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苏明张健评论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人民有权去问责共党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去除暴政而为众善,功大莫焉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共党屠杀藏人,竟然有人支持
·共党不是素质太差,而是罪孽深重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中国人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苦
·共党必将灭亡在共党自己的手里
·共党比得上达赖喇嘛和缅甸僧侣吗?
·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人人应把铲除共党当做己任
·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习近平躲进了防空洞,怕的是什么
·共党杀人杀得还少吗
·共党不配说中华文化
·反共,就要首先明白共党的本质
·共党要想崩溃得更快,就去打台湾
·我这一辈子
·中国已被共党毁得国将不国了
·土匪们在开十七大,与民何关
·十月一日是血淋淋的国殇日
·中国拿什么去崛起
·习近平独裁,高瑜被判,毛派的使命感
·共党的政治是害死多少人也不算个事的政治
·自己的大脑凭什么被共党洗
·最大的骗子就是共党
·共党的末日到了
·把被共党颠覆了的民主中国再建立起来
·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中国人不认可伟光正,世界更是指责它
·国际社会不反华,只反共党
·军人们终于觉醒了
·六四不能忘
·置人于死地的共产主义和万分之三的自主科技产值
·共党必须认罪
·国穷、民穷,富了的是共党们
·习近平家族的财产究竟有多少
·缅甸的僧侣都起来抗争了,中国人怎么办
·真实的经济状况
·痞子起家的共党搞的就是流氓政治
·回归十年,香港成了讨饭的乞儿
·中国人已经不爱国了
·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和平、理性走不通,那就以暴易暴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中国经济现状的十大问题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七。一评共党
·现时的共党政权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共党的罪恶,就是人民推翻共党的思想动力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制造业的七个寒流
·新国安法是习近平镇压人民的工具
·习近平越走离改革越远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2016-05-23

   

   今年的5月17日,习近平突然召开了哲学社会科学座谈会。他在会上提出“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据内部人士透露,这个会议并非既定计划,而是临时决定的活动。

   参加会议的有一百五十人。习主持会议,并且在会上说:“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哲学社会科学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他特别强调“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要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在指导思想、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等等方面充分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

   从这个座谈会的宗旨和习的这几句话分析,习这个人确实是思想极端僵化、且又抱残守旧和胸无点墨到了极至。

   哲学是从泛神的宗教信仰中脱离出来的。一群有识、有志之士开始去研究宇宙、天地、万物与人的关系,以及人从何处来、又到何处去的人生和生死的问题。以传说中的伏羲氏所画出的八卦图为中国哲学的起源,后来的黄帝、老子、庄子发展和光大了哲学的学术思想,被后人称为黄老之术或老庄之术。这就是出现得最早的被称做道家的中国哲学思想。

   如果从伏羲画八卦开始计算的话,哲学在中国已有了几万年的研究历史了。说到社会科学,中国人就比较惭愧了。西方正式设立这个学科大约是在两、三百年前,而中国学科进入这个是在上个世纪的四十年代。这里就必须提到已故的大学问家费孝通教授了。费孝通先生在西方留学期间,钻研的是社会科学。学成回国后几经游说,终于在北京大学开设了社会学系,为中国培养了诸多的社会科学理论家和工作者。这样的一位中国社会学的开山鼻祖,却在反右和文革中饱受批斗和折磨达二十多年之久。

   文革过后,费孝通先生依然献身于研究工作。他建议和设立的一个又一个的考察研究项目,绝大多数都是因为改革开放后,共党干部的贪污造成研究经费的不翼而飞,只好作罢。

   习近平打算发展哲学和社会学的研究,这确实是件既有必要、又迫在眉睫的大好事。但是他又提出个特色、主义的框框,于是使得好事变成了坏事。

   任何的发明和创造,所反映的是人文的进步和精神。可是,任何宗教,包括共党这个邪教在内,从来都是在利用科学,同时又在反对科学。这倒不是本人在造谣。从欧洲中古时期的布鲁诺和哥白尼两位大科学家,死在火刑柱上;到共党这六十多年整肃、扼杀知识人士,以及毛泽东说过“知识越多越反动”的话,这就足以证明了本人上面的话是有事实依据的。同时,本人也经历过这种政治审查。

