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吕千荣的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吕千荣的博客]->[紧急声援:重庆公民崔斌夜里被不明身份的人砍伤 现在医院急救]
吕千荣的博客
·转载几文:华尔街日报:中共即将瓦解
·一名女中共党员两会期间在网上发表退党声明
·因为我支持习近平总书记江泽民集团准备枪杀我—吕千荣2015年3月7日受迫害的
·传万里罕见发声 要求重新评价毛泽东
·传万里罕见发声 要求重新评价毛泽东
·传万里罕见发声 要求重新评价毛泽东
·陈光诚:奥巴马在人权问题上软弱退让
·港媒:曾庆红大闹中南海 数次失控拍桌 徐才厚曾扬言让习近平干5年就滚蛋
·中南海两动作释信号 “打虎”锁定江泽民传曾庆红大闹中南海后被立案审查(图
·“清江、远毛、政改”六字方针政策,是现实中国社会救国救民的唯一良方
·中南海半公开薄周政变剑指虎王江泽民
·周永康薄熙来被解读〝反党〞 牵连到曾庆红江泽民
·只有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中国才能新生
·反腐延烧再躺枪 揭秘真实李源潮
·沈阳教师告公安被送疯人院 联系记者采访未成遭虐待
·揭秘江泽民的卖国汉奸罪行
·揭秘江泽民家族巨贪内幕
·要保卫周永康心腹?成都政协闭幕会大批警察进场抓人(图)
·揭秘江泽民集团迫害屠杀人民的滔天罪行
·习两旧部任公安部要职 北京公安局长换人
·马建被曝有6情妇2私生子 其弟被查
·川警围捕“六四”扫墓者 警察曾给陈云飞打毒针
·江泽民"养父"江上青原来也是叛徒
·陆媒揭庆亲王如何逃过调查 〝慈禧〞浮出?
·学习小组:习近平铁腕反腐的真正原因
·学习小组:习近平铁腕反腐的真正原因
·财新胡舒立 指控北京盘古氏郭文贵诽谤罪
·郭文贵反击财新网有蹊跷高层博弈隐现两常委?
·国安祸国 维稳殃民
·江泽民求习王"打虎"停步,阻止清算其罪行
·郭文贵叫板胡舒立,江泽民集团的垂死挣扎
·网传江泽民一家三代被抓 人民喜庆相告
·北京王府井大街集体自杀 30多访民喝农药倒地
·郭文贵们的末日快要到了
·习明泽非常低调受赞 哈佛上学从入学到毕业极少人知道
·毕福剑骂毛事件,都是“毛左”在祸国
·中国严控富豪移民 传中共政治局通过了今年58号内部决议
·邱少云故事遭质疑 中共造假英雄再被聚焦
·胡耀邦总书记,人民怀念您
·揭秘江泽民集团对习近平王岐山的暗杀政变阴谋
·魔鬼囚禁不住信念,魔鬼囚禁不住春天
·中宣部最新密令全网封杀__路标:他们怕什么?陈老板的多家公司已“无法显示
·传郭文贵视频惊现中共现任政治局常委
·安徽霍邱县公安局临水派出所大门每天紧锁封闭,群众无法报警求助
·江泽民祸军乱政 传就推责与胡锦涛交火(图)
·魔鬼囚禁不住信念,魔鬼囚禁不住春天
·美媒:曾庆红的政治问题比家族腐败严重得多
·姜维平: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汉奸恶魔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可能要被清除中国宪法
·传郭伯雄被查内部通报 陆媒重提温家宝摔电话
·再传江泽民情妇遭中纪委调查
·路透:西门子被大陆工商总局调查
·姜维平:若政变成功 徐才厚了不得
·揭露毛左挺薄企图政变的阴谋
·揭露毛左挺薄企图政变的阴谋
·吕千荣声明:强烈抗议黑龙江庆安铁路警察截访枪杀反映生存问题的访民徐纯合
·军报自曝反腐受阻 军官称大不了年底走人
·习王内部会议提反腐“决斗”等言论曝光
·习王内部会议提反腐“决斗”等言论曝光
·为何我的博讯博客经常会被人控制住,造成我无法发表文章和从来就不能发表回
·老虎们抱团反扑攻击习总,呼吁一网打尽
·“老虎”们抱团反扑攻击习总,呼吁一网打尽
·自食其果的「鐵帽子王」
·“瑷珲”地名恢复 暗击江泽民卖国(图)
·分析:七大异状中南海一场恶斗在所难免
·分析:七大异状中南海一场恶斗在所难免
·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 (不断更新中)
·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 (不断更新中)
·国安部成腐败重灾区 多人栽情妇身上 图
·胡锦涛与江泽民分裂对阵三大内幕曝光
·转:谁能为我为父伸冤,我愿意嫁给谁
·转载几文,看虎王和大小老虎们还能挣扎多久
·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 (2015年5月24日更新)
·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 (2015年5月24日更新)
·转载几文,看抓捕江泽民是民心所向
·郭伯雄落马倒计时
·曾庆红家族腐败内幕
·传习家人怒斥〝曾庆红助推习近平〞是瞎编 黑手是他
·传上海红顶赌王案开始收网 涉市长杨雄
·白宫获中南海内部档曝六四死伤数 军队内斗险内战
·揭秘脑控武器
·中俄关系惊现“异常” 江泽民再近秦城一步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姜维平)
·传曾庆红儿媳洗钱超千亿 家族丑闻密集爆发
·只有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中国才能新生
·分析:中南海激斗升级 习王或闪电反击 曾庆红不妙
·“红二代”倒江复仇记
·马千卒:八九学潮及民主运动期间的新闻界——六四记事之一
·中共党内老干部曾联名上书要求清算邓家腐败案(高新)
·戴相龙女婿车峰涉间谍行为被查 雇人攻击习近平王岐山
·接近习家消息人士:曾庆红胃口很大
·昂山素季访华 中南海蛰伏战火(组图)
·昂山素季访华 中南海蛰伏战火(组图)
·昂山素季访华 中南海蛰伏战火(组图)
·江系反扑 刘云山公然对王岐山叫嚣绝不许 图
·江系反扑 刘云山公然对王岐山叫嚣绝不许 图
·周永康认罪 习亲定“铁帽子王”打江曾
·周永康的罪行才这么点?侮辱老百姓智慧(图)
·《庆亲王 你懂的!》出版 分析:围剿曾庆红行动展开
·中国左派扬言:习近平将死无葬身之地
·中共内部正式通报周永康政变 文件下到县处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紧急声援:重庆公民崔斌夜里被不明身份的人砍伤 现在医院急救

