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沖之鳥戰略位置與價值非常重要,真的嗎?]
悠悠南山下
·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1969年)
·越南人真的咒罵法國嗎?
·奔向自由 --- 從越南經中國至加拿大
·越南西貢粵劇回顧
·北越之華僑華人(1954年至1975年)
·柬埔寨悲劇的歷史淵源
·泰國和寮國危機(1960-62年)
·中共死穴
·河內玉山祠
【 中越關係 】
·從大戰略的角度上看越中歷史關係
·對胡錦濤訪越之評析
·胡錦濤訪越在越南人中之反響
·越學者談胡訪越之意義以及中越關係
·越學者談胡訪越之意義以及中越關係 ( 續 )
·對越中、越美關係之分析與評價
·處於中國戰略中的越南
·中美在越南的競爭
·中越關係破裂十八年大事記 ( 1972 – 1990 )
·越南學者楊名易談越中關係
·十九世紀清越外交關係之演變
·越美中三角關係
·越南本土宗教與漢朝伏波將軍
·中國可怕嗎 ?
·中越美關係析評及中越兩國文化發展的比較
·越南人谈越中关系
·越中關係之敵視和友好
·對不起﹐越南並非是中國
·河內反對中國網文攻擊越南計劃
·越南與“中華世界”
·越中兩國互建信心
·六十年中國對越南的影響
·中國永遠都是對的?
·越南應該學和不學中國的甚麼
·越南努力抵制中國的擴張
·越南在中美之間保持平衡
·為免受中國之危害,越南與多國交好
·越中邊界談判(1974-1978)
·越南自古即屬中國?:談研究者與常民知識的斷裂
·中國外交反攻:習近平訪越之行與其意義
·越南與中國的軟實力
·越裔教授武國促談中越關係
·越南:在中美之間作選擇
·平吳大誥
·越南和中國的軌道
·關於越中領導人會晤評論的審查
·越中關係裡的美國角色
·金庸、馬援、二徵王、胡志明
·越軍前高官眼中的解放軍,越戰和中越衝突
·越中貿易:愈增加就愈失平衡?
·我的父親黎筍以及對中國的記憶
·毛主義對越南和越南華人的影響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前越南駐華大使談已故中共領袖鄧小平
·俄中聯盟之間的越南
·成都秘密會議資料之疑惑
·成都會議:原因、過程與其災害後果
·中國和越南還會是「同志」嗎?
·越中“從未恢復”互信
·越南軍隊比“中國低20級”
·中國為北越的反美言辭消音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越南應重審閱南中國海戰略
·越南會像菲律賓那樣倒向中國嗎?
【 領土領海主權爭端 】
·越南西貢再次發生短暫反中國侵略示威
·視頻﹕越南人反對中國侵犯主權的示威
·評析中越領海開發石油之主權爭執
·中國對越南威脅語言之背後
·為海域主權爭議尋找解決方法
·南中國海再起‘風暴’---中越關係新局勢
·領土主權爭議激化 中越關係面臨考驗 \zt
·南海之爭與民族主義
·南中國海的不穩定
·海底下的武力競爭
·北京對其主權領土的問題
·南中国海岛屿主权争执 越南对中国的态度
·东盟、中国和南中国海
·南中國海上的“長篇劇”
·民主可作為南中國海問題的解決方法
·中美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
·中越秘密舉行關於南中國海問題的談判
·金蘭灣是解決东海問題的鎖匙 ?
·中越北部灣的麻煩和出路
·臺灣劉必榮教授談南海主權爭議中臺灣所扮角色
·切缆是為施壓
·中國與華东东海劃界案
·怨恨深植於亞洲
·南中國海主權糾紛大事記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东海矛盾又被烘熱起來?
·從黃沙想起东海的未來
·中國新捕魚法:政府海盜行為?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菲律賓指控中國加緊建造礁島
·我們的長沙群島將被威脅
·基辛格為中國在南中國海上“助長一臂”
·釣島哪比南海諸島 強權對陣歷史霸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沖之鳥戰略位置與價值非常重要,真的嗎?

   

撰文:林濁水

   
   
   作者簡介:


   
   1947年生於南投埔里。畢業於國立政治大學東語系,原擔任教師,後投入黨外運動,參與多種黨外雜誌編務。連任五屆立法委員及曾任民進黨中央政策會執行長,起草民進黨台獨黨綱,素有「台獨理論大師」之稱。著有《統治神話的終結》、《國家的構圖》、《路是這樣走出來的》、《掙扎的社會與文化》、《瓦解的帝國》、《文化種族世界與國家》、《站在歷史的轉捩點上》、《測量台灣新座標》、《共同體:世界圖像下的台灣》、《穿越巨變》、《歷史劇場--痛苦執政八年》等書,作品曾獲巫永福評論獎及一九九一年自立書評十大好書。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任職岡崎研究所的退休中將金田秀昭說沖之鳥對日本戰略安全至關重要的價值。他說,首先,它將是「中國軍隊阻擋由東面而來的增援部隊」的一個關鍵戰區。第二,沖之鳥島坐落於中國核潛艇進入太平洋前往針對美國的巡邏地點時會經過的路線上。第三,它靠近原材料由澳大利亞北部和西部港口運往日本所使用的海上航線。
   
