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中共早已澄清金陵春梦在说谎]
雷声
·“特供”将使中国堕入万劫不复的灾难
·“四大家族”成员宋美龄死后留下多少遗产?
·1942河南旱灾和中共谣言
·俄教科书弃十月革命、卫国战争用法
·戳破冯小刚《1942》伪历史
·四川宜宾白毛女真相
·鲜为人知的蒋公抢救大陆学人计划
·部分投共人士的结局
·南周事件:措手不及的豪赌 整不好血流成河
·裆滋补 (和谐新诗-党支部)
·周恩来下令销毁饥荒死人数据
·毛泽东吸引日本侵略中国
·马恩列斯的腐朽生活
·周恩来塞给毛泽东黄色电影
·潘汉年冤案终于揭露了毛泽东
·有人总想掩盖回避文革的本质
·毛贼洞残杀地主真相
·袁世凯遗书的忏悔
·甲午战争,日本赢在军官“懂政治”
·毛泽东点头主张冲绳归日本
·“七不讲”可能危及中共生存
·文革17岁少年被红卫兵桶死,尸身如筛子
·六四刽子手之一陈希同躐艳史
·屠夫陈希同虽死,罪不能免
·共和国旗帜上有多少冤鬼鲜血!
·文革红卫兵登广告道歉:不对的事就应道歉
·毛贼自己加上了“毛主席万岁”口号
·曹长青:中共成立以来杀人记录——不能忘记,不能饶恕!
·大陆修车行业故事
·文革期间西纠头目孔丹的文章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大陆段子几则
·现在的信号非常明确 中国遇到了大麻烦
·与日军肉搏而牺牲的王甲本妻子被处决
·九一八事变张学良为何下令“不抵抗”?
·胡适为什么看不起张学良
·侄女忆张学良往事:东北军自己选择不抵抗
·毛泽东和冈村宁次的卖国密约
·陈小鲁等:反思文革真诚道歉
·蒋中正能容鲁迅,共产党容不了?
·为何国营农场没有“亩产万斤”?
·读胡锦涛回祖籍新闻的感想
·彭小明:陈小鲁还有重罪没有忏悔
·从陈小鲁的文革道歉信谈起
·川东土改真相
·川东土改真相
·抢救历史:土改真相
·政改很难 不改不行
·对中共暴力土改血淋淋的控诉书:高越农
·校友揭秘陈小鲁发文革道歉信原因
·未被论功行赏,南方塑转反马?
·毛泽东被捕降敌出卖同党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毛贼洞语录蠢蠢欲动准备出洞
·文革中邓小平的一封信
·王老太诉财政部援朝案将开庭
·半年饿死百万的信阳事件
·毛贼洞时代三大人祸
·六名法官引发的宪政僵局
·胡锦涛被藏人告上西班牙法庭
·邓小平谈文革中周恩来真面目
·邓小平谈文革中周恩来真面目
·文革期间“联动”的一份通告
·吴法宪死前大爆政局内幕
·朝鲜战争最大的输家
·高文谦邀李捷辩毛贼洞罪恶是非
·红军长征时万人大屠杀真相
·散发恶臭的奴隶社会象征还魂
·从国家统计局数据计算1959-1962三年间总人口减少量
·央视批星巴克被骂比窦娥还冤?
·普京是如何清算列宁斯大林的?
·大跃进亲历者忆饿死人人吃人惨状
·让男子汗颜:宋美龄对希特勒的答覆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毛贼洞自己称自己“万岁”
·带路党人小史
·带路党人小史
·谁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转帖马悲鸣一家之言)
·邓银超日记揭毛贼洞部分嘴脸
·“尊重少数人民”隐含着“协商民主”
·租界真相,欺骗了多少天真的爱国青年
·毛贼东是中国最大汉奸!
·徐向前揭露毛贼东诬陷张国焘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
·抄家 红卫兵共抄走428亿人民币118万两黄金
·张闻天秘书:韩战结束才三年,毛泽东就承认中国出兵是错误的
·为什么多数犹太人“左倾”?
·我们不是小白鼠——驳“毛泽东是探索者”/ 胡平
·老骗子毛贼东的女儿也会骗人
·蒋公邻居和胡邻居的不同结果
·毛贼东害了自己儿子性命
·骇人听闻性酷刑,土改残酷历史
·血腥的土改:惨绝人寰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共军绑架地主女儿在战争中冲锋
·还有什么跟着蒋公去了台湾?
·大跃进前后的社会控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早已澄清金陵春梦在说谎

