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转:清教徒生活观——社会行动观2]
圣灵光照中国
·日用饮食:在患难中欢喜
·诺虹:从杨绛到雨果,寻索灵魂家园
·最高明的医治是爱——评影片《心灵捕手》
·《荒漠甘泉》10月8日
·陈希曾:灵命与福份 3
·诗:我是谁?(外四首)OC电刊
·情欲·理性·信仰之爱——《卡拉马佐夫兄弟》三个人物赏析
·朱晓明:美国真的是“敌视基督教的国家”吗?
·《荒漠甘泉》10月9日-10日
·你真懂得学习吗?文/齐宏伟 OC 电刊
·《荒漠甘泉》10月11日
·《荒漠甘泉》10月12日
·《荒漠甘泉》10月13日-14日
·金枫的叶子 文/原初
·荒漠甘泉 10月15日
·怜爱寄居者 文/基甸 oc 电刊
·《荒漠甘泉》10月16日
·《荒漠甘泉》10月17日
·《荒漠甘泉》10月18日-19日
·《荒漠甘泉》10月20日- 24日
·从开悟到启示 文/庄祖鲲
·日用饮食:神已将那地摆在你面前
·张家坤: 活水
·圣殿历史 1
·基督教如何改造西方文明?何光滬教授
·谁来解“新离婚时代”的毒? 文/齐宏伟
·圣殿重建
·《荒漠甘泉》10月25日- 26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1:祁伯尔 B.K.Kuiper
·《荒漠甘泉》10月27日-28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2: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3: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4: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5:祁伯尔 B.K.Kuiper
·《荒漠甘泉》10月29日-31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6: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6:祁伯尔 B.K.Kuiper
·宗教改革思潮对历史文化的巨大影响 文/基甸
·《荒漠甘泉》11月1日
·《荒漠甘泉》11月2日-3日
·荒漠甘泉 11月4日-7日
·改教后的教会
·改教后的教会 I
·改教后的教会 II
·改教后的教会 III
·《荒漠甘泉》11月8日-9日
·悔改!归向真神! ——呼吁基督徒为美国大选禁食祷告
· 瑞士的改教运动
·宗教改革中的阅读与启蒙 选自《现代的历程》
·《荒漠甘泉》11月10日-12日
·川普当选美国总统 基督徒当继续为其祷告
·《荒漠甘泉》11月13日-11月17日
·《荒漠甘泉》11月18日-20日
·圣经简单大纲一 刘锐光
·《荒漠甘泉》11月21日-25日
·许志伟博士的见证
·如何走出《驴得水》的人性困境
·《荒漠甘泉》11月26日-30日
·感恩节随想
·川普的副总统彭斯任州长时曾签署法案主张公开尊崇神
·荒漠甘泉12月1日-6日
·在最深的绝望里,遇到最美的惊喜 OC电刊
·华人祖先究竟来源哪里?
·《荒漠甘泉》11月11日-17日
·为什么这些伟大的科学家都信神
·《荒漠甘泉》1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12月21日-25日
· 伯利恒,耶稣诞生地 文/健新
·巴西空难奇闻 在神的护佑下生还 许灵
·《荒漠甘泉》12月26日-31日
·地狱,火湖,永刑,生命册,乐园 -OC电刊
·《荒漠甘泉》1月1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2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3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4日-6日
·什么是与基督联合?文/骆鸿铭
·《荒漠甘泉》1月7日-8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9日
·奥运金牌的荣耀与恩典 文/基甸
·《荒漠甘泉》1月10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1日
·你能再为我朗读吗?——观影《生死朗读》
·中英《《荒漠甘泉》1月12日
·墨与彩的交响,灵与魂的共鸣——赏析白野夫的彩墨
·中英《《荒漠甘泉》1月13日-14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5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16日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文/刘茗
·中英《荒漠甘泉》1月17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8日
·荒漠甘泉1月19日
·《荒漠甘泉》1月23日-31日
·《荒漠甘泉》2月1日-8日
·《荒漠甘泉》2月9日-17日
·连载1:「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温以诺牧师网站
·连载2:「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超乎「唯獨恩典」 溫以諾
·《荒漠甘泉》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2月21日-29日
·晨牧: 小桥边的鲁冰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清教徒生活观——社会行动观2

   “邻舍是一个爱的用词,意思是我们应当在近旁,在身边,在需要的时候预备帮助人。”(丁道尔)
   
   
   “好的社会就是其中每一个人如此互相亲近,以致彼此在力量和软弱,喜乐和痛苦中共同参与。”
   