   事情的发生是在八十年代初,本人写了一篇叙述早期人类怎样吃的论文,寄给了《中国大百科全书》编辑部。在这篇论文中,探讨了人类煮食的起源。我以大量的事实和证据,驳斥了一位前苏联历史学家所说的,“无产阶级的历史学家从来认为,煮食的发生是在青铜器出现以后”。并且证实了在青铜器出现以前的漫长年代中,人类已经在用各种各样的方法煮食了。

   显然,无产阶级绝非青铜器的发明者。而在青铜器出现以前,无产阶级也没能发明出煮食的方法。一位编辑来信,首先同意发表这篇论文,但必须对一些内容进行删改。几经交涉,我退后一步,同意做保守的改动,删去了两处的“无产阶级”,才得以发表。

   当时,此事对我震动很大,更是勾起了那场文革造成的我内心的创伤。共党的前二十七年,以阶级斗争治理国家。所谓的“亲不亲,阶级分”,或“无比热爱”,或“无比仇恨”。这种情况到了文革开始,就发展到了疯狂的程度。当时十六岁的我和另外的两个同学,被逼着在全班同学面前,承认是狗崽子。我,一个神圣的生命,带着与生俱来的价值,来到这个世界上,却成了狗崽子。这种奇耻大辱,我会牢记一辈子的。

   后来上山下乡,才知道农民也都被细致地划分了成份。从恶霸、地主、富农到上中农、中农和下中农,再到贫农和雇农。其实,农村中的无产阶级实在少得可怜。一个离我所在的村子不远的村子里,总共不到五十户人家、可地、富家庭却有三十几户。

   毛泽东出生于农民家庭,可它说它的出身是普通农民。当时并没有这个成份。它的父亲是地主,它就是狗崽子。狗崽子不但伟大,而且还是红太阳。十来亿人肉麻地歌颂它、欢呼它,它却拿着肉麻当有趣,恬不知耻地认可了。

   1949年之前,中国并没有出现一个无产阶级,倒是出现了一批流氓无产者。共党认定这批流氓无产者是英雄,于是它们的子弟就成了好汉。流氓既不从事生产,更谈不到发明创造。它们是一群起哄架秧子,白吃白喝到处占小便宜的混混。自从发现了马主义,才胸有成竹地给各个阶层的人扣上各种帽子和罪名,目的无非就是去抢劫人家的财产。它们就当上了流氓无产者、流氓特权者。

   这三十多年的所谓改革开放,有目共睹它们又成为了流氓大富豪。信奉着马主义、毛思想的邪教的流氓富豪们,同样是利用科学,又反科学,同时又煞费苦心地要制造符合它们利益的假科学。

   学术、科学、艺术是产生于人类的心灵和精神,是随着人的自然属性和天生的价值理念而产生和发展的,是由于人本的作用而创造出人文的进步与文明。人的自由精神追求才使得哲学脱离宗教,又使得自然的物理理论脱离哲学。研究人与大自然关系的哲学是人文的纯哲学,研究天地万物物理的科学同样是人文的纯科学。无论东南西北中,科学家在研究同一个专题后,所得出的结论或成果必然是一致的。这里既不需要划分阶级成份,更无须用什么主义去作为指导思想。一旦如此,其后果必然就是凄惨的文化沙漠。

   六十多年的共党统治,中国大陆可有过科学的发明创造?可有过享誉世界的艺术作品?可有过一件商品是畅销全世界的?在国际事务中,中国大陆可曾提出一项建议或办法,而使国际社会轰动,赞成或效仿的?可见带着政权所制定的框框去做任何事,必然是无果的,而且还让人看笑话。