1.关于蒋介石的身世,中共官方和媒体早已正式澄清金陵春梦说法不实
   2.关于蒋介石身世,宁波,浙江和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均有正式澄清
   3.网友“旁观者昏”教训中共特务世家“文章笑拳”的帖子《对金陵春梦这种书的看法,和品有关》
   4.中共统战四大文宣作品:唐人的《金陵春梦》,陈伯达的《人民公敌蒋介石》,宋乔的《侍卫官杂记》,以及伪作《陈洁如回忆录》
   

   
   1.作者: 徐水良 关于蒋介石的身世,中共官方和媒体早已正式澄清金陵春梦说法不实
   
   文革前后,中共官方早已调查清楚,并且文革后早已经为蒋介石澄清,文章笑权还要一再坚持金陵春梦造谣,真是无耻得厉害。
   
   中共官方,到奉化调查,当地人一致说,蒋介石母亲一直是奉化本地人,没去过河南。蒋介石完全是他父母在奉化所生。金陵春梦所说完全不符事实。中共媒体早已经多次正式报道,纠正金陵春梦的说法。
   
   当然,世界上什么人都有,不少人精神异常。那个郑绍发,显然是有臆想症,把长相相似的蒋介石臆想成他弟弟,造成一次风波。中共就如获至宝,利用中国人当时歧视“拖油瓶”等等习惯,大肆贬低丑化蒋介石。到现在,像文章笑权这样的家伙,竟然还要用中国传统错误垃圾观念来贬低蒋介石,纯粹是中共传统和卑鄙做法的坚守者继承者。
   
   其实,这件事情,恰恰说明蒋介石的开明,别人冒充他哥哥,诬他是拖油瓶。要在毛泽东时代,早就用恶毒攻击伟大领袖的罪名处决了。但蒋介石竟然没有处罚他,相反,还给点钱救济他。蒋毛对比,天差地别。
   
   文章笑权引用的那个台湾作家张仲鲁说法,不过是根据郑绍发臆想寻亲和金陵春梦等等书籍说法,人云亦云继续造谣传谣而已。
   
   2.《关于蒋介石身世,宁波,浙江和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均有正式澄清 》
   这是宁波文史资料文章:
   《解开蒋母王采玉身世之谜》 一文发表的前前后后
   宁波文史资料第十五辑
   王晓舜
   
   曾任全国政协第六、七届委员,现任宁波市政协副主席、民革中央监委常委、民革宁波市委名誉主委等职的毛翼虎老人,是一位胸襟磊落、澹泊自甘的长者,素受大家的敬重。在他主持我市政协文史资料征集和研究工作的20年间,用力甚勤,成果颇著。其中为学术界首肯的《解开蒋母王采玉身世之谜》一文,就是毛老两度组织班子调查得来的。我们特约请毛老谈了该文组成出台的来龙去脉。为保存这段鲜为人知的调查实况,现将拜聆笔录整理如下,以飨读者。
   
   蒋介石究竟是哪里人?是浙江人抑或是河南人,孰真孰假?不成问题的问题一经提出,仅凭小说家一番叙说盖棺论定,未免失之武断。倡导和匡定人民政协文史资料工作要以“去伪存真、实事求是”为原则的已故周恩来总理当时兼任全国政协主席,得悉这一传闻后十分重视,全国政协就将这件事情交由宁波市政协核实。
   
