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远见
[主页]->[百家争鸣]->[远见]->[高度集权]
远见
·神秘的“生活小组会”
·“六四” 事件是“苏东波”的导火线
·希望中共恪守“82宪法”
·反对“言论沙皇”刘云山,支持习总书记“宪政梦”
·宪政探讨
·实施宪法就是政改
·也谈宪法梦
·习近平的“反贪大轰炸”
·习政权渡过一劫
·中南海最高层核心决策组对政局有重大影响
·1:99的战绩——习政权半年小结
·习政权的路
·习近平两次访美
·军委主席讲话真伪辨
·不得妄议中央大政方针
·批毛形势空前大好
·批毛推政改
·批毛促政改
·毛左派没有前途
·毛王朝演义
·一穷二白
·和平转型
·再论和平转型
·三议和平转型
·四议和平转型
·和平演变——共产专制必由之路
·中国和平转型大有希望
·执政合法性的博弈
·中国和平转型的前景
·和平转型曙光乍现
·共产骗局
·破解《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当朝)
·史伏初解《推背图》三象
·史伏初解《推背图》45、46象
·漫谈共产主义
·经济冷战
·经济冷战(续)
·反法治的群体论罪
·人无全才
·裙带菜——癌症的剋星
·中共只有与毛切割才是唯一出路
·卖国者的失算
·分裂、分离与统一
·台湾统独争
·观天下
·答赵德威先生
·毛泽东的核心思想是唯我主义
·奇偶斗争律
·现代专制
·剥削与掠夺
·民众支持打虎
·打虎大讨论
·是否支持打虎和转型?
·支持谢克中教授《朝 高 越 农 说 不》
·说客诀窍
·评何频二文
·128位历史老人致信两会
·答谢《前景》读者
·保健品骗经
·王胖妙论——说客例二
· 以骗制骗
·形势随谈
·《二十一世纪人类的选择—民主社会主义》赞
·点评晏清流文
·习近平的智谋
·世界形势随谈
·海猿——人类的先祖
·中共四代“核心”
·十步回头戏
·闹除夕
·还是“和平共处”好
·2017年世界形势预测
·反对張三一言的港独立场
·史伏初推荐《认识偏激派》
·曹半国先生的火气何以这么大?
·川普狂风
·共产专制的宿命
·反右派运动六十周年思考
·评石涛对“习川会”的评说
·中国正在迈进民主社会
·史伏初辟谣
·劝告民主偏激派
·“渔翁”计
·2018年世界形势预测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当入宪
·关于民主制度的讨论
·西方民主制度的缺陷与中国民主制度的创新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初探
·闲聊当前形势
·体质的酸硷性及减肥
·核武器功过
·新时代新形势
·权力掠夺
·揭“三年自然灾害”秘情
·驳王希哲的“权力私有”谬论
·兄弟窗台夜话
·警惕“隐秘五毛”
·我也谈几点
·谈中美贸易会谈
·水问二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度集权

史伏初 2016年1月8日

   

   对我的《2016年世界形势预测》,许多朋友赞同,高越农先生还写了“试评”,一并致谢。高先生看出“《预测》明确表示出对于习近平高度集权的认同。”看来这是他最不认同,最痛恨之处。今我写此小文,为与高兄有类似观点的人解气。

   

   独裁、专制、集权的词义雷同。掌握专制政权最高权力者的称谓繁杂,姑以“王者”代之。历史上“高度集权”的“王者”,有的是害民的暴君,如秦始皇,也有的是待民较好的明君,如李世民。没有建立起“高度集权”的帝王也会出暴君,例如秦二世胡亥。所以王者待民好坏与集权的“度数”没有一定关系。

   关键不是王者集权的“度数”,而是他“集权”的刀砍向谁。专制社会的“王、官、民”三者关系决定王者的优劣。明君爱民,严厉治官;暴君与官一道害民。就以我朝的两次“高度集权”评议吧。

   赵紫阳辞职后,“八大老”选江泽民为“王者”,并无实权,直待邓公去世,他开始“集权”。自己在军内没干过,如何抓到权?一找靠山——薄一波;二学洪秀全大封王——大封上将;三杀人立威,杀谁?“法轮功”,声称他们威胁到“党天下”,必须杀;四带头腐败,使腐败官僚自觉起来保卫带给他们腐败利益的“特色社会主义”;五卖国,大送国土给俄罗斯,拉拢俄国抗衡民主阵营的压力。很明显,他是通过邪路 “高度集权”,祸害民众。我坚决反对这种反人民的“高度集权”。可惜,有些把民主当帽子戴的人,对这种残害民众的“高度集权”决不反对。

