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远见
[主页]->[百家争鸣]->[远见]->[共产体制的铁律]
远见
·“六四” 事件是“苏东波”的导火线
·希望中共恪守“82宪法”
·反对“言论沙皇”刘云山,支持习总书记“宪政梦”
·宪政探讨
·实施宪法就是政改
·也谈宪法梦
·习近平的“反贪大轰炸”
·习政权渡过一劫
·中南海最高层核心决策组对政局有重大影响
·1:99的战绩——习政权半年小结
·习政权的路
·习近平两次访美
·军委主席讲话真伪辨
·不得妄议中央大政方针
·批毛形势空前大好
·批毛推政改
·批毛促政改
·毛左派没有前途
·毛王朝演义
·一穷二白
·和平转型
·再论和平转型
·三议和平转型
·四议和平转型
·和平演变——共产专制必由之路
·中国和平转型大有希望
·执政合法性的博弈
·中国和平转型的前景
·和平转型曙光乍现
·共产骗局
·破解《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当朝)
·史伏初解《推背图》三象
·史伏初解《推背图》45、46象
·漫谈共产主义
·经济冷战
·经济冷战(续)
·反法治的群体论罪
·人无全才
·裙带菜——癌症的剋星
·中共只有与毛切割才是唯一出路
·卖国者的失算
·分裂、分离与统一
·台湾统独争
·观天下
·答赵德威先生
·毛泽东的核心思想是唯我主义
·奇偶斗争律
·现代专制
·剥削与掠夺
·民众支持打虎
·打虎大讨论
·是否支持打虎和转型?
·支持谢克中教授《朝 高 越 农 说 不》
·说客诀窍
·评何频二文
·128位历史老人致信两会
·答谢《前景》读者
·保健品骗经
·王胖妙论——说客例二
· 以骗制骗
·形势随谈
·《二十一世纪人类的选择—民主社会主义》赞
·点评晏清流文
·习近平的智谋
·世界形势随谈
·海猿——人类的先祖
·中共四代“核心”
·十步回头戏
·闹除夕
·还是“和平共处”好
·2017年世界形势预测
·反对張三一言的港独立场
·史伏初推荐《认识偏激派》
·曹半国先生的火气何以这么大?
·川普狂风
·共产专制的宿命
·反右派运动六十周年思考
·评石涛对“习川会”的评说
·中国正在迈进民主社会
·史伏初辟谣
·劝告民主偏激派
·“渔翁”计
·2018年世界形势预测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当入宪
·关于民主制度的讨论
·西方民主制度的缺陷与中国民主制度的创新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初探
·闲聊当前形势
·体质的酸硷性及减肥
·核武器功过
·新时代新形势
·权力掠夺
·揭“三年自然灾害”秘情
·驳王希哲的“权力私有”谬论
·兄弟窗台夜话
·警惕“隐秘五毛”
·我也谈几点
·谈中美贸易会谈
·水问二则
·国富民强还是民富国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体制的铁律

史伏初 2016年5月 25 日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5月25日发表)

   

   五十九年前把我打为“极右派”,捆住我的身体,却解放了我的头脑,使我弃马列毛而研究共产专制演变规律,偶有发现,与朋友共研。

   

   普选制

   

   欧美工业革命催生资本社会,社会分工激增,利益多元化,引发观点、意见多元化。产生政党政治,设计出民主宪政制度,用普选解决社会利益和意见多元化的矛盾。

   民主国家政体有两种,即总统制和内阁制。总统制——美、法、俄、韩等国为例,代表多数意见在大选中获多数选票者,当选为总统。由当选总统组阁,经国会考核批准,组成政府。内阁制——英、德、加、日、印、澳等,由公民普选出的议员组成国会,国会多数党或几党联合组阁。组阁时只挑选与自己观点相同者入阁,所以政府内部比较团结,富有团队精神,很少发生内斗。若某部长与总统意见相左,可以辞职走人了事,无须缠斗。

