆哮,暴雨,停止了肆虐。魍魎妖孽,隱身在黑暗中。
    世界突然靜穆下來--世界在向你行致敬禮!
    你一步一步地走,拖着沉重的腳鐐,
    你一步一步地走,頭也不回地走進牢房的盡頭、、、、、、
   

此文于2017年01月0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