   习近平初莅大位,无人无权,他看到制度和政权的危机,有雄心改变现状,于是有了系列操作:以反腐破局,为改革开路,通过改革集权,治官惠民,并将搞民主转型,把中华民族带向光明。习近平的“高度集权”, 治官利民,使贪官酷吏畏惧,民众获利解气,人心大振,走的是正路。我经常接触农民、工人、平民,他们普遍拥护习近平抓权整治贪官污吏。我爱民,所以认同、赞赏习近平“高度集权”。

   习近平“高度集权”是反腐的必须,更是民主转型的必须。两年多前我在《和平转型》一文中讲到和平转型的四个“必要条件”,其第二条便是“专制政权出现一个一言九鼎的强势独裁者”,而今习近平“高度集权”了,为和平转型创造了最重要条件,外加早已具备的另三必要条件,只待“虎王入笼”,就可逐步推进民主转型了,可喜可庆呀。由贪官淫吏、既得利益集团、血债派、极左顽固派组成的“反改革联盟”,是祸国殃民的国贼,他们占中共官僚的绝大多数,专做掠民害民之事,还日夜伺机反扑。习近平手握“高度集权”铁拳,就能粉碎其阴谋,防止中国重蹈前苏联“8•19”叛乱覆辙。历史证明,高先生所说“高度集权一定不是走向民主化的先奏”大错特错。蒋经国、戈尔巴乔夫都是有了“高度集权”才搞成功民主转型的。这话当然不能理解为有了“高度集权”就一定会搞民主转型,恰如江泽民。

   与国贼同船的“挺江反习派”,乃其帮凶,当然痛恨习近平“高度集权”,更担心和平转型成功。但是,他们的愿望将成南柯一梦。

   

   

   

   

   

   

   

   

   【读者反馈】

   ▲帆:已拜读。精彩!钦佩!谢谢! 2016-1-8

   ▲柳文文渊:我基本同意史伏初先生的意见,所不同点在于过早把结局说得太死。

   首先,我完全同意破除顽固的专政体制,只能首先使用专制的强力办法才能见到成功的曙光。孙中山革命受阻,就曾经要求党的高层对他发誓表忠心;蒋经国掌权伊始,也必走此过程;习近平若不如此,性命难保,反而令对手更加变本加厉。

   其次,要在如此史无前例的专制环境(毛一步步走来的大骗局下,不仅形成了中G的铁桶天下,还孵育不少奴才与愚民,是古今中外难于企及的)中让对手不便还手,这需要大智慧、精地的盘算。否则,多年的努力毁于一旦,古今有之。习采取左右打压是常人难于理解的;

   其三,习以太子党身份,力挽狂澜,挽救先辈们的失误与遗恨,这是他的本意,也是如陈云们的寄托,能否真正如愿,要等随后的斗争形势而定。

   答柳先生:做模棱两可的“预测”,于人于己皆无益,不如不做。我不保证每条预测都应验,但不做自己无把握的预测。

   ▲蒋育民: 写得太好了,高水平,佩服!我十二分赞同,感到欢欣!高度集权就是对,而是必需要做到的,你分析得深刻。

   赵、胡总书记因权力不夠,攺ー步也难,最后改不成而被赶下台。

   ▲赵大毛:可否预测一下:如果出现“民主转型”议题,红二代、红三代会站哪一边?

   赵先生:中国、中共内部是分裂的,红二代、红三代也是分裂的,政见不统一,所以他们对“民主转型”不可能有统一的态度。基本分成两派,分别归队于“反改革联盟”或习派。 史伏初

   1)撤下胡、赵,赵家已无“民主转型派”;

   2)两大佬共识:还是咱们孩子放心,不会挖我们祖坟!俩佬同时看走眼的可能性极低;

   3)习说"没有一人是男儿"啥意思?就是叶里钦爬上坦克时应有"男儿"出来。"高度集权"

    就防此变。 赵大毛

    赵先生:你的回复态度诚恳,我愿意与你探讨问题。你所指“赵家”是指那个“反改革联盟”还是“赵紫阳家”?如果是前者,诚是,若为后者,另有分析。 史伏初

   ▲魏燮中:

   伏初先生:再次感谢您为我发来大作。对于我这样一个孤陋、闭塞,深居简出的耄年老人而言,这感谢是由衷的,真诚的。首先表个态:我赞同您的基本立场——坚决拥护习近平的“高度集权”,因为这是现实中国的不二选择。但是我愿意保留我的“点赞”。学生时代,有一位我十分崇仰的老师讲过一句话——中国人的算命是胡扯,但是看相有一定道理,《麻衣相法》、《柳庄相法》依据的是“相关”。往后的日子里,我曾多次(处)感受到这句话的“可受用力”。戈尔巴乔夫不曾“集(得起)权”,这是他后来悲剧之因由。真正通过“集权”而导向民主的人,除了经国先生,还真难另寻别例。有一人庶几近之——新加坡的李光耀。习如能效仿“权威民主”,“控制”与“改革”的权衡上能够更倾后者,我看就可“普天同庆”了。