   民主国家人民享有宪法保障的充分自由,因此,社会上对任何问题都会意见纷呈,“主义”泛滥。民主选举使复杂的社会矛盾和纷争在组成政府之前解决了,不带入政府内。不同的社会意见可以通过议会继续有序争论。议会是立法机构,作出的决议,若得总统签署,就成法律,政府和司法机构应当实施。即使象美国这样的移民国家,在民主宪政制度下也能使民众团结,社会稳定。

   西方国家现在的普选制度也存在若干缺点,另文别论。

   

   委员会内酣斗

   

   十九世纪欧美处在资本主义初级阶段,虽促使生产力迅猛发展,但也有若干缺点(见史伏初:《民主制度》),欧洲一些知识分子探讨用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马、恩早期主张暴力社会主义,即共产主义,用暴力革命消灭资本主义,建立公有制计划经济。后期修正为民主社会主义,主张继承资本主义的民主政治和市场经济再改良之。列宁取其前而弃其后,行暴力社会主义路线,创立共产党,反对“资产阶级民主”,废止普选,确立权力机制为“代表大会+委员会”,以利党魁个人独裁。在党官操纵下选出党代表,再设大会主席团和主席团常委,就能完全控制代表大会,达到虚设代表大会的目的。由被操纵的党代表大会选出中央委员会——政治局——政治局常会,形成塔式权力结构。共党的权力机构——委员会,是党内各帮派经过斗争所达妥协成果。拒绝公开公正的民主选举,就把派别分歧带入党的决策机构内,帮派林立,争斗不止,政权处于多变的不稳定状态。

   

   分权与集权

   建党之初,经由党内各帮派头头协商决定各级委员会人选,各帮派在委员会内都有自己的代表,形成暂时平衡。每位委员分管部分职权,各人一片天,这片天下他是王。多数票形成集体决议,称之为分权模式或集体领导模式。但是,分权模式是短暂的,不久将被另一模式——独裁模式取代。

   各帮派都想垄断、控制党,使党成为自己的工具,委员会内必然发生争权夺利的斗争。内斗潜规则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于是就要广泛使用阴谋诡计,费尽心机绞尽脑汁,经过多番最残酷、最疯狂、最惨烈、最血腥的权力斗争,打败了各帮各派的最后胜利者,成了“猴王”,取得独裁权,可独立“组阁”,独裁专政。这称为独裁模式,是共产专制的常态。

   同僚逐步接受臣子的身份,但内心肯定不满,于是委员会内再酝酿新一轮斗争。或逼宫成功,老王落败退出,新王登基,例如赫鲁晓夫被整肃下台;或老王击败所有反叛者重新组阁,例如毛在文革中打败所有官僚,“九大”重组权力结构。

   若老王没建成世袭制就死了,出现一个没有权威的短暂时期,于是分权模式又被各帮派接受。共产专制的这两种掌权模式不断转换。委员会制是个必然发生激烈内斗的机制,通过这种成王败寇的残酷内斗竞争,造就血魔,指望血魔领导夺得政权。

   如何集权

   党魁的独裁权是靠打斗拼来的。建党初期,在实现党的当前政治目标过程中,显出独特领导能力且手段极端残忍者,使其他委员畏惧,同意让权由他一人独裁,他就成了独裁党魁。毛泽东是“土包子”,没有国际靠山,在中共早期内斗中屡败。五次反围剿失败,证明有国际靠山的王明博古没用,毛才被重视。毛的阴谋诡计、残酷无情等手段使别人望而生畏,没人斗得赢他,周恩来等大佬便自动后退,把“最后决定权”交给他,成就了毛的独裁地位。

   取得独裁地位的党魁,个人野心必然迅速膨胀。建政后的27年中,毛想当世界领袖和确立世袭制,为祸巨大。他死后,党内外都欲寻求生机,改变路线。坐上党魁交椅的华国峰提出“两个凡是”,欲靠继承毛路线巩固自己的领袖地位,罔顾民众求生愿望。邓小平反对“两个凡是”,提出改革开放路线,再通过对越战争掌控军权,成了事实上的第二代独裁党魁。