   宁波市政协接此任务后,作了认真的研究,决定由当时负责市政协文史资料征集研究工作的毛翼虎先生进行调查。毛老是奉化石门人,是蒋经国先生的亲娘舅毛楙卿的族侄,不但对乡情相当谙熟,而且对蒋氏家史也多有了解,所以由毛老负责调查,确是十分合适的人选。毛老回忆当年接过任务的情形时非常激动,他说;“在这之前曾读过《金陵春梦》。作为奉化人,对小说所叙述的蒋氏身世觉得破绽百出,不值得一驳。但也有为难的地方,在当时的政治气氛下,连纠正他的历史事实,也怕有为蒋介石翻案成为反革命的危险,但这是一项任务,我首先去找楙伯商量”。
   “楙伯”就是毛楙卿,他是蒋介石的妻舅,蒋经国的亲娘舅。他的妹妹毛馥梅(后都误写为毛福梅,而把毛楙卿误写为毛懋卿)是蒋介石的妻子,比蒋介石大二岁。他是真正知道蒋介石身世的,由于众所周知的“左”的思潮影响下,他也很害怕被扣上“为蒋介石翻案”的帽子。两人研究结果,还是交张明镐去搞调查研究,组织这篇稿子。之所以叫张明镐组稿,因为张明镐老家就在溪口附近东山地方,又与蒋家有些亲戚关系,张留学日本回国后,蒋介石就叫他筹建武岭学校,武岭学校第一任校长就是张明镐。于是,张明镐在毛老的直接支持下,开始了第一次调查活动。
   
   第一次调查:《蒋介石在溪口》一稿的成文
   蒋介石的身世在毛楙卿、张明镐等人心中,实际上是一清二楚的。知情人士不敢凭空来翻此案,况且文史工作的要求是去伪存真,要有根有据。书面的资料《蒋氏宗谱》是重要的依据,可是解放以后几乎失存,难以寻觅。于是张明镐便以专访和座谈会来了解证明蒋介石的身世。在大量接触的有关人士中,其中主要的有毛楙卿(前已言之),孙表卿(奉化唯一老举人,蒋介石在奉化凤麓学堂读书时的老师),蒋周澜(蒋介石的族兄),蒋介石发妻毛馥梅和蒋介石胞妹蒋瑞莲结义姐妹、蒋家家庭教师陈志坚,丰镐房老账房唐瑞福,以及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毕业、与宋美龄有同事关系、国民党时期宁波市第一任市长罗惠侨等。另外,还走访了袁静之、杨孝维等人。袁静之是市民革成员、政协联系人土,蒋孝先之遗孀。蒋孝先是蒋介石最为看重的侄孙,毕业于黄埔一期,后任宪兵团团长,西安事变时,蒋孝先在蒋介石身旁被击毙。杨孝维,市政协委员,其母与毛馥梅、蒋瑞莲结拜姐妹,其父与蒋介石同年、同村、同学、少年好友,又同时留学日本。
   经过张明镐一年多的反复调查,积累了大量资料,有些材料鲜为人知,十分珍贵。为了使这些资料尽快组成文章上报,张明镐不顾年老体弱,立即执笔整理,写成《蒋介石在溪口》一文,共6000余字。因当时宁波市政协文史委征集到手的三亲史料无条件出版,按照惯例,毛老将此稿送省政协文史委。省政协文史委收到稿子后,即发笔墨费,但不见刊用,其实也不敢刊用。蒋介石的身世之谜,在这篇文章里基本解决了。后来撰写文史资料的何国涛(何国涛,毕业于上海大夏大学,解放前当过编辑、报社社长,著作甚多。汪伪时期任上海《中华日报》的某版主编。解放后,因其历史问题,闲居在家,常常为宁波市政协撰写文史资料)看到此底稿,认为这样重要的题材还可以深入细写。于是,毛老叫何国涛帮张明镐重组此文。
   何国涛参与此事,标志着本次调查进入了第二阶段。与前一阶段相比,无论是调查的广度还是调查的深度均有所加强。一方面,何国涛配合张明镐在溪口多次召开座谈会,邀请蒋介石故居棗丰镐房的账房总管唐瑞福和其他了解蒋家内情的孙义朵、徐汲清等老人参加并提供情况;另一方面,他们又在宁波邀请著名律师朱赞卿、老教育家杨菊庭、藏书家冯孟颛等老人进行座谈,请他们详细提供在1947年受托纂修《蒋氏宗谱》的情况①。由于他们早在十五年前还是蒋介石权倾朝野的时候,已经系统接触和查核了蒋氏世系的变迁、传承问题。所以,在座谈中,他们的谈话自信合乎逻辑,对唐人《金陵春梦》称蒋介石是“郑三发子”一说均不屑一顾。此外,他们又访问了郁辅祥、张葆灵、罗惠侨等几位老人,根据他们的亲见亲闻,也认为唐人《金陵春梦》关于蒋介石身世的叙述纯属无稽之谈,何国涛还利用座谈访问的间隙查阅了《蒋氏宗谱》与地方志书,对重要年月、人物、事件逐条核实,以免挂一漏万,从而掌握了有关蒋氏家世的较为系统的史料。在此基础上,张明镐、何国涛对《蒋介石在溪口》一文原稿作了大幅度的调整、补充和修改。
