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王志勇:改革宗神学述评 2]
圣灵光照中国
·中英《《荒漠甘泉》1月15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16日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文/刘茗
·中英《荒漠甘泉》1月17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8日
·荒漠甘泉1月19日
·《荒漠甘泉》1月23日-31日
·《荒漠甘泉》2月1日-8日
·《荒漠甘泉》2月9日-17日
·连载1:「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温以诺牧师网站
·连载2:「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超乎「唯獨恩典」 溫以諾
·《荒漠甘泉》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2月21日-29日
·晨牧: 小桥边的鲁冰花
·基因和蛋白质,哪个才是生命的起源?
·是主,修复了我的翅膀——郑绪岚的沉浮人生
·亲情邮票 文/许粲然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1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2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荒漠甘泉》3月1日-6日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一 溫以諾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 二 溫以諾
·黃仁龍的信仰人生
· 100-1=0,一道揭示社会现状的诡异心理学公式
·《荒漠甘泉》3月7日-10日
·追寻心灵故乡
· 《荒漠甘泉》3月11日-20日
·冯锦鸿:早期教会对现今教会几个启迪和提醒
·年轻基督徒尤其不能忽视文化使命
·为何犹太家庭教育的孩子多精英和富豪?
·《荒漠甘泉》3月21日-31日
·齐宏伟: 从化蝶到复活
·《荒漠甘泉》4月1日-8日
·《荒漠甘泉》4月9日-10日
·《荒漠甘泉》4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4月21日-30日
·若望法兰:十字军 的真正历史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荒漠甘泉 5月1日-10日
·单纯:论西方宗教与法治社会的关系
·宗教改革:一场向前看的回归运动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荒漠甘泉》5月11日-20日
·基督教会史:新教回响
·“政教分离”还是“政教分立”?
·《荒漠甘泉》5月21日-31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1日-1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11日-2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21日-3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7月1日-1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科学大师的求学、恋爱与理念 张文亮 著
·科学大师的求学、恋爱与理念 张文亮 著 2
·张维迎教授北大毕业典礼演讲
·《荒漠甘泉》7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7月21日- 31日
·徐颂赞:宗教是什么:来自中国教会的回响
·《荒漠甘泉》8月1日-10日
·《荒漠甘泉》8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8月21日-31日
·刘官 :良心自由与政教分离的先驱
·康頔:从《查理大帝传》中看历史叙述的宗教意向
·《荒漠甘泉》9月1日-10日
·基督教对教育的贡献
·《荒漠甘泉》9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9月21日-30日
·《荒漠甘泉》10月1-10日
·《荒漠甘泉》10月11-20日
·《荒漠甘泉》10月21-31日
· 承传与反思:纪念宗教改革500年访谈录
·从王洛宾“在银色的月光下”到永恒的月光颂诗
· 《荒漠甘泉》11月1日-10日
·DW:宗教改革500年:路德今日作何言?
·《荒漠甘泉》11月11日-16日
·诺虹:一个被十字光芒照射的国度
·走进瑞典的大地
·諾虹:从杨绛到雨果,寻索灵魂家园
·圣女贞德(法语:Jeanne d'Arc 英语:Saint Joan of Arc)
·圣女贞德(法语:Jeanne d'Arc 英语:Saint Joan of Arc)
·圣女贞德(法语:Jeanne d'Arc 英语:Saint Joan of Arc)
·圣女贞德(法语:Jeanne d'Arc 英语:Saint Joan of Arc)
·圣女贞德(法语:Jeanne d'Arc 英语:Saint Joan of Arc)
·圣女贞德(法语:Jeanne d'Arc 英语:Saint Joan of Arc)
·奥尔良 魯昂 它們的巾帼英雄是圣女贞德
·1999年电影《Jeanne d'Arc 圣女贞德》剧照海报图集
·荒漠甘泉11月17日-20日
· 《荒漠甘泉》11月21日-30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志勇:改革宗神学述评 2

   1.改革宗神学家华腓德论改革宗神学
   
   
   老普林斯顿神学院著名神学家华腓德指出:“加尔文主义就是人完全倚靠上帝白白的恩典,救恩唯独属乎他。加尔文主义的性质既然如此,所以加尔文主义的命运时时所遭受的一些不景气也就不问可知了。只要罪恶的意识在人心中存在,只要倚靠上帝的人知道有上帝的可靠,只要上帝仍在天上,加尔文主义是不能在地上被弃绝的。它的命运与有神论、宗教、福音主义的命运唇齿相关;因为加尔文主义正是有神论、宗教、福音主义在其观念与表现上达于纯洁的高度。从观念与表现的纯洁上讲,这就是难题之所在。保持完全是很难的,此为人所共知。更何谈维持其高度的完全呢?试观起伏于今日世界的思潮,都想把对上帝的理解删除;即如无神派的自然主义,唯物主义,或泛神论的进化主义。即或不是删除,也企图把对上帝的历史事件中的理解予以钝挫或弄的暧昧不明。试看人心的骄傲,自由言论的宣称,能力的夸示,拒绝承认外来意志的摆布。试看罪人根深蒂固的自信本性的根本善良,并能达于完全的能力。”(华腓德著:《神学家加尔文与今日的加尔文主义》)
   


   
   
   
   
