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 筝漪:读杨绛《《我们仨》》有感]
圣灵光照中国
·地质学家的宗教观
·哲学家的宗教观:苏格拉底 柏拉图 培根
·物理学家的宗教观 :爱迪生(Thomas Alva Edison 1847-1931)
·培根论信仰与政府(力荐好文 理想政府是什么样的)
·化学家的宗教观:法国化学家巴斯特
·《荒漠甘泉》7月8日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文学家的宗教观 1
·文学家的宗教观 2:狄更斯 歌德
·2016年7月6日,俞可平院长在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毕业典礼上做了题为《做一
·文学家的宗教观 3:莎士比亚 托尔斯泰
·荒漠甘泉 7月9日
·君王与英雄的宗教观:拿破仑
·《荒漠甘泉》7月10日
·《荒漠甘泉》7月11日
·荒漠甘泉 7月12日
·基督教会、民主制度以及公民宗教
·《荒漠甘泉》7月13日
·圣经要道查经提要Ⅰ刘东昆牧师
·圣经要道查经提要II 刘东昆牧师
·《荒漠甘泉》7月15日 《荒漠甘泉》7月16日
·为什么祷告1
·为什么祷告2
·为什么祷告3
·为什么祷告4
·为什么祷告5
·荒漠甘泉 7月17日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2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3
·荒漠甘泉 7月18日
·圣经的见证(神的创造)
·圣经的见证:「人与兽何异」
·圣经的见证:人的本性」
· 圣经的见证:生命的意义
·圣经的见证:人生的问题
·人与人之间
·《荒漠甘泉》7月19日
·人与神之间: (一)人在神面前的地位
·人与神之间: (一)人在神面前的地位
·《荒漠甘泉》7月20日
·《荒漠甘泉》7月21日
·人永远的归宿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3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4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5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6 人是有责任的
·圣经如此说 6 人是有责任的
·《荒漠甘泉》7月22日
·圣经如此说 7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3日
·探险家的宗教观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9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10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11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4日《荒漠甘泉》7月25日
·圣经如此说12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3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3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5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 7月26日 《荒漠甘泉》7月27日
·圣经如此说16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7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8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8日
·圣经如此说19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20
·圣经如此说 21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9日
·再思宗教改革和后宗教改革的几个神学问题 1
·再思宗教改革和后宗教改革的几个神学问题 2
·圣经与死海古卷 光明顶
·《荒漠甘泉》7月30日
·日用的饮食
·日用的饮食
·《荒漠甘泉》7月31日
·我已心满意足    麦 道 卫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改革宗代表性之系統神學家
·常见信仰问题:上帝怎么能允许痛苦与苦难发生呢?
·日用的饮食
·《荒漠甘泉》8月1日
·常见信仰问题:上帝为什么要造魔鬼?
·常见信仰问题:为什么神要造善恶树,以致亚当夏娃犯罪?
·辨识整全使命 胡志伟
·《荒漠甘泉》8月2日
·日用的饮食
·常见信仰问题:罪是否也是神创造的?神既然是无所不知的,为什么他要让人犯
·九代奇恩 1
·九代奇恩 2:文/亦文
·《荒漠甘泉》8月3日
·日用的饮食:水必不馒过你
·日用的饮食;为真理作见证
·日用的饮食: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
·《荒漠甘泉》8月4日
·儒教的“天”、道教的“道”,是否就是基督教的上帝?
·《荒漠甘泉》8月5日
·日用的饮食:不可徒受恩典
·日用饮食: 神顾念我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筝漪:读杨绛《《我们仨》》有感

   -生长在儒家尚学文化的氛围里, 我们从小就别无选择地踏上了遥遥的治学之路。能在母腹中接受胎教,在幼儿园里接受早期智力开发:在小学发奋努力, 冲击重点中学; 在中学拼命读书, 争取上名牌大学; 一直到在大学苦读外语, 准备出国留学……很多学子终于过五关、斩六将, 来到了学术最发达的外国大学深造, 有不少人还成了国内外知名的学者。
   我们只知治学好----治学不仅可以成就自己的事业, 也可以造福人类。但是, 治学之路的尽头在哪里呢? 当我们走到人生尽头时, 一生治学的成果可以使我们的心灵充满平安和满足吗?
   近来读了钱钟书夫人杨绛的回忆录“我们仨”(注 1), 略窥了这一家三口----钱钟书、杨绛、钱媛----三个著名学者坎坷而清正的治学之路, 最让我震撼的是全书结尾处作者的感叹:
   “人间也没有永远。我们一生坎坷, 暮年才有了一个可以安顿的居处。 但老病相催, 我们在人世道路上已经走到尽头了……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作‘我们家’的寓所, 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家在哪里, 我不知道。我还在寻觅归途。”
   在治学路上跋涉了一生的八旬老人, 仍在无望地寻觅回家的路, 如此凄凉的晚景, 让三个学者非凡的成就和贡献, 都显得暗淡无力了。


