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马英九已坐失良机,洪秀柱莫重蹈覆辙]
雷声
·饿死4千万,大跃进毛版中国梦
·前苏联援华专家组负责人谈高岗事件
·曲啸在美国演讲遭遇毁灭性提问,心理崩溃!
·绝不允许子孙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刘源
·红军〝长征〞途中的大屠杀
·警惕文革错误再度发生/南开校长
·醒醒吧,不要为抓了几个贪官而欢呼!/崔永元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印度欣喜若狂 向往“中国式增长”
·建议中高层干部子女出国留学
·中央看望老同志,郭伯雄露面
·潘汉年的传说
·中国大饥荒三个惊人新发现
·崇祯本可不上吊:是谁把他逼上煤山
·毛泽东为夺权力压朱彭编造平型关大捷
·看看这个,杀手是谁应没有疑问了
·华尔街日报:共产党即将崩暌的五大理由
·刘东:毛泽东家族的血腥基因
·右派索赔的根据、原则和计算公式/ 王书瑶
·中国减少森林开采计划
·陈希同妻:丈夫与我妹偷情 我永不原谅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08年中国投资不是4万亿,是30万
·中国何时坦然面对自身历史污点?/纽约时报
·愚人节谣言:薄案法官自杀
·刘少奇冤案平反时,胡耀邦纪登奎交锋
·蒋中正的战略眼光:抗战期间的一项伟大决策
·梁慕娴:中共已进入崩溃期?
·12岁女孩因父母生二胎跳楼自杀
·印度式乘法口诀 秒杀中国乘法口诀
·张玉凤曝料毛泽东钦点接班人是毛远新
·中国特色的养老金难题
·胡锦涛亲笔题词“高风亮节”被黄山博物馆收藏
·纪登奎夫人曝中共高层恩怨
·蒋中正抗战深谋远虑忍辱负重
·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高耀洁
·通奸门最新消息,财新被调查私生子名字爆光
·高瑜案:习近平禁止人们知道他的禁令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张春桥人性一面:向邓拓报信
·共军又一英雄事迹被揭造假
·李瑞环怒斥范曾“毫无人格毫无国格"
·赵紫阳:陈希同煽风点火,称学潮针对邓小平
·赵紫阳:陈希同煽风点火,称学潮针对邓小平
·胡锦涛吴官正参加清华校庆
·民族主义愤青反计生是既无远虑也无近忧的高级愚昧
·国民政府时期怎样考驾照?
·万达王健林:游刃于商业权贵之间(1)
·万达王健林:游刃于商业权贵之间(2)
·反贪是借口 实为政治斗争/南方都市报
·四名毛泽东特型演员离奇死亡 太诡异了
·49年后消失的9所世界级大学
·49年后消失的9所世界级大学
·中共原总书记向忠发供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警卫局长换人的解读
·报道习近平亿万身家记者遭死亡威胁
·张抗抗:知青们,别再说什么“青春无悔”了
·余未:中共人造英雄的末日
·胡锦涛前主席昨天视察绵阳北川
·王健林万达帝国:与温家习家财富都有关
·纽约时报再揭习近平温家宝家族财富
·高耀洁:中共“三反”运动杀人如草芥
·明鏡月刊:習王停抓大老虎,停查常委家族
·明鏡:习王停抓大老虎,停查常委家族
·万达帝国王健林:游刃于商业与权贵之间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在浮出水面
·洛德:习近平反西方政策束缚美中关系
·习近平与王健林政商互动关系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计划生育
·这才是真实的白毛女和黄世仁 我竟然被骗了那么多年
·王健林的万达帝国:与温家、习家财富都有关
·丁学良:读依据苏俄档案的新版毛泽东传记
·美反腐调查员索取涉王岐山信息
·艺术家因恶搞习近平被拘捕
·劳民伤财:南水北调完全失败
·一胎老大下狠手踩断二胎胳膊
·道县大屠杀幸存者周群自述”
·列宁当俄奸被编入俄国教材
·美助卿里夫金:台湾是重要盟友
·新京报对话王健林
·纽约时报再揭习近平温家宝家族财富
·焦点对话:王岐山访美取消,摩根大通调查引联想?
·六四时“杀20万,保20年安定”源于王岐山之口?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王震掌控中共左派 目无邓小平架空李瑞环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毛泽东写给蒋介石的一封信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天津大学生下载习近平纳粹军装照被拘10天留校察看
·习近平的稿费/公孙平
·十三大:姚依林阻击万里田纪云
·朝廷密审周,民间公审习、温
·谁的锅?谁的饭?/任志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英九已坐失良机,洪秀柱莫重蹈覆辙


