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文集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菲丽丝,你的邮件已收到,上次三封邮件也收到,之所以没给你回信,是因为年老力衰,意志严重衰退,不想在有生之年跟精力充沛、层出不穷的衙役再纠缠下去了。我想当然地认为不与你联系,不写文章,不上街围观,衙役就没法罩我里通外国、寻衅滋事的罪名,可是我错了。比如我在本地市图书馆上网,只是购物、看股票、下载电影,衙役也百般骚扰:黑屏、重启、系统管理员停用任务管理器,让我下载的电影功亏一篑,发展到现在,就是对我的优盘施放病毒,起初病毒比较轻微,只是拷贝慢,复制2个G的视频要一个小时,而现在连优盘的盘符都找不到了。我才明白,衙役在逼我有所动静,以赚几个维稳费,再理直气壮地打压我。真的,我为习近平难过,你想,养了这些看门的,花了纳税人的钱,不做正经事,老是帮政府制造假想敌。
    今天书信中跟你说说雷洋,菲丽丝,我给你介绍的同时,也作算为衙役的维稳费出一份力。
   雷洋是体制中人,经过打拼,目前他有车有房有妻儿,蜜糖丰厚,职务也体面,可以算是风华正茂、春风得意。据传平日言行他像个自干五,他不像苦逼崔英杰徐纯合,说的写的都是正能量,这次夜行中因所谓的嫖娼被衙役袭击而死亡,给我感觉有点大水冲坍了龙王庙。我在想那个邢副所长要是晓得他的身份,恐怕不会对自己人痛下毒手吧。让我弄不懂的是,他对雷洋的睾丸生殖器居然如此的关注与仇恨。


    雷洋这次出事,衙役所犯的错误,跟多年前常熟城东派出所捉赌所犯的错误相仿,都是为了罚款,又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凭主观判断,对公民实施控制,或软禁或殴打,不仅损害了公民权利,还犯了程序错误。换句话说,就算公民违法,也是在衙役违法的前提下发现的。
    让人难过的是,衙役为了五千元罚款,不惜牺牲一个公民的生命与荣誉,要是中共高层再为警方中的害群之马背书、买单,这等于整个体制走向了民众的对立面,这是最让我深为忧虑的。上次捉赌,最后的处理,政府是十分明智的。退一步海阔天空,我认为这次也没必要跟众口一词的舆情对着干。不知谁说的,权力的本质不是暴力,而是民心。没有民心,哪儿来的权力?
    菲丽丝,说老实话,雷洋出事后,对我震撼蛮大,觉得衙役咬人已到极限,以前咬FLG、异议份子,现在饥不择食,连体制内的也咬,甚至大学生的屁股也不放过。世界真的荒诞,无论贫富贵贱,生命的确都是一根芦苇,经不起莫测的风吹雨打。你看,这次年轻的正能量死了,而年老的负能量还活在世上,这难道是所谓的中国梦?
    说些轻松的,前几天,有个老总问我还有几张足浴券,要否再去洗脚,我说不能去了。因为现在洗脚不同以往,以往足浴女一往情深,只热爱关注你的脚板和腿儿,即便眼目传情,也是为了给客户好印象,评个五星,并不是为了拉当天第二个见不得人的生意。而现在足浴价格没提高多少,服务却从半套变成了全套。所谓全套就是进场叫你脱裤子,换上店里的短裤,捏了臭脚之后,就给你全身按摩,动作幅度蛮大,这儿捏捏,那儿敲敲,甚至脱了鞋子爬上来,骑在你身上,给你进一步按摩,虽然比较正规,没有挑逗的动作,至多不小心碰到你的老二,但由于领口半敞,酥胸微露,且香气扑鼻,仍让你忍不住浮想联翩,身体好的时候,某个器官的体积也似有变化。我这里不是说变小了,而是变大了。试想,这时衙役冲进来一个劲地摄像,没命地拍照,嘴里高叫:陆文,你这个老江湖,总算给我们抓住了。捉奸在床,暗娼在旁,看你有何话说?说完又拿只预先准备的湿滋滋的避孕套朝镜头扬扬……进去又一顿生活,像对待余杰那样扳你的手指,打你的耳光,像对待郭飞雄那样敲击你的裤裆,难道你还不屈服?最后你只得按手印,写悔过书,步薛蛮子的后尘到电视台低头认罪。
    到此地步,跳到黄河洗不清,不要说别人,连老婆也会相信有这回事。当然构陷,有政治目的,对独立作家是为了封口,对待平民,则更多的是经济目的。目前经济萧条,财路坎坷,上面拨款又不爽气,衙役也要活命,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后来我对该老总说,足浴券烂掉舍不得,你可以跟老婆去洗,估计不会说你们夫妻嫖娼吧。
    现在就人身安全问题,我们几个朋友达成三点共识:1、不进足浴店;2、夜晚结伴而行;3、遇盘问,低头哈腰,若有索求,慷慨解囊。
    菲丽丝,啰唆了这么多话,也没关心你的度假营生意,请谅解,吻你。代我向婆罗洲皇后问好!告诉她,她的玉照是我手机的封面。
   
   江苏/陆文 匆笔
   [email protected]
   2016、5、18
(2016/05/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