http://upload.bx.tl/blog/temp5/201605160338511.jpg
   
   据玫瑰中国网2016-05-16 13:00:32报道:
   
   重庆万州公民崔斌,2012年见义勇为的英雄,2016年5月15日夜被不明身份的人砍伤双手臂,现在万州山峡医院急疹科。现崔斌电话无法接通.崔斌手机:18518684157

   
   本地朋友已报警。因本地朋友之前均感觉自家门外有异常,不排除当局报复的可能。
   请公民朋友们将持续关注。。。
   
   重庆万州公民崔斌经常参与国内维权声援!是中共地方政府的维稳对象。
   
   之前民生观察工作室在2016年5月6日曾报道:“重庆万州区公民崔斌因参与签名绝食声援郭飞雄遭当地警方传唤。
   
   5月5日上午,重庆万州区公民崔斌被警方带到辖区的双河派出所进行传唤,警方主要询问崔斌在网上参与签名以及绝食声援郭飞雄的事。本工作室志愿者今天拨打崔斌电话18518684157了解情况,崔斌告诉本工作室,5月4号下午他接到辖区双河派出所任所长传唤电话,5号上午9点要到派出所报到,由于崔斌腿脚行动不便,5号早上当地警方开车到家里把他接到双河派出所,到派出所里面才知道是区分局和市局的国保传唤他,崔斌当即向他们要传唤证,他们不给任何手续只说是口头传唤,崔斌被带到了审讯室并被要求坐在审讯椅上。
   
   随后国保开始问崔斌这次为郭飞雄签名绝食是怎么回事,要崔斌配合做个笔录。崔斌认为这种事应该敢做敢当,就承认是为郭飞雄签名了,签名编号是448,绝食时间是5月27日,地点高笋塘步行街广场。国保还说崔斌帮很多人代签,问那些是什么人,崔斌说是当地同城的朋友。国保告诉崔斌这么做是在同政府作对,崔斌坚持认为自己是在维护公民的合法权力,并向国保反问:“郭飞雄有病难道不该得到有效的治疗吗?中国公民没有人权,所以我们要民主,自由,人权!” 国保听了居然告诉崔斌要自由就是要造反!
   
   崔斌最后告诉本工作室,关于郭飞雄在狱中生病得不到有效治疗一事他表示坚决抗议!并呼吁更多朋友关注郭飞雄!声援郭飞雄!”
   