   
   
   
   1.马英九已坐失良机 洪秀柱莫重蹈覆辙

   2.抗戰名將王纘緒之長孫王鳳昌致馬英九的公開信
   
   1.马英九已坐失良机 洪秀柱莫重蹈覆辙
   ——读《王缵绪长孙王凤昌痛责国民党主席马英九的公开信》有感
   (转贴者注:副题有误。王凤昌的信题目应为《抗戰名將王纘緒之長孫王鳳昌致馬英九的公開信》,见《北京之春》5月号。王舒搞错了。王的搞错是因为他引用的是《阿波罗》转载的。《阿波罗》在转载时把王凤昌的公开信的题目改了。王舒不知道《阿波罗》擅自改了题目,以讹传讹。)
   
   作者:王舒
   
   
   
    放在兩年前,假如有人預告大選的蔡馬易位,我會嗤之以鼻。誰料轉瞬間,這已成了鐵定事實。
    馬英九先生曾被包括我在內的許多人看好,他也的確有著不少別人難以企及的優勢:比如,他曾是蔣經國的秘書,文質彬彬且書法超群;他廉潔自律,經常吃便當,當了臺北市長還住的是普通民居……然而,一個名副其實的“人民公僕”,為何反遭擁戴他的平民拋棄?看了《王纘緒長孫王鳳昌痛責國民黨主席馬英九的公開信》,不難發現,馬英九先生是一個好官,卻不是一個好總統,他最大的失策,或許就在於只注重個人形象的塑造,忽略了國民黨整體形象的塑造,使得國民黨的地位一落千丈。
    毋庸諱言,國民黨曾是中華民國的執政黨,只因被對手咬住了“一黨獨裁”的軟肋,結果本應享受八年抗戰的勝利成果,偏偏惹得四面楚歌,致使風水輪逆轉,“兵敗如山倒”。退守臺灣,元氣大傷。幾十年過去,所謂的“反攻大陸”,淪為笑柄。
    自蔣經國先生執掌帥印之後,打破一黨獨裁的禁錮,實行政體變革,風氣煥然一新。奉行獨裁的國民黨曾經讓人厭惡;實行民主的國民黨卻賺取了良好的口碑。可以說,至陳水扁下臺,馬英九登基,國民黨在臺灣的威望已經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天時地利人和,馬英九先生正該借勢造勢,讓人們對東山再起的執政黨有一個全新的認識。這時,無須組織御用文人虛張聲勢,只要實事求是地“閃回”歷史。正如公開信所言:“而國民黨歷史最值得濃墨重彩的一筆,不正是領導八年抗戰、打敗日本侵略者嗎?”朝花夕拾,並非難事,而是時代的車輪又向前推進了一步,許多被掩埋或篡改的真相已漸漸浮出水面或水落石出。“更何況,大陸近年來也有了一定程度的‘解禁’,允許影視作品或書刊上出現國民黨軍隊抵抗日寇侵略的場景。雖有歪曲的成分,但畢竟不再諱言國民黨抗日這一鐵定事實。”相形之下,“而臺灣呢?這個在國際上號稱尊重人權、講言論自由的地方,在您執政八年,卻不曾為大陸罹難國軍及抗戰過的將士們講一句公道話,辦一件公道事!”
    據相關資料可知,當年通過秘密策反,國民黨軍隊起義、投誠和接受和平改編共188萬人,包括將領1500余名,涉及陸軍240個師。但其後他們的命運坎坷,大部分被清理於鎮反、反右、文革等五花八門的運動。其中,也有一些人卑躬屈膝,苟且偷安,甚至不惜出賣靈魂。真正像王瓚緒父子將星這樣的錚錚鐵漢,無疑堪稱國民黨的楷模。而在這188萬龐大的群體中,命運悲慘的比比皆是。他們多年來掙扎在苦難的生命線上,亟待受到來自寶島的關注——實際上,自從國共關係的逐步化解,這種關注已經並非奢望。可馬英九先生的過分“冷漠”,實在是失去了眾多的國族民心,就連我這個局外之人,也都感到寒心。難怪公開信會指責:“可是在閣下執政期內,不但無視為國捐軀的將士英靈,反倒蔑視國民黨抗日的重要性,不僅沒有宣傳抗日英烈,反倒以共馬首是瞻,像您這樣已丟掉原則的人,若不遭到臺灣民眾以及大陸民眾的排斥,那才叫怪!”
    試想,連國民黨元勳的後裔,都無可避免地發出了如此悲傷的慨歎,那麼,偌多的不明歷史的民眾,豈不是只有跟著喝倒彩的份。因此,國民黨的這次失敗不過就是失去了民心,在如何找回民心問題,是該好好的總結總結了!
    總而言之,王纘緒將軍父子的功績,原本無須將軍後裔出頭呼籲,就早已廣為傳誦並為臺灣民眾耳熟能詳。甚至還能“牆內開花牆外香”,花開寶島,香飄大陸。那些身在大陸的原國民黨將士的無數後裔,也盼望能通過臺灣的努力,得到熱情的關注。但由於馬英九先生的麻木,已經坐失良機。如今,洪秀柱女士掌印,新的大幕已經開啟!我與所有讚賞臺灣民主體制的人,對此寄予厚望!
    2016年5月26日
   2.抗戰名將王纘緒之長孫王鳳昌致馬英九的公開信
   
