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文革50年,从李秉瑶到薄熙来]
姜维平文集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革50年,从李秉瑶到薄熙来

   文革50年,从李秉瑶到薄熙来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时光流逝的太快,转眼文革已过去了50年,如果现在你问类似我这样年龄的大连人,什么事件在那个年代里,印象最深,一定是“李秉瑶事件”,而对其他中国的省市来说,则没有多少人了解他,而如今的年轻人,大都只对王健林这样的富豪感兴趣,什么李秉瑶的,没几个人想知道,但笔者认为,在大连历史上,两个人物与两个事件,如出一辙,非常重要,一个是文革中叱咤风云的工人领袖李秉瑶,一个是京城下派金县的中共官员薄熙来,他们的共同特点是,用惊人,迷人,感人的“骗术”,曾左右了“愚民”,以至他自己都沾沾自喜地飘摇在谎言里,而无法自拔。此外,他们的思想和精神都死于谎言,他们都是不同时代的悲剧性的新闻人物,均给后人留下了警示和教训。
   


   何为“李秉瑶事件”?文化大革命中,大连有两个针锋相对的派系,一个是“革联”,一个是“工总司”,都是高举毛的旗帜而互相残杀的造反派,原大连某国企的工人,近40岁的李秉瑶,是其中一个组织的“二把手”,他在当时文攻武卫的浪潮里,是大名鼎鼎的人物。要说富有自我牺牲精神,为了一个理想而献身,谁也不如当代“英雄”李秉瑶,记得江青提出“文攻武卫”口号后不久的一天,一个惊人消息传来: 李秉瑶被暗杀了,对立派的枪手残忍地用“五四手枪”击毙了他,于是,整个大连市的大街小巷都挤满了人群,挂在楼宇上的高音喇叭不断地播发哀乐,一遍又一遍地播放毛泽东的诗句: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我从天落。从火车站到港湾桥,从大连钢厂到庄河乡下,到处悬挂着白花,缎带,挽联和标语,造反派的报纸连篇累牍地刊登着李秉瑶的事迹,很多的男女老少都胸前挂着白花,大声哭泣,去参加李的追悼会,同时声讨对立派,立即李的阵营占据民意的高地,他们找到了用武器杀死对手的借口,大连全面而血腥的内斗开始了。
   
   我面对这种悲壮的场面,加入游行行列的时候,才刚满10岁,虽然不懂什么派别,却感受了與论对哀兵的掌控能力,而后与其比拟的只有毛的死亡,人们对李秉瑶极尽哀荣,真的空前,而没有绝后。此后几个月,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得到证实:李秉瑶是被自己的革命战友杀死的,为了嫁祸于人,造反派的领导班子曾开过几次会,认为李秉瑶应当“英勇献身”,他必须秘密地被枪打死,然后,造反派控制的报纸,广播再开足马力,把这件事的罪责转嫁到对立派身上,接着开始向对方派出装甲车,据说,李秉瑶亲眼看过自己的追悼会,感动得涕泪横流,于是,自豪地请求“一把手”把枪对准了脑门,他最后的呼声是:“毛主席万岁,万万岁”。在这之前,大连人还不会说谎,从“李秉瑶事件”开始,一些大连人学会了怀疑,真的吗,别泡了?成了流行的“口头禅”。
   
   虽然,过去了整整半个世纪,但由于中共没有彻底清算文革10年浩劫的罪魁老毛,没有允许媒体把真相告诉老百姓,没有多少人知道类似“李秉瑶事件”的前因后果,因此,尽管改正了一些左的东西,但总体上来说,没有驱散左的迷雾和幽灵,阶级斗争理论的恶魔还不时出现,只是换一个“脸谱”而已,既使是某些文革的受害者也“好了伤疤忘了疼”,一朝权在手,便仿照李秉瑶而继续表演,既愚弄百姓也做贱自身:“京城阔少”薄熙来就是这样一个可笑的人物,李秉瑶及其革命战友给他留下一个大舞台,让他操控與论胡编滥造,把大连所有的政绩都记在他的功劳簿上,开始了谎言和欺骗的“大泼墨”,与李不同的是:他既要钱又要名,一手编造“上告信”,告倒政敌魏富海等,独掌渤海滨城的大权;一手由太太办公司,捞足了银子,还培养出许多富豪,大亨,送儿子瓜瓜海外留学,与西方敌对势力相勾结;他没有李秉瑶自我献身的“义举”,却有李及其战友高超的谋略:用“北方香港”的谎言和欺骗,把大连的土地低价卖给商人,从中渔利,再让钢筋水泥的建筑物为自己造势树碑,而数以百万计的大连人变成“房奴”;他操控秘书车克民(车辉),变国安系统为内斗工具,左右刘某某为喉舌,把贪天之功归己有,报纸,电台,电视台都成了吹捧薄的载体,鼓动愚民继续行走在给“李秉瑶”送葬的行列里;他还狡猾地一手命令某作家的儿子高某,以人大代表的名义提建议,一手批示,大肆挥霍公款,浪费民脂民膏2000万,迁移苏军烈士纪念塔,毁灭二战的历史遗迹,修建了“水晶球”,华表,铜牛,世纪仓,千禧年脚印,等等,妄图享用百世,流芳千古。
   