   之后我电话联系过崔斌,崔斌告诉我他在今年2016年3月两会期间上访时,在天安门广场撒传单(上访材料)又被行政拘留。
   
   崔斌这次在2016年5月15日夜被不明身份的人砍伤双手臂,现在万州山峡医院急疹科急救,很有可能又是地方所为。。。。。。
   
   
   因见义勇为,崔斌成了访民
   
   编者按:重庆万州公民崔斌做好事伤残后无钱医治,四处求助没有结果,不久前去北京上访维权,在北京联合国人权中心堵门维权被拘然后押送回家。现在,世界上很多国家已经完全免费医疗,我们这里,哪怕救人受伤也无法解决治疗问题,面对贪官家里的金钱以亿计算以吨计算,这一社会现象难道还能说只是个孤立的问题吗?这种英雄流血又流泪的现象在中国知有多少?中国的正义水平难道永远就是这个样子?什么时候这种叫人心酸的现象才能有个头?
   
   见义勇为受伤事实经过
   
   我叫崔斌,男,1964年4月17日生,身份证号:512201196404170337,汉族,住重庆市万州区双河口万全廉租房小区,联系电话:15223533336。
   请求事项:希望继续治疗直至康复。
   
   事实和理由:
   
   2012年2月29日我在万州区高笋塘广场休息时发现一名女子爬上广场边上一棵黄桷树上想结束自己的生命,万州区消防队的官兵、红光派出所的民警、高笋塘交巡警平台的民警及三峡都市报记者均迅速赶到现场。通过官兵的劝解及多种方式救助依然无法安全解救那名女子,一时间大家都非常着急,就怕那女子在情绪激动之下会发生意想不到的意外,做为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是宁肯自己流血流泪也不能让一个鲜活的生命在自己的眼前消失的。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我就给旁边给消防官兵出主意,并经过现场指挥领导的允许加入救援,最终救下这名女子。在救助那名女子的过程中因场地所限,一同救助的一位消防兵为防止他自己和那女子摔伤,一只脚的踩在了我的左膝上,造成膝盖半月板损伤(这是后来拍片才知道的),当时我是痛得走不了路,在现场休息了好一阵后才能勉强一跛一跛的非常艰难的走路。
   
   因当时的确是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的见义之举,在现场休息一阵后,腿痛稍微得到缓解我就离开了,也没有想到会伤得这么严重,以为也就是肌肉被踩伤了,过几天也就没事了。当时女子被救下来后,大队人马就很快将女子带离了现场,只留下高笋塘片区城管大队的一名同志在现场,说是有记者要采访一下当时帮忙救人的两个好市民——我和另一个叫李大兰的,然后带我到医院去检查,谁知后来那位城管的同志接了一个电话后就走了,剩下我们两个不知如何是好,我只好自己到药店买了点儿药就回家了,可到了晚上疼痛无法忍受,买的药根本无济于事。第二天我到高笋塘去找那位城管他又没上班,第三天我找到他后,他带我到高笋塘中医院去检查,这一查才发现不是什么肌肉拉伤而是膝盖半月板损伤。当是我就吓傻了,城管的那位同志也吓到了,也不想承担这笔费用,花的钱太多了。我想到自己本身就经济条件不好,这下可怎么办?不看医生吧,痛得叫人受不了,看医生吧,又没有钱,关键是我这伤也不是自己弄伤的,是在救人的时候被消防兵给踩伤的,于是无奈之下只好去找到当时在场救人的几个单位:万州区消防支队、红光派出所、高笋塘城管大队、高笋塘交巡警平台寻救解决治疗事宜,我找到这几个单位后,他们都不愿意担责,都很同情我的遭遇,但因医疗需花费大量金钱,都怕自己单位无力承担,给予的答复是:你是一名好人是一个英雄,你是因为无私救人才把自己弄伤的,应该由政府为你的伤的进行治疗,你来我们这里,我们也没有办法给你解决,你可以到区政府去,政府有一笔专门的见义勇为专项资金,我们单位给你出具一个证明,证明你的确是救人受的伤,再说这个事件三峡都市上也是有登载的,也是可以证明的,你向万州区政府进行申请治疗。
   
