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赵明远辞职,抖落一身鸡毛]
姜维平文集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赵明远辞职,抖落一身鸡毛

   赵明远辞职,抖落一身鸡毛
   姜维平
   
   占中国经济半壁江山的国有企业,名义上由国资委管辖,财产属于全国人民,但实际上由于体制的弊端,和领导者的权力过于集中,而往往成为贪官污吏假公济私,侵吞老百姓血汗钱,滋生腐败现象的温床,位于大连的国企大钢,即后来的东北特钢就是这样一家超大型的国企,他的资深领导人赵明远,就是一个集财权,物权,和人事权于一身,融贪污与枉法,行贿与受贿于一体的腐败分子,在大连不仅声名显赫,与历届地方官员来往密切,而且把关系网伸进北京以及海外,他既可以争得经济利益最大化,又能寻求牢固的“保护伞”,故此,他头顶大连市“人大代表”的光环而于2015年4月“安全着陆”。
   


   据东北官媒报道,东北特钢原董事长、党委书记赵明远因年龄原因退休,杨华接任该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同时赵明远也辞任东北特钢下属上市公司抚顺特殊钢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该职务亦由杨华担任。所谓“安全着陆”,就是这样设计和预测的:虽然他捞了数以亿计的民脂民膏,但一般情况下,按照以前的经验,只要选准接班人,退休回家了,就可以远离是非,高枕无忧,安度晚年,何况他离职前,精心策划重金收买公检法司,打了一个“大胜仗”,不仅把加籍港商钟安平打成贪污犯,抢夺他数亿元的财产,而且还把敢于检举揭发他以权谋私罪行的原下属,抚顺特钢的总经理韩玉臣,也送进了地狱。他一举两得,既用港商的钱添补自己侵吞留下的大窟窿,又报了一剑之仇,把政敌关到死。
   
   但是,俗话说,多行不义必自毙;又有言,计划不如变化大,正当赵明远用放大镜优哉悠哉地欣赏他收葬的价值连城的古董字画时,平地一声惊雷,他吓出一身冷汗,以前用大伞罩着他的辽宁地方官成鸟兽散,或被抓,或调离,而王歧山的嫡系兵临城下,王珉和王洋被“双规”,他的“铁哥们”,原薄熙来的大秘吴文康被重判;受其指挥,拿了他银子的大连公检法司的一群徇私枉法者,已进入中纪委办案人员的视线,有关钟安平案和韩玉臣案的文字,潮水般涌上了网络,受案件牵连由其精选的继位者杨华悬梁自尽,混迹商场江湖几十载的赵明远幡然猛醒,是的,由鼎盛至衰败的接点已到,他该抖落一身鸡毛了。
   
   据国内官媒2016年4月30日披露,“国搜法治”(law.chinaso.com)独家获悉,自大连市十五届人大四次会议以来,有6名市人大代表终止代表资格。其中,个人提出辞去代表职务被接受的包括有已经退休的东北特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赵明远。可靠的消息来源说,赵曾多次向历任的一些东北地方大员行贿,并利用金钱收买大连公检法的办案人员,包装,策划,虚构了包括钟安平案在内的一大批冤假错案,不仅打击官场政敌,而且诬陷生意竞争伙伴,有关方面已掌握了大量证据,而因其是“人大代表”,抓捕他必须先履行程序,毫无疑问,赵明远退而不能休,末日终于到了。
   
   也许,对于贪官来说,自杀是比较好的选择,以往有不少的权势人物,在得知噩运即将来临时,尽管百般缠绵地留恋过去纸醉金迷的生活,还是走向了死亡,其中的原因有几点,一是当官的都爱面子,自杀可以免于法庭审判的羞辱;二是贪腐一般都是官官相护的“窝案”,自杀可以保护上下级的利益,被圈子里的同僚所同情,死后留下一个讲“哥们义气”的名声,也带走了线索和证据;三是,贪官都是爱财如命的,自杀可以带来办案中止,贪占的巨款不再追究,给家属孩子留下花不完的财富。因此,现任东北特钢的老总在居所上吊死亡,对他非常有利,有些事,有些账目推到死去的杨华身上就完事。据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4月,赵明远因年龄原因退休,杨华接任该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同时赵明远也辞任东北特钢下属上市公司抚顺特殊钢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该职务亦由杨华担任。时间不过一年,2016年3月24日,东北特钢官网发布消息称,当日13时20分,大连市公安局接到报警,发现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杨华(男,53岁)在其居所上吊死亡。有关部门对此开展调查工作。
   
