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人权活动家吴弘达不幸去世]
雷声
·乌克兰防暴警察齐刷刷下跪道歉
·《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
·东陵大盗--八路军冀东军区
·真实的蒋宋孔陈财产情况
·荣树堂(北京)口述“土改”
·这一份长长的充满血腥气味的名单——屠杀的都是民族的精英
·裴毅然:一千八百万知青下乡真相
·各种慢性病井喷 中国人又成“东亚病夫”
·克里米亚公投结果系伪造
·吴廷易(四川)口述“土改”
·“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蒙古公投的翻版----克里米亚
·马克思是奥警方的领赏告密者
·預言清朝滅亡:曾國藩和幕僚秘談錄
·国民革命军第七十四军军歌
·斯大林屠杀30万远东中国人
·“常委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常委安全岛”与政治诚信
·从“广场大妈舞”看文革流毒
·我们从小孩时就被教怎么说谎
·参加诺曼底登陆的国军52军
·越南政府听从民意不办亚运
·郑义:为唐生智辩诬兼及日本文化中的毒素
·美总统称日美安保条约含钓鱼岛
·美总统称日美安保条约含钓鱼岛
·奥巴马和李源潮对曼德拉的不同悼念/胡少江
·曾节明: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蒋公文集(1)
·蒋公文集(2)
·蒋公文集(2)
·蒋公文集(3)
·蒋公文集(4)
·蒋公文集(5)
·中纪委权力扩张已成党中之党
·毛泽东与米高扬密谈内容解密
·龙云投共后的结局
·嚴祖佑: 相濡无沫——父亲严独鹤的最后岁月
·大跃进期间人相食现象一瞥
·蒋公两份遗嘱曝光
·土改运动中的地主女眷/陶渭熊
·前记者揭64火烧装甲车系栽赃
·越南官媒首次纪念六四25周年
·陶铸老婆谈早期中共成员的男女关系
·中国高层罕见批评调水工程
·陈事美:张志新冤案中的新秘密
·奇闻:三庙合并,和尚尼姑同住
·陈秉安: 62年逃港大纪实
·法西斯=一切听从领袖指挥:金三像不像?
·受共产国际操纵的红色文化战线
·贺龙下令活埋东北抗日青年
·余杰:谁是手上没有沾满鲜血的人?--读陈永发《延安的阴影》
·彭小明:约法八章的骗局--中国的卡廷惨案
·触目惊心的杀人运动
·震撼人心的百万港人大游行
·香港人民真伟大!
·腐败寄生于过度扩张的国家公权力
·七一从高空看百万港人大游行
·香港占中被捕人士部分名单
·毛贼东女性朋友不完全名册
·南京将国军抗战老兵纳保障范围
·抗战阵亡国军将军名单
·爆料:郭美美为王震孙女 !
·“从西方宪法历史的演变来看中国宪政发展的前路”
·1%的家庭占全国三分一财产
·罗思义:陈寅恪之死
·刑不上常委的规则应得到尊重
·因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而关押人们
·腐败从贪污权力开始
·可放弃自己权不能剥别人权利
·揽权本身就为腐败敞开大门:讨论腐败从贪污权力开始
·你可以放弃自己的权利,但不能剥夺别人的权利
·吴敬琏:腐败的实质是权力寻租
·丁学良新作:印度比中国更有优势
·林大军:再次忽悠欺骗大陆民众,绝不为反腐唱赞歌
·張三斷言:習由強勢反腐走向更專政
·屠城家族窃国掠影
·謊言起家,謊言建政,謊言治港
·纪念抗战,蒋中正功盖青史
·準的可怕 43個簡化漢字的現實預兆
·中共三位“抗日”将军战死之迷 全是蒙人
·绝不允许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
·陈事美:惊人的反土改预言
·陈事美:惊人的反土改预言
·扮萌装纯恬不知耻的红二代/陈维健
·中共没有抗击日本帝国
·奇葩文转帖:我在英國蹲監獄
·国内网友斥红二代扮萌装纯恬不知耻
·准备好了吗?中国将面临全线大衰退
·贪官与血统:红二代不贪?
·“普通话”的惊人内幕
·中共「推普废粤」的政治动机
·ISIS首领与马恩列斯并列
·毛泽东的私生活
·香港学生罢课,要求人大道歉
·六四精神之炬被香港学子高高擎起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电视剧《邓小平》隐瞒哪些史实?/程凯
·今夜,我们为香港人民自豪!
·一个地主孙的血泪成长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权活动家吴弘达不幸去世