   于是我就拿着这些证明书找到区信访办,信访办的同志又叫我去找政法委,政法委说我这个见义勇为评不上,要人死了才能评上见义勇为,又叫我去啊找信访办,信访办又叫我去找区人大政协,到了人大政协也不管,我无法只好再次拖着受伤的腿来返回到信访办,找到负责人要求一定要给个说法,到底怎么个解决法。开始根本没有理我,推说找不到责任事故人和责任单位,直到我说:今天你不给我解决我就不走了,并坐了下来,不一会儿就来了几个警察,要把我带走,我当时就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给那几个警察讲了一遍,说我并不是无理取闹,而是实在没有办法,但凡有一点法可想,我也不会这样做的。那几位警察听后很是同情我的遭遇,但又没有其他办法,过了一会儿他们就自行离开了。这位负责人见警察没有处理且离开只好给太白岩街道办事处的政法委书记骆斌打电话,通知其解决好这件事情,骆斌当时承诺把我送到医院进行治疗,叫我第二天到他办公室找他。第二天我如约到他办公室去,可我等了一天也没见到人,办事处的人说他到区委开会去了。没办法我只好第三天又拖着伤痛的腿到他办公室去,他才安排了一名办事员把我安排到太白岩社区医院《汇源医院》(这医院不是专业的医院,医疗条件很差,没有骨科,就只能看点平常的小病,对我的伤根本就没有能力治疗)。我很无奈但也没有其他办法只好暂时住下来,可住了几天不知道咋回事医院都不给用药治我的腿,后来才从医生那里了解到医院没有得到太白岩街道办事处的答复是否给予治疗,担心到时候不知道找谁拿钱。我知道后感觉这真是气人了,把人骗到医院不给治疗也不管。但我的腿伤还是痛得受不了,还得治疗啊,不治这伤也不会好啊,而且这伤也不是我自己不小心弄伤的,也为了救人被弄伤的啊,这笔费用应该得政府出啊。所以我没法只好再次到区信访办找到负责人要求解决,这位负责人再次通知太白岩街道办事处骆斌(没去)、卫生局领导人、医院院长、医院主治医生全部到信访办共同商讨治疗事宜,信访办责成他们必须全力进行救治。就这样我又再次住进了社区汇源医院,在医院进行常规检查一切正常,建议我做核磁共振检查,但太白岩办事处的政法委书记骆斌知道核磁共振检查的费用很贵就不同意,还在电话中把我奚落一番:说我是骗子,常规检查一切正常根本就没有好大回事还到处大吵大闹。我当时的腿伤肿得很高,根本不能动,我就不信若没有好大回事为什么不能走路,只好请求医生给我做核磁共振检查,检查结果出来为膝盖月牙板轻度损伤,关节腔有少量积液。这时候骆斌还骂医院的负责人不该给我核磁共振检查,说做核磁共振太贵了,办事处不承担这笔费用。医院明知我是膝盖月牙板轻度损伤,不给我进行合理的用药治疗,我在医院里忍着疼痛坚持了1个多月,总共才用去医药费2100多元。大家可想而知住院三十多天才花去2100多元的治疗费是怎么个治疗方法和用的什么药物这么便宜,根本就没有认真治疗,在这治疗期间只是消了肿,还是痛得不得了,不能正常行走。后来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再次找到太白岩街道办事处和信访办领导,均不给予解决。由于伤情越来越严重,无奈之下只好自己到三峡中心医院进行治疗,到中心医院一做核磁共振检查,发现病情恶化了,问我为什么一开始不到三峡中心医院来医治,说社区汇源医院根本不具备医骨伤的条件,我这伤若是早点到三峡中心医院治的话早好了,现在拖了这么久才来治,还不晓得情况能不能好转,说不定还会出现其他一些并发症。随后几个月一直在三峡中心医院医治,但因拖延的时间太长,脚长期行走受力不均,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导致我的身体出现了右脚月芽板Ι度损伤、腰第五椎磨损等一系列并发症。三峡中心医院见此情况,建议我转到重庆西南医院进行手术治疗,而政府又不愿承担手术费用,就又想把我骗到万州区骨科医院进行治疗,到骨科医院后,医生一看病历资料就拒绝接受,说中心医院三甲医院都医不好,我们只是二甲医院就更不行了,同样建议我转到重庆西南医院治疗。在三峡中心医院治疗的时候,医院的医生和护士见我为了救人落得如此下场,很是同情我,为我提供了很多帮助,后来政府承诺返还我自己垫付的医药费4500元至今也没有落实。后来因为实在过不下去了,没钱吃饭,只好再次到重庆市信访办要求转院继续治疗,解决基本生活,市信访办又一张纸令把我指到万州区政府,把我遣送到万州救助站,没人来接我,后来还是居委会的人把我领出来又把我放在马路边自生自灭。我的腿实在是痛得受不了,只好自己拖着伤残的身体到处救人借钱医治,有好心人知道整个事件的实情,就伸出援手,大家你几十,他几百的借给我,叫我先去医治,借到钱后,通过别人介绍,我在北京中科院骨伤科研究所买药自己治疗,一个疗程2个月,5800元钱,一直医到2013年的7月份,借的钱也用完了,我也不好意思再向朋友开口借钱了,这时别说治腿伤,就是基本的日常生活都无法维持下去了,一天一餐吃了两个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