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中共早已澄清金陵春梦在说谎]
雷声
·大跃进期间人相食现象一瞥
·蒋公两份遗嘱曝光
·土改运动中的地主女眷/陶渭熊
·前记者揭64火烧装甲车系栽赃
·越南官媒首次纪念六四25周年
·陶铸老婆谈早期中共成员的男女关系
·中国高层罕见批评调水工程
·陈事美:张志新冤案中的新秘密
·奇闻:三庙合并,和尚尼姑同住
·陈秉安: 62年逃港大纪实
·法西斯=一切听从领袖指挥:金三像不像?
·受共产国际操纵的红色文化战线
·贺龙下令活埋东北抗日青年
·余杰:谁是手上没有沾满鲜血的人?--读陈永发《延安的阴影》
·彭小明:约法八章的骗局--中国的卡廷惨案
·触目惊心的杀人运动
·震撼人心的百万港人大游行
·香港人民真伟大!
·腐败寄生于过度扩张的国家公权力
·七一从高空看百万港人大游行
·香港占中被捕人士部分名单
·毛贼东女性朋友不完全名册
·南京将国军抗战老兵纳保障范围
·抗战阵亡国军将军名单
·爆料:郭美美为王震孙女 !
·“从西方宪法历史的演变来看中国宪政发展的前路”
·1%的家庭占全国三分一财产
·罗思义:陈寅恪之死
·刑不上常委的规则应得到尊重
·因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而关押人们
·腐败从贪污权力开始
·可放弃自己权不能剥别人权利
·揽权本身就为腐败敞开大门:讨论腐败从贪污权力开始
·你可以放弃自己的权利,但不能剥夺别人的权利
·吴敬琏:腐败的实质是权力寻租
·丁学良新作:印度比中国更有优势
·林大军:再次忽悠欺骗大陆民众,绝不为反腐唱赞歌
·張三斷言:習由強勢反腐走向更專政
·屠城家族窃国掠影
·謊言起家,謊言建政,謊言治港
·纪念抗战,蒋中正功盖青史
·準的可怕 43個簡化漢字的現實預兆
·中共三位“抗日”将军战死之迷 全是蒙人
·绝不允许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
·陈事美:惊人的反土改预言
·陈事美:惊人的反土改预言
·扮萌装纯恬不知耻的红二代/陈维健
·中共没有抗击日本帝国
·奇葩文转帖:我在英國蹲監獄
·国内网友斥红二代扮萌装纯恬不知耻
·准备好了吗?中国将面临全线大衰退
·贪官与血统:红二代不贪?
·“普通话”的惊人内幕
·中共「推普废粤」的政治动机
·ISIS首领与马恩列斯并列
·毛泽东的私生活
·香港学生罢课,要求人大道歉
·六四精神之炬被香港学子高高擎起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电视剧《邓小平》隐瞒哪些史实?/程凯
·今夜,我们为香港人民自豪!
·一个地主孙的血泪成长史
·香港民主示威对习近平构成挑战
·港台學潮與世代正義(洪鑫誠)
·香港民主示威对习近平构成挑战
·习近平的字典里没有"妥协" 中国梦里也没有反对派
·BBC记者引警方消息:反占中有黑社会参与
·BBC记者引警方消息:反占中有黑社会参与
·法律窗口:美国如何看待和处理公民抗命
·抱紧自由,风雨中迎接光辉岁月
·寄希望派无中生有的“习民主”
·鲍彤盛赞占中:出色完成2个历史任务
·为什么香港人对民主的愿望越来越强
·习近平在香港的盲点/ 猷子
·《纽约太阳报》建议向香港“雨伞革命”领袖颁发诺贝尔和平奖
·权力中心总想垄断真理和道义/王德邦
·强势独裁是民主转型的拦路虎/严家伟
·北美崔哥挺港警热传文造假穿帮了 被揭的体无完肤
·北美崔哥挺港警热传文造假穿帮了 被揭的体无完肤
·曹子文给邓榕邓楠的公开信
·林彪最大污点:长春围城饿毙数十万难民
·喂人民服雾【天津快板】
·广西政协常委装妈与学生对话
·两万八路军不敌5百日军?
·香港“雨伞革命”中学生组图
·反占中蓝丝带召集人李偲嫣 妓女身份被揭
·真假依法治国,四中全会检验
·真假依法治国,四中全会"验尿"
·方舟子打假周小平:梦里游了趟美国便控诉美国罪恶
·试看整人者,人亦整其人
·指鹿为马的时代
·网络作家抽周带鱼,妙语连珠
·为什么左右全民群殴周小平
·周小平风波笑点何在?
·10年前捧红3位好学生今何在?
·习大大的锅
·世纪梦幻:习近平反腐出民主!/张三一言
·一个真实的蒋中正
·毛颂蒋之信隐瞒七十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早已澄清金陵春梦在说谎

