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苏明张健评论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2016-05-23

   

   今年的5月17日,习近平突然召开了哲学社会科学座谈会。他在会上提出“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据内部人士透露,这个会议并非既定计划,而是临时决定的活动。

   参加会议的有一百五十人。习主持会议,并且在会上说:“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哲学社会科学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他特别强调“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要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在指导思想、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等等方面充分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

   从这个座谈会的宗旨和习的这几句话分析,习这个人确实是思想极端僵化、且又抱残守旧和胸无点墨到了极至。

   哲学是从泛神的宗教信仰中脱离出来的。一群有识、有志之士开始去研究宇宙、天地、万物与人的关系,以及人从何处来、又到何处去的人生和生死的问题。以传说中的伏羲氏所画出的八卦图为中国哲学的起源,后来的黄帝、老子、庄子发展和光大了哲学的学术思想,被后人称为黄老之术或老庄之术。这就是出现得最早的被称做道家的中国哲学思想。

   如果从伏羲画八卦开始计算的话,哲学在中国已有了几万年的研究历史了。说到社会科学,中国人就比较惭愧了。西方正式设立这个学科大约是在两、三百年前,而中国学科进入这个是在上个世纪的四十年代。这里就必须提到已故的大学问家费孝通教授了。费孝通先生在西方留学期间,钻研的是社会科学。学成回国后几经游说,终于在北京大学开设了社会学系,为中国培养了诸多的社会科学理论家和工作者。这样的一位中国社会学的开山鼻祖,却在反右和文革中饱受批斗和折磨达二十多年之久。

   文革过后,费孝通先生依然献身于研究工作。他建议和设立的一个又一个的考察研究项目,绝大多数都是因为改革开放后,共党干部的贪污造成研究经费的不翼而飞,只好作罢。

   习近平打算发展哲学和社会学的研究,这确实是件既有必要、又迫在眉睫的大好事。但是他又提出个特色、主义的框框,于是使得好事变成了坏事。

   任何的发明和创造,所反映的是人文的进步和精神。可是,任何宗教,包括共党这个邪教在内,从来都是在利用科学,同时又在反对科学。这倒不是本人在造谣。从欧洲中古时期的布鲁诺和哥白尼两位大科学家,死在火刑柱上;到共党这六十多年整肃、扼杀知识人士,以及毛泽东说过“知识越多越反动”的话,这就足以证明了本人上面的话是有事实依据的。同时,本人也经历过这种政治审查。

   事情的发生是在八十年代初,本人写了一篇叙述早期人类怎样吃的论文,寄给了《中国大百科全书》编辑部。在这篇论文中,探讨了人类煮食的起源。我以大量的事实和证据,驳斥了一位前苏联历史学家所说的,“无产阶级的历史学家从来认为,煮食的发生是在青铜器出现以后”。并且证实了在青铜器出现以前的漫长年代中,人类已经在用各种各样的方法煮食了。

   显然,无产阶级绝非青铜器的发明者。而在青铜器出现以前,无产阶级也没能发明出煮食的方法。一位编辑来信,首先同意发表这篇论文,但必须对一些内容进行删改。几经交涉,我退后一步,同意做保守的改动,删去了两处的“无产阶级”,才得以发表。

   当时,此事对我震动很大,更是勾起了那场文革造成的我内心的创伤。共党的前二十七年,以阶级斗争治理国家。所谓的“亲不亲,阶级分”,或“无比热爱”,或“无比仇恨”。这种情况到了文革开始,就发展到了疯狂的程度。当时十六岁的我和另外的两个同学,被逼着在全班同学面前,承认是狗崽子。我,一个神圣的生命,带着与生俱来的价值,来到这个世界上,却成了狗崽子。这种奇耻大辱,我会牢记一辈子的。

   后来上山下乡,才知道农民也都被细致地划分了成份。从恶霸、地主、富农到上中农、中农和下中农,再到贫农和雇农。其实,农村中的无产阶级实在少得可怜。一个离我所在的村子不远的村子里,总共不到五十户人家、可地、富家庭却有三十几户。

   毛泽东出生于农民家庭,可它说它的出身是普通农民。当时并没有这个成份。它的父亲是地主,它就是狗崽子。狗崽子不但伟大,而且还是红太阳。十来亿人肉麻地歌颂它、欢呼它,它却拿着肉麻当有趣,恬不知耻地认可了。

   1949年之前,中国并没有出现一个无产阶级,倒是出现了一批流氓无产者。共党认定这批流氓无产者是英雄,于是它们的子弟就成了好汉。流氓既不从事生产,更谈不到发明创造。它们是一群起哄架秧子,白吃白喝到处占小便宜的混混。自从发现了马主义,才胸有成竹地给各个阶层的人扣上各种帽子和罪名,目的无非就是去抢劫人家的财产。它们就当上了流氓无产者、流氓特权者。

   这三十多年的所谓改革开放,有目共睹它们又成为了流氓大富豪。信奉着马主义、毛思想的邪教的流氓富豪们,同样是利用科学,又反科学,同时又煞费苦心地要制造符合它们利益的假科学。