   沖之鳥海域發生扣船糾紛後,一些來自日、台、中國有軍方關係的人接連從他們的背景發表這樣的觀點。例如說,沖之鳥扼守上海至紐澳間航運線,同時位處西太平洋第一與第二島鏈中心位置,靠近關島、塞班島、菲律賓和台灣,戰略位置非常重要,幾年前,日本和美國曾在該處島礁周圍進行過軍事演習,更證實他敏感的戰略意義,如果日本把這幾塊礁石打造成人工島,建立港口甚至起降飛機,那麼它就可以成為連接第一島鏈和第二島鏈重要跳板 ,日本已在與那國島部屬自衛隊監控中共軍事活動,未來要在沖之鳥礁進行戰略部屬已成必然…等等。
   
   假如我們回顧1970年以來的東亞海域糾紛,類似的說法都曾一再的拿來形容爭端島礁的重要性。例如:釣魚臺位居第一島鏈的中心位置,掌控中國突破島鏈封鎖的樞紐地位;又如:全球三分之一石油貿易和一半的天然氣貿易,要過南海, 每天大約有1400萬桶原油經過南海,中國石油進口的80%以上經過南海海域,日本、韓國和台灣進口石油經過南海的更超過90%以上,南沙諸島掌控南海國際通道,看重戰略價值重要非凡,因此環南沙周邊各國搶占島礁擴建機場碼頭軍事設施,衝突不斷上升…。
   
   換句話說,由於這些島礁位在戰略海域或海洋通路的中心位置,所以應該趕建基地,掌控整個海域或通路,也因此各國競相在這些島礁上大興土木,建碼頭鋪設機場以求發揮戰略價值。由於戰略地位這樣重要,於是大家爭執起來劍拔弩張,不可開交。
   
   海權戰略鼻祖馬漢就是這樣看待英國,英國扼歐洲門戶的中央之島,海權戰略地位優越無比,根據同樣的理由,他建議美國占領菲律賓和夏威夷,而美果然真的這樣做了。
   
   只是,要成為海權戰略基地,中央位置雖是最重要條件,但真的要當基地,也要有位置險要、防禦力及攻擊力強、豐富基地三個條件。問題是這三個條件沖之鳥、南沙、釣魚臺都完全不具備,於是無論要建設或掩護艦隊的要塞、艦隊存在的據點、艦隊攻勢出擊的基地甚至補給的基地乃至中繼站都不可能。目前南海任何一國擴建軍事設施雖然都令周邊國家爭相指責,但是由於島太小條件太差,又距離真正的基地太遙遠,因此再怎樣強化設施,一旦發生戰爭,一艘大型軍艦用不到一小時就足以把設施全部轟趴。
   
   換句話說,艦隊與戰略據點要相互為用,互相供給互相支援據點,如今這些重要海域上各國爭占的島礁和艦隊是互相無法互相供給,互相支援的。
   
   這樣的島礁在非戰爭期用來進行政治角力,爭奪資源固然可以,但是一旦真的開戰,這些島嶼礁易攻而不可守,根本是戰略負債不是戰略資產。
   
   這樣說,一點也不表示上面談到了這些戰略位置重要的海域上沒有足以掌控海域的基地。只是這些基地都已經名花有主。由於歷史的因素—套用華人最喜歡搬出來用的「歷史」兩個字—這些據點幾乎完全都控制在美國的手裡。
   
   1898年美國併呑夏威夷,擊敗西班牙並在菲律賓建立海軍基地正式展開建立海外霸時期。但是在1938年,美國海外軍事基地只有14個,遠少於其他列強。直到二戰爆發後,美國加快打造全球軍事基地體系,海外軍事基地高達1139個,戰後縮減為582個。然而隨著冷戰升溫,又增加到1041個。
   
   現在美國海外軍事設施仍然有數百,遍布世界32個國家和地區,其中亞太更是重點。美軍在這一地區設有7個基地群,占海外基地總數的42.7%。
   
   冷戰結束後,美國海外軍事戰略經歷了三個階段:從90年代初到1998年是美國海外軍事戰略保持「前沿存在」的階段,1999年到2001年美國海外軍事戰略加強「前沿部署」,現在,美國在亞太再平衡政策略下戰略再調整為先發制人的「前沿威懾打擊」,作為更積極,除了重回蘇比克灣外又對金蘭灣興趣重燃。
   
   於是:在南海、東海、沖之鳥三個海域中,一旦發生戰爭,在軍事上真正可發揮海南海制權的是美軍在菲律賓蘇比克灣基地,而部署在巴拉望島的美軍基地則會可以制控南沙群島,美軍力量覆蓋的海上咽喉有印尼望加錫海峽、巽他海峽、馬六甲海峽,重要的扼南海南端咽喉的基地在新加坡,南海的制海權根本不可能是南沙任何島礁。
   
   在第一島鏈上的制海權是琉球的基地,戰略上釣魚臺根本毫無意義。
   
   沖之鳥附近海域的制海權在日本是硫磺島,在美國是關島,而夏威夷則是美國整個太平洋戰爭區的司令部所在,沖之鳥永遠不可能建設成據點。
   
   結論是這樣的,這些島礁及海域的爭執的關鍵在海域劃界和海洋資源的爭奪,至於在軍事戰略上,這些海域都很重要,但是制海據點都掌握在美軍手中,由於真正的據點已經不再可得,於是動腦筋到小島小礁上其實是荒唐的。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2016年5月6日轉載
(2016/05/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