1.关于蒋介石的身世,中共官方和媒体早已正式澄清金陵春梦说法不实
   2.关于蒋介石身世,宁波,浙江和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均有正式澄清
   3.网友“旁观者昏”教训中共特务世家“文章笑拳”的帖子《对金陵春梦这种书的看法,和品有关》
   4.中共统战四大文宣作品:唐人的《金陵春梦》,陈伯达的《人民公敌蒋介石》,宋乔的《侍卫官杂记》,以及伪作《陈洁如回忆录》
   

   
   1.作者: 徐水良 关于蒋介石的身世,中共官方和媒体早已正式澄清金陵春梦说法不实
   
   文革前后,中共官方早已调查清楚,并且文革后早已经为蒋介石澄清,文章笑权还要一再坚持金陵春梦造谣,真是无耻得厉害。
   
   中共官方,到奉化调查,当地人一致说,蒋介石母亲一直是奉化本地人,没去过河南。蒋介石完全是他父母在奉化所生。金陵春梦所说完全不符事实。中共媒体早已经多次正式报道,纠正金陵春梦的说法。
   
   当然,世界上什么人都有,不少人精神异常。那个郑绍发,显然是有臆想症,把长相相似的蒋介石臆想成他弟弟,造成一次风波。中共就如获至宝,利用中国人当时歧视“拖油瓶”等等习惯,大肆贬低丑化蒋介石。到现在,像文章笑权这样的家伙,竟然还要用中国传统错误垃圾观念来贬低蒋介石,纯粹是中共传统和卑鄙做法的坚守者继承者。
   
   其实,这件事情,恰恰说明蒋介石的开明,别人冒充他哥哥,诬他是拖油瓶。要在毛泽东时代,早就用恶毒攻击伟大领袖的罪名处决了。但蒋介石竟然没有处罚他,相反,还给点钱救济他。蒋毛对比,天差地别。
   
   文章笑权引用的那个台湾作家张仲鲁说法,不过是根据郑绍发臆想寻亲和金陵春梦等等书籍说法,人云亦云继续造谣传谣而已。
   
   2.《关于蒋介石身世,宁波,浙江和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均有正式澄清 》
   这是宁波文史资料文章:
   《解开蒋母王采玉身世之谜》 一文发表的前前后后
   宁波文史资料第十五辑
   王晓舜
   
   曾任全国政协第六、七届委员,现任宁波市政协副主席、民革中央监委常委、民革宁波市委名誉主委等职的毛翼虎老人,是一位胸襟磊落、澹泊自甘的长者,素受大家的敬重。在他主持我市政协文史资料征集和研究工作的20年间,用力甚勤,成果颇著。其中为学术界首肯的《解开蒋母王采玉身世之谜》一文,就是毛老两度组织班子调查得来的。我们特约请毛老谈了该文组成出台的来龙去脉。为保存这段鲜为人知的调查实况,现将拜聆笔录整理如下,以飨读者。
   
   蒋介石究竟是哪里人?是浙江人抑或是河南人,孰真孰假?不成问题的问题一经提出,仅凭小说家一番叙说盖棺论定,未免失之武断。倡导和匡定人民政协文史资料工作要以“去伪存真、实事求是”为原则的已故周恩来总理当时兼任全国政协主席,得悉这一传闻后十分重视,全国政协就将这件事情交由宁波市政协核实。
   