   学者暮年的虚空自古就有。宋代词人刘克庄在《贺新郎》中对此有淋漓尽致的抒发:
   湛湛长空黑,更那堪,
   斜风细雨,乱愁如织。
   老眼平生空四海,
   赖有高楼百尺,
   看浩荡千崖秋色。
   白发书生神州泪,
   尽凄凉,不向牛山滴。
   追住事,去无迹。
   
   少年自负凌云笔,
   到而今,春华落尽,
   满怀萧瑟。
   常恨世人新意少,
   爱说南朝狂客,
   把破帽年年拈出。
   若对黄花弧负酒,
   怕黄花,也笑人岑寂。
   
   鸿北去,日西匿。
   
   与这首悲秋词大有异曲同工之契合的, 是战国年代, 以色列民族的智者所罗门, 对人生追求的悲叹:
   在我看来, 一切都是泡影,
   一切都是徒劳的、、、、、、在日光下,根本没有新奇的事。世人在日光下劳碌奋斗, 究竟得着些什么呢? 他们一生充满痛苦忧戚, 夜间也不能得到安息。唉, 这也不过是空虚而已 、、、、、、
   我又专心去认识智慧以及癫狂和愚蠢之间的分别, 就发觉这种寻索也像捕风一样。因为智慧愈高, 烦愁愈多; 知识愈广, 痛苦愈深。智慧的人目明心醒, 愚昧的人却在黑暗中摸索; 但两者都要遭受同一的命运。于是我对自己说: “既然如此, 我要智慧来做什么呢? 这也是一片空虚。无论聪明人或愚拙人, 终有一天都会被人遗忘, 难免一死。著书立说的工夫是永无止境的; 过于埋头苦读, 只会使身体疲劳。”
   
   ( 参《传道书》第一、二章 , 当代圣经版 ) 。
   停下脚步来想一想吧, 正在治学路上埋头跋涉的学子们! 古今中外已经有多少人,把一生献给了这条路, 到头来却只剩下对道路尽头的困惑 ---- 这是多么让人扼腕惋惜的结局啊! 难道我们奔波劳碌一生, 就为了一场虚空吗?
   显然, 心灵的家不在治学之路的尽头。我曾见过很多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活得非常“在家”。他们笑谈生死, 渴望永生。他们的满足和平安, 不是来自他们的学问和成就, 而是来自他们的信仰。
   到底什么是人类最终极的需要? 是心灵的需要! 正是这一点,将人类与其他生物彻底区分出来。我们的心灵世界中, 有一个独特的空间, 只有上帝自己才能占有、填充、满足这个空间。任何知识、物质和人情, 都无法给我们自内至外的丰盛充实和平安喜乐。只有上帝的怀抱中, 我们的心灵才能找到真正的归宿。
   这是人间的最大奥秘和喜乐, 尤其是对于正在治学路上辛苦跋涉的人们--我们不必等到读过万卷书, 拿到多个学位, 著作等身, 桃李满天下以后, 才能享有心灵的平安和满足。心灵的平安和满足近在咫尺。得到它不是通过大脑中的智慧的积累, 而是通过心灵向上帝的回归。
   上帝赋予我们生命、给我们适合生存的地球, 更赋予我们生命的目的。我们人类是被神所造、为神而造的。连无神论大师、法国大哲学家罗素都承认: “除非你承认上帝存在这个前提, 探讨生命的目的是毫无意义的。” 我们的生命不是局限在这个物质的世界里, 虚空无谓、转瞬即逝的; 而是属于神的国度,神圣、永恒无限的。我们虽身处物质的世界, 但我们心灵却应回到神的家园----我们真正的故乡。万事万物自神而始, 唯在神里才有美好永恒的归宿。
   如果我们否认心灵世界的真实存在,对心灵深处的需求置若罔闻, 我们的日子就是枉然徒劳, 毫无意义的。我们就只是在生存, 而不是在真正地生活。我们就只有劳碌, 而没有满足。
   耶稣说: “自知心灵空乏的人有福了, 因为永恒而光明的天国是属于他们的”
   ( 《马太福音》 5:8, 当代圣经版)。耶稣来到这世上 , 他是太初就有的道。他把光带给世人。这光是真光, 永恒的光, 无限的光, 能照亮人的心灵。耶稣说: “奔波劳碌、心灵沉重的人啊, 到我这里来吧, 我要使你们能安歇” ( 《马太福音》 11:28, 当代圣经版)
   合上杨绛女士沾着心灵的血和泪写的书,我多想亲口对可敬的杨绛女士说: 把手伸给主耶稣吧, 他知道您心灵的伤痛。他, 唯有他, 会领您回家。
   注 :
   1.
   “我们仨” ,杨绛著 ,2003, 三联书店。
   
   作者来自北京 , 现居美国。
   来源: 海外校园
(2016/05/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