   其实,知情的大连人心里明白:这几年中国惊天动地的故事大都与大连这个滨海小城有关,先是谷开来杀人,王立军跑路,薄熙来成为阶下囚;后是受薄的牵连,周永康,徐才厚等落马;再是毕福剑走嘴,徐明英年早逝,华人地产大亨异常高调亮相并向海外转移财产;钟安平蒙冤被关进大连南关岭监狱,后是吴文康被判无期,王珉被“双规”,杨华自杀,赵明远被调查,等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大连及东北的故事都从经济利益开始,贪官先是无休止地敛财,然后是遮掩真相,打击发现和指责他贪占的正义之士,总之,招商引资,公检法司的所有权力,都曾被薄一波的儿子薄熙来,玩于股掌之上,当京城的“保护伞”坍塌,算总账的时间就到了,随着“薄骗子”的垮台,围绕他的类似赵明远的小官僚,也必将落入法网,这叫“该来的必然要来,该去的必然要去”。
   
   在一些媒体人士的印象里,赵明远是富有传奇色彩的新闻人物,但在笔者看来,他是“用人靠前,不用人靠后”的实用主义者,机会主义者,和令人肉麻的“马屁精”,他多年来,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所谓“天时”,薄熙来当权大连近10年,他紧紧地追随他,亦步亦趋,成了“未来的天子”的小兄弟,他成为薄熙来振兴大连国企的典型能人;所谓“地利”,他所掌控的钢厂虽然多年亏损,但厂区依据的地皮,在风起云涌的房地产开发热中,升值千倍,万倍,搬迁与卖地,发了横财;所谓“人和”,他是“钢厂老人”,从基层一步步干上来,有广深的人脉关系:他1969年12月参加工作,大专学历。历任大连钢厂水汽车间党支部副书记,机动科党总支副书记,团委副书记、书记,铸造车间党支部书记、供应处支部书记、处长,厂副总经济师、副厂长、厂长,大连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
   而且,他以公司命名而取悦于“薄三”,被其视为死党,由于薄熙来非常迷信,对自己牛的属相,赞赏不已,认为是“天子之象”,故赵明远,故意把大连一家国企上市公司改名为“金牛股份有限公司”,一是暗示薄为其总后台,二是尽显他的牛逼。他还出资给薄提供一批木牛或铜牛的工艺品,便于他做礼品送人,因此,乐得心里开花的薄熙来,及其党羽众星捧月般,把赵明远扶上几家国企的高位:他是金牛股份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也是抚顺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还是抚顺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北满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辽宁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等等,同时,现任中国特钢企业协会理事长。在我看来,把这么多,这么大的权力给一个人,没有制约和监督,怎么能不出事?
   更为显眼的是,他与刚落马的原辽宁省委书记王珉是“铁哥们”,据东北特钢官网资料显示,2011年,赵所在的公司整体搬迁到大连市金州新区登沙河临港工业区。据我所知,登沙河镇位于薄熙来权力最早的发源地金县,2011年7月,历经四年建设,东北特钢集团大连基地环保搬迁项目,在金州新区登沙河临港工业区正式竣工,主体生产线全部投产运行。时任辽宁省委书记、辽宁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王珉出席竣工仪式。2016年3月4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珉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毫无疑问,从中共官场权力内斗的角度看,赵明远对中纪委很有利用价值,至于他的贪腐枉法罪行,在我于香港《前哨》杂志发表的文章里,多有列举,不再赘述,他既贪腐又站错了队,必然抖落一身“鸡毛”,其悲惨的下场是可以预料的。
   2016年5月2日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电台5月3日首发。
   姜维平博客5月5日转发,其它媒体转发请注明出处。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接联系作者,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6/05/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