   至1965年4月,由张明镐口述、何国涛整理,全文长达4万余言的《蒋介石在溪口》第二稿完成了。毛老披阅全文,感到历时四年反复调查的结果棗修改后的稿子较原稿来得详实,富有说服力。全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为“蒋氏先系及其家族”,依次分析了“蒋氏先系之谜”、“蒋介石父兄的身世”、“关于蒋母王采玉”、“毛福梅、姚怡诚、陈洁如”、“协议离婚的一幕趣剧”、“‘太子’蒋经国、蒋纬国”、“一群‘皇亲国戚’”等问题;第二部分为“蒋介石的早期生活”,着重叙述了“童年时代的蒋介石”、“从师考略”、“早期跟蒋介石交往的一些人物”等情况;第三部分为“蒋介石在溪口的所作所为”,则列举了“溪口镇上的新老家宅及坟庄”、“第一次下野见闻”、“武岭学校及其附属机构”、“西安事变后回籍活动种种”、“一手扶植起来的所谓溪口四小家族”、“逃亡前夕的狼狈处境”等史实。文章从蒋氏世系起笔,上至蒋家先祖,下迄蒋介石父子,娓娓述来,谱牒资料与口碑资料俱备,足证蒋介石身世之来龙去脉。文章又以蒋介石在溪口的种种活动收尾,特别是记述蒋介石三次下野回故里的情况尤为翔实,可作为民国史的研究材料。此稿分送全国政协和省政协文史委,全国政协文史委于1965年9月22日收到稿件后,十分重视,经研究后,于同年12月25日给宁波市政协文史委汇来200元稿费②,并附言“在适当时候刊用”。后因“文革”的原因,迟至1981年在全国政协《文史资料选辑》总第73辑上正式发表。但当年全国政协文史委的及时汇款与准备刊用的简短附言,对毛老及其他调查人员、执笔整理人来说,无疑是莫大的鼓舞、支持和肯定。也正是在这种精神的鼓舞下,激发了毛老抢救民国史料的工作热情。他动员原任蒋介石侍从室机要秘书、奉化人汪日章根据亲身经历写下了《西安事变亲历记》,后经1979年出版的《浙江文史资料选辑》总第12辑刊出后,受到民国史学术界的关注。他还动员辛亥老人、民国老人和其他各界人士撰写富有史料价值和借鉴作用的“三亲”资料,绝大部分已在近年来先后出版的全国、省、市各级文史资料上发表。
   然而,当第一次调查刚刚有了点初步结果并准备进入系统研究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我国各项工作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政协文史资料征集和研究工作也不能幸免。毛老组织班子对蒋氏世系的调查、研究工作遂被迫停止。
   
   第二次调查:《解开蒋母王采玉身世之谜》的发表与轰动
   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彻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重新确立了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被迫停止工作12年之久的全国各级政协随之相继恢复工作,毛老亦在此时被重新安排到市政协任职并继续主管文史资料征集和研究工作。当时全国政协文史委要求各级政协文史委遵循“要存真,要实事求是”(周恩来语)的方针,要求文史资料工作者包括原撰稿积极分子要“放下包袱,开动机器”,号召各级政协文史委要树立“抢救史料”的紧迫感。毛老深知文史资料工作是一项有益当代、惠及后世的十分有意义的事业,自觉响应全国政协文史委的号召,埋头耕耘,努力以自己的加倍工作挽回“文革”十年给宁波市政协文史资料工作所造成的巨大损失。短短几年,经过毛老耐心细致的工作,又积累了一批数量可观、价值较高的“三亲”史料,连同“文革”前征集到的一大批史料,陆续送往全国和省政协文史资料选辑上发表,共计百余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