   让我们来看看“相”。1)似是而非。“以法治国”就是一例,对现代国家提“以法治国”就等于对现代人说“穿衣外出”一样,除了提示过去的“裸”之外还能有什么意义?!“以‘某’治国”是形而上的,例如“以孝治国”,本质是教你“服从”。咱们现在的经济、军事、外交都搞得不错,最薄弱处是“人文”。从1949年后,“诚”字像个高尔夫球,被毛泽东一杆打出三十六洞以外,以至于现如今慌慌又惶惶地拿着“徽商”、“晋商”的神主牌到处招摇。依我看现在最缺的是(中、外的)信任,应该提倡的是“尚真”、“尚直”,可你敢提“以诚治国”吗?客气一点说是“书生之见”,不客气的就骂“汉奸”,教训着说“兵不厌诈,阿懂啦”!骂人多容易,何必费时费力去研读《孙子•用间篇》,也不想想对自家百姓“兵不厌诈”与“马上得之”,“马上治之”有什么本质之别。表面上,小学生会背“人之初,性本善”,似乎是在“回归”,“战略”也好,“战术”也罢,掏几个钱给“孔子学院”咱家也不会在乎;然而把“记住乡愁”摆拍成《记住乡愁》不能不教人又虑又愁。2)矛盾重重。咱们的经济面临世界性的“不景气”,创造性地由“制造”步段步入“建造”步段,并且真的创造出了“风景这边独好”的奇迹,“亚投行”、“一带一路”也随之得到响应。但是以基本建设投资拉动经济的做法有着更大的风险也是一种常识。所以“新”策略是提高“内需”,提倡“创造”。但是,对于资源和环境,以消费促经济无疑饮鸩止渴;“创造”的前提是“自由”与“个性”,转一圈又回到原议题上来了,首先问一问,咱们那可怜的“高等教育”能不再可怜吗?3)时效问题。区区几年时间能完成宏伟大业吗?人们不可能忘记“人亡政息”的黄宗羲律。怎么办?难道改“章”“法”!

   我是社会科学的门外汉,说的是单凭感觉而发的外行话,亟盼批评。祝好。(丁酉)。

   魏老先生:难得你如此忧国忧民,敬佩!你所言正确,目前习近平所做的是治表工作,和平(民主)转型才是治本工作,这是大事,要稳妥地有步骤进行,他会成功的。我在这方面发表过若干政论文,发几篇请你指教。

    史伏初 2016-1-9

   ▲朱耀光转发留言

   权力应该分立并制衡,高度集权高度腐败,高度集权离法西斯已经不远。

   蒋经国以专制结束专制,通过解严,废除勘乱令等法定程序,就把冻结了的宪政秩序恢复了。

   大陆这边没有这样的基础。以专制结束专制,首先要修宪,删除党的领导和人民民主专政(党专政)等条文,然后制定结社、新闻出版、集会游行等法律,保证转型有序不乱。接着要做的是释放政治犯,以后的大事要清偿毛、邓、江、胡、习欠下的累累血债。

   以上的事一定要做的,习的高度集权是解决不了的,还应该集民间的真正权力。

   ▲罗月民:世界形势,难于预测,谁又想到会出现一个伊斯兰国,谁又想到朝鲜会离朝鲜半岛无核化越走越远?至于高度集权以后,会不会出现明君,难于预测,只能根据目前形势做一些推断,准不准也很难说,我根据习先生的协商民主,推断习不会搞真正的民主,协商民主,是把两个不同概念揉合在一起,协商不可能涵盖所有人意见,所以就不是民主,既是协商,就不可能实现民主,只有真选举,才是民主。习推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面有民主自由字样,但为什么是社会主义的?资本主义的核心价值观又是怎样的?两者又有什么不同,未见说明。可见,还是以此为幌子,忽悠人,骨子里还是原来那一套,换汤不换药,我预测习不会搞政治转型,他学不到蒋经国,因为他没有远见,他是太子党,享受坐着他老子给他们打下的江山,人权问题,他是可以解决的,执政这么多年,人权问题丝毫没有改善,可见不是明君,不过,江派搅局,给他出一个个难题,或者会逼使他走向另一面,他知道武力镇压群众运动的严重性,一直阻止香港政府武力镇压占中运动,他看到台湾已经被江派搅局香港影响,亲大陆的国民党失势,搞习马会,期望台湾不脱离太远,给人一点点好的感觉。但迟迟不拿下江,让人担忧,其实,只要把活摘人体器官公之于众,就可拿下江。但他不这样做,要保住共产党,可见他不是彻底的实行民主自由的国家领导人。我从来不寄希望于这种人。

   ▲舒达远: 一些观点不敢苟同。民主化、国际主义是潮流,何以歌颂高度集权?应该说高度集权下的开明专制,比高度集权下的腐败专制好一点,但也不能由此肯定高度集权。相比之下,我更相信高越农老师的冷静和精辟分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