   与李秉瑶不同的是,他不是用手枪,明目张胆地杀死自己的战友,而是用笑眯眯的谎言,迷惑同僚,冠冕堂皇的词句,影响上级的判断力,再利用薄一波的“保护伞”罩着,借助于大连的鲍鱼,海参和苹果,打通官场关系,通过车克民,吴文康的手下撰写“上告信”,“检举信”而干倒政敌,他再假惺惺地予以慰问,然后狠狠地踩上一脚,就像李秉瑶中弹挣扎时,有人悲壮地补上一枪一样;而且,李的谎言只欺骗了大连人几个月,宣告破产,而薄熙来的谎言泛滥了几十年,至今不衰,从大连到辽宁沈阳,从北京再到山城重庆,如今留下的可笑的视频《“薄骗子”告别商务部》,浓缩了李秉瑶的手法,凝聚了文革造反派个人崇拜的极左精华,令当时没有现代视频工具的李秉瑶的战友们,望尘莫及。
   
   尽管薄熙来的“骗术绝伎”,来自于文革10年,部份也真传于监狱,在举世皆知的动乱里,被政治舞台上的同僚表演得淋漓尽致,类似李秉瑶的故事比比皆是,并不高明,也无新鲜感,但继辽宁,北京之后,又在重庆上演,2012年初达到戏剧的高潮,最终以薄王内斗两败俱伤而收场,这是因为政坛上的另一些人,同样来自于“红卫兵”,还没找到比谎言和欺骗更好的统治工具。
   
   关键的问题是,王立军反咬主子,主子又在法庭上自曝娇妻“红杏出墙”的狗血剧,使读者难以理解,一个魁梧,高大,潇洒而能言善辩的男人,能够把“打黑英雄”的头衔和奖章,挂在一个曾干过他老婆的下属的胸前,海纳百川的政治胸怀多么宽广啊。其情节类似李秉瑶死前,紧握战友的手说的胡话:为了革命,咱哥们先去了。这些荒唐的闹剧,情节大同小异,都印证了一个真理:老毛的阶级斗争理论,导致了“李秉瑶事件”,其乐无穷的内斗,只能毁灭中国,既救不了大众,也救不了自己。为了权势和虚名,不择手段的争斗,绞尽脑汁的骗人,横行一时,作用不了一世,到头来都是一场空的笑料。
   
   因此,与其责怪北京毛的纪念堂外云集的愚民,充斥京城人民大会堂的歌曲:《大海航行靠舵手》,不如果断地进行媒体制度改革,放开网络與论,释放王健民等因言获罪的人,让中国的老百姓知道“李秉瑶事件”的真相,类似的还有:大连“太阳雨”事件,“五七空难”,天天渔港案,文强之死,乌小青的自杀,李俊的逃亡,彭治民,李修武的入狱,王紫绮被枪毙,“一坨屎”事件,重庆村官任建宇事件,王立军叛逃,徐明之死,等等,总之,要让老百姓知道,为什么要把薄熙来关进监狱,否则,那些当年流着眼泪,举着挽联,虔诚地行走在大街小巷的“愚民”,还在谎言里挣扎,尤其是那些得到一点好处,而念念不忘“薄骗子”的“愚民”,容易被利用;那些受其荫蔽而富可敌国的大亨和海外分裂势力相勾结,不断编造李秉瑶式谎言,左右社会情绪,使轻信善良的愚民,不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蛋,更不思考,是谁提供了表演不止的舞台。
   
   文革50年过去了,一切的故事仿佛就在昨天,但笔者已白了鬓角,秃了脑门,回望故乡还在政治的迷雾之中摇摆,人们由“李秉瑶事件”到薄熙来事件,看到了什么,要吸取那些经验和教训,是非常具有现实意义的大事。与自然界的动物不同的是,人是会撒谎的,越长于谎言的人越具有欺骗性,骗人与否,不在党派,凡是在政坛和商场上表演的人,他们所讲的话,大都是希望别人知道的事,未必是真实的,把他讲的和他做的事结合一起比对,是通常鉴别他人的唯一方法,而且,谎言还有善意和违心的,所以,人们的关系变得异常复杂。最可怕的是,权力与谎言的连手运用,将给人民带来巨大灾难。李秉瑶事件欺骗了几个月,薄熙来则忽悠了几十年,从“北方香港”到“五个重庆”,贪腐与枉法结合,虚构,包装,抓捕“黑社会”640个,数以万计的人蒙冤入狱,数以亿计的民企财产被抢夺,撕裂了整个社会,至今伤口未能愈合,引发“用脚投票”的移民潮,给中国留下动荡的隐患,成为“二次文革”的活标本,这是善良的人们应当高度警惕的。
   
   2016年5月7日于多伦多。
   香港《前哨》杂志2016年6月号首发。姜维平博客2016年5月30日转发,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私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接联系作者,邮[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6/05/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