美国之音
   2016.04.30 15:35
   
   劳改基金会一位负责人星期五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到目前为止,根据他们所了解的情况,该基金会创办人吴弘达日前在洪都拉斯旅游时是因“溺水而 亡”;美国驻洪都拉斯大使馆已经介入后事处理,吴弘达的前妻和儿子也已经抵达那里,等待获得许可后,即将其遗体带回美国。劳改基金会正在筹办吴弘达的追悼 活动。
   

   劳改基金会主任戴安娜·刘(音)星期五告诉美国之音,吴弘达是在旅游过程中,途径洪都拉斯时,于4月26日“在一个海滩上游泳的时候出现了意外”。
   
   戴安娜·刘说,出事后“在海滩上应该是有抢救的,然后送医院,然后是医生证明他已经死亡了。可是没有其他的,比如说,医生的名字?在哪个医院?什么时间抢救的?都不知道。”
   
   但戴安娜·刘说有一点是明确的,“地方医院给我们的说法就是‘溺水而亡’”。虽然“到底是什么原因还是不知道,比方说是心脏的问题还是什么别的问题,并没有明确的答复,但‘溺水’这个是肯定了的。”
   
   戴安娜·刘说,当时跟吴弘达在一起旅游的是3、4个他的亲戚,“这些亲属不是美国的,我不是特别清楚,是他的亲戚。具体的关系不知道。” 她表示,该组织的声明中写的是“朋友”是因为当时还不了解情况。
   
   等待许可运回遗体
   
   劳改基金会在得知吴弘达去世的消息后,立刻联系了在美国的吴弘达的前妻和儿子,然后派一名工作人员于4月26日陪同他们前往洪都拉斯,“他们在4月27日抵达洪都拉斯;现在基本上在办理他遗体运回美国的手续。需要得到一个许可才可以上飞机,当地的程序特别慢。”
   
   据戴安娜介绍,她跟抵达那里的同事数日来只有过一次联系,“打电话打不通,然后他昨天(4月28日)就写邮件给我,说27日转了两次飞机,到那以后 大使馆已经关门了。他说‘这里的事情太复杂,到处找不到人,我们刚刚才找到一个吃饭的地方。’ 我估计是联系人、找医院非常困难。后面他又写了一句:‘他儿子很好,你放心’。”
   
   戴安娜表示,吴弘达的儿子“才17、8岁,是吴弘达60多岁才生的这个孩子。”她说,因为外面有些传言,使她不太放心,“洪都拉斯是美国政府有警告的地方,那里治安不好,他又是个孩子,听到这个消息都傻了。”
   
   戴安娜·刘回忆,吴弘达星期五(4月22日)在基金会上了一天班,告诉她第二天,即星期六(4月23日),要出去旅游。她说,吴弘达“星期六是早晨走的”,并说这个星期六(4月30日)就回来。
   
   戴安娜表示,最后一次接到吴弘达电话是在星期一(4月25日),也就是他去世前一天,“他当时在开曼群岛,他还在安排这边的工作,说有些事情等他回来再做,你们等一等。但是,周二就没有再打来,中午就接到这个噩耗了。”
   
   她说,事情是那天上午9点半发生的,洪都拉斯与美东时间有两个小时时差,当时美东时间是11点半。
   
   根据其停留地点分析,吴弘达很可能是跟亲戚坐加勒比海线路的游轮。
   
   戴安娜说,基金会是在4月27日接到了吴弘达亲戚之一打电话来才得知他去世的消息的,“他打这个电话就在里面哭,然后说必须跟大使馆联系,我说我马 上联系。我就用公司的电话跟大使馆联系。大使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他们才回嘛,后来大使馆就告诉我们,这个事情是属实的,他们要跟家属谈。从那以后我们所有 的细节就不是很清楚了。”
   