   
   清教徒赞同要与世界分离,但是他们强烈反对与世隔绝。他们并不认同跑到山上去自己生活,或者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去过一种名义上的生活。
   
   
   按照他们的思维,神造人是为社会而造的。一个基督徒天职的一部分就是作一位好邻舍。
   
   
   大局
   
   
   因为邻舍是互相联系的,我们不能为了满足我们自己的愿望而忽视他们的需要,
   
   
   “我们一旦在基督里,我们就是为了别人,而不是为了我们自己而活。”(薛伯斯)
   
   
   “公众的利益一定要超越一切个人的看顾,因为具体个人的产业不能存在于公众的废墟中,这是一条真实的原则。”(温思罗普)
   
   
   “去,每个人都去,带着大众的精神,不要只顾你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约翰·科顿)
   
   
   清教徒不会把“爱你的邻舍”缩减为不加害于他。事实上,我们的责任是积极的。清教徒认为,只顾自己事情的人,他是在犯罪。
   
   
   “每个人在自己的位置上都要为了全体的好处,如果他不是这样献上自己,他就是不义。”(威拉德)
   
   
   “不管是谁,把他的呼召用在为自己,只求自己的益处,不求公共的益处,他就是滥用了他的呼召。那种普遍的说法,‘人人为己,神为人人’,是邪恶的。”(波金斯)
   
   
   穷人
   
   
   讨论到社会良知,我们很快就会碰上贫穷的问题。我们要为穷人做些事情吗?如果要,我们应当做什么,应当怎么做,应当谁去做,应当期待穷人有怎样的回应,如果真的要有回应的话?
   
   
   在这一点上,你们应当记住:“常有穷人和你们同在”。没有任何一个经济体系曾经消灭一切的贫困,也没有任何经济体系能这样做。共产主义说它能做到,但它不能。资本主义做的要好一些,但是你开车沿着大街走下去,很快就会看到人们推着购物车,搜刮着垃圾桶,乞讨散钱,找过夜的地方。
   
   
   贫穷是一个挥之不去的问题。清教徒没有把它清除掉,没有人能够这样做。但依我看,他们处理这个问题比我们做得要好。
   
   
   他们对此怎么说?他们说,首先,这是我们的任务。
   
   
   “在我们具体的呼召中,我们民事作为,政治参与,集体努力的一样主要目的就是周济穷人。”
   
   
   请注意,“一个主要目的(或者目标)”这个说法。社会福音是错误的,因为它把基督徒生活缩减成为救济穷人。但是我们常常走向另外一个极端,说慈善工作并不是我们呼召的一部分。
   
   
   波金斯是一位卓著的牧师,听听他在其中一篇布道所说的这番话,
   
   
   “任何超过能很好维生以外的收入都要直接用在为别人的好处,救济穷人,维持教会方面。”
   
   
   这里的“很好维生”说的是俭朴的生活,能支付你的账单。但做完了这些,就要把你的金钱奉献给教会,给穷人。清教徒看支持教会,支持宣教,周济穷人之间没有什么分别,每一样都是神的工作。
   
   
   这就是他们说的,但他们是怎样做的?
   
   
   归纳来说,他们实践他们传讲的。
   
   
   兰斯洛特·安德鲁斯(Lancelot Andrewes)并不是清教徒,但是他承认,他的会众,就是安立甘会,在慈善事业上比不上清教徒,
   
   
   “他们大大行善,大街上看不到有他们一个的穷人,但这座城市应该不能行同样的善事。”
   
   
   这句话很有意思,因为我们要看到它的背景。安德鲁斯是在1588年说这番话的,当时全世界的加尔文主义者都跑到英格兰来寻求政治庇护。他们被赶出法国,德国,意大利,波兰等等的国家,来到英格兰是没有财产,又言语不通。但是难民们受到清教徒的照顾。
   
   
   安立甘会信徒在人数和财富上都比清教徒要多得多,但他们却没有看顾他们自己的穷人。
   
   
   乔丹(W.K. Jordan) 是一位当代历史学家,他把天主教中世纪时期和清教徒时期作了一个对比,他是这样说他们的,
   
   
   “天主教中世纪时期对人的属灵需要极其敏感,但是对周济贫困只表现出很少和没有效果的关心,而英格兰的私人捐款大部分是来自清教徒的……在自愿慈善增长的背后,其伟大的推动力就是新教伦理的出现。”
   
   
   这对比是值得我们去思考的:中世纪的天主教徒对拯救人灵魂是如此关心,以致他们对今生是毫不在乎。但是清教徒照顾全人,照顾人的身体和灵魂。
   
   
   福利国家?
   