   学术、科学、艺术是产生于人类的心灵和精神,是随着人的自然属性和天生的价值理念而产生和发展的,是由于人本的作用而创造出人文的进步与文明。人的自由精神追求才使得哲学脱离宗教,又使得自然的物理理论脱离哲学。研究人与大自然关系的哲学是人文的纯哲学,研究天地万物物理的科学同样是人文的纯科学。无论东南西北中,科学家在研究同一个专题后,所得出的结论或成果必然是一致的。这里既不需要划分阶级成份,更无须用什么主义去作为指导思想。一旦如此,其后果必然就是凄惨的文化沙漠。

   六十多年的共党统治,中国大陆可有过科学的发明创造?可有过享誉世界的艺术作品?可有过一件商品是畅销全世界的?在国际事务中,中国大陆可曾提出一项建议或办法,而使国际社会轰动,赞成或效仿的?可见带着政权所制定的框框去做任何事,必然是无果的,而且还让人看笑话。

   共党也是个近百年的老党了。究竟它所奉行的理念是什么,它要达到的目的又是什么?不但国民不清楚,习近平也是糊涂的。喊叫了半个多世纪的共产主义,结果死人如麻。共党再不敢提共产主义了,继而只好高喊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宗旨是消灭贫穷。可共党却在制造贫穷。无奈照旧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却在社会主义这个词上大造文章。

   三十年前,它们把它们的社会主义称作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十几年前,又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改为特色社会主义。其实社会主义就是社会主义,既不分哪个阶级的,也没有初级、中级或高级的阶段之分,更不存在什么特色与非特色的区别。

   社会主义的最重要的思想是:社会上的贫穷现象,其根源不在穷人本身,而在于社会。社会造成了贫穷,社会就要去解决贫穷问题。这就是社会主义。

   中国人不难回忆起当共党给社会主义加上个初级阶段时,正是共党贪污、官倒的高潮期;当共党给社会主义加上特色两个字以后直到今天,恰是共党腐败和卷款外逃的高峰期。可是中国的民众一直有六亿到六亿五千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这两年外资的撤资关厂,已经造成了去年的失业大潮,贫困的人口仍在增长中。习近平匆匆忙忙开会,大谈哲学和社会科学的重要性,这就表明了他知道共党的所为,是与社会主义的宗旨背道而驰的。但是,根据他的文化程度和理解能力,他所能做的无非就是再次地糟改社会主义,以符合他的利益。

   5月18日《世界之声》的消息说,据内部知情人士透露,共党社科院党组立即发出了一个通知,通知的内容就是所有的学位论文都要进行意识形态的审查。并且明确提出,要对论文的论证、答辩和审议的过程中,将着重审查论文中是否存在以下的四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否在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立场,反对四项基本原则,反对党的政策和开放决策等;

   二,是否违背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基本经验,基本要求或重大方针政策;

   三,是否存在丑化党和国家形象,或者诋毁、污蔑党和国家领导人,或者歪曲党史、军史等情况;

   四,是否存在去意识形态化的问题。

   17号的座谈会,18号的这个通知,给人的感受这就是文革前所煽动起来的极左思潮。文革的阴影仍然深深地埋在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心中。在当前金融、经济、社会三大崩溃、且又无可救药的时候,习近平是否打算再次让文革的浩劫卷土重来?!共党反正是没救了,再掀起一场全国大动乱,或许惯于投机的共党能从乱中取胜,或乱中求生存,再不然就乱中逃跑。

   社科院下属三十六、七个研究所,在这个座谈会和这个通知的作用下,或者出现闭嘴、自保的趋势,或者出现几个文革式的红极一时的人物。但这些人物趋炎附势,极尽马屁功夫的所谓理论,除了附和权力的胃口,其实是上不得台盘的。这就好比文革过后,谁有会把姚文元、戚本禹、张春桥的文章当个东西?

   共党翻手云、复手雨,争权夺利的形势,造就出了几块料?云雨一番,几块造就出来的料又成了阶下囚。一些新形势下造就出来的料,仍旧走着它们前人的老路。不长记性的中国人重复地干着同一件事,却在沾沾自喜,以为天生我才必有用。殊不明白到头来都成了共党抛弃的废品。

   每一个人返本归元都是自然人。自然人就天生具有他的自然属性。这个属性之一就是自由,自由精神。自主意识成就了一个人的独立人格、独立思考和自由创作的能力。他不需要思想、言论或意识形态的领导者,他需要的是良师益友。所谓独立人格,就是远离权力,远离世俗偏见,去做自己想做和该做的事情。

   有着几千年丰厚文化底蕴的中国人当中,不乏具有真才实学的隐士,更不乏随时准备出来拨乱反正的侠士。虽说目前中国社会出现了道德沦丧、人性泯灭的趋势,但毕竟坚守道义和良知底线的中国人还是大多数的。

   腐败的共党已经烂透了,习近平的胡闹也该终止了。所谓乱世出英雄。该是提倡英雄主义的时机了。其实人人都是英雄。那就发挥出我们自然属性中本来就有的精神意志,去造就宪政、民主的全新时势。

(2016/05/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