   第三代“核心”由“八大老人”抱上党魁宝座,无德无功无能,何以服众?他采用“腐败治国”和杀人立威等邪恶黑道手段取得独裁地位。由于邪恶路线符合党官的普遍意愿,99%的党官加入这腐败阵营,他们人多、钱多,势力强大,经久不衰。

   习近平立志反腐改革救党,人手虽少,但得道多助。不辞辛劳,敢于担当,身兼十数组长,牢抓“二杆子”,“老虎、苍蝇”一起打。正义道上似有神助,三年集权,威慑群阴。

    同是集权,有正邪之分。集权恰如磨刀,无论对错,持刀杀人才有功罪区别,杀好人者是魔,杀坏人者是神。习近平集权后专打坏人,保护好人,正义集权,集权为民,深得底层民众拥护。

   

   共产专制的铁律——后代反前代

   

   党魁打败党内各反对派后才取得独裁地位,必然与被整肃的反对派结下血海深仇,反对派中深谋远虑的能人忍辱负重隐蔽下来,长期暗下谋划,等待老党魁失策或死亡,突然跳出来,聚集各方反对势力,打倒老党魁或其接班人,夺取党魁宝座,颠覆老路线,确立新路线,完成路线换代。

   我在《和平转型》文中讲:“修正主义有左、右两种。左、右修正主义必然交替出现,……左修右修,始终修不好,……只能弃之不修,……”,为什么要不断修正?缘于老祖宗的暴力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论根子错了,消灭资本主义恢复专制使社会倒退,违背社会发展规律,此路不通。总根子的错误引发党内左、右派内斗不止,共产专制就形成一条铁的规律:若以政治路线作为代的标志,后代必定反前代,或说隔代互反。

   瞧苏共历史。斯大林实行“血腥建制”28年,死后的接班人——马林可夫等十位主席团成员(阵容巨大)联合继承斯大林路线,赫鲁晓夫勇敢举起批判斯大林的大旗,得党内外多数拥护,把十人打成“反党集团”赶下台。赫氏实行经济改革,限制权贵特权,政治上有限放松,走非斯大林路线,“后反前”,执政了11年。后来权贵们拥勃倒赫,勃氏就位次日即宣布恢复权贵全部特权,回报拥戴者。勃氏废赫的改革路线,“后反前”,坐稳宝座十八年。戈氏1985年上台,不但反前代“勃、契”的保守路线,而且彻底颠覆老祖宗的道路,提倡“人道主义的社会主义”,完成和平转型。

   我在《和平演变》一文中指中共历史完全符合“后反前”规律。苏、中是共产专制的典型,其换代历史无一例外佐证了“后反前”规律。朝鲜公然推行世袭制,三代继承邪恶路线,古巴由兄弟继承政权,东欧的苏共傀儡政权,其路线更换听命于前苏联。这些受外来势力控制的政权,是非典型的共产专制,其演变无独立性,传代方式或成为“后反前”规律的例外。

   失败的接班人制度

   