   
   
   王鳳昌
   
   
   
    北春编者按语:国民党退守台湾后,不仅留下一批反共军团,更多是留下一批国民党军政人员与他们的家属,他们沦为新政权的贱民受尽迫害,但两岸关系来往后,没有一个国民党人在大陆对这些人说一声对不起,表示一下慰问之情。现在国民党在台失去政权之时,国军之后自是有话要说,此文作者王凤昌是无数国军之后其中的一位。
   
   尊敬的馬英九先生:
    國民黨敗選退出執政黨寶座,作為國民黨抗戰名將王纘緒及王澤濬將軍的後人,是極不願看到這個現實,基於國民黨竟毀在您的手上,也不得不向您喝一聲倒彩。
    為此,我再次向您一提,在抗日戰爭時期,曾擔任過抗戰初期的四川省主席王纘緒及其為國矢志效忠的長子王澤濬父子倆人,六十年來遭大陸刻意封殺,將其汙名化,因國共敵對,中共所為是可以理解。但對當今的國民黨而言,曾為國民黨效力並留落在大陸人士,以及抗戰國軍將士們的冤魂!請問馬先生及您的麾下,還有幾人記得他們?更何況,大陸近年來也有了一定程度的“解禁”,允許影視作品或書刊上出現國民黨軍隊抵抗日寇侵略的場景。雖有歪曲的成分,但畢竟不再諱言國民黨抗日這一鐵定事實。
    而臺灣呢?這個在國際上號稱尊重人權、講言論自由的地方,在您執政八年,卻不曾為大陸罹難國軍及抗戰過的將士們講一句公道話,辦一件公道事!而國民黨歷史最值得濃墨重彩的一筆,不正是領導八年抗戰、打敗日本侵略者嗎?可是每逢紀念抗日多個周年時,也僅在去年給大陸極少部份抗戰將士發個紀念章就算了事。在宣傳國軍英烈的程度上,甚至還比不上禁錮言論的大陸,這奇不是怪事嗎!也難怪不讓人說國民黨沒有抗日,倘若連這一點都被你們默認或是自願放棄的話,那國民黨在中華民國的歷史上,就失去它存在的重要意義!
    近年來,廣大民眾多麼期盼貴黨能完成一部真實的抗戰影視作品,來證實歷史。可是在閣下執政期內,不但無視為國捐軀的將士英靈,反倒蔑視國民黨抗日的重要性,不僅沒有宣傳抗日英烈,反倒以共馬首是瞻,像您這樣已丟掉原則的人,若不遭到臺灣民眾以及大陸民眾的排斥,那才叫怪!
    回顧當年,蔣公之所以成功地領導八年抗戰,其重要原因就是因為有了一個安定穩固的大後方——四川。從而極大地扭轉了不利局面。可是,這個後方如何而來?請看歷史,早在1920年王纘緒任川南道尹時,就招兵買馬建立起具有規模的自家軍隊。自1932年“二劉大戰”爆發(劉湘對劉文輝),而劉湘失利之後,就加緊聯合川中實力派王纘緒,任其為北路總指揮,乃誠若戰勝之後撐控軍中大權。王纘緒則消除內戰,還民生機,即揮戈征戰,戰至轉年12月27日,將劉文輝部驅逐到西康邊境,掃除宇內,統一四川。至此,川民得以安居樂業,並極大地增進了國民經濟,為後來的四川能成為全國人民抗戰的大後方,打下了堅實基礎。僅此而論,王纘緒乃厥功至偉,假如沒有四川的統一,又何能成為全國人民抗戰的大後方呢?