   
   清教徒是福利国家的先驱吗?不是的。在四个方面:动机,手段,目标和效果方面,他们和当代自由派人士有极大不同。
   
   
   o他们的动机是爱,不是罪疚感或惧怕。
   
   
   “真道德,真基督教伦理就是爱神爱人,是籍着信心,被基督的灵挑旺,通过爱心的工作实践出来的。”
   
   
   这和今天那些穷人的代言人形成鲜明对比,这些人说穷人有权得到我们的金钱,如果我们不给他们,我们就是没有爱心,或者就是招致暴乱。你看到了其中的不同了吗?就是爱和罪疚感和惧怕的对比,就是因为神爱穷人,所以我们要爱他们,和爱穷人,否则后果就……的对比。
   
   
   o奉献的手段是私下,而不是公开的。换言之,就是个人的,不是不打照面的。有人这样归纳他们的观点,
   
   
   “一定要有人和人的合作。”
   
   
   这就是出于爱的慈善,出于感激的领受。再一次,这对比是再明显不过了。在我们的体系里,我工作糊口。税务局从我这里拿了一些钱,把它给了一家机构,这家机构为穷人开了一张支票,用信寄出去。请留意这是多么非人性化。在给的当中没有爱,在接受的当中没有感激。本来应该使穷人和富人更紧密的,只能使得他们彼此憎恨。
   
   
   o他们的目标是帮助其他人,不仅仅是让自己感觉良好。清教徒学者希尔(Christopher Hill)写道,
   
   
   “不加分辨的慈善是一种社会恶习,它不能让穷人意识到他们的责任,认真去找工作。结果,许多清教徒宁愿教会照顾他们自己教区的穷人,在其中他们能够判断什么是真正的需要,什么是虚假的需要。”
   
   
   清教徒对慈善事业是极其投入的,但是慈善事业是要行善的,如果它是支持了酗酒,或者让一个人懒惰,它就是错的。要知道谁得到了什么,唯一的方法就是在本地动工,认识那些你把钱给他们的人,了解他怎样用这笔钱!
   
   
   几分钟前,我引用了兰斯洛特·安德鲁斯的话,他是很讨厌清教徒的,但他承认他们慈善的体系是起作用的。他们照顾的穷人实际上是得到了照顾。
   
   
   不管你对福利社会的看法如何,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它是没有用的。美国是世界历史上最富有的国家,然而数以百万计的人生活在桥梁下面,在汽车里睡觉,还有更糟糕的呢。有的人把责任归于穷人,其他的则归罪于有钱人;是共和党人给我们带来这一切的,或者是民主党!问题在于60年代,越南,毒品,里根经济学,工会,跨国公司,中央情报局,非法移民,日本,等等,等等,等等。
   
   
   对这一切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但我知道,一个像我们国家这如此富有的国家,是有大量的金钱照顾穷人的,如果我们蒙恩有智慧该如何行的话。
   
   
   清教徒是这样做了,我们可以向他们学习很多事情。
   
   
   神学
   
   
   在照顾穷人的问题上,清教徒并不是碰巧找到一种正确的处理方法。他们的社会观是出自圣经的。科顿·马瑟把他父亲和虔诚的天主教试图通过好行为自救的做法作对比,写道,
   
   
   “他给我们一个崇高的证明,就是那些行善,因为他们已经得称为义的人,决不会不及那些行善是为了使他们可以得称为义的人;那些弃绝一切靠好行为得功德的假冒的人,他们的好行为要比世上最大的功德贩子的好行为要多得多。”
   
   
   换言之,清教徒的社会良知是出于恩感。我们爱他人,只是因为神爱我们,差他的儿子来救赎我们脱离罪和苦况。
   
   
   简单来讲,清教徒对穷人慷慨大方,这是因为神对他们如此慷慨大方。他给了你任何东西吗?任何你不配得的东西吗?如果他是给了,那么你就要,
   
   
   “你去照样行吧。”
   
   
   “你们白白的得来,也要白白的舍去。”
   
   
   
   
   附录
   
   
   还有一件事情:我们是应该帮助所有人,还是只应该帮助与我们一道相信的人?
   
   
   按照清教徒的神学观,你应当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如果我们的爱心是以神的爱为榜样,那么……
   
   
   “你希望我们只爱圣徒吗?我们应当用同情的爱去爱所有人,我们应当向全人类显明这丰丰富富的爱。”
   
   
   “我们一定要与那些受苦之人感同身受,不管他们的属灵光景如何。”
   
   
   “义人的眼睛如此温柔,它甚至会为敌人流泪”
(2016/05/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