   独裁党魁窃据政权为私有,生前作恶多端,怕死后被掘墓鞭尸挨批判,都要指定自己的接班人。斯大林与毛泽东均极重视挑选接班人,但接班人均未接成班。

   独裁党魁身体健壮时指定接班人只是一种统治艺术,“接班人”是被他利用的工具。或要他杀尽反对者,或要他树我为神,或要他带头推动世袭制,“恶人”由“接班人”干,“善人”我来当。被指定为接班人者,特别乐意为领袖做任何缺德事,殊不知被利用完后将遭兔死狗烹的命运。小树栽下数载,必须拔掉另栽一棵,以防小树长大,难以撼动,抢班夺权。直到自己年迈体衰,回天乏力,不久人世,才会下决心确定真正的接班人。挑选标准只有两条:1、对我忠心耿耿;2、才智平庸。“愚忠庸才”在我生前不会抢班夺权,我死后只能靠我余威立足,不会反我。然而,每事与愿违,老党魁死后,此庸才初登大宝,宝座很快就被他人所夺,老党魁仍不免被搓骨扬灰,遗臭万年。费尽心机挑选接班人,到头来仍是一场空。独裁者生前可以做任何恶事,谁也奈何不了他,但他死后,谁都可以批他骂他,他也奈何不了谁。

   

   为何接班人总接不成班?因为被前党魁选中的接班人总是蠢才,循规蹈矩没有创新破局精神,初莅大位,必要依靠前党魁的遗诏作为掌权的合法依据,因此必须继承前党魁的政治路线,才可借助前党魁的余威立足。前党魁实行暴力路线,受惠者寡,蒙害者众,天怒人怨,于是接班人就背上前党魁的历史孽债,人们对前党魁的怒火转烧向接班人,他成众矢之的,马上众叛亲离,摇摇欲堕。前党魁身边常潜伏着外似忠诚内藏机谋的助手,窥伺宝座多年而不露声色,待前党魁一命呜呼,就策划夺权。乘接班人尚未抓住实权立足未稳时发难,批评前党魁政治路线,并提倡符合党内外群众需要的新政治路线,在拥戴声中踢走接班人坐上党魁宝座,实行“后反前”的政治路线,并清除前党魁的党羽,以巩固党魁地位。所以接班人总接不成班,继承不了前党魁的政治路线,也救不了他的名声和家属。

   独裁党魁指定接班人的目的是要破“后反前”规律,希望后代继承自己的政治路线,但客观规律比人强,没有一个独裁党魁如愿。只要共产专制继续存在,“后反前”铁律如影随形,决不会改变。设定隔代接班人制度,为的是钳制后代党魁,迫使隔代死斗,防止他们走戈氏和平转型路。但是,任何想后代继承自己路线的接班人设计都将泡汤。

   不懂“后反前”规律者,即便坐上党魁宝座,也会被赶下台,客观规律就是如此残酷。接班人华国峰已经坐上“英明领袖”宝座,如果懂得这条规律,顺应民众的愿望,宣布废除毛的阶级斗争路线,自己甘做“虚王”,让出实权请邓公全权操作,未尝不能开创“华邓”新政。可惜他不明事理,要“继承毛路线”,落得失败结局。历史证明,后代继承前代路线者必败,后代反前代路线者必胜。

   

   若有第五代

   

   我在《和平演变》文中阐明了共产专制四代终结的结论。第一代血腥建制,第二代修正主义中兴,第三代保守势力反弹,第四代民主转型。我在《和平转型》文中说到,共产专制最后必会民主转型,其方式有两种,或为英明党魁主导的和平转型,若和平转型失败,就将革命转型。或因党魁决心不足,或因党内反改革政变成功,和平转型失败。那时,民众已经觉悟,反改革势力难以稳定政权,很可能被民众推翻,完成民主革命转型,恰如前苏联“8•19”事件。如果革命失败,就破例出现第五代。虽然共产专制历史上尚未出现过第五代,但理论上无法排除这种可能性。根据共产专制“后反前”的铁律推断,第五代路线必定反改革反(民主)革命。夺得权力的“老虎党”,必把自己家破人亡的怒火烧向党内的改革派和党外的民主派和民众,对他们残酷报复,血腥镇压,第四代党魁及改革派将遭灭顶大灾,无一幸免。第五代将是国家恐怖和法西斯的结合,祸害中国和世界。习、王常说“开弓没有回头箭”“ 除恶务尽”,已深明其中利害。如若决定走和平转型路,就必须走到底。犹豫不决,中途怯步,只能有一个结局——死!华山天险一条路——中华民族生死存亡在此一举!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