   共党也是个近百年的老党了。究竟它所奉行的理念是什么,它要达到的目的又是什么?不但国民不清楚,习近平也是糊涂的。喊叫了半个多世纪的共产主义,结果死人如麻。共党再不敢提共产主义了,继而只好高喊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宗旨是消灭贫穷。可共党却在制造贫穷。无奈照旧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却在社会主义这个词上大造文章。

   三十年前,它们把它们的社会主义称作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十几年前,又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改为特色社会主义。其实社会主义就是社会主义,既不分哪个阶级的,也没有初级、中级或高级的阶段之分,更不存在什么特色与非特色的区别。

   社会主义的最重要的思想是:社会上的贫穷现象,其根源不在穷人本身,而在于社会。社会造成了贫穷,社会就要去解决贫穷问题。这就是社会主义。

   中国人不难回忆起当共党给社会主义加上个初级阶段时,正是共党贪污、官倒的高潮期;当共党给社会主义加上特色两个字以后直到今天,恰是共党腐败和卷款外逃的高峰期。可是中国的民众一直有六亿到六亿五千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这两年外资的撤资关厂,已经造成了去年的失业大潮,贫困的人口仍在增长中。习近平匆匆忙忙开会,大谈哲学和社会科学的重要性,这就表明了他知道共党的所为,是与社会主义的宗旨背道而驰的。但是,根据他的文化程度和理解能力,他所能做的无非就是再次地糟改社会主义,以符合他的利益。

   5月18日《世界之声》的消息说,据内部知情人士透露,共党社科院党组立即发出了一个通知,通知的内容就是所有的学位论文都要进行意识形态的审查。并且明确提出,要对论文的论证、答辩和审议的过程中,将着重审查论文中是否存在以下的四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否在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立场,反对四项基本原则,反对党的政策和开放决策等;

   二,是否违背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基本经验,基本要求或重大方针政策;

   三,是否存在丑化党和国家形象,或者诋毁、污蔑党和国家领导人,或者歪曲党史、军史等情况;

   四,是否存在去意识形态化的问题。

   17号的座谈会,18号的这个通知,给人的感受这就是文革前所煽动起来的极左思潮。文革的阴影仍然深深地埋在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心中。在当前金融、经济、社会三大崩溃、且又无可救药的时候,习近平是否打算再次让文革的浩劫卷土重来?!共党反正是没救了,再掀起一场全国大动乱,或许惯于投机的共党能从乱中取胜,或乱中求生存,再不然就乱中逃跑。

   社科院下属三十六、七个研究所,在这个座谈会和这个通知的作用下,或者出现闭嘴、自保的趋势,或者出现几个文革式的红极一时的人物。但这些人物趋炎附势,极尽马屁功夫的所谓理论,除了附和权力的胃口,其实是上不得台盘的。这就好比文革过后,谁有会把姚文元、戚本禹、张春桥的文章当个东西?

   共党翻手云、复手雨,争权夺利的形势,造就出了几块料?云雨一番,几块造就出来的料又成了阶下囚。一些新形势下造就出来的料,仍旧走着它们前人的老路。不长记性的中国人重复地干着同一件事,却在沾沾自喜,以为天生我才必有用。殊不明白到头来都成了共党抛弃的废品。

   每一个人返本归元都是自然人。自然人就天生具有他的自然属性。这个属性之一就是自由,自由精神。自主意识成就了一个人的独立人格、独立思考和自由创作的能力。他不需要思想、言论或意识形态的领导者,他需要的是良师益友。所谓独立人格,就是远离权力,远离世俗偏见,去做自己想做和该做的事情。

   有着几千年丰厚文化底蕴的中国人当中,不乏具有真才实学的隐士,更不乏随时准备出来拨乱反正的侠士。虽说目前中国社会出现了道德沦丧、人性泯灭的趋势,但毕竟坚守道义和良知底线的中国人还是大多数的。

   腐败的共党已经烂透了,习近平的胡闹也该终止了。所谓乱世出英雄。该是提倡英雄主义的时机了。其实人人都是英雄。那就发挥出我们自然属性中本来就有的精神意志,去造就宪政、民主的全新时势。

(2016/05/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