   宁波市政协接此任务后,作了认真的研究,决定由当时负责市政协文史资料征集研究工作的毛翼虎先生进行调查。毛老是奉化石门人,是蒋经国先生的亲娘舅毛楙卿的族侄,不但对乡情相当谙熟,而且对蒋氏家史也多有了解,所以由毛老负责调查,确是十分合适的人选。毛老回忆当年接过任务的情形时非常激动,他说;“在这之前曾读过《金陵春梦》。作为奉化人,对小说所叙述的蒋氏身世觉得破绽百出,不值得一驳。但也有为难的地方,在当时的政治气氛下,连纠正他的历史事实,也怕有为蒋介石翻案成为反革命的危险,但这是一项任务,我首先去找楙伯商量”。
   “楙伯”就是毛楙卿,他是蒋介石的妻舅,蒋经国的亲娘舅。他的妹妹毛馥梅(后都误写为毛福梅,而把毛楙卿误写为毛懋卿)是蒋介石的妻子,比蒋介石大二岁。他是真正知道蒋介石身世的,由于众所周知的“左”的思潮影响下,他也很害怕被扣上“为蒋介石翻案”的帽子。两人研究结果,还是交张明镐去搞调查研究,组织这篇稿子。之所以叫张明镐组稿,因为张明镐老家就在溪口附近东山地方,又与蒋家有些亲戚关系,张留学日本回国后,蒋介石就叫他筹建武岭学校,武岭学校第一任校长就是张明镐。于是,张明镐在毛老的直接支持下,开始了第一次调查活动。
   