   千万基金使用遭质疑
   
   4月29日何德普等“7名前中国政治犯”发表一份声明,对劳改基金会和吴弘达对千万美元的雅虎人权基金的使用情况提出质疑,认为基金对人道援助实施不规则;吴弘达官司不断、费用高昂;劳改基金税表上有可疑的资金转移等10个问题。
   
   针对有人质疑吴弘达生前贪污、挪用公款,戴安娜·刘说,这些事情是很容易查的,“你就去查他的收入,他所有的钱,所有的账户,他如果贪污、挪用,你看到他帐上有多少钱就完了吗。”“你可以向美国税务局举报他,查他的报税就清楚了嘛。”
   
   戴安娜说,“吴弘达的收入不高;1992年建劳改基金会时,他和他太太共捐了10万美元;他有10年差不多就没拿工资,他是靠他的演讲挣钱,还有些书,《麻烦制造者》版权20万,《宇宙疯狂》版权好像是15万,两本书就够他过好几年的。”
   
   戴安娜接着说,“较早时,吴弘达演讲一场四、五千美元;1995年他回来后,演讲每一场平均都在两到三万左右。”
   
   1995年,吴弘达用假名潜入中国了解劳改情况被当局抓获,被以间谍罪判刑15年,后在时任第一夫人的希拉里到中国出席世界妇女大会前,被中国当局递解出境。
   
   戴安娜说,吴弘达“出差最多,从来不拿补贴”,“如果他给自己补贴,合理合法,可以挣很多钱。根本不像有人讲的那么坏,他要想从这个公司捞钱非常容易。”
   
   禁止劳改产品进口美国
   
   戴安娜透露,“美国海关最近对几个从大陆进口的劳改产品发出了禁令,这些全是吴弘达做的,大概有5到7个吧,他最近又做了两个”。
   
   据戴安娜介绍,一个是“禁止从中国进口以唐山盐为原材料的所有产品。我们把所有产品都查出来了,这个差不多花了一年时间。”
   https://lh6.googleusercontent.com/WlkFfXxaLx8w7Fueshdbe2_AOZxQH4NKyDsddiljWdqxL7248b0VvaK1kS3THh4gooF2HVfYQsLuhKN8n05uFOcetv6DmEyJNcogRNbbGsvriwrm0uUfnR6D6SZCN9mIN-PDYTtg4WuhQpNu
   国海关2016年4月21日给吴弘达的复函(劳改基金会提供)美国海关2016年4月21日给吴弘达的复函(劳改基金会提供)
   戴安娜提供的美国海关给吴弘达的三封公函显示,吴弘达向美国海关提供了有关中国唐山三孚硅业股份有限公司向美国出口的钾、氢氧化钾和硝酸钾,唐山三 友集团及其附属公司向美国出口的纯碱、氯化钙、烧碱、粘胶纤维,以及内蒙古一家公司向美国出口的甜叶菊及其衍生品,都是由监狱囚犯生产的。
   
   美国海关的回函表示,根据海关规定评估了这些信息,认为提供的信息合理地显示了美国《关税法》第307项条款范围内的这些产品正在或可能进口到了美国。全美海关各港口已接获指令,将所有这样的产品扣押,直到有进一步通知为止。
   
   对于内蒙古那家公司的甜叶菊及其衍生品,美国海关今年4月21日给吴弘达的复函则告知,“截至2016年4月20日,海关已在全美各港口扣留了12批符合此一命令的货物,并正对这些货物进行评估。”
   
   在这封信中,美国海关向劳改基金会提供有关中国在出口产品中使用强制劳工的信息表示最衷心地感谢。
   
   戴安娜说,吴弘达为禁止劳改产品进入美国做了巨大努力,但是,“我们真的没有能力宣传,很多人都不知道。”
   
   戴安娜表示,基金会的同事们都在为吴弘达追悼会做筹备工作,“现在就等家属定时间了。”
   
   -----------------------------------------------------------------------------------
   
   俄国新书:1946年在人民解放军队伍中的苏联士兵(图)
    015年俄国出版了一本书,题为Секретные войны СССР: Самая полная энциклопедия(揭秘苏联战争:最完整的百科全书)。封面图在下面,读者可以把前一句话的俄文抄到谷歌,一搜就有。
   
    关于该书的内容简介写道: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苏联被卷入了一系列世界各地正在发生的冲突 - 在亚洲,非洲和南美洲。在这些“不著名”的战争中,积极参加者不仅有我们的军事顾问和专家,同时也有“兵”和反情报机构。这类行动的细节被列为“最高机密”。即使在苏联崩溃后,这样的信息也很少出现在公共领域。这本书是一个真正的突破。这本对苏联“未知”战争最完整的百科全书,根据最近解密的档案材料和退伍军人的证词,首次打破沉默。 (俄文原文见下面[1],根据谷歌的俄英、俄汉翻译整理,下同)
   
    里面最重要的信息是:在列举国民党军队损失后,该书写道:“人民解放军同样遭受相当大的损失,其中有苏联士兵和军官。在人民解放军队伍之中的苏联士兵和(民用)专家的完整死亡人数不明。据不完全统计,1946年7月至次年6月,102名在中国服役的苏军官兵被打死,还有七百多人受伤。总体而言,根据已经公布的数据,936苏联公民于1946年至1950年在中国被打死或死于创伤和疾病。”(俄文原文见下面[2])
   
    从上文可知,苏俄直接参加了从1946年开始的肢解中国的战争(中共一直谎称为“内战”),死亡总数至少为936人,而受伤人数和死亡人数之比约为七比一。按此比例,还有约7000名苏俄侵略者被中国军队击伤。
   
    到底有多少俄国人参加了所谓“中国内战”?作为参考,26000位加拿大军人参加了1950-53年的朝鲜战争。516人死于这场冲突,其中312人阵亡。加拿大参战主力是第25步兵旅(25th Canadian Infantry Brigade),多次在第一线参加战斗。谁都知道,当时战争中死亡率最高的是步兵。
   
   
    而苏军是秘密参战。朝鲜战争中的苏联空军绝对不飞进联军占领区,怕被击落后活捉。因此,参战的苏军绝对不会是前线的步兵,而是坦克手、炮兵、顾问和后方“剿匪”部队。即便于此也死了近千俄国人。所以,俄国参战人数至少是加拿大参加韩战人数的三倍多,约八万人。
   
    这场战争的结果众所周知:中国惨遭肢解成至少六大块(按大小为大陆、外蒙、唐努、藏南、江心坡和台湾)。当时苏俄侵占了中国领土外蒙和唐努,为了肢解中国,给了4.5亿卢布的“战争物资”给走狗“人民解放军”而且直接参战,终于打败了中国军队。
   
    俄国新书:1946年在人民解放军队伍中的苏联士兵(图)
   图中第一本书的俄文写着:“根据已经公布的数据,936苏联公民于1946年至1950年在中国被打死或死于创伤和疾病”。
   
    [1]. Сразу после Второй Мировой войны СССР был втянут в череду непрекращающихся конфликтов по всему свету – в Азии, Африке, Южной Америке. В этих «незнаменитых» войнах активно участвовали не только наши военные советники и специалисты, но и «бойцы невидимого фронта», противостоявшие вражеским спецслужбам. Подробности тайных операций хранились под грифом «Совершенно секретно», участники давали подписку о неразглашении, их подвиги и победы известны лишь узкому кругу профессионалов. Даже после распада Советского Союза подобная информация редко появлялась в открытом доступе, сведения крайне скупы, обрывочны, разрозненны.Эта книга стала настоящим прорывом. Это – самая полная энциклопедия «неизвестных» войн СССР, основанная на недавно рассекреченных архивных материалах и свидетельствах ветеранов, впервые прорвавших заговор молчани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