    民國時期,蔣公為統一中國,以壯大實力,極力拉攏王纘緒帶著軍隊(後稱第29集團軍)加入國民黨。
    七七事變,日寇鐵蹄橫掃了大半個中國。當面臨全民族的生死關頭,王纘緒促蔣抗日,是靠他在川中威望,加緊恊調了川中各個派系力量與支持,並達成接應中央軍入川。鑒於中央入川之後,為解安置困難,王纘緒將自已的居所及他創建的巴蜀學校(園內)兩大處房屋貢獻出來,作為“抗戰陪都”軍事駐地。(現如今:重慶抗戰遺址,王纘緒舊居,已列為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給後人留下歷史見證。)
    又在抗日爆發同一時刻,王纘緒任第二十九集團軍總司令率軍奔赴抗日前線,由川鄂大道出發東下,向宜昌集中,增援平漢鐵路沿線,並取得首戰勝利。
    不料,抗戰不到半年劉湘病逝。則引起川系爭鬥,加之中央入川也未就緒的情況下,整個四川一派混亂。就在危及時刻,迫於無奈,蔣公只好急電召回正在前線指揮作戰的總司令王纘緒回川主政。
    在國難當頭,既是王纘緒承擔起這付艱難重擔,作為抗戰初期的四川省主席。就任以後,他不僅是徵兵訓練、徵購糧藥送往前線。還要接納洶湧而至來自淪陷區的千萬難民,以及工廠和學校等機構遷入。他夜以繼日地苦心謀劃,制定與推出諸多新政,逐步完成由平時經濟向戰時經濟的戰略性轉移,施行工業以國防軍事化建設為主的戰時工業經濟政策,以軍事工業成為戰時後方工業建設的中心任務。是在他的不懈努力及付出後,使整個大後方步入了正軌。(在王纘緒任內,據國府統計:入川難民達千萬之餘,內遷工廠448家,生產各種炮526門、炮彈60.9萬發、槍3.35萬支、槍彈10700萬發、手榴彈4.55萬枚、甲雷3.82萬個、炸彈包2.00萬個、光彈2.01萬棵;並且搶修了相當數量的槍械,以及研發製造了必須的軍需用品及藥品等。以上物資,均如數安全地運到前線。)
    也正是中央入川,日軍以集中火力地輪番攻打四川,四川也處於危在旦夕。出於保家衛國,王纘緒再次請纓出征,主席職務由蔣公代任。就此,王纘緒攜嫡子孫三代重返抗戰前線指揮作戰。他率軍發動對日軍作戰的“冬季”攻勢,以強有力的突擊方式,夜襲鐘祥、洋梓日軍的重要據點,殲滅日軍上萬餘人,誓死堅守了四川大屏障。其戰役中,王纘緒父子率軍欲血奮戰,阻止日軍奪取大洪山,拖住日軍西進。為此得名“大洪山老王推磨”於天下。而這一事實早在抗戰時期,就已轟動全國上下,迄今讓抗戰老兵還津津樂道。
    在八年抗戰中,他們父子因戰功顯赫,國府授予王纘緒陸軍上將、王澤濬陸軍中將,及共同授予過無數獎項。在抗戰前線,父子並肩抗戰八年之久,共同親歷了武漢會戰、隨棗會戰、棗宜會戰、湖濱戰役、豫南會戰、第二次長沙會戰、鄂西會戰、常德會戰、長衡會戰、西峽口戰役等十大戰役。已稱作是父子兩代抗戰名將,同在中華抗戰史上鑄下了輝煌成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