   第一次调查:《蒋介石在溪口》一稿的成文
   蒋介石的身世在毛楙卿、张明镐等人心中,实际上是一清二楚的。知情人士不敢凭空来翻此案,况且文史工作的要求是去伪存真,要有根有据。书面的资料《蒋氏宗谱》是重要的依据,可是解放以后几乎失存,难以寻觅。于是张明镐便以专访和座谈会来了解证明蒋介石的身世。在大量接触的有关人士中,其中主要的有毛楙卿(前已言之),孙表卿(奉化唯一老举人,蒋介石在奉化凤麓学堂读书时的老师),蒋周澜(蒋介石的族兄),蒋介石发妻毛馥梅和蒋介石胞妹蒋瑞莲结义姐妹、蒋家家庭教师陈志坚,丰镐房老账房唐瑞福,以及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毕业、与宋美龄有同事关系、国民党时期宁波市第一任市长罗惠侨等。另外,还走访了袁静之、杨孝维等人。袁静之是市民革成员、政协联系人土,蒋孝先之遗孀。蒋孝先是蒋介石最为看重的侄孙,毕业于黄埔一期,后任宪兵团团长,西安事变时,蒋孝先在蒋介石身旁被击毙。杨孝维,市政协委员,其母与毛馥梅、蒋瑞莲结拜姐妹,其父与蒋介石同年、同村、同学、少年好友,又同时留学日本。
   经过张明镐一年多的反复调查,积累了大量资料,有些材料鲜为人知,十分珍贵。为了使这些资料尽快组成文章上报,张明镐不顾年老体弱,立即执笔整理,写成《蒋介石在溪口》一文,共6000余字。因当时宁波市政协文史委征集到手的三亲史料无条件出版,按照惯例,毛老将此稿送省政协文史委。省政协文史委收到稿子后,即发笔墨费,但不见刊用,其实也不敢刊用。蒋介石的身世之谜,在这篇文章里基本解决了。后来撰写文史资料的何国涛(何国涛,毕业于上海大夏大学,解放前当过编辑、报社社长,著作甚多。汪伪时期任上海《中华日报》的某版主编。解放后,因其历史问题,闲居在家,常常为宁波市政协撰写文史资料)看到此底稿,认为这样重要的题材还可以深入细写。于是,毛老叫何国涛帮张明镐重组此文。
   何国涛参与此事,标志着本次调查进入了第二阶段。与前一阶段相比,无论是调查的广度还是调查的深度均有所加强。一方面,何国涛配合张明镐在溪口多次召开座谈会,邀请蒋介石故居棗丰镐房的账房总管唐瑞福和其他了解蒋家内情的孙义朵、徐汲清等老人参加并提供情况;另一方面,他们又在宁波邀请著名律师朱赞卿、老教育家杨菊庭、藏书家冯孟颛等老人进行座谈,请他们详细提供在1947年受托纂修《蒋氏宗谱》的情况①。由于他们早在十五年前还是蒋介石权倾朝野的时候,已经系统接触和查核了蒋氏世系的变迁、传承问题。所以,在座谈中,他们的谈话自信合乎逻辑,对唐人《金陵春梦》称蒋介石是“郑三发子”一说均不屑一顾。此外,他们又访问了郁辅祥、张葆灵、罗惠侨等几位老人,根据他们的亲见亲闻,也认为唐人《金陵春梦》关于蒋介石身世的叙述纯属无稽之谈,何国涛还利用座谈访问的间隙查阅了《蒋氏宗谱》与地方志书,对重要年月、人物、事件逐条核实,以免挂一漏万,从而掌握了有关蒋氏家世的较为系统的史料。在此基础上,张明镐、何国涛对《蒋介石在溪口》一文原稿作了大幅度的调整、补充和修改。
   至1965年4月,由张明镐口述、何国涛整理,全文长达4万余言的《蒋介石在溪口》第二稿完成了。毛老披阅全文,感到历时四年反复调查的结果棗修改后的稿子较原稿来得详实,富有说服力。全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为“蒋氏先系及其家族”,依次分析了“蒋氏先系之谜”、“蒋介石父兄的身世”、“关于蒋母王采玉”、“毛福梅、姚怡诚、陈洁如”、“协议离婚的一幕趣剧”、“‘太子’蒋经国、蒋纬国”、“一群‘皇亲国戚’”等问题;第二部分为“蒋介石的早期生活”,着重叙述了“童年时代的蒋介石”、“从师考略”、“早期跟蒋介石交往的一些人物”等情况;第三部分为“蒋介石在溪口的所作所为”,则列举了“溪口镇上的新老家宅及坟庄”、“第一次下野见闻”、“武岭学校及其附属机构”、“西安事变后回籍活动种种”、“一手扶植起来的所谓溪口四小家族”、“逃亡前夕的狼狈处境”等史实。文章从蒋氏世系起笔,上至蒋家先祖,下迄蒋介石父子,娓娓述来,谱牒资料与口碑资料俱备,足证蒋介石身世之来龙去脉。文章又以蒋介石在溪口的种种活动收尾,特别是记述蒋介石三次下野回故里的情况尤为翔实,可作为民国史的研究材料。此稿分送全国政协和省政协文史委,全国政协文史委于1965年9月22日收到稿件后,十分重视,经研究后,于同年12月25日给宁波市政协文史委汇来200元稿费②,并附言“在适当时候刊用”。后因“文革”的原因,迟至1981年在全国政协《文史资料选辑》总第73辑上正式发表。但当年全国政协文史委的及时汇款与准备刊用的简短附言,对毛老及其他调查人员、执笔整理人来说,无疑是莫大的鼓舞、支持和肯定。也正是在这种精神的鼓舞下,激发了毛老抢救民国史料的工作热情。他动员原任蒋介石侍从室机要秘书、奉化人汪日章根据亲身经历写下了《西安事变亲历记》,后经1979年出版的《浙江文史资料选辑》总第12辑刊出后,受到民国史学术界的关注。他还动员辛亥老人、民国老人和其他各界人士撰写富有史料价值和借鉴作用的“三亲”资料,绝大部分已在近年来先后出版的全国、省、市各级文史资料上发表。
   然而,当第一次调查刚刚有了点初步结果并准备进入系统研究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我国各项工作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政协文史资料征集和研究工作也不能幸免。毛老组织班子对蒋氏世系的调查、研究工作遂被迫停止。
   
   第二次调查:《解开蒋母王采玉身世之谜》的发表与轰动
   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彻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重新确立了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被迫停止工作12年之久的全国各级政协随之相继恢复工作,毛老亦在此时被重新安排到市政协任职并继续主管文史资料征集和研究工作。当时全国政协文史委要求各级政协文史委遵循“要存真,要实事求是”(周恩来语)的方针,要求文史资料工作者包括原撰稿积极分子要“放下包袱,开动机器”,号召各级政协文史委要树立“抢救史料”的紧迫感。毛老深知文史资料工作是一项有益当代、惠及后世的十分有意义的事业,自觉响应全国政协文史委的号召,埋头耕耘,努力以自己的加倍工作挽回“文革”十年给宁波市政协文史资料工作所造成的巨大损失。短短几年,经过毛老耐心细致的工作,又积累了一批数量可观、价值较高的“三亲”史料,连同“文革”前征集到的一大批史料,陆续送往全国和省政协文史资料选辑上发表,共计百余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