   2.马克思主义创始人论改革宗神学
   
   
   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之一恩格斯,在论及加尔文的时候,指出:“他以真正法国式的尖锐性突出了宗教改革的资产阶级性质,使教会共和化和民主化。当路德的宗教改革在德国已经蜕化并把德国引向灭亡的时候,加尔文的宗教改革却成了日内瓦、荷兰和苏格兰共和党人的旗帜,使荷兰摆脱了西班牙和德意志帝国的统治,并为英国发生的资产阶级革命的第二幕提供了意识形态的外衣。”“加尔文的信条适合当时资产阶级中最勇敢的人的要求。”“加尔文的教会的组织是完全民主的共和的;而在上帝的王国已经共和化了的地方,人间的王国还能够仍然从属于君主、主教和领主吗?”(恩格斯:《路德维希·费尔巴哈的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47页;《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391页)
   
   
   
   
   
   3.卢梭论加尔文
   
   
   法国有两个“约翰”给人类思想史带来了震撼,一是约翰·卢梭(Jean Jacques Rousseau,1712-1778),一是约翰·加尔文(Jean Calvin,1509-1564)。约翰·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和《爱弥儿》,一论政治,一论教育,奠定了他的启蒙运动中的历史地位。约翰·加尔文的《基督教敬虔学》和圣经释论,一论教义,一释圣经,奠定了他在宗教改革中的历史地位。约翰·卢梭提倡的是“主权在民”,约翰·加尔文所提倡的是“主权在神”,前者导致了以“法国大革命”为标记的一系列的暴力革命和暴民统治,而后者则成为瑞士、英国、荷兰、美国等欧美国家自由和宪政的精神导师。卢梭在其《社会契约论》第二卷十二章所加的第十三个小注中对加尔文评价说:“那些只晓得加尔文是一个神学家的人,实在大大地低估了他的天资。我们那些智慧的法律编辑成典,加尔文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他在法典编撰方面所得到的荣誉不下于他著述《基督教敬虔学》一书所得到的尊荣。不管我们的宗教如何发生巨变,只要爱国和自由精神仍在,加尔文就会仍然活在我们中间,记念这位伟人的人都必得蒙祝福。”
   
   
   
   
   
   4.阿米念派创始人论改革宗神学
   
   
   阿米念派创始人阿米念(James Arminius,1560–1609),谈及约翰·加尔文的时候,说:“我恳切地告诫每个学生研读圣经,此外我所反复叮嘱它们的就是仔细研究加尔文所著的圣经释论,与海弥克(Helmich,荷兰神学家, 1551–1608)相比,我更加推崇加尔文的注释。因为我坚信在释经方面,加尔文确实是无与伦比的,他的释论比流传下来的教父们的著述更有价值。他有一种卓越的先知的精神,这是他超越其他大多数人的,甚至可以说超越其他所有的人。在研读《海德堡教理问答》之后,就当研读他所著的《基督教教义》,其中包含了更加详尽的解释,但也要有所分辨,正如阅读其他一切属人的作品一样。”(Schaff: 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 Vol. VIII Chapter VIII)
   
   
   
   
   
   5.世俗学者威尔·杜兰论改革宗神学
   
   
   威尔·杜兰是一个历史学家,他并不完全赞同加尔文的主张,但他在论及加尔文神学的时候,也不得不承认:“加尔文神权政治奠基之日,亦即民主政治萌芽之日。加尔文教派灵修走到哪里,平民教育就发达到哪里。……在加尔文的启迪下,勇敢与冷静受到鼓励。在这类人物领导下,人们征服了新大陆。它们建立自治政府,尽力扩张教育。它们宣称,要把自由带给全人类。人们由选举牧师到选举官吏,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会众可以自治,市镇自然亦可自治。上帝拣选的神话,在美洲各国建国过程中,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威尔·杜兰:《世界文明史-宗教改革》,664-665页)
   
   
   
   
   
   6.魏司道博士论改革宗神学
   
   
   魏司道博士在一九三零至一九四一年曾于中国东北宣教,后任日内瓦大学圣经及哲学系主任多年。“真能与世俗主义对抗的,就是‘全体主义’(Totalitarianism),一贯的、忠于圣经的信仰就是全体主义,所有对圣经半信半疑的思想体系,都含有分裂的种子,终必失败。而加尔文主义正包含着钢铁一般坚固的立场,它必然会延续下去。”(《教会复兴的障碍》,赵中辉译,53页)。
   
   
   
   
   
   7.范泰尔论改革宗神学
   
   
   范泰尔是威斯敏斯德神学院著名的护教学教授,他对加尔文神学坚信不移。“加尔文宗与阿米念派之间的不同之处,是在永恒性的上帝与暂时性的人之间的关系上有不同的主张。我们认为,上帝决不依赖人,只有这种在上帝论上毫不妥协的神学主张,才可以说是真正代表具有一贯性的基督教立场;在基督教与非基督教立场之间的争论,就是围绕着永恒者与暂时者或上帝与人的关系这一问题而展开的。既然如此,很显然,我们必须主张阿米念派是不会为基督教提供任何有果效的护教学的。假如他们能够做到的话,阿米念派有责任证明,他们的主张为基督教提供了更好的护教学,胜过加尔文宗所提供的。加尔文宗与阿米念派之间的不同之处是不能忽视的,这是毋庸置疑的。如果我们忽视我们之间的不同之处,在对付共同的仇敌方面也不会取得什么进展。加尔文主义者自然认为是阿米念派人士引狼入室,不管阿米念派人士自己怎样看待自己的做法;同样,阿米念派人士也是认为加尔文主义者把仇敌放进了堡垒的,而自己还不晓得”(《为真道辩护》,范泰尔著,